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小说都市言情

 都是手机惹的祸

 客车,再过十多分钟,就要进站了。  他慢慢挤到车厢门口,擦擦脸上的汗珠,摸出手机。他给她发短信,云,十分钟后,到车站接我。  炎夏,天热。车上人多,散发着呛人...(展开)

小说都市言情

 见面难

 一夜的暴雨终于把江城的火炉扑灭了,偌大的工地一下子静了下来。近二十天的战酷暑赶进度让我们很是劳累,个个睡的如死狗一般。  “哟,伙计们还睡着了,八点都过了。”...(展开)

小说都市言情

 媚祸

 原来,姐姐也爱着公孙徒轩。  她最信任的亲姐姐,竟然为了抢一个她们同样爱的男人,陷她与不义。  楔子  多年以后,申然君 仍旧记得那天。  不过是灯火阑珊处的...(展开)

小说都市言情

 聊异 第六章

 第六章 再入世界  辰东回到家中,就接到了王伟打的电话。“辰东,由于学校出了一些事情,今晚就不上晚自习了,听明白老师的话没有?”  “哦,听明白了,王老师。”...(展开)

小说都市言情

 不老坊里的青春交易

 一、无字契约  左妍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心里涌动着一股仇恨,就在前天,她被公司开除了,还赔偿了一笔钱,赔光了所有的积蓄这都是拜许艳和赵蒙蒙所赐,她多年来打拼...(展开)

小说都市言情

 聊异 第四章

 第四章 黑历史:昨日的圣御使  一片虚无的天空,只有白茫茫的色彩,四周看不见尽头。一位看起来16岁的男子站在虚空中,他身披一件碧渌色修士道袍,天蓝色的发色,蓝...(展开)

小说都市言情

 李余的打工人生

 一.  九七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天空中雷声滚滚,幽幽的废黄河面上响着噼啪噼啪的雨点声。就在此刻,有一对父子正在河边对话。  “儿,你为什么要做傻事?你要出了事,...(展开)

小说都市言情

 补鞋匠老安

 不知道应该称呼老安“鞋匠老安”还是“补鞋匠老安”。鞋匠似乎指做鞋的,老安尽管也作皮带、配钥匙,主业只是补鞋,所以,严格说,他应该算是补鞋匠。至于他的老顾客,有...(展开)

小说都市言情

 我嫁给了姐姐的男朋友

 一  如果不是姐姐,我不会认识小宇。如果不是最初的那句气话,我更不会做了小宇的新娘!  我是个每天无所事事的疯丫头,最大的爱好就是玩。什么好玩就玩什么,不管和...(展开)

小说都市言情

 小猫车站

 我喜欢你就像我吃芥茉打嗝一样自然,  而你是北海道的青芥,  只消一个回合,  就能呛得我涕泪横流,破涕为笑。  安葭:某知名期刊主编,时而温柔时而刁钻的双鱼...(展开)

小说都市言情

 朋友

 大兴生性豪爽,慷慨大方,身边聚集了不少兄弟朋友。李总是把兄弟,张董是铁哥们,前天在一起拼酒的赵老板是好朋友,那真是五湖四海皆兄弟。  人背了喝凉水都塞牙。本来...(展开)

小说都市言情

 孤独是一个人的骨头

 温柔得像粥一样的男人,忧郁得像水鸟一样的男人。  我心中深爱过的男人,我失去了几百万次的男人。  1  从我大一入校,就听说你了。周家旋。我们专业课那位头发花...(展开)

小说都市言情

 兄弟阿康(第二辑)

 阿康  阿康是宜昌人,在来武汉前开了家理发店,他原本是个理发师。经常出入一些娱乐场所,除了理发,还有两个副业,其一是泡妞,其二是得罪人。就阿康的块头,一般三五...(展开)

小说都市言情

 心有千千结

 1  陈枫和阿月的认识只是人生的一个偶逢,一个邂逅。因为父亲是农科院水稻专家,大学二年级的他暑假里去海南岛他父亲的水稻育种基地。那天,正逢育种队播种因人手不够...(展开)

小说都市言情

 目击证人

 最近,一个名叫张凤翔的拾荒老人,成了本城论坛上的红人,着着实实火了一把。张凤翔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他喜欢做“目击证人”!  一辆奥迪车撞了人,见四下无人,奥迪车...(展开)

小说都市言情

 巴黎没有的事

 门是开着的,只不过是我们视而不见,或者不肯走出去罢了。  一  总是夜里、冷风、小酒馆。  就像现在,外面是冻得将要凝结的空气,里面闹哄哄地喝着威士忌。本地女...(展开)

小说都市言情

 意外的艳遇

 武董夫人雇的民间侦探高手狄杰正跟踪“羊牧狼”集团公司武董事长,“羊牧狼”集团是市里为数不多率先上市的公司,国营厂从零资产转让给武董他仅用了10年的时间,身价已...(展开)

小说都市言情

 她的眼睛她的脸

 妻子秀秀看守店面,操持家务。贾仁组织并开发货源。几年后,一间店铺就变成了三间,虽地处城郊,但生意照样红火。  夜间两口子摆龙门阵,贾仁把办大超市的想法一说,秀...(展开)

小说都市言情

 午夜短信

 苏阳左手往茶几上一扫。啪!紫砂壶摔在地上,碎成了三片儿。  前年,夏雨去宜兴出差,给苏阳买了这把紫砂壶。苏阳很喜欢,看书时总是泡一壶绿茶捧在手心,像抱着夏雨那...(展开)

小说都市言情

 江北女子(下)

 宿命  五一劳动节厂里放两天假。一大早,吴娟父亲开着摩托车来厂里接她回去,吴娟特意叫我送她到厂门口。我知道她的意思,就是让准岳父见见我,给他一个心理准备。我说...(展开)

小说都市言情

 教堂的隔壁是天堂

 杰克·斯琼是美国亚拉巴马州人,是个家喻户晓的窃贼。在他三十岁时,已经进监狱十余次了。可以说,从他十八岁开始,大部分的时光都在监狱里度过的。这次,他刚出狱不到一...(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