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生活知识
 

 

小说连载 | 痛快你就喊(六):突然就看淡了...

一天晚上,木原刚刚回到家,收拾了吃了饭,妻儿早早就睡了。妇人脱得赤条条躺在一边,催促着木原早点睡。

木原知道这是妇人爱的讯号了。也难怪,两人不觉又是近一个月没有亲热了。

夫妻之间这种亲热越来越少,也是人到中年夫妻的共同特征吧。两人在一块生活十多年,天天熟悉得如同左右手,低头不见抬头见,哪里还有那么多激情呢?夫妻早就产生了审美疲劳,曾经的爱情都变成了亲情。何况有的夫妻结合时压根就没有多少感情,只是为了利益结合,是所谓的政治婚姻或是经济婚姻。女人图男方的钱权,男方图女人的财物,这样的比比皆是。

木原却没有多少兴致,但也不敢偷懒,就上了床。

两人颠狂一回,木原感觉到了吃力,对妻子的不满很无奈。

随后说了会话,谈了谈教育孩子、家庭里需要还的车贷。“往前还了车贷,还要再想法买个房,现在要开始攒钱凑首付,再买一套房,家里面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事了。其他就是挣一个钱花一个钱了。”

说实话,要说这些年,也确实难为了妇人,前几年孩子小,在家里带孩子,孩子大了就又开始上班挣钱。木原工资低,又是死工资,不善营生,挣活钱的事就全在妇人身上。她也真能干。里打外开,把这个家也撑起来了。去年买了车,今年七月车贷刚还完,就又开始筹划着买房。

“家里的事我不铺排怎么办,靠你么,你天天啥也不管。”

木原常常听人说,妻子肩膀很宽。果然真的像男人一样的身板。

妻子也很坦然。“我肩不宽,瘦麻样,还不天天累倒呢。现在就这样的活,这么忙碌,可还瘦不来,真是气人。”

妇人天天纠结的就是胖。能减肥是她一直的愿望。

两人又说会话,妇人就沉沉睡去了。

木原却躺着怎么也睡不着。他萦满了心事。

为什么这么不行了,做爱次数越来越少,欲望也越来越淡了,是不是真的老了,对这个的渴望也低了呢?

想起以前,他就兴奋,以前他是多么强壮又强烈啊。

那时毛发浓密,身体充满了欲望。从学校毕业时,虽然在学校有过一次恋情,可那是纯净的初恋,结果只是刚刚萌芽,就被别人扼杀。

他带着处子之身毕业上班,一个人在这个城市,整天流浪。晚上,孤寂寂的,他结识了初恋的女友。女孩在学校教学。

他们在那大风呼呼的夜晚,打过一次牌,那是寒假前,很多老师都已经离校。木原去找初中同学,初中同学也在那个学校任教。同学就邀了两个女教师一块打牌。

晚上,结束时已经十点多钟了。风很大,木原送女孩回去。

那是在另一座办公楼里,空空荡荡的,两人就用内线电话聊着。

“我去陪你吧。”

“你来吧。”

木原只是玩笑,他哪有那胆量。

旁边同学呼呼打起了鼾声。

“睡吧。”木原有点困。

“好,你困了吗?别挂电话,我听着你呼吸。”女孩说。

木原就把电话放在电话在床头,一夜里,有呼吸声,还有呼呼风声。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睡。

大约相识的第五天,第二次去学校玩时,这次木原是直接找的那个女教师,女孩很温柔,两人在那寂静的宿舍里,拥抱在一起。

木原忽然泪流满面。那泪水珍珠一样从眼眶里往外涌。女孩很吃惊,“你怎么了,怎么了。”

木原说,“不知道。”

现在他想想,大概是一个流浪的孩子,终于感受到了母亲温暖的怀抱,所以才这样一时失控,而泪流不止吧。

木原后来看女孩日记,女孩在日记中这样写道:是他珍贵的泪水征服了我。那一刻,我坚硬的心溶化了。

木原才知道,女孩曾有一段恋情,她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为了结束这段苦恋,那教师走了。他们相识时,那教师才调走几个月。

女孩烧毁了所有的信。也烧毁了一颗纯情的过往。

当晚,木原就没有走。

当木原怯怯的进入时,是女孩引导着它。可是,还没有进去,木原就不行了。一塌糊涂。

到底是青春,随后就成功进入了,一次比一次持久。那一晚,他们不知道做了多少次。

第二天,木原起来就觉头脑昏昏沉沉的。

“如果,那一晚上我来,你会开门吗?”木原又想起了初次相见打电话聊的那一夜。

“会,你来了,我就一脚把你从床上踹下去。”女孩说。

女孩是初恋让木原从男孩变成了男人,他把自己的处子之身,奉献给了一个并不是处女的女人

因为,他知道处女都有血的,而且女孩不但没有血,而且很熟练。可以说,她就是木原的床事导师。

随后的木原开始了一段孟浪的岁月。

他利用在学校学习的舞蹈,出入在城市的舞厅,结识了形形色色的女人,有的比他大,有的比他小,有的胖,有的瘦。

可最充他心动的,是一个叫赵娜的女人

女人是和一群女孩过去的。

她的鼻梁很高,带着一种硬气。

从第一次邀约之后,她问木原有男友没有。要给木原介绍女友。

木原以为是说说呢。可第二晚,再见木原,又问起了这事,几天后,又把那女孩带来了。

女孩肥肥胖胖,屁股特别大,就像一个丑小鸭。

木原有点恼怒,他想不到竟然会给他介绍一个这样的人。

可后来,他才明白了。大姑娘说媒是说自己呢。那女人虽然不是姑娘,可却是张了钩等着木原呢。

随后,在木原说起广场的音乐喷泉很美时。女人问他:

“你每天晚上都去看吗。”

“嗯。”

“啥时候去。”

“五六点吧。”

女人没有答话。

第二天晚上,木原吃过饭,刚走到喷泉那儿。一辆车子停在了木原旁边。

女人骑了自行车,一头飘逸的长发,正在冲他笑。

木原原来想着她要去跳舞的,谁知道女人骑了车走在前面,直向城外走去。

皎皎月光下,两人坐在路边,随便谈些什么话题。

比如读什么书,闲时做什么,喜欢听谁的歌。等等。

他们起初坐在路边,女人就抱怨。

“你总是坐在路边。”就朝里面隐蔽处去。

到了里面,女人又说,“你跟你的舞伴上过床吗。”

木原一愣,不知如何回答。

“这里面跳舞的很多都上过床呀。上没上过床一下就能看出来。”

木原瞪大了眼。

在他眼里原本清纯的舞厅原来这么复杂,原来看着单纯的关系竟然这么污浊。

就在女人的引导下,木原也跟了她上床了。准确的说,不是上床,而是在那熟透的玉米地里面,一块空旷的玉米地里,木原完成了他向男人的又一步转变。

男人就是要征服女人的,人生就是女人和金钱呀。在女人的呻吟中,达到高潮的木原,忽然头脑里冒出了这一句话。

这一句话是他在一本日本情色小说上看到的。

年轻的木原彻底在情色中沉沦了。

他像骄傲的雄鸡,审视着猎物。他像发情的小公马,每天从早到晚都在街上跑。

木原村里有老人说,睡一百个女人就成了仙了。

为什么成仙呢。木原没有想过,也想不通。

但他知道,村里有一个人是有的。那就是百圣。那是一个人见人爱的美男子。到哪里,身边总是女人如云。

可是,现在,木原的心态完全变了。他抵触做爱了。他更注重的是精神上的交流。

所以,当主持人新月邀约木原晚上见面时,木原犹豫了。

“晚上,我等你。我们找地方说说话,你该好好放松一下了。”

女孩说。

面对女孩挑逗的话语。木原却很犹豫。

如果以前渴望着与女人的约会,他现在却害怕这种约会了。

因为,他承受不了那种自我放纵后内心的空虚与失落。相较性爱的快感,而之后的空虚与痛苦更强烈百倍。

因此,面对曾经的女友,他们曾经赤身裸体的搂在了一起,他仍坚持着不进。甚至面对女友无助的眼神与哀求。

他最后也只是用手满足。他自己也为这种强大的自制力害怕。

与此同时,他更喜欢的是一种变相的满足。比如双方互相的手慰,彼此的拥抱,甚至彼此的情话刺激。他越来越不喜欢甚至抵触肉体的接触了。

“实在不行,咱们找地方吃个饭,说说话,好吗?”新月明显带了乞求的神气。

“我有事,改天吧。”在约会临近的最后一刻,木原终于退缩了。

“你混帐。”女孩终于爆发了,果然是火爆脾气。瞬间就把木原拉入了黑名单。

木原再发什么,只是一个冰冷的红圈。

为什么呢,为什么对性变得这么冷淡呢。

长篇小说《痛快你就喊》序 | 灵魂的呐喊

小说连载 | 痛快你就喊(一):年少孟浪的岁月

小说连载 | 痛快你就喊(二):跳广场舞的女人

小说连载 | 痛快你就喊(三):人生四十,感情竟还如此热烈单纯

小说连载 | 痛快你就喊 (四):人生不过就是那么一回事

小说连载 |痛快你就喊(五):喝多了酒

搜索建议: 看淡  看淡词条  痛快  痛快词条  突然  突然词条  连载  连载词条  小说  小说词条  
笔记

 《鞋狗》读书笔记

《鞋狗》读书笔记1、懦夫从不启程,弱者死于路中,只剩我们前行。2、我痛苦的意识到我们的人生相当短暂,比我们了解的更短,就和晨跑一样短。我希望我的一生更有意义……...(展开)

kuaihz.com
笔记

 《鲁滨逊漂流记》读书笔记

这里地上结满了许多瓜类,树上挂满了一串串的葡萄,有数有大,还有黄灿灿的柠檬。我顺着果园的斜坡望去,到处是一片清新翠绿的美景,这是我心里充满了喜悦,顿时感到自己成...(展开)

kuaih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