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要嫁就嫁送我盒饭的男人

  我的盒饭从哪里来?

  在我的青春岁月里,有一段记忆是这样的---

  每天下午五点半,我准时坐在学校的播音室,准备播节目。

  每天下午六点钟,我的晚餐准时送到播音室门口,有荤有素还有一个荷包蛋。

  递盒饭的是学校附近一家叫“欢颜”的餐厅,但送餐的人从来不肯透露一星半点那个给我订盒饭的人是谁。

  持续半个月了,他会是谁呢?吃着他给我的香香的饭菜想,晚上去上复习课的时候也会想,半夜里睡在床上想来想去也会睡不着。终于我忍不住在节目里广播寻人启事:

  最近一段时间,每天傍晚,总有一个人害怕我错过了晚餐时间为我而订了可口的盒饭。谢谢你的关心,我很想知道你是谁。我知道,你一定在听我的节目。

  不知道你是谁,不知道你喜欢听什么歌,送一首陈奕迅的《十年》给你,愿十年后的你能实现你今天所有的梦想。

  我在想,盒饭是不是我的死党汐若送的呢?汐若和王棋正沉浸在甜蜜的爱情中,或者是他们良心发现,知道我胃不好,所以给我送饭来?

  跟踪那个梦中的男子

  大概只有蒋彬这样的男子才会对心爱的女人这样深情。我曾偷偷跟在他和他女朋友后面,跟了三个小时蒋彬那呆子居然都没有发现。他一手握着女友的小蛮腰,一手帮她拎包,生怕把她累着了。

  蒋彬的女友是历史系年轻漂亮的女博士,可她已经26岁了,在我们眼里就算老女人了。蒋彬难道不知道每次他在讲台上,台下就有一排女生齐刷刷地把目光盯着他,像欣赏明星一样爱极了上他的课吗?我们个个都比女博士年轻,为什么他偏偏爱的是她?

  蒋彬是教我们当代文学的老师。瘦高个的男子,长得像极了郑伊健。每次听他的课,班上的女生都是到得最齐的。而我更是经常在蒋彬的课上做白日梦,幻想有一天,我们在校园的林荫道上不小心遇到,他对我说:可不可以,与你共进晚餐

  有个星期六,我继续跟在蒋彬他们身后,忽然肩膀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吓得我半天不敢回头。

  林小雪,你在做什么?原来是王棋那小子。

  他说,我看你最近神神秘秘的,原来你在跟踪蒋彬啊,你不会是爱上他了吧。

  去你的!我又羞又恼,追着王棋打。

  王棋这家伙动静太大了,以至于让沉浸在爱河里的蒋彬也忍不住回头了。

  你们也上街啊。蒋彬笑眯眯地看着我们。完了,蒋彬以为我和王棋是一对。这要是传出去,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是啊,我们也出来逛逛。可恶的王棋把毫不设防的我往怀里一搂。我气得都快晕过去。

  他说不想枉担虚名

  姑且相信是次意外的撞见。我的生活、我的节目、我的神秘晚餐依然照旧。

  不料,蒋彬在学校里看到王棋和汐若在一起吃晚饭,便口无遮拦地和王棋开玩笑:你小子,怎么脚踏两只船?

  耳尖的汐若听到,揪起王棋的耳朵:说,她是谁?

  还能是谁?林小雪。王棋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给汐若听。连我暗恋蒋彬的事情也说了。汐若不信,说她是我最好的女朋友,怎么她不知道我喜欢蒋彬的事?

  汐若执意认为自己受到了爱情和友谊的双重背叛。她冷冷地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一时间沸沸扬扬,所有的人都觉得是我和王棋不对。连我自己都觉得,好像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汐若的事。

  我在QQ上给汐若留言,我一直隐隐觉得神秘的晚餐会是你为我预定的,现在看来不是。你对我,连起码的相信都没有,更不用说是真诚的关怀。

  汐若给我的回复是:当然不是我,我能肯定是王棋预定的饭,你一直在他心里。

  这个混蛋,我被汐若气得无话可说。曾经的死党,如今行同陌路,我很难受。

  失去汐若和王棋,每天去食堂吃饭都形单影只。一连几天,总有一个大男孩端起碗凑过来坐到我的对面。他看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我吃不下饭,八成是个花痴吧。

  好在一个星期之后,大义凛然的王棋不避嫌,天天来找我聊天吃饭。我提醒他注意一点,他说,他不想枉担一个虚名。

  这话让我想起《红楼梦》里的晴雯。和宝玉明明是清白的,却被人误会。临终前她也是对宝玉说过早知会枉担虚名,当初就如何如何的话。我以为那是最动人的情话了,远远超过我爱你。

  我们在一起吧。王棋说。我点了点头,忍不住问,每天晚上的晚餐是不是你给我预定的?

  没有啊,我还奇怪呢,肯定是哪个小子在暗恋你。居然也不是王棋。我有些失望。

  我们还是哥们

  盒饭不是王棋定的,这并不影响我和王棋的交往。不过,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我想起蒋彬小心地握着他女友的小蛮腰。是的,那份恋人间的亲昵,我们没有。我们依然像哥们一样打打闹闹。我决定开化开化那小子。晚上和他一起等在蒋彬经常携女友出没的林荫道上。终于,目标出现,我赶紧提醒他:快看快看。

  看什么看!王棋不悦。你是不是心里头还装着蒋彬?

  我是让你学习人家对女朋友的那种细心和呵护。我委屈地嘟嚷。

  王棋恶狠狠地说,他是他,我是我,不要把我和任何人比较。

  我承认王棋说得对。但是,这的的确确不是我想要的爱情。

  不行不行,再这样下去,很有可能连朋友也不能做。一定要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我准备向王棋摊牌。

  正在设计着怎么说才既不伤害王棋,又能达到分手的目的,忽然听到传言,王棋和汐若和好了。全世界,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虽然我并没有真诚地爱过,但是依然有些难过。

  王棋、汐若像罪人一样站在我面前。王棋承认,他本想将错就错的,没想到心里依然对汐若不舍。汐若也说,她已经原谅了王棋,也希望我能原谅他们。

  无所谓,我们本来就是哥们。我想笑一个,偏偏眼泪流了下来。

  那个给我送盒饭的人

  经过很长一段日子,我面对王棋和汐若才能心无芥蒂。

  就要毕业了,我开始在广播电台做见习主持人,节目依然是在黄昏时分,送歌、传祝福。

  有一天,节目已近尾声,导演切进一个电话,“你好,还记得神秘的晚餐吗?”很好听的男中音。

  记得,当然记得,送了整整一个学期。

  饭是我订的,我是法律系的程炎。一直很喜欢你的声音,很高兴你能实现你的梦想到电台做主持人。要注意身体啊,记得有一次你在学校做节目,放音乐的时候忘了关话筒,结果你和别人说话的声音传了出来,你说,哪里有吃的,我饿死了……第二天,我就给你订了盒饭

  听到这里,我真是既狼狈又温暖。好细心的一个人。

  你为什么不早站出来?

  太早了,怕你不能接受,或者怕我们不能走得更远。校园里的爱情虽然浪漫,却总是让人提心吊胆。现在我们的方向大概都定了下来,可以开始了,林小雪,请问可不可以与你一起共进晚餐

  另外,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哟,我们早就在一个餐桌上吃过饭---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礼拜。

  呵呵,他就是那个花痴啊。有这样一个男子,在我从孩子走向大人的日子里,谨小慎微地爱着我,后来,他成了我的男友。再后来,我希望他能成为我的丈夫。他让我觉得,那些因爱而生的种种误会和伤害都是那么值得。(罗茹冰)

搜索建议:要嫁就嫁送我盒饭的男人  盒饭  盒饭词条  男人  男人词条  
故事

 曾经认为我们有缘无份

曾以为我们注定会无缘,但他改变了一切,改变了我的未来。我的家庭条件很不好,父亲去世得早,母亲独自一人抚养我和弟弟。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本来成绩很好的我在初中毕业...(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