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百科 快狠准百科 订阅 看过 栏目 系统

找词 找站 找信  

回味朋友相聚的那份韵味

  “字体纷纷变若云,后人惟睹永和文。昭陵一刻谁能学,尽到吴兴似右军。”这是元代人对中国书法第一行书《兰亭序》的感叹。

  东晋永和九年(353年),王羲之和朋友们结伴到山阴(今浙江绍兴)的兰亭聚会。那天阳光明媚,春意昂然,朋友们心情愉快,玩起了曲水流觞的游戏,就是说大家分散坐在小河边,把酒杯放在荷叶上,让它顺水漂流,酒杯停在谁的面前,谁就得喝上一杯酒并当场赋诗一首。最后,众人决定把当场即兴的37首诗记录下来合成一部诗集,并推选王羲之作“序”,于是就有了王羲之在半醉半醒的状态下写下的千古杰作《兰亭序》。

  古人聚会成为千古绝唱,朋友们聚会让人难以忘怀,现代人的聚会几乎已成为奢望。

  昔日的好友现在基本上是“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只有通过短信交流几句,短信内容有“来吧!来吧!相约西湖”,“相约在明媚春光里”的话语。哎!静坐下来,往日与朋友们的聚会情景再次浮现我的眼前。虽然我们的聚会没有古人的雅致也不可能留下旷世名作,但是人间的情怀历历在目。

  曾记的在那高原小城,大家聚会的场所是刚刚成家的老望家。每天傍晚在食堂用餐完毕,朋友们就不由自主地敲响了在简陋木制结构的筒子楼三层的一个房间的门。房间中唯一奢侈的长沙发是为早来的人准备着的,来晚的人只好坐木凳子了。朋友们的话题什么都有,诸如生物专业、社会见闻、单位逸事等等,整个房间很快就被那劣质的香烟烟雾充斥着。老望的妻子招待大家的是淡淡的茶水,所谓的淡淡茶水就是开水冲泡两次就几乎看不到颜色了,就是这壶淡淡的茶水能维持到朋友们当晚的散场。虽然有朋友被妻子叮咛过不要用老望家的茶杯喝茶,以免由于使用率太高而不慎染上什么病,而在热烈的气氛下,朋友早已把妻子的叮咛抛到九霄云外。

  除了平时的聚会还有星期天那隆重的聚餐,这当然成了老望的妻子展现橱艺的时候。由于经济条件所限制,当时的聚餐也只能是最普通的家常饭,偶尔也会有点“景阳春”小酒。包饺子是最经常的了。到了包饺子的时候,所有在场的人都全体参与,大家说说笑笑,其乐无穷,真是个团圆饺子。那饺子的味道啊,现在想起来,还是那么香醇。已在四面八方工作的昔日的朋友们,至今电话里还时时提起昔日的饺子真是让人回味无穷。其实回味的是那份感情,那份青春。

  当然也有开荤的时候,记得当时在某畜牧兽医学院的谢朋友把单位刚分的牛肉带来了(那时单位的福利就是分点菜、肉、鸡蛋,还有油什么的)。他扛了两大块牛腿肉,叮嘱说,吃那块差的,那块看起来好的是要送给刚认识的一位有官衔的“北京校友”的,这自然会引来大家那毫无恶意的埋怨声,他也随着大家哈哈笑着,在嘻笑声中拿着那块上乘的牛肉给大家挥挥手,说快做牛肉面,我一会儿就回来。看,还是恋着那份朋友情。老望的妻子自然把这顿饭变成了牛肉宴,一会儿大家就在“声讨”谢朋友浪潮声中结束了牛肉宴,个个满面红光。还有一次,谢朋友为了远走高飞给学院交足罚款(学校称是培养费),决定靠自己业余时间卖白兰瓜。他在瓜便宜的时候买进一批,准备在瓜果高峰过后再卖出去,打个季节差,好卖个好价钱。但西部冬季暖气来得早,当房间的温度不断上升,已经不能存放白兰瓜,加上西部一冷那可是酷冷,谁也没有吃冰冷瓜果的愿望了。这样有些瓜开始烂了,于是我们的谢朋友又想起了他的朋友们,在一个礼拜天很费力地把一大袋子瓜运到老望家,口气和蔼提醒大家说,大家要抓紧时间吃,我挑的是些快烂的瓜,好些的再留些日子。如果不抓紧吃很快可就烂了。当然又免不了大家的一阵数落,为什么不拿些好瓜来啊。大家又在嬉闹声中,很快填饱了肚子。

  谢朋友现在已经在大洋对岸,几年前他回国,专门来看望朋友。与他相聚、交谈,那真是感慨万分。在交谈中,谈起了他的一次相亲的事情。记得还是在某个星期天,清晨刚刚八点钟的光景,老望家的门被敲响了。开门进来的是急匆匆的谢朋友,他命令老望夫妻俩赶紧收拾房间并出让一天,因为他把相亲地点定在了老望家,说八点半女方就到了。一大早夫妻俩在空旷的街道上漫步,消磨时光,最后选择连看了三场电影。夫妻俩回来问谢朋友结果如何?只有一句:“等消息吧”,这就没有了下文。

  老望家聚会有时还会成为国际交流的场所。一朵绽放在高原的黑牡丹什么时候来到老望家都是先听到楼道里的大笑声再看到人。当时他为了练习美式口语,把两位美国女外教请到老望家(当时请外宾到私人家里好像是不允许的,任何外事活动需要单位备案)。这位黑牡丹朋友亲自下橱掌勺,宴请国际友人,当然聚会语言变成了美语。记得他一会儿从厨房跑出来,挥舞着手里的菜刀大谈阔论,有时他那独特的高原大笑声淹没了美语。于是两位美国外教随着他也开始大声嘻笑和讨论,最后讲到声带嘶哑,这场没有请示备案的国际聚会才收场。

  当然老望家的聚会也有吵架的声音。记得一对朋友夫妻婚后因为男方没有履行自己的诺言,二人经常争吵。在某年元旦前的一个晚上,住在老望家对面的房间里传来了俩人争吵的声音,于是老望的妻子出门劝架,把俩人拉开。男方趁此躲到了老望家,老望的妻子安抚女方之后也将女方让进家。在老望家里,开始的气氛还很和谐,但是谈到实质性的问题时,女方暴怒之下瞬间冲向男方并将其压倒在那长沙发上,接着男方就倒向了坐在沙发上看黑白电视的两个半男子汉(老望怀里有一个三个月的儿子)身上。这个场景看呆了在场的朋友们,“谁说女子不如男”,三个半男子汉顺从地成为了“被压迫者”,痛快极了!

  那时的老望家是新旧朋友的聚集地,新的朋友在这里变成了旧友,老朋友离别时,也总是在这里喝几口饯行酒。

  “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见群鸥日日来,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杜甫在繁花夹径的小路上不断地清扫着道路,是想有一个期待朋友相聚的快乐心情。

  我想告诉久别的朋友们,老望家现在的客厅大了一些,沙发也大了一些,上等的好茶也多了一些,就是期待着往日的朋友再次来聚会。我们怀念那份淳朴甘甜的感情,回味那人间真挚的情感。我们期待着,期待着......

搜索建议: 回味朋友相聚的那份韵味  韵味  韵味词条  相聚  相聚词条  回味  回味词条  朋友  朋友词条  
杂评

 从太原警察打死北京警察看警察

 如果说我看了太原警察打死北京警察的报道,我对打人凶手的警察还有点愤怒的话,那么我看了太原和北京两地的警方,都分别声明杀人的和被杀的都是“好警察”的言...(展开)

快狠准百科
杂评

 一个忙于生活的人

 我是不喜欢和别人在一起吃大餐的。我觉得那不是在吃饭,整个是大家在活跃着气氛。桌上的饮食便成了品足论味的好材料。从这些话题中,我不断地在了解变化中的中...(展开)

快狠准百科
杂评

 小事定乾坤

小事定乾坤昨晚,无聊的翻了翻钱袋,尚有几百元闲钱,于是决定驱车去买几本书。不要以为我爱看书,其实就是想把书橱塞满,以满足我还算正经的虚荣。可惜的是,还没进书店,...(展开)

快狠准百科
杂评

 那一刻,无比震惊

 今天又看了一期《社会能见度》节目——北川中学学生杀人事件调查。昨晚看了开头就被震惊了,但是看到前半部分就转过每晚必看的《马后炮》节目,准备看今天完整的重播。 ...(展开)

快狠准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