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叛逆少年变形记(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夜幕降临,我坐在食堂,心不在焉,是因为我突然想起老爸老妈,自从参加了工作,我留在他们身边陪伴的日子屈指可数,而且我不在家的时候,他们的饮食非常简单,记得我一次买了新鲜蔬菜回去,给他们放冰箱的时候,看到冰箱里是快要过期的牛奶和面包,还有一大袋咸菜。

  今晚大部分的孩子都被家长接回家准备明天郊游的事,我有着大把的时间等着挥霍,何不如,趁今晚回家看看爸妈。

  我特意去了超市买了新鲜蔬菜和水果便匆匆赶路。

  街灯把整个小城装扮得异常繁华,车辆匆匆,行人也匆匆,还有几家没有打烊的店铺还亮着灯,偶尔还能听到有卷闸被拉下来的声音,这个声音像个音符,直接嵌入我的内心深处——我突然想起老妈凌晨匆匆去了店里,扶起卷闸的声音回响在凌晨的一片潮湿里;晚上十一点多,拉下的卷闸述说着老妈一天的疲惫于收获。

  我下车,在那家店铺门口停留,店铺的老板是个瘦弱的女子,她仔细检查了卷闸是否关好以后,拉着一个孩子匆匆离开。

  我突然湿了眼眶,才在心里深深地体会到老妈的辛苦,而是印象里的妈妈每天喋喋不休唠叨个不停,每天忙碌在锅碗瓢盆之间我都不曾觉得她辛苦。原来,她的辛苦被唠叨埋没,我只顾着捂着耳朵逃避,却不曾想到她是因为太辛苦,太在乎这个家,才那样喋喋不休。

  家里的灯还亮着,厨房的窗户偶尔有丝丝缕缕的水蒸气飘出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此刻老妈正忙着做饭。

  “你吃什么?”这是老妈的声音。

  “随便,你做什么我就吃什么。”老爸经常这样说,他从来不挑食,一碗面糊他都吃得津津有味。这是常年在外务工让他的胃养成了逆来顺受的特性。

  “说好的今天不要再吃咸菜,偶尔吃一点就行,你倒好,给我弄一大袋回来,你那个胃是该调养了。”

  “我好得很。”老爸语气里都是不屑。

  “小孩子气。”

  “我不是小孩子。”

  “就是小孩子气。”

  “我比你大,你才是小孩子。”

  老爸老妈从什么时候开始互损了?

  我轻笑,敲响了门。

  “一定是儿子回来了,快去开门。”老妈欣喜的声音传来,随即传来鞋子摩擦地面的声音以及老爸的嘀咕:“这孩子,回来都不打声招呼,每次都搞突然袭击。”

  门开了,老爸笑得跟过年穿了新衣服似的开心,赶紧让我进屋,还要帮我提东西,我忙说:“爸,你腿脚还没好利索,可不要提重物,我来就行。”

  “看,你和你妈就把我当老爷伺候着,我都不习惯了,再惯着,可就惯出坏没毛病来了。”老爸往沙发上一靠,试图翘起二郎腿,无奈腿还不利索,哼哼两下只能作罢。

  “别摆谱了,你们爷俩好好聊着,我再加个菜,”老妈打开我拿回来的袋子,“儿子真会买菜,好新鲜的鱼,一会给你们蒸了。”

  “那是,巧妈带出的美食家。”老爸连连称是,又一边低声和我说,“去帮帮你妈,她这几天腰疼。”

  “好。”我立刻起身,帮忙把我买回来的才放冰箱。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大袋黑乎乎的咸菜,还有一大股咸菜特有的气味扑鼻而来。

  “妈,你们又吃咸菜了?我都说了几次了,咸菜含有很多硝酸盐,而且在腌制的过程中营养物质全都流失,没有多大的意义反而对身体不好。”我关上冰箱的门,靠在冰箱上,尽量让我的语气平和。

  “哪有那么多坏处?”老妈正要说话,老爸抢了先,“吃咸菜可以调节胃口,增强食欲,补充膳食纤维,我没有胡说,我一直在看美食节目,上面提到的。”

  “那也得少吃。”我说。

  “能有什么事?在我们小时候,谁家要是有咸菜疙瘩,那可就算得上有办法的人家,咸菜可是那个年代的奢侈品,上学的时候,兜里能拿得出两根的,都是土豪。”

  “爸,过去吃过苦,本不能忘,但是现在和以前不同了,享受时代,享受生活,这就是乐趣。”

  “那,我不就成了老古董了吗?都新时代了,还不会享受生活。”老爸不悦,努努嘴,看我。

  “爸,不是那样的,总之,少吃咸菜,好吗?”我走到老爸身边,尽量将就他,“营养均衡很重要,再说,你现在腿刚恢复,还需要调理,有我妈这位烹饪大师在,你却天天吃咸菜,我妈会委屈的。”

  老妈端了盘花生米过来,颇感无奈说:“是呀,我每次问你吃什么,你都说随便,我做了,你又只吃咸菜,做好的东西只能放到第二顿吃,吃不完又舍不得倒掉,这不,就往冰箱里放,冰箱都快装不下了。”

  老爸一脸委屈,像是我和老妈联合起来“批斗”他似的,低头沉默半晌朝我挥挥手:“去去去,别说我了,你妈这几天腰疼,你还是关心关心她吧。”

  看我粗心大意,老爸这是第二次强调老妈腰疼了,我却只关心他们的饮食问题,却忽略了最重要的。

  “妈……”

  我万分内疚,老妈忙摆手说:“没事,老了嘛,都会有小毛病的,不奇怪。”

  “去医院看看吧,我这就挂专家号,不提前,恐怕会排到几天以后。”

  “看了,腰肌劳损,小毛病。”老妈显得很轻松,老爸急忙补充:“不止,还有腰椎间盘突出。”

  “那也是小毛病,吃点药就行,”老妈白了老爸一眼后说,“没你说的那样严重,我去看看鱼好了没。”

  “妈,我去看,你歇着。”我让老妈坐下,转身去了厨房。

  蒸锅里冒着气,鱼的香味扑鼻而来,我却愣在原地,心头百感交集。

  老爸老妈都老了,但是还是不愿意拖累我,那我要是不管不问,他们要我这个儿子有何用?

  “儿子,小心点,别烫着。”老妈提醒我。

  “好的,妈,我会小心的。”

  我拿出手机,挂号,我急了眼,挂专家号的太多,我的居然被排到三天以后,别说三天,三分钟我都等不及!我隔着手机屏幕仿佛看到了专家门诊的走廊里,排队的人排成长龙。

  不挂专家号总能吧?是个骨科大夫就行,不过我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日期,又沮丧起来——明天居然是星期天!医院只有值班医生,不管怎样,老妈必须去医院。

  我正开小差,来了个电话,是武凌浩的父亲武纪伟。

  我心头一紧,不知道武凌浩又出了什么事,忙接了电话。

  “胡老师,是这样的,我想请您吃个饭,”武纪伟说,“本来打算明后天再请您的,不料明天一早我就要到外地出差了,冒昧地打扰您,就是想请您赏个光,您看,可以吗?”

  “这个,就不用了,您费心了,我在家呢,家里饭已经好了,要不,您到家里一叙如何?”我说。

  老妈听到我说的话,过来问我:“儿子,是不是家里要来客人?”

  “武凌浩的父亲想请我吃饭,叙叙旧,我想这个不适合,怎能让学生家长请我吃饭呢?”我把手机拿开,轻声对老妈说,“请他到咱们家来最合适不过了,您说呢?”

  老妈点头应许,电话那边武纪伟连连推脱:“胡老师,这可不行,我请您,怎么就成了您请我了?就这样说定了,我去接您,饭店都安排好了。”

  “武先生,您的好意我心领了,既然您要出差,我正好要提前和您商议明天孩子们郊游的事,您不妨到家里一趟,我和您交代一下流程。”我推辞说。

  “胡老师,我是诚心诚意要感谢您,武凌浩转变得如此优秀,您可是功不可没呀,我挺高兴的,觉得不感谢谢您,心里过意不去。”我的推脱根本没用,武纪伟是铁了心要请我吃饭。

  “武先生,我们单位的制度您是了解一些的,您这不是要让我违反规定不是?”我爽朗大笑,绝无怪罪的意思,只是表明我的态度。

  武纪伟迟疑了,我不想把气氛闹僵,扯起家事:“对了,武先生,我母亲最近腰疼,您交际范围广,人脉多,想必您也认识医学界的人士吧?”

  “有,还真有!”武纪伟精神一振,说,“北京的上海的都有,找他们挂号还真不容易,我约他们,他们一定会赏光的。”

  “太好了,那,武先生,电话里也说不清什么,不妨请您到家一叙怎样?母亲的事可就靠您了。”

  “好,这个事情非常重要,还真不能电话里聊,我十分钟以后到。”

  “好,我们等您,对了,把凌浩也叫上一起吧。”

  在我接电话的时候,老妈已经把鱼弄好了,而且又准备了好几样菜,挂了电话,老爸抬抬手吩咐我:“和你妈妈一起弄。”

  “好嘞。”我说。

  虽然我很少做饭,但是和老妈做饭的时候,我动作麻利,大部分的都抢过来做,老妈在一边不停地提醒:“哎呀呀,慢点,别切着手。”

  老爸在一边叨叨:“人家请你吃饭,你把人家叫到家里来,成了你请人家吃饭,你叫人家情以何堪?”

  “别人家人家的,也不怕把舌头绕打结了,小易这样做有他的道理。”老妈替我争辩说。

  老爸撇撇嘴说:“这小子倒是处事圆滑,进步不小。不过话说回来,饭都做好了,你又出去吃,你妈岂不是白忙活了?这样挺好的,在给你妈妈找专家看病的事上,我必须要参谋参谋,马虎不得。”

  “还是老爸考虑得周到,请到家里来,商议起来就容易多了。”我朝老爸竖起大拇指夸赞一番,老爸那是一个得意呀。

  老妈低声和我说:“你爸爸生病的时候他自己这么上心就好了,省得我们苦口婆心劝半天都劝不动。”

  “那是因为老爸觉得,您的身体比他的重要,您是家里的天。好呀,你们两个换着花样和我秀!不过,我心里也是甜的,看,齁到牙了,开始疼了。”

  “臭小子,你到我这边来。”老爸拍着沙发帮子叫我,脸上的笑耐人寻味。我闪到老妈身后探出头说:“我才不上当呢,你的花招我领教过的,每次都说你过来,我保证不打你,结果,糖后面藏着辣椒。”说完故意拌鬼脸。

  “别闹了,客人快到了,菜糊了没?招待客人,菜品要讲究,要能端得上台面,蔬菜不要煮太烂,熟了还得保留翠绿最好,快盛出来。”

  老妈这一说,我开始手忙脚乱,盆盆罐罐被我弄得“叮当”着响,盘子滑了一下往下掉,幸亏我眼疾手快,半空中把盘子接住。老妈急忙说:“慢点慢点,别烫着了。”

  我脸上火烧一样火辣,谁让我现在才练习做饭呢?要是早一些学习,也不至于这样手忙脚乱。不过说来惭愧,我大学时期没把自己饿死就够万幸了,最起码晚自习过后会笨拙地给自己泡面,加根火腿和辣条,也算得上山珍海味了,虽然很狼狈,但超级有成就感。难道这就是我们少年时期所谓的成功?

  那些年我们这些所谓的“成功人士”,面对锅碗瓢盆竟然胆怯了,跟上战场似的,抖抖索索。

  看到由于我手忙脚乱,没来得及盛出来的菜,我不由得苦笑,老妈说的翠绿呢?被我错过了。

  “还行。”老妈赞赏说。

  我还没来得及沾沾自喜,老爸幽幽飘来一句:“没你妈做的好,黑绿黑绿的,没食欲。”

  “刚冒出来的天分被你一棒打下去,赞赏一句能少块肉吗?”

  老妈站在我这边,帮我出气。

  老爸笑了,问我:“儿子,我记得你妈妈曾经问我们,她说,是我们两个保护她呢?还是她欺负我们两个?当时你说:你欺负我们算了。

  现在我想想,还是我们爷俩保护你妈妈算了,劳累了半辈子,也是灰姑娘变公主的时候了。不然,要我们两个大老爷们干嘛?我们的事情不光是两个鼻孔呼气出气。”

  “是的,爸,我知道了,我会努力学会做饭,让妈妈多休息。”我说。

  老妈说:“孩子将来有一天会有自己的小家,管好他们自己就是了,难道你还要让他们每天来伺候咱们不成?我能做多少就做多少,不就是一些家务活吗?不累,也不难。”

  “所以说,”老爸拍拍大腿,“得锻炼啊,不锻炼,怎样照顾他的小家?不然像我一样,饭不会做,水都不会烧,还要你成天伺候我,我享福了,你就受累了,还累出病了,我这心里呀,酸溜溜的不是滋味。”

  “好吧,你们还在秀,反复虐我千百回是吧?”我苦笑。

  “那证明我们家庭和谐呀,要是不和谐,拿什么秀?”老爸好不得意。

  老爸侧面敲击半天,无非就是要我多孝敬老妈老妈不容易,我懂的。至于老爸,那我当然也要孝敬的。

  我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的时候,门铃响了,一定是武纪伟和武凌浩到了。开了门,果然。

  “欢迎欢迎,快请进。”我让到一边,恭请他们进屋。

  “胡老师,本来是我请您吃饭,现在倒成了您请我了,多不好意思呀。”武纪伟大笑。

  “哪有,您能来家里商谈我母亲看病的事,我们都倍感荣幸呢,就别跟我客气了。”我爽朗回应。

  “武先生,难得你光临寒舍,快请坐,浩浩,坐我这里。”老爸脸上乐开了花,招呼客人。

  “您请!张罗了这一桌子佳肴,您辛苦了,快请坐!”武纪伟请老妈就坐,这才坐下。

  “哪里,粗茶便饭,见笑了,”老妈谦虚一笑,招呼武凌浩,“浩浩,别站着,快就坐。”

  “胡老师,您先请。”武凌浩拉了椅子,做着邀请的姿态。

  “好,谢谢,你也坐。”我颇感欣慰,这孩子如此知书达理,行为举止和武纪伟一样,可见,家长意识到错误,及时改正错误会得到孩子的赞赏,也是孩子知错就改的榜样。因此,学校的教育只是辅助,家庭教育才是教育界的领袖。

  武凌浩的谦逊,这和我之前见到的武凌浩判若两人。

  “来的路上,我已经联系了北京的专家,明天我正好去北京见客户,胡老师,我们一起去最好不过了。”武纪伟坐下后直奔主题,果然办事效率高,不耽误事。

  “爸,”武凌浩说,“明天郊游,机构安排了好多任务给胡老师,他不参加,任务没人负责,明天岂不是又乱了套?”

  老爸看着我,面露难色。

  “不要紧,过了明天,后天去也行,”老妈说,“小易的工作要紧,娃娃们的事马虎大意不得,可不能出了差错。”

  老爸眉头微皱:“都疼了好几天了,我看这一天都不能拖,要不,明天我带你跟着武先生同行,小易那边确实不能缺少人,娃娃们的事不敢掉以轻心。”

  “爸,你的腿还没好利索,万一再闹出毛病来,怎么办?”我心里真不是滋味。

  “好了,就这样,过两天再说,我答应你们,一定会去看病的。”老妈说得风轻云淡,我能感受得出她心里的纠结。

  “武先生,过几天,专家还能约到吗?”老爸边给武纪伟倒饮料边问。

  “可以的,别人挂号都得排队,我和他不是一般的熟,只要我找他,他随时有空。”武纪伟作出保证。

  “那这件事就拜托你了武先生,来,我以水代酒,敬你一杯!”老爸站起来,伸长胳膊去与武纪伟碰杯,又颇感不好意思地说,“按理说贵客来,必有好酒款待,但是,我还是觉得喝酒不开车的这项政策好。”

  “这个政策好啊,我也必须遵守开车不喝酒的这项政策啊,您今天给我喝酒,可就不对啦。”武纪伟爽朗一笑,“这一杯要感谢您培养了如此优秀的人民教师,若不是胡老师的努力付出,我和浩浩不知道要僵持到什么时候,说不定关系会越来越糟。”

  老爸摊摊手说:“过奖了,不只是小易以及各位老师的功劳,浩浩变得如此优秀,大部分的功劳还是非你莫属,看,这家教多好?值得学习。老师教一日,终生看家长。”

  “您过奖了,”武纪伟倒了一杯饮料向老妈举杯,“这一杯敬您,所有的语言都在这杯中,我们冒昧打扰,您还特意准备丰盛的佳肴款待,您受累了。”

  老妈微笑回应:“应该的,倒是我的事,还得让你多多费心了。”

  “这一杯敬我们敬爱的胡老师,”武纪伟声音洪亮,“对您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呀!总之,是您的辛苦付出,才让我的家庭起死回生,万分感激!”

  “武先生,您言重了,承蒙您的信任和理解,才有这完美的结局。”我说。

  武纪伟不禁感慨:“是呀,对于我家浩浩的事情,我还没少和胡老师争辩过呢,后来和胡老师心平气和交谈几次后,我在客户面前都谦逊了许多,不再因为每天忙到精疲力尽还谈不到客户而发脾气了。哎,好脾气还真管用,后来我还真拉了不少客户呢。现在想想,对胡老师的那些不理解,都是我自己在找歪理,我那些歪理都出自我的歪脑筋,真是不可理喻。”

  “小易说得对,这个完美的结局值得我们大家庆贺,”老爸把每个杯子都加满饮料,然后朗声说,“我们一起干杯。”

  “对,为完美结局干杯!”

  静悄悄的夜被我家一片欢声笑语渲染了,不知谁家在放烟花,天空一片绚烂。

搜索建议:叛逆少年变形记  十章  十章词条  变形记  变形记词条  叛逆  叛逆词条  少年  少年词条  叛逆少年变形记词条  
感情围城

 打补丁的岁月

 我好一会儿未听见女儿翻东西的声音了,到里屋一看见她已沉睡过去,一本打开的袖珍相册(她自己的)从她手里滑落下来,几乎要盖住她的脸。我凝视着她那可爱的睡相,她的双...(展开)

感情友情

 花夏

 (一)    我像往年一样,在五月三日这一天,来到那栋荒废已久的工地里,捧着一束水仙花,走到那块空地上,在一个微微突起的小土堆前,将水仙花放了上去――土堆上已...(展开)

感情

 .逆流而上的人生

 看似闲散的日子,总是波澜不惊,千篇一律,快乐也好,不如意也罢,不过一笑而过。可午夜梦回,总有种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感觉,就像李白说的:拔剑四顾心茫然,当然这种...(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