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感情乡情

 坐在总督的座位上

   不经意间,见到了澳大利亚的四座总督府。第一座总督府坐落在离悉尼市中心不太远的公园内。建于18世纪中叶,一幢孤零零的农舍般的白色小房。和周围的环境十分不相称...(展开)

感情乡情

 异国他乡过大年

   世间的事大都没有定数。前年的春节(2003年),我还偎在冰封雪冻的北国城市里,欣赏自己的文字《儿时乡下过年乐》,去年的春节,竟和丈夫顶着南半球盛夏的烈日,...(展开)

感情乡情

 永久的痛

       我突然发现自己真的好笨,好蠢,好傻,我纯粹就是傻瓜一个。我希望朋友们不要犯类...(展开)

感情乡情

 盲鱼

   1、曾经有一个人问过我,如果有下辈子,我想做什么。    我告诉他我想做一条深海里的游鱼,张大眼睛在黑暗里,从这一端,游向那一端。    那一年,我17岁...(展开)

感情乡情

 与过去的城市告别

   在我的很久以前,我会为街头的流浪儿黯然神伤,也会为苦苦追求梦想而成功的业界人士掬一把欣喜的泪水。看见花开,仿佛聆听到春天的声音,即使花落,我也会想是它生命...(展开)

感情乡情

 过年的一个月

 期末考试是以一种很放纵的态度应付的,试卷龙飞凤舞,兼容古往今来各大草书大家行书大成之精髓。考试过程中更是历经千般考验万般磨难,终是修成正果,只欠生死未卜,遥无...(展开)

感情乡情

 烟味——似乎的幻觉

 这乌云密布在徘徊  那阴沉的远方开始打雷  大雨痛快的粉碎  那些负面情绪一把火消灭  谁要比谁干脆  如果我错直接下跪  内心角落的胆怯终于也俯首认罪  颓...(展开)

感情乡情

 心灵履迹

 别绪    朵朵凄美的菊开在灰色的秋天。  寒蝉,长亭和骤雨,早已在我枕下那册线装的古籍中远去了。是兰舟,千年后的兰舟将我载向遥远的南国。  此去千里,漂泊的...(展开)

感情乡情

 非常时期---地震日记(二)

 一觉醒来已是七点过了。赶快梳洗,然后吃饭。吃饭时,整栋楼又摇晃起来,大概持续了一分钟。我走到阳台上问房东大妈有没有感觉到。她说感觉很大,又说昨晚两点过和四点过...(展开)

感情乡情

 人在他乡流浪

 2007年6月28日晴  我准备去东莞,因为那样就可以去吉安了,可以见见我好久不见的朋友。10点钟开始坐车,12点就到了火车站。等了很久,迟迟不见肖的身影!就...(展开)

感情乡情

 从美的开始

 那天,我第二次跟随着学校的包车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随同去的还有我的二十多位校友,所面临的不再是熟悉的故乡和朴实的人们,而是一个新的生存环境,一个我还不了解又要...(展开)

感情乡情

 善意

 昨天下午独自逛街,居然淘到两本三毛的书,真是意外之喜。    因为不赶时间,就慢慢地走回去,当散步和锻炼吧。    走着走着,突然一辆机动三轮停在对面路边,那...(展开)

感情乡情

 人在旅途之一----应聘

 十二月九号,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子——每年都会有这一天。可是两年前的这一天,于我却有着特别的意义,它可以说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吧。    两年前,为了挽救婚姻,听...(展开)

感情乡情

 人在旅途之三---山重水复(上)

   这批产品终于顺利交货,大家可以松口气了。    我利用这个空档对这小小的库房进行了彻底的清理,所有物料分门别类上帐,同时也进一步熟悉业务。整理货架时,厂长...(展开)

感情乡情

 梦里不知身是客

     流浪在拐弯的驿站,攀伏在世界的犄角。寻找着一个叫做永恒的终点。    常常在深夜的梦魇里抑郁地醒来,寻找着孤独的自己班驳在庭院的影子。    风动,影...(展开)

感情乡情

 一路到天明

   ——流浪者的歌    什么时候可以停止流浪?什么时候可以眺望故乡?    什么季节不再忧伤?什么眼泪不再夜里发烫?    直到白发苍苍,等待已代替了感伤;...(展开)

感情乡情

 难于丈量的Burwood图书馆

   和丈夫在悉尼Burwood小住的时候,去得最多的地方除了超市,就数图书馆了。    Burwood是一个历史悠久、环境优美的居民社区,位于悉尼市中心西南部...(展开)

感情乡情

 非常时期---地震日记(四)

 五月十五号    早晨起来,心里惦记着那位军人的妻子,不知是否获救?打电话询问,可是又没信号了。和那个求救帖子的转发者白云联系,她安慰我不要着急,吉人自有天相...(展开)

感情乡情

 又见五月

 桌上的日历又该翻页了,在打开五月日历的那一刻,有些死在我记忆里的东西又复活了。    时间如刀划过岁月,划破时空的脸,让我在一个冷寂的出口一不小心从西北掉到了...(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