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浴血罗霄》小说在线阅读

这座碉堡里的军队,是国民党军阀何键派来的。在守备期中,不断地加强工事,储藏充足的给养、弹药;除在碉堡间架设电话线外,并有好几条电线通到较远的城镇和附近的碉堡。

几天来,红军补充了一些弹药武器,都是从消灭孤立的碉堡得来的,进攻这种敌人,很有兴趣,也有了一些经验。

指挥打碉堡的,是罗霄纵队一团团长朱彪。首先,他指挥部队把碉堡包围起来。在包围的时候,朱彪特别指定张生泰,带起机关枪,上到离镇北碉堡不远的一座较高民房上,隐藏起来。同时向白军喊话:“白军弟兄们!你们住在碉堡里,空气不好,想必辛苦了吧。我们到这里来,不是要和你们作对,而是要和你们谈几句心。”

“弟兄们!你们想想吧,升官发财的是谁?是蒋介石、何应钦、何键那些东西。他们在南京长沙南昌住洋房子,你们呢?在这里住碉堡;他们睡的是钢丝床,你们睡的是无脚床。还有……弟兄们!你们想想守碉堡有什么好处?”

碉堡里回答的只有枪声。

“弟兄们,你们都是穷苦人,红军是愿意和穷苦人做朋友的。你们如果愿意和我们做朋友,那么,请不要开枪。”

碉堡回答的,依然是枪声,不过子弹有些飞得高了。

红军方面依然是向他们喊话。

又经过了好久。枪声稀少了,红军趁着机会,请白军家属送入碉堡一封劝降信。

不久,碉堡顶层的凹口上传出声音来:“你们认我们是朋友,为什么朋友围朋友?”

“认了你们做朋友,为什么闩起门接朋友?”

“是你们先围我们的。”

“是你们先闩门的。”

不久,朱彪用望远镜见着一个穿大衣戴风帽的人,站在碉堡顶层,单人独马和红军进行舌战。他断定是敌军头目,就看了一下张生泰,小声说:“张生泰准备好了吗?”

“早就好了。”

“你看到戴风帽的人吗?”

“看到了。”

“那一定是当官的。”

“干吧。”

张生泰本是重机枪射手,但他有支专用步枪,经过多次打靶试验,百米左右,打头就瞄左肩角,打胸就瞄左手关节,不说百发百中,也是十有九中。他叫个战士专背着,这时候,他又用上了。他接过枪,屏住气,“叭”一下,那人就倒下了。

红军只打了一发子弹,随即又是舌战。

“弟兄们。请开门,愿干的就在我们这里,不愿干的发盘缠回家——三块大洋!”

碉堡中还是不说话,也不打枪。

经过一阵沉默,碉堡顶上忽然出现一面小白旗,左右摇动:“朋友!我们开门!”

红军方面立即发出巨大的欢呼声:“欢迎!欢迎!”

一阵欢迎号音结束了舌战。碉堡门开了,白军士兵出来了。红军士兵进去,看到戴风帽的倒在地下,原来是个少校,大家高声说:“张生泰真是神枪手!”

不到三分钟,碉堡周围和碉堡顶上站满了人——红军和老百姓——有的在说,有的在笑、在叫、在跳。

一团政委罗铁生也站在碉堡顶上,向四周看了一下,就低下头,看看碉堡底下一个小兵,叫道:“小陈,告诉第二连赶快来平碉堡。”

他走下碉堡,站在老百姓中间。“老表!”罗铁生指了一下碉堡,“你们去平碉堡,木料砖瓦,谁拆归谁。”

霎时间,碉堡上站了更多的人,有的搬家具,有的拆窗子、下门板,有的用十字镐,有的用镢头、斧头、大砍刀砍碉堡周围的电线杆。有的收电线背回家去。军队和老百姓混作一团。

“老表,你们这里砌碉堡,受苦了吧?”红军战士边干边问。

“唉!还说!开始砌碉堡的时候,说是保护老百姓的生命财产,个个要出钱,出不起钱的要出工。碉堡砌好了,又说个个要出钱养兵,天呀!我们都是穷光蛋,晚上打开门睡也不怕的。兵养起了,就该算完了,可没有完。他们一出碉堡,就作威作福,要额外花销,还不是出在我们身上,唉!真害苦了我们。”

他们都不说话了,只使劲地平毁,老百姓虽然知道平了碉堡,红军走后,国民党又会叫他们重修,由于对碉堡的仇恨,他们不愿意去想这些问题。

他们边挖边说,边说边笑,好象做游戏似的。一个老兵笑着说:“当他们的兵才倒霉,白天晒不到太阳,夜晚看不到月亮。”

“要是我,三天也过不了。”

“哼!三天!恐怕一天也够你受呢。”

“那么,他们一天又一天,一星期又一星期怎么过的?”

“怎么过?那是没有办法。不晓得你注意看过碉堡没有。碉堡的第一层,是没有门的——门是开在第二层。原来那些当官的,怕士兵守碉堡不坚决,开门投降,就把门开在第二层,一有情况,就进碉堡,梯子一抽,由官长把门,这样除了死守以外,你要走也走不了。”

“呵!是这样的。前几天在小江边,我看过烧毁了的碉堡,门开在第二层——离地一丈高,我当时想不通是什么道理。你刚才说白天晒不到太阳,夜晚看不到月光,难道说不让大家出门吗?”

“当然,平时是让大家出门的,可是,他们都是一些胆小鬼,只要听到一点风声,就叫你进碉堡,梯子一抽,随便就是三五天、七八天。”

一个刚入伍的士兵,看着张生泰,叫道:“排长,在碉堡里面晒不到一点太阳?”

“是的!晒不到太阳。”

“没有门和窗吗?”

“碉堡普通都有四层,只有第二层有个小门——我刚才说过的。窗吗?确实没有。枪眼虽然很多,但碉墙很厚,枪眼很小,太阳怎么能进来?白天进不了太阳,晚上也就看不到月亮。本来第四层是露天的,但从第三层上去,只有个小窟窿,个子大的,就很不好上了,同时又放了好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石头、石灰等,夏天没有顶,哪个发疯去晒太阳?冬天四面都是枪眼,哪个去喝西北风!”

“呵!”新兵很鄙视地说,“真是乌龟!”

“我告诉你,他们那里流行一个歌,听起来也有点造孽。”张生泰说完,带着伤感的情调轻声哼唱起来:

碉壁出,碉堡进。

第一层没有门,

第二层有门象个猫儿洞,

第三层无窗也无门,

第四层淋雨又吹风。

天呀!地呀!爹呀娘,

哪天才能跳出鬼门关!

“这个小曲除了官长以外,哪个兵都知道,可是,谁也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钻乌龟壳。”

新兵又看着张生泰叫道:“排长,你还知道他们的歌子……”

张生泰吞吞吐吐地说:“我……我……知道的……”

正在休息的老兵,从另一小群人中向新兵说:“排长不只看过乌龟壳,而且住过乌龟壳。”

新兵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有些奇怪地说:“住过?”

张生泰意会到老兵是有意为难他一下,他为了摆脱窘境,就鼓起勇气并微红着脸说:“我是打九渡冲来的。”

“噢!”新战士恍然大悟地说,“难怪排长……”

罗铁生这时也插话说:“人家是排长,是打碉堡的神枪手,又是平碉堡状元罗。”

“对!我们大家都是平碉堡状元。”

正干得起劲,纵队通信员急忙跑来,向罗铁生敬礼,边喘气边说:“参谋长说,碉堡不要拆了,今晚上有大用处。”

“有什么用处?”

“我也不清楚。参谋长还说,要你们搞十多担茅柴,放在碉堡的中层上层。晚上烧给别的碉堡看。”

当晚九点多钟,碉堡上起火了。一股股浓烟从碉堡的门窗和枪眼中冒出,浓烟中有时夹着淡红色的火舌,一会儿,一股巨大的火光冲上碉顶,熊熊伸向天空,风一来,火光跳耀着,前后左右摆动。无数的火星,不断地从火舌上溜出,迅速飞到空中,远远看去,活象无数流星在空中飞行一样。

“快看快看!”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人们抬起头来,看到一条火龙蜿蜒数里——这是敌人的碉堡线。此刻被红军村相继点燃了,火光映照着夜空,分外壮观,敌人没有料到,他们围攻红军的堡垒,顷刻之间变成了红军庆祝胜利的焰火。

红军战士被照得满脸通红,高兴地唱起来了:

红军勇敢向前冲,

杀得敌人满地红,

帝国主义打摆子,

豪绅军阀进鬼门。

红军能守又能攻,

时而分散时集中;

打游击战是老手,

打运动战更英雄。

歌声悠然,在人流中此起彼落,在天空中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