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这个“色”字很暧昧——《回到春秋读论语》...

第7章  这个“色”字很暧昧

《论语》全书22个“色”字,就这个“色”最难懂,历代学者一直缠夹不清

今译

子夏说:“尊崇贤者,以恭敬之情替代轻慢的脸色。侍奉父母能尽心竭力,为君主做事能全身心投入,与朋友交往诚实守信。这样的人,即使自谦说没有学习过,我也一定说他已经有学问了。”

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论语》学而篇之七

子夏,又一个孔子门下的大咖出场了。伴随他而来的是“贤贤易色”,这个两千年来争论不休的老大难问题。

说它老大难,难就难在两个关键问题扯不清:一是对于前面四句话怎么整体解读,二是对“贤贤易色”这四个字怎么理解。历代学者中,有些人认为前四句是说的夫妇、父子、君臣、朋友四伦。这样“贤贤易色”就可解读为夫妻相处的原则,意思为“敬重妻子的贤惠品德而忽略其容貌姿色”。但也有很多人不认同,认为并非如此简单,因为“贤贤易色”四个字实在含糊不清,不像后面的父母、君、朋友那样指向明确,也不像是传抄过程中漏了什么字,那么它一定另有其意,其中最为难解之处,就在一个“色”字上。

“食色,性也。”提起色,最容易让人联想到的就是性。一个吃饭问题,一个男女性事,是人类须臾离不开也最为关心的事情。《礼记》里讲,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但如果仅仅是“色即性,性即色”,事情就简单了。问题是古人所说的“色”,含义实在太丰富了,单就《论语》而言,其全书共有22个“色”字。纵观这些“色”字,有时表示脸色,如“色难”、“巧言令色”、“色,勃如也”;有时表示眼神儿,如“色斯举矣”、“未见颜色”、“察言而观色”;有时表示形象,如“色庄者乎”、“色取仁”、“色厉而内荏”;有时表示文章的修饰,如“润色”;也有时直接就指颜色,如“色恶”。但是子夏这个“贤贤易色”的“色”,却最为暧昧,历代学者一直缠夹不清,众说纷纭。

1、指女色、好色。“贤贤易色”解读为“以尚贤之心替代好色之心”。前一个“贤”假借为动词,崇尚、推重;后一个“贤”指贤才、贤能。类似“贤贤”这样用相同的字,组成动词+名词的词组,古语中常见,如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等。“易”作动词,变换、替代;“色”即好色。

2、指姿色、容貌。“贤贤易色”解读为“敬重妻子的贤惠品德而忽略其容貌姿色”。前一个“贤”作动词,敬重;后一个“贤”指贤德。“易”作动词,轻视、忽视;“色”即姿色、容貌。这种解释,宋明理学历来最为看重,认为夫妇重德不重色,是匡正人伦关系的基础。

3、指脸色、神色。“贤贤易色”解读为“尊崇贤者,改变轻慢的脸色,正容以对”。前一个“贤”作动词,尊崇;后一个“贤”指贤者。“易”作动词,变易、改变;“色”即脸色。“易色”,改变脸色。

4、指气色、气质。“贤贤易色”解读为“见贤思齐以修德,可以改变人的形象气质”。两个“贤”字作动词连用,前者包含了见贤思齐的学习过程;后者指自我修养的过程,通过不断的修炼,培养自身的贤德。“易”作动词,变易、改变;“色”指气色,即形象、气质。

以上1和2可归为“美色说”,3和4可合为“脸色说”。怎么样,都能自圆其说吧?真的醉了,简直是傻傻分不清。咋办?不妨先简略了解一下子夏的生平事迹。

子夏(公元前507年-?),姓卜名商,字子夏,卫国人,孔子晚年弟子,小孔子44岁,是列名于文学科的学生,孔门“四科十哲”之一。说他是孔门大咖,从他在《论语》中的地位就可以看出。书中录有他的言论15处,仅次于端木赐(子贡)、仲由(子路),居第三位。子夏的那句名言——“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更是不知为历朝历代多少读书人、做官人所膜拜推崇。孔子对他有个总体评价:才思敏捷,一启即发,虽在遵循仁和礼的方面有所“不及”,却在文学上有独到之处。尤其是论起《诗经》,独阐精微,使孔子大受启发,赞道:“起予者商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八佾篇》)

据说子夏出身穷苦,对财物比较看重,称他为人“甚短于财”。有个故事:孔子有一天外出,眼看快要下雨了,可是他没伞。有人建议:“子夏有,跟子夏借。”孔子一听忙说:“不可,子夏这个人比较吝啬,我借的话,他不给我,别人会觉得他不尊重师长;给我吧,他肯定要心疼。”(《说苑·杂言》)

在孔门弟子中,子夏不像颜回、曾参那样恪守孔子之道,他是一位具有独创性因而颇具异端倾向的思想家。他似乎对“克己复礼”兴趣不大,关注更多的是与时俱进的当世之政。当时孔子已约略看出他对正统儒学的偏离,告诫他说:“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雍也篇》)

孔子去世后,孔门内部原有矛盾激化,特别是常常相互攻击的子张、子夏、子游等一干人,关系很不融洽。最后互相妥协的结果是选择一个新偶像来替代去世的老师,以维系孔门团结,此人就是前面介绍过的有子(有若)。在此过程中,子夏等人表现最为积极,并强迫持不同意见的曾子接受这一事实(“强曾子”)。后来有子被拉下台,孔门分崩离析,子夏也离开了鲁国,到魏国西河设帐讲学,魏文侯尊他为师。战国时期的政治改革家李悝、军事家吴起都是他的弟子,而荀子、李斯、韩非等大名人则是其隔代再传弟子。

子夏晚年很悲凉,因丧子而哭到失明,一直离群索居。曾经有人给子夏一生做过总结:家贫,刻苦求学,后被孔子保荐,当了小官,孔子死后拥立有子,离开孔门后另起炉灶,丧子,失明,回归赤贫。据说曾子聘用过他,编了半部《论语》,但此说存疑。历代学者中,有不少人认为,儒家经典主要是从子夏一系传授下来的。到了宋代甚至有人怀疑,《诗经》、《春秋》等书,都是由他所授,可见子夏在孔门弟子中地位之重要。

了解了子夏的人生经历及其在孔门中的地位之后,再回头来重新认识“贤贤易色”这句话,把它解读为“尊崇贤者,以恭敬之情替代轻慢的脸色”,这样理解是否更妥当一些呢?前一个“贤”作动词,尊崇的意思;后一个“贤”指贤者。“易”,指变换、替代。“色”,指脸色、神色。贤者必须得到恭敬与尊崇,面对贤者,脸色随之改变,神情变得端庄严肃起来。试想子夏作为儒家思想的传承人,当他面对内心敬仰的圣贤,难道不会流露出肃然起敬的神色么?

弄懂了“贤贤易色”,接下来的话就好理解了。“事父母能竭其力”,侍奉父母能尽心竭力。“事”,侍奉、伺候。“事君能致其身”,为君主做事能全身心投入。“致”,送,给予、献纳。“致其身”,献身,通俗点讲就是献了青春献子孙。当然,一般情况下全身心投入即可。“与朋友交言而有信”,与朋友交往要诚实守信。

最后一句“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这里的“学”,指学习的过程,包含学问、学识修养等意涵在内。“未学”,没有学问,没学习过,这是一种自谦的说法。全句的意思为,即使自谦说没有学习过,我也一定说他已经有学问了。

本章有两个成语,前者几乎已经无人使用了,后者则通俗易懂,是个常用成语:贤贤易色    言而有信

作者简介:乐道也,本名程勉中,文化学者,江南大学人文学院研究员。

古人说半部《论语》治天下,今人读《论语》可以改变人生。文化学者乐道也推出的长篇连载《回到春秋读论语》,力求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深入浅出解读经典。每天花几分钟时间阅读,就能了解传统文化精华,明白修身养性之道,提高工作学习效率和人际交往能力。

版权声明:《回到春秋读论语》为文化学者乐道也长篇连载原创作品,未经正式许可或授权不得转载,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搜索建议:论语  论语词条  春秋  春秋词条  暧昧  暧昧词条  回到  回到词条  这个  这个词条  
笔记

 《再苦也要笑一笑》读书笔记

黄色的的封面上装点着一个灿烂的笑脸,这本《再苦也要笑一笑》让我从见到它的第一面起就对它充满着期待,这个寒假我一有空便打开它,细细品读,这果然是一本让人懂得生活的...(展开)

笔记

 《班主任工作漫谈》读书笔记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级别是主任,主任有大有小,有正有副,恐怕最小级别的主任就是“班主任”了。班主任工作虽不比其他比我们高的职位的工作,但在我看来,班主任是整个学...(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