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父亲

  父亲是农民,是本份的农民,一辈子脚踏实地,小心谨慎地生活着,用他那双有力的大手苦苦支撑着我们的家。父亲身材本就瘦小,长年累月的透支劳动,使父亲过早地衰老了,腰板不再挺拔,双鬓染满风霜,额头上河流增多。

  

  父亲原本是可以过上好日子的,父亲当了八年的兵,立过战功,父亲当年转业回来时风光无限,乡亲们敲锣打鼓地在村口迎接披带红花凯旋归来的父亲。县领导找父亲到县里工作,父亲说自己能力不够,县里去了三次,都被他婉言谢绝了,乡领导也找了父亲几次,被父亲以同样的理由谢绝了,最后在村里,村长要父亲说两句话,父亲站在主席台上愣是憋得满脸通红,也没能说出几句话来。所以父亲很自然地务农在家,一心一意修起了地球。多年以后,父亲才后悔当初没到县上工作,或许是因为生活的重压,也或许是因为他的当年的几位战友都在县里工作,而且都身居要职。

  

  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喜欢在人前提到父亲,只因为他是农民。但是有一件事却让我对父亲愧疚不已,那时年少轻狂,中学毕业后,我报了一所远在外地的中专,别人都劝父亲让我复读一年,来年好考高中,父亲对我说时,我对父亲嚷:“我要想上高中早就上了,何必要等明年?我现在就是要上中专!”父亲不说话,整整一个暑假父亲都在外忙碌,我知道他是在给我筹学费,因为那所中专要求三年学费一次交清,父亲连贷带借,总算在开学时把学费凑齐了。

  

  然而我却上当了,那所快要倒闭的中专,以我不服管教为名把我开除了,半年后它就倒闭了,给学生一纸推荐书,便不管了,最后连负责人都找不到一个。我的近万元的学费没能要回一分,想告都无从告起,父亲明知我被冤枉,却忍气吞声,还劝我:“算了吧,咱是外地人,怎么告得过人家?”我一肚子气,却无从发泄。父亲知道我难过,一句过重的话都没说过,越是这样我越难受,不由感到愧对父亲,也可怜父亲,那些钱父亲何时才能还完啊。然而我没想到的是父亲在不久后又把我送到一所高中就读,这一次他是卖了家中的两头猪和一半的鸡。

  

  多年以后,父亲谈起这事时说:“你自小身子就弱,留在农村不累死也得饿死,我心疼啊!”而我心中却不是滋味,我虽然大学毕了业,可还是一无所成,相反父亲还时不时地接济我。我想:为了父亲,我也得努力点,父亲的恩情,我一辈子都报不了,我只有用我最大的努力来回报父亲

  

  

搜索建议:父亲  父亲词条  
感情失恋

 分手后,我们还能做朋友吗?

「你觉得我跟他,还能再当朋友吗?」她坐在会谈室问我这个问题,眼神里充满了一点期待,又充斥了一丝的脆弱。桌上的薰衣草茶,已经放到凉了,冷气却一直不冷,像是这段浮动...(展开)

感情亲情

 出钱不出力的孝顺

 现在30岁以下的年轻人多半也是在娇生惯养中成长起来的。很多人虽生长于农村,却并没怎么干过庄稼地里的活。农忙时回到老家,那面朝黄土背朝天在田地里劳作的五六十岁甚...(展开)

感情围城

 相思落花里 雁回中原情

 开在二月末的玉兰花  飘落在三月的狂风里  一瓣一瓣的  在狂风里飞舞着  悲伤而无奈的一种相思  却不得的依恋  江南自是春来早  你说也有玉兰花开  但不...(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