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浴血罗霄》小说在线阅读

“打土豪,打土豪!”

花花公子一面向他们点头,一面说:

“来!来!”

大家乱吼,可谁也不动手。因为“花花公子”是侦察员张山狗,他们是化装侦察的。

“明天我们还要向来路去侦察吗?”穿短袄的高个子问张山狗。

“是。明天的任务可大。”

“明天朝哪里走?”

“向南。”

“怎么,队伍又要行动?昨天参谋长不是说跟踪的敌人已经甩到后边去了吗?我们怎么不休息一下。”

“敌人不让我们休息。”

“敌人还没有来,为什么不可以休息?真的,队伍也走苦了。”

“等敌人来了再走,就不好走了!你不记得半个多月前,我们在秦山被敌人几路包围,半夜突围,第二天又走了一天才出了险境吗?敌人的围攻打破了,他们还会再来个围攻的。”

“对,”稍停一下,“但为什么明天要向南面走?搞不好会碰到敌人。”

“是,所以明天要注意。”

“我们北上以来,到处碰到敌人,有追的,有堵的,有截的,还到处有靖卫狗子捣乱,任你走到哪里都有敌人,究竟敌人有多少?”

“多少?多得很。我前天听冯参谋说,有三四十个团。”

“这样多?”

“差不多,你看我们碰到过的就有好多了。”

“唔!”穿短袄的把左手举起来,张开手掌,数一声屈一个指头,“十六师、六十二师、五十师、十八师、二十六师,还有什么……”

张山狗接上说:

“独立第四旅、三十六旅、独立第七旅、保安旅和好几个保安团。”

“算起来不少于四十个团。”

“这只是指在我们周围,同我们接触过的。如果把调来进攻我们的敌人通通算起,那就更多了。”

“还有多少?”

“我记记看……厉鼎的第十九师,还有什么补充纵队,都在湘鄂赣边地区,随时可能打上。”

“难怪我们总是没有休息。我前几天以为到湖北边上来,总可以休息的。”

“其实不只敌人不让我们休息,就是粮食也不让我们休息。你看这些地区,群众就是再好,也供不了我们四五天。”

“就是供得起也实在下不了喉,这里的群众太苦了。”

……

又走了一程,他们想请个向导。可是,一向百姓开口,百姓在他们身上端详一番之后,不是说家里离不开就说没有出过门,顶多指一下方向。

张山狗再一次碰壁之后,笑着说:

“我们这个样子,并不象军队里的人,怎么老百姓好象看得出的样子。”

“也不大象老百姓。”穿短袄的也笑着说。

“不大象吗?”

“我看不大象,你穿的是土豪衣服,人不胖不白,走起路来象鹿子,乱蹦乱跳,摆不出土豪劣绅的架子,你看,到个村子,就有很多人注意,这不正是不象的证据吗?”

张山狗反驳说:

“这不能证明,因为土豪在乡下本来就是惹人注意的。难道真不象吗?”

“象是象,不过不很象就是了。”

“差不多也就算了。”

他们在路上,只要看到人就尽可能靠近他们,借机会和他们讲话。前面二三里地出现了个大村庄,他们计算一下路程,知道是个小市镇,而且知道那里有个区公所,一般区公所只有区长有支驳壳枪,还有几条步枪。张山狗看了一下,说:

“要注意了。”

穿短袄的青年道:

“是。我们从街上走,还是从街后面上山转过去?”

张山狗没有回答,等了一下,才说:

“不!我们有国民党县政府的符号,就说是县政府来的。”

“这样很冒险。”

“不怕!他们只有那几条枪,我们有两支驳壳枪,就是被发觉,要打也打得过他。”停了一下,又说,“不钻老虎洞,捉不到老虎!”

“对!”穿短袄的坚决地说,“就这样。”

“不过要注意,南面的敌人是不是向北来了。”

快到村口,他们向前看了一下,果然没有卫兵。他们大胆进村子,看见村里的人,张山狗大声问道:

“区长在哪里?”

“在酒馆里。”

对面一个小酒店,迎风斜挂着一面黄色的“酒”幌子。店门大开,可以看见几张桌子和寥寥几个吃酒的人。张山狗走前面,进了酒店,看到两个人在一张漆桌上边喝酒边聊天。他大声地问道:

“你们好哇?”

那两人马上起来,看到他的装束和说话的口气有点来历,还没有问他是什么人,就回答说:“好!好!”接着又说,“尊姓?”并且一边说一边让坐。酒店的老板也上前来张罗。

“敝姓陈。我是有点公事来的。”张山狗左手拿着名片的左上角很有礼貌地给他看后说。

其中一个又对着他胸前的符号睇了一眼,就殷勤地说:

“陈先生,请坐。”

张山狗坐下了,对着他问:

“先生,贵姓?”

“贱姓何。”

“你俩都是区里办事的?”

“不敢,都是区助理员。”

“你们区长?”

“出门去了。”

“什么时候回来?”

“说不定今下午回来。”

“听说东北边有事,我们县长叫我们到这一带打听一下,今天麻烦你们。”

“不敢,陈先生。前几天有几千土匪从西面山上下到沙栋桥,接着向北面九宫山去了。”

“听说攸水兵多得很,怎么没有兵来?”

助理员回答说:

“不过今早晨县政府打了电话来,要我们赶快预备柴草,也可能有兵来。”侦察员这时象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哪里还坐得住,连说了几声“好!好!好!”之后,就一面起身,一面向助理员说:

“我们去看看。”

张山狗刚刚到门口,见着一个国民党兵士迎面而来,离他只有十多步,驳壳枪插到腰皮带上,走起路来也安闲,好象没有多大注意的样子。他伸手到衣袋去掏手枪,眼腈看着这位兵士,并笑逐颜开地说:

“弟兄,请,请!”他同时招左手,“你们是哪师的?”

“厉师长的。”

“队伍呢?”

国民党兵士一面进门,一面说:

“离这里不远了。”

他的脚刚刚跨进门,张山狗的枪从衣袋里跳出来,对准他的胸口。眼睛向他一瞪,叫一声:

“不要动!”

国民党兵士眼睛一花,脑袋好象要炸了一样,话也没有说半句,他的手枪已经落到张山狗手上了。穿短袄的侦察员,立即从衣袋里取出一副手铐,把敌人反手铐起。这时区公所的两个助理员,根本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吓得从后门跑了。张山狗问俘虏说:

“只你一个人吗?”

“一共有三个。”

“在哪里?”

“快到了,他离我只百十步。”

张山狗立即向同伴说:

“拿绳子来,把他吊在窗子上。”

穿短袄的从身上掏出一根麻绳,穿在铐子上面,两人把俘虏向窗边一推,把绳子拴在窗竖隔上。张山狗还没有等吊好,急忙向同伴说:

“你赶快把他吊紧,我去捉那两个。”他的脚已经开始向门口移动,“吊好了马上出来。”

张山狗刚出了门,见到第二个敌人,虽然没有带枪,却打了绑褪,穿得整整齐齐。张山狗又装成一副笑脸,右手插在衣袋里,快步向前去接。

“老哥,请进!请进!这是区公所。”

这个国民党兵士看见来人虽然有点象绅士,而且满睑笑容,但神色不定,并不象接他,同时又没有见到前面的同伴,心里有点怀疑,就停步了,弯下腰去取插在绑腿上的小刀。张山狗情急智生,两步跳到他面前,一手把敌人的颈子卡住,这时敌人虽然已经取出了小刀,但已经被他卡得半死,眼色昏迷,不止没有杀人的能力,就是想自杀也不行。张山狗死不松手,死死捏住敌人的颈子,但敌人还在作最后挣扎。双方正在拼命的时候,穿短袄的侦察员从区公所跳出来了;可是,这时,第三个敌人来了,离他们只有五六十步,那人一面走来一面叫道:

“你们怎么打我们的人?”

穿短袄的也大声叫道:

“你们湘军欺负我们,到区公所讲道理去。”

他刚刚说完,对着正在反抗的敌人的腹部狠踢几脚,那人当时白了眼,小刀自动地掉到地下了。这时第三个敌人也快到他们身边,他们把死人放在一边,向他叫道:

“你来,到我们区公所讲道理去。”

那个人也向前抢了几步,叫道:

“行!行!我们是何总司令的军队。”

张山狗和他的同伴,走到那人面前,说:

“去!去!去讲道理!”

刚刚说完,张山狗向他猛扑过去,抱住他的腰,他无可奈何地说了一声:

“你们太不讲道……”

话还没有说完,没有下文了,那人缩下了。张山狗抓住他一只手,他的同伴也抓住那人一只手,两人向后一按又铐起了。他们立即把他和第二个敌人胸前的证章取下,又搜腰包,看有文件和其他东西没有。从证章和俘虏的口供,前几天没证实的敌情完全明白了。这时,前面来了两条狗,走到他们附近,左一闻,右一嗅,随即狂吠一阵,向后跑了。张山狗说:“敌人的军用犬,回去报告了。”

他回头看看后面,刚才死过去的那个敌人,开始苏醒还想爬起,他又上前捆起来,这时穿短袄的已经把捉住的那个敌人带到身边。他看了一下同伴,说:

“把他交给我,你去把房里的那个带出来,准备走。如果方便,把区公所的白区报纸也带来。”

穿短袄的很快把敌人带来,他们两人都提着手枪,押着三个敌人向来路走。前面打枪了,流弹从他们头上掠过。他们急催俘虏赶快走,可是,俘虏不仅不快,反而比以前慢,张山狗看透俘虏在故意捣蛋,突然对着走得特别慢的俘虏的脚旁边一枪,那人当时跳了几步,张山狗厉声喝道:“看你快不快点!”

俘虏走得快了,尖兵来了,看见他们带了三个俘虏,每人身上都有两支枪,惊奇地问道:

“是你们抓住的吗?”

“是。”

“刚才打枪的是什么敌人。”

“是厉鼎的部队,从南面来的,赶快告诉后面。”

尖兵停止了前进就地警戒,同时用讯号向后面报告。张山狗和他的同伴,押起俘虏继续向来路走。他想赶快回司令部报告情况,对同伴说:

“老何,我先回司令部去,你押他们慢慢来,如果不够的话,可以请部队派人帮忙,或交给部队。”

他飞速向后面走,刚到前卫司令部,前卫尖兵同敌人的前哨打开了。

这时,太阳已升到头顶。

书库中国

 《第九个寡妇》小说在线阅读

《第九个寡妇》是著名女作家严歌苓的重要代表作,也是她的转型作,作品讲述了中原地区一个叫王葡萄的寡妇在土改时期藏匿其地主公爹的传奇故事,时间跨越二十世纪四十至八十...(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