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两个她

  她,是我奶奶。她,是我外婆。她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妈妈。

  

  奶奶

  

  那时候奶奶家在隔壁,爷爷是个闲不住的人,总不在家;奶奶总喜欢坐在大门口,家里却很热闹,因为很多人喜欢过来找奶奶聊天,幼年的我最喜欢的便是静静地坐在老爷爷、老奶奶中间听他们闲聊。周末搬着桌椅到阳台上写作业,不一会奶奶却会一遍一遍地呼唤我的名字,我知道的,奶奶要给我糖吃了,一溜烟的跑到奶奶旁边,吃着糖,听着奶奶说着话,从不感到厌烦,印象中奶奶那从来都有东西吃。现在想来,那时候是有点怪奶奶的。因为每次小表弟一过来他拿到的糖就是最多的,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这就是不公平的对待,只是那时候小表弟多久才过来一次啊?我却每天都有。我以为我对她的感情会停留在这。

  

  2010年6月,奶奶家因为泥石流住不了了。于是,爷爷在对面很远的地方建了个简易的平房。我那时已经来长沙读书一年了,以后的每次回家都要首先经过奶奶家,奶奶还是喜欢坐在大门口,老远看见我回来了,便慢慢地过来迎我,奶奶是有点胖胖的,标准的慈眉善目型老人。我也是老远便开始叫着我奶奶,先进去坐坐,回家报个到,然后再到奶奶家听她的教导,久而久之,这也成了我的习惯。奶奶读过六年书,在她们那个年代属于相当有文化的。慢慢长大的我给奶奶下的定义是:端庄贤惠,明事理。

  

  她重病!那时候的我在株洲,我忙着考试。她生病的消息也是在姐姐的qq留言上看到的。我顿时惊慌失措。我打电话给爷爷,爷爷也是焦急的。他说奶奶住院了,在汨罗,黄柏不收!暂时没人照顾……短短的几句话,瞬间我就眼泪双流。不敢再听下去。我说我给姐姐打电话,姐姐正好有两天假的,可以回来照顾奶奶。是的,我没有回去照顾她,只因为我要考试!那天我哭了很久很久,再给爷爷打电话,爷爷说不要担心,好好学习,会没事的。考完试,立马回家,大病过后的她瘦了很大一圈。

  

  她老了,每次回家都这么觉得。忘不了那次回家的时候,她捧出大把的板栗给我吃,看着一颗颗已经干瘪瘪的板栗,我只能想象她颤巍巍地去敲板栗,一点点存着等我们回来吃呀!忘不了那次奶奶叫我陪她去赶集,买了很多我爱吃的菜,她都要自己拿着!她大病初愈啊!?我说:奶奶,您得向我外婆学习,她每次叫我陪她去买菜什么都不拎的!可是奶奶说,你们在外边读书也苦,回家了当然得享享福,现在我还拿得动,我来!我是多么心酸!忘不了那次出门,路过奶奶家,跟奶奶说我要去株洲啦!奶奶马上让爷爷去给我拿几瓶花生牛奶!我说不用,都这么大人了,让他们留给自己喝。狠着心往前面走,回头看到的是她拖着胖胖的身体在紧赶我的步伐啊?多么不忍心!这是奶奶上次眩晕症发作,姑姑给她买的啊!她舍不得吃,攒着给我们这群在外边花花世界拿着家里钱吃香的喝辣的的孙儿们吃呀!忘不了,忘不了……

  

  寒假在家准备哥哥的婚礼,精心准备的送给哥哥的结婚礼物是很漂亮的一大束花,纯手工,每天从早晨忙到凌晨一两点,历时一个星期,并且还是在老哥和老妈的倾情相助下,终于完工时,奶奶过来看了,大赞!并且不忘帮我宣传,于是,那个寒假我家每天都有慕名来参观我杰作的众“粉丝”!好不得意啊!

  

  奶奶七十载,没有过过大富大贵的生活,日子就物质而言应该可以算是清贫。她育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两个孙子、两个孙女。一个外孙女、一个外孙,双双凑成一个“好”字!值得一提的是她两儿子相隔两年,都是年三十出生,这个我们中国人团聚的大好日子。我想让她幸福!

  

  对了!我叫她“娭毑”!

  

  外婆篇

  

  我挺气她的!我刚开始读幼儿班她就去广西了,一去好几年!中间断断续续回来过两次,但我也归结为我和她的关系是“不熟”!我读初三那一年舅爷爷生日,她回来了。在生日宴上我好不尴尬啊!第一次与她迎面相见,轻声叫了她一声“外婆”。或许是没听见,或许是……我不知道,她只是对我轻轻一微笑,擦肩而过。我听到她在我身后问舅奶奶“她是谁?刚给我打招呼了。”我是不解的!开始吃饭的时候,我被安排在她旁边。她那天穿了一件草绿色的夹衣,拎一个很潮的包,和饭桌上的其他人聊得很熟……这我记得很清楚。终于她闲下来了,问我“你也在麓山国际实验学校读书吗?”(注:那天补课,我穿着校服直接从学校过去的。而麓山国际实验学校只是我舅舅当时工作的单位。)我说“我是旺旺!”但……她似乎没听清!我想我外婆这是怎么了?她继续无视我的存在!隔开我和老爸,直接问我舅舅,她(指着我)也在你们那读书吗?舅舅当时和别人在闲聊没听清,囫囵应付了她一声。于是她默认我在麓山读书的了,这下她有话和我聊了……最后她来了一句“旺旺怎么还没有来啊?”!(有没有瞬间崩溃的感觉!)“我是宁旺!”我终于忍不住了。她愣神了,这么多年她大概也不知道我大名是什么了吧?1秒、2秒、3秒……笑了!全场笑了!这一囧事,在以后的每次都被我拿出来说事,我说我长到15岁我外婆都是不认识我的!

  

  她开始常住长沙了。我将她誉为最潮的外婆。她非两百以上的鞋子不穿,我带过去的挎包她会说很漂亮于是我只能自己找个纸袋子将我个人物品打包带走,而给她留下我的包包。和她一起看着电视她会突然指着电视里边的明星问我“这是XX不?”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那所谓的明星到底是混哪个道的!在长沙的三年,我和她的关系近了不少。

  

  每近周末,她都会打电话过来问我什么时候过去,吃饭的时候她会和我说说哪个菜多少钱一斤,絮絮叨叨的。印象中也只有她会莫名其妙给我打来电话说她想我了,她会在乎她是不是我生日给我最早打电话的那个人,她有着年轻人有的浪漫情怀。只是她太孤单了!用她自己的话说“我有钱,可是没人陪啊!每天一个人冷冷清清的,饭都不想做着吃!”

  

  她做的鞋垫非常漂亮。这是她唯一会的手工活!是的!一个人太孤单!她每天五点多就醒了,睡不着,听听菩萨念经、去买个小菜、散散步、看看报、看看电视,其余时间除了睡觉就是在做鞋垫。我问她那么漂亮的鞋垫谁教她的啊?她总是很自豪的说是她自学的!

  

  哦!后来她学会了打麻将!于是,每天中午十一点吃完午饭便迫不及待地去楼下打麻将了,不到五点不回来!只是,偶尔输点小钱她又会自我控制两天不去玩牌,偶尔赢了点她就自我犒赏买点小零食吃!如此可爱快乐!优哉游哉!

  

  她还是会气到我!姐姐、妹妹们回来时,有三个苹果,绝对是我挑剩下的,或者直接将最不好的给我,然后让姐姐、妹妹们挑,这我有时候也是会有意见的。现在嘛!感觉那时候的自己太小,太不懂事!姐姐留学加拿大,那么久才回来一次!妹妹比我小!而我经常和她住一块,经常可以吃到好吃的,当然我应当让着她们啊!她对我比较随意,只有我和她在家,饭菜会比较简单,只是那次舅舅突然回家,凑到饭桌上,看着我和外婆的午餐,他开始抱怨了,怎么只给我准备这么点东西吃。可爱的外婆马上解释,她不吃的!哈哈……外婆哟!您每天蔬菜招待我,我也会想念荤的!您每天怕煮多了饭浪费了,我也是会饿的!当您专门给妹妹做了蒸鸡蛋,这是您记得的妹妹最喜欢的,可是我也很喜欢的啊!只是您在我小的时候不在我身边,长大了,妈妈也很少会专门做这道菜,于是您不知道罢了!只是您深深地记住了我喜欢吃白豆腐,每次过去都会有白豆腐。哈哈……有时候会有男同学打电话过来,这时候的外婆可精着呢!那次她在厨房做饭,听着我打电话聊得挺High,她进来了,带了一顶帽子出去,过一会,她又进来了,换了一顶帽子,再过一会,没错,她再次进来换帽子!哈哈……我哪里不知道她是想听听我的电话内容啊!外婆半夜三更的睡不着会将我叫醒聊天,聊着聊着她会突然说“哦!你明天还要上班,还是早点睡吧!”其实我外婆很可爱的,对吧?

  

  我以为我会忘记,但是我没有。只是抱着另外一种心态来看待那件事了。那是我20岁那年的生日,因为20年了一直没有过过生日,也没有吃过自己的生日蛋糕,所以很早就谋划自己在20岁生日那天买一个蛋糕,请同学一起吃饭。可是,亲爱的外婆哟!在我生日的前一个星期,主动说舅舅帮我过20岁生日,要我生日那天过去。于是,我甚至拒绝了两个专门从株洲回长沙帮我过生日的朋友,就等着,也相信着外婆的那句承诺“你过来,舅舅帮你过生日!”生日那天因为要做兼职过去已是傍晚六点多,该吃晚饭了。可是,一进门,我看到的是客厅的热闹,外婆一个人在厨房。外婆很开心地告诉我,他们今天在“鹿回头”(长沙一家高档餐厅)吃的,为签签补过生日(那小孩6岁,在我前两天生日。),饭菜很可口。今天去了植物园,花开得很漂亮!你今天生日,给你下碗面条吃好吗?多么年轻的我?多么倔强的我?闷声不吭,一口口的吞食面条,我是讨厌吃面条的,从小就讨厌!最后留下湘江边独自哭泣的我自己!哭得头晕便打算回去了!回到家,舅舅在组织几个侄子、侄女打牌了。我默默地走回房间,打开电脑。突然听到舅舅说不玩了,吃夜宵去,今天还有一个寿星呢!还没过时间吧?一如当年高考没考好冲出家门,手机关机,随车漂流,打开手机收到的舅舅那条短信“舅舅家就是你家!”我强忍着泪水说我不去了!这时候的我多么感谢我的高度近视眼镜,以及披散的长发。它们似乎遮盖了,也维护了我20岁的尊严。外婆怕舅舅难堪,帮我解释:她来例假了,不舒服。我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其实,没有。只是,那一晚我成长了很多。

  

  20岁生日事件是在几个月后的妹妹18岁生日那天结束的。

  

  妹妹过两个星期就18啦!外婆早早地提醒我。她说那天舅舅、舅妈和她都会去妹妹学校给她过生日,并要求我一定要过去!我当时也没多想就答应了。那段时间正好是在忙驾考的事情,他们开车来接我,问我哪里有最好的蛋糕店,接着是最好的酒店,多么幸福的妹妹!她舅舅专门从益阳到长沙,特意等待3小时专门定制最新鲜罗莎蛋糕。我理所当然成了拎蛋糕的,以及各种服务的……当我坐在奥迪A6的车上,我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学生注视着这辆车,当我下车看到车牌号我更加明白。18岁生日的妹妹每年都会有生日蛋糕吧!这在当时20岁的我是多大的虚荣。多大的讽刺!生日事件到此就结束了。

  

  后来和妈妈轻描淡写聊过、也有和奶奶稍稍提起,只是当时她们心疼的眼神让我至今难忘,她们觉得我是受了很大委屈的。以至21岁生日时,妈妈很不忍心,她说“我来长沙给你过生日吧!”可是,不用了。我已经长大了。只是,至今,我是不愿过生日的。老小,老小,我亲爱的外婆怎么知道当时的我多么难过啊?

  

  2012年7月,外婆突发急性肠胃炎,不能进食任何东西,在医院打点滴,不时得用棉签润湿嘴唇,我陪着,凌晨四点多回家,洗漱,照顾她睡下,自己也倒下睡了,七点起床继续上班。依旧开始属于我和她的小日子,她会突然说“旺,你读个大学长了一个头的个。”外婆,这是冷笑话吗?是您消瘦了,佝偻了,而我……

  

  刚才和外婆打电话,和她说让老妈过去接她回我家住住,她突然说:“去干什么?等下死在你家?早点死好!”我一下就激动了。忙问是不是不舒服?她说“你回来了都没来看我?”是呀!从浙江那边回来一个多星期了都没回去,更别说去看看她老人家!她说她今天早晨冠心病又发作了,幸好找了救心丸吃。她说她喜欢我买的衣服,她说我生日她还得给我两百块钱用呢?我想我该回去了……

  

  两个她,两个老人,一个是我爸爸的妈妈,一个是我妈妈的妈妈。带给我不一样的爱!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母亲节,愿您们健康快乐!奶奶,我要让您过上好日子,早早让您享享儿孙福;外婆,我要尽早稳定下来,陪着您,这样,您就不再孤单。

  

  

搜索建议:两个她  两个  两个词条  两个她词条  
感情

 若不能忘却,就一直记忆!

 每个人在自己的回忆中总有一些不愿再记起的事情,这些记忆很无奈、很心酸。有时候拼命想让自己忘记,却拼命地不断记起。想常春藤一样,早在心中四季扎根。    记得,...(展开)

感情同学情

 我上高三了

郭董站在三尺的讲台上,对着我们气壮山河地说,你们马上就是高三的人了!他说得有板有眼,一脸比我们该大义凛然的样子,我认为可以裁剪下来,贴在黑板的旁边,时时警惕自己...(展开)

感情网情

 聆听秋的声音

 那些最初的记忆,在这个萧瑟的秋,一点点的淡去,轻灵,然后飘渺。零落成泥,碾作尘,或其中一些走向死亡;或其中一些蹁跹成舞姿卓绝的蝶,等待着在冬日华丽。    喜...(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