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爱情,最美丽的温度

  周末的早上,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画画时,结识了罗威大叔和他的老伴儿,老两口热情地邀请我去参观他们的巧克力作坊。

  刚进罗威大叔的院子,就闻到一股浓郁的可可香味。巧克力作坊很小,所有事都是老两口在做。他们亲自给我演示巧克力的做法,整个过程虽然简单,他们却做得认真而专注。

  巧克力浆的调制和冷却都是在一间特别的屋子里进行的。这间屋子的结构有点儿类似晒葡萄干的风干室,恒温、恒湿、通风、不见光。罗威大叔带着我进出时,开关门都小心翼翼,这让我有些好奇。

  吃饭时,我忍不住问:“为什么进出那间屋子要这么小心?”罗威大叔看了一眼老伴儿,嘿嘿一笑:“巧克力是一种‘带着爱情味道’的食物,你知道吗?”

  我不由得一怔:“恋人们在情人节互赠巧克力表达爱意,就是缘于这个说法吗?”罗威大叔点点头:“是的,人们只知道巧克力带着‘爱情的味道’,却很少有人知道究竟什么才是‘爱情的味道’。”罗威大叔的声音变得温柔起来,他看了看一旁的妻子,然后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那时候,罗威大叔的祖父老罗威先生经营着这家巧克力作坊。他做的巧克力入口绵软,浓香醇厚,很受欢迎。

  65岁那年,老罗威先生患了鼻咽癌。之后,他整天把自己关在巧克力作坊的操作间里,罗威太太也不知道他在做些什么。

  不知从何时起,大家发现老罗威先生做的巧克力比以前硬了,没有了那种入口即化的感觉。老主顾都察觉到了这种变化,但是大家都心照不宣,像从前一样每天买一盒回家,加热一两分钟后再吃。

  半年后,老罗威先生去世了,只剩下罗威太太孤零零地守着两人经营了大半辈子的巧克力店。老罗威先生刚去世的那段时间,罗威太太觉得生活一下子没了重心,每天都无精打采,做饭时会想起丈夫坐在餐桌前的模样,睡觉时会想起丈夫打呼噜的声音。罗威太太一直坚持开着巧克力店,小镇上的人依然心照不宣地吃着有点儿发硬的巧克力

  又过了半年多,一个叫杰夫的年轻人突然来到巧克力店,有些不满地说:“罗威夫人,你们的巧克力很硬,根本咬不动。”

  “什么?”罗威太太推了推眼镜,“我和丈夫做了一辈子巧克力巧克力的口感一直都没有问题!”罗威太太有些激动。杰夫笑了笑,问道:“您亲自尝过吗?难道从没有人说过巧克力有问题?”

  “这不可能!”罗威太太很生气。这时,有一只手轻轻拉了她一下,她转过头一看,是老邻居肖恩,肖恩低声对她说:“罗威巧克力很早就出现问题了……”

  罗威太太愣住了。丈夫去世后,她再也没有吃过承载着他们许多回忆的巧克力。她半信半疑地拿起一块巧克力放进嘴里嚼了嚼,眉头微皱——的确有点儿硬。这简直难以置信!罗威太太赶紧去了巧克力作坊。

  她把各道程序仔细地检查了一遍,都没发现问题。接着,她的目光落在操作箱的温度显示仪上,那个温度是丈夫生前亲手设定的,但数字竟然不是正常的35℃,而是40℃!

  巧克力具有一种记忆特性,它会记住第一次融化时的温度。之后,只有等于或高于这个温度时,它才能再次融化。以前,老罗威先生一直让巧克力第一次融化的温度和人体温度接近,以确保巧克力入口即化。而现在,操作箱的温度设为40℃,做出的巧克力要在40℃才能融化,所以口感大不如前。

  一向重视巧克力品质的丈夫为什么这么做?罗威太太盯着这个闪着绿灯的“40”,视线一点点模糊。她想起丈夫临终前,曾拉着她的手说一起走过的40年很幸福。原来,最后的半年,丈夫总把自己关进巧克力作坊,是在慢慢调整操作间的温度和湿度,希望巧克力的融化温度保持在精确的40℃。这是他给她留下的最后的礼物,她却至今才明白。一个人的作坊里,罗威太太泣不成声。

  此后,罗威巧克力店依然出售口感有些硬的巧克力。这种巧克力成了小镇上一道独特的风景,青年男女在情人节那天,都会买一盒硬巧克力作为礼物送给爱人。罗威巧克力的加工温度每过一年都会增加1℃,当操作箱的温度变成48℃时,罗威太太安详地去世了。

  听到这里,我问罗威大叔:“现在还有48℃的巧克力吗?”我不敢看他的眼睛,怕他发现我的眼眶有些发红。罗威大叔起身给我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我拿起一块,试着咬了一口,结果硌了牙,但我心里再次涌起一种感动。环顾巧克力作坊,这里很小,但却纪念并传承着一种爱。眼前的老两口相视一笑,双手紧握。

  巧克力作坊里的48℃,给了爱情最好的味道。

我们童话般的爱情,遗忘在冬季

搜索建议:爱情最美丽的温度  温度  温度词条  美丽  美丽词条  爱情  爱情词条  爱情最美丽的温度词条  
故事

 爱情中的女人不懂得背叛

如果你深深地思念一个地方,实际上你就已经去过了。如果你千百次想念一个人,实际上你已经完成了对她的爱。从高中学过《边城》后,就对那个名为凤凰的古城充满了一种想要去...(展开)

故事

 梦中女孩,你在哪里?

很小很小的我,就渴望着一个风与帆的故事,等待着一个美丽的传说。二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故事还是故事,传说还是传说。如今依旧孓然一身的我,不禁想大喊一声:梦中女...(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