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生活知识
 

 

讨论弱关系、脑结构、现实世界的朋友 | 研究幸福感

网络社交力量日益壮大,那些传统的、现实的、面对面的社交方式逐渐被人们所忽视。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是否失去了什么?这篇文章给出了详尽的分析与解答!

几周前,我的Linkedln邮箱里收到一封邮件。发件人说她现在正在寻找合适的雇佣人员,问我是否愿意就此与她会面。我并没有直接认识这个人,但是通过Linkedln网络里的快速搜索显示她才刚到任新岗位几个月,与我有几个共同关系人。虽然这些关系人也没有一个我熟悉的,但我还是跟她安排了几天后见面。  

会面的时候,她问我:“你认识……吗?”我对她说出的那个人名第一反应是一片空白,我不知道我们有之间有何共同关系。但随即脑海里有个微弱遥远的声音在黑暗迷雾的转角处提醒了我。这之间的关系就是大约在十年前都曾担任我当时居住的另一个城市的政府志愿者秘书。这就是网络的力量啊,确实!  

弱关系的力量  

1973年,Mark S. Granovette发表了一篇后来被高度引用的关于弱人际关系力量的文章。他最先认识到并证明了机会不仅来自与我们交往甚深的朋友,很多时候还来自于我们认识甚浅但与我们有着共同人际关系的人。

当Granovette的研究以大量详细的图表展示个体和集体之间各种类型的弱人际关系时,其中的主要观点就是社交关系的起落不仅存在在近距离关系中,在较疏远的关系中同样存在。这存在在主流社交网络出现之前。  

快进到数十年后,《Connected》的合著者Nicholas Christakis,利用新的社会数据展示了两或三个与己无关的关系可以对自己的生活方式、情绪和行为选择有非常重要的影响,而我们却对此毫不知情。

Christakis和Fowler还展示了肥胖症就像病毒一样在社交网络传播,快乐和忧伤也都是可以传染的。而这些传播网络都不是直线呈现的,它们非常复杂、美丽并且无处不在。  

当我们大多数人听到“社交网络”这个词的时候,想到的是Facebook和其他一些在线社交网站。但是Granovette的工作显然早于Facebook的创始人Mark Zukerberg,Christakis’s的书也搜集了数十年前的数据。这些社会现象自人类诞生时就存在了,而不是在万维网诞生时才出现的。为什么呢?  

大脑结构关系  

我们的大脑结构有一定历史并根据不同的环境成长,现时我们可以说正处在大脑的版本3。

Paul Maclean’s的著作《大脑的三位一体》中假设我们的大脑随着时间进化可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包含有基底神经节的爬虫类动物的大脑。

这一部分的大脑主要任务就是运作“战斗或者逃跑”、繁殖以及其他基本生存所需的本能。

第二部分就是古哺乳类动物的大脑。

在这里我们找到了大脑的“边缘系统”:情感、推理、育儿行为。

所以,比方当哺乳类的动物出生时,会发出无助的哭声来让父母找到并哺育它们。当爬虫类动物出生的时候,它们没有无助的哭声,更多的是自给自足。如果它们发出声响,它们的父母极可能会吃了它们。  

第三部分就是高级哺乳动物的大脑。

大脑在这一阶段也会被称作人类的大脑(虽然其他个别物种也存在此类潜能),能帮助我们驾驭较为复杂的情况。

新(大脑)皮质能让我们思考得更为策略性,能预测我们决定所产生的后果并想象更大的场景。

同样地,这能让我们在安排聚餐的时候,在得知mary是素食者,Astrid不喜欢Philip,Amy对果仁过敏这些信息后更好地做出准备。我们在社交情景中做出计划谋略的能力就是来自于这一部分的大脑。  

这种大脑结构适如其分地存在了几千年,或许仍然会保持下去。我们可以说就是面对面实时社会互动的联结者。  

研究告诉我们关于社交网络的什么内容?  

看看最近的一些研究成果。  

Helliwell和Huang在加拿大人的幸福研究课题中表明,加倍的“现实”朋友(相对网友而言)对幸福感的产生有重要作用,能增加50%的幸福感。而你的网络人际关系寡众跟幸福感毫无关联。所以我们完全没有必要羡慕那些在Linkedln上有超过5000个关注者的人,他们并不会因此产生更多的快乐感。  

事实上,那些最近刚成为寡妇或者离婚的人比其他人更加需要现实的人际关系。因为孤独感能真实地损害人的免疫系统。Christakis的研究表明如果虚拟关系要对我们的现实人际具有积极作用,这些关系也必须是“真的或者感觉真实”。  

在使用skype和家庭视频会话的今时今日,我们会觉得自己是在与他人进行真实的实时面对面交流。但是原来情绪并不是都能通过面部表情展现的,事实上,在紧张的时候,无论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身体语言会比面部表情更加能展现这种情绪。然而你不能通过电脑屏幕看到这一切。  

此外,研究者Willcox和Stephen发现诸如Facebook这些社交网络,有可能会导致我们过度的自负和自我克制而对身体造成真实的损害。  

科技不断进步。我们仍然需要通过现实的交往来获得幸福感和人际关系。视频会话的确很便利,但公事出行也不会因为几次飞机上的恐怖袭击就停止,以视频会议取而代之,为什么?因为我们仍认识到在同一个现实空间中与他人的交往会更加有意义。哪怕从商业的角度解释,这也是一种投资回报。  

重要结论  

以下两个观点是我从所有这些研究中得出的。  

与现实中的人约会。我过去也是个Facebook控,后来我被某些为了寻求有意义的现实关系而刻意相当一段时间不上Facebook的人启发。当然,社交网络确实方便于与人保持联络。当我十年前搬家的时候,我仍可以通过LinkedIn 和Facebook与我原先的合同契约人保持联系。 毫无疑问,让自己保持在某人的搜索范围内,在他得知有合适的职位在招聘时就可以让我与雇佣方取得联系。我许多的职业机会就是通过这些最初在现实中认识后来在社交网络中来往的弱人际关系中取得的。  

用更多的友善对待每个你认识的人。这句众所周知的话经常出现在Pinterest和 Facebook这些社交网站。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哪些弱关系会在某些年后突然起作用。这个世界虽然有70亿人,但事实上比你想象中的要小。你的人际关系比你意识到的更加紧凑和具有更高影响力。用积极和友善为你的人际关系播种,当这些散播开去后,收益总有一天会因果循环,回到自己身上。  

文章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搜索建议: 幸福感  幸福感词条  现实  现实词条  结构  结构词条  关系  关系词条  朋友  朋友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