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 辨言
  • 序言
  • 略例
  • 杂识
  • 译了《工人绥惠略夫》之后
  • 《幸福》译者附记
  • 《父亲在亚美利加》译者附记
  • 《医生》译者附记
  • 《疯姑娘》译者附记
  • 《战争中的威尔珂》译者附记
  • 《黯澹的烟霭里》译者附记
  • 《书籍》译者附记
  • 《连翘》译者附记
  • 后记
  • 译者序
  • 译者序二
  • 《狭的笼》译者附记
  • 《池边》译者附记
  • 《春夜的梦》译者附记
  • 《鱼的悲哀》译者附记
  • 《两个小小的死》译者附记
  • 《小鸡的悲剧》译者附记
  • 记剧中人物的译名
  • 将译《桃色的云》以前的几句话
  • 《桃色的云》第二幕第三节中译者附白
  • 附录关于作者的说明
  • 《沉默之塔》译者附记
  • 《鼻子》译者附记
  • 《罗生门》译者附记
  • 《三浦右卫门的最后》译者附记
  • 引言
  • 译《苦闷的象征》后三日序
  • 《自己发见的欢喜》译者附记
  • 《有限中的无限》译者附记
  • 《文艺鉴赏的四阶段》译者附记
  • 后记
  • 《观照享乐的生活》译者附记
  • 《从灵向肉和从肉向灵》译者附记
  • 《现代文学之主潮》译者附记
  • 引言
  • 动植物译名小记
  • 题记
  • 《说幽默》译者附记
  • 《书斋生活与其危险》译者附记
  • 小引
  • 《西班牙剧坛的将星》译者附记
  • 《小说的浏览和选择》译者附记
  • 《卢勃克和伊里纳的后来》译者附记
  • 《北欧文学的原理》译者附记
  • 《北欧文学的原理》译者附记二
  • 小引
  • 小序
  • 译者附记
  • 后记
  • 《论文集〈二十年间〉第三版序》译者附记
  • 后记
  • 《十月》首二节译者附记
  • 后记
  • 《溃灭》第二部一至三章译者附记
  • 后记
  • 《洞窟》译者附记
  • 《竖琴》译者附记
  • 前记
  • 后记
  • 《苦蓬》译者附记
  • 《肥料》译者附记
  • 《山民牧唱·序文》译者附记
  • 《放浪者伊利沙辟台》和《跋司珂族的人们》译者附记
  • 《会友》译者附记
  • 《少年别》译者附记
  • 《促狭鬼莱哥羌台奇》译者附记
  • 译者的话
  • 小引
  • 前记
  • 译者后记
  • 第二部第一章译者附记
  • 第二部第二章译者附记
  • 《裴彖飞诗论》译者附记
  • 《艺术玩赏之教育》译者附记
  • 《社会教育与趣味》译者附记
  • 《近代捷克文学概观》译者附记
  • 《小俄罗斯文学略说》译者附记
  • 《罗曼罗兰的真勇主义》译者附记
  • 《关于绥蒙诺夫及其代表作〈饥饿〉》译者附记
  • 《新时代的预感》译者附记
  • 《人性的天才——迦尔洵》译者附记
  • 《梅令格的〈关于文学史〉》译者附记
  • 《海纳与革命》译者附记
  • 《果戈理私观》译者附记
  • 《艺术都会的巴黎》译者附记
  • 《哀尘》译者附记
  • 《察拉图斯忒拉的序言》译者附记
  • 《盲诗人最近时的踪迹》译者附记
  • 《忆爱罗先珂华希理君》译者附记
  • 《巴什庚之死》译者附记
  • 《信州杂记》译者附记
  • 《〈雄鸡和杂馔〉抄》译者附记
  • 《面包店时代》译者附记
  • 《Vl.G.理定自传》译者附记
  • 《描写自己》和《说述自己的纪德》译者附记
  • 《一篇很短的传奇》译者附记
  • 《一篇很短的传奇》译者附记(二)
  • 《贵家妇女》译者附记
  • 《食人人种的话》译者附记
  • 《农夫》译者附记
  • 《恶魔》译者附记
  • 《鼻子》译者附记
  • 《饥馑》译者附记
  • 《恋歌》译者附记
  • 《跳蚤》译者附记
  • 《坦波林之歌》译者附记
  •  

    《译文序跋集》小说在线阅读

    培伦者,名查理士,美国硕儒也。学术既覃,理想复富。

    默揣世界将来之进步,独抒奇想,托之说部。经以科学,纬以人情。离合悲欢,谈故涉险,均综错其中。间杂讥弹,亦复谭言微中。十九世纪时之说月界者,允以是为巨擘矣。然因比事属词,必洽学理,非徒摭山川动植,侈为诡辩者比。故当觥觥大谈之际,或不免微露遁辞,人智有涯,天则甚奥,无如何也。至小说家积习,多借女性之魔力,以增读者之美感,此书独借三雄〔12〕,自成组织,绝无一女子厕足其间,而仍光怪陆离,不感寂寞,尤为超俗。

    盖胪陈科学,常人厌之,阅不终篇,辄欲睡去,强人所难,势必然矣。惟假小说之能力,被优孟〔13〕之衣冠,则虽析理谭玄,亦能浸淫脑筋,不生厌倦。彼纤儿〔14〕俗子,《山海经》〔15〕,《三国志》〔16〕诸书,未尝梦见,而亦能津津然识长股,奇肱〔17〕之域,道周郎,葛亮〔18〕之名者,实《镜花缘》及《三国演义》〔19〕之赐也。故掇取学理,去庄而谐,使读者触目会心,不劳思索,则必能于不知不觉间,获一斑之智识,破遗传之迷信,改良思想,补助文明,势力之伟,有如此者!我国说部,若言情谈故刺时志怪者,架栋汗牛〔20〕,而独于科学小说,乃如麟角。智识荒隘,此实一端。故苟欲弥今日译界之缺点,导中国人群以进行,必自科学小说始。

    《月界旅行》原书,为日本井上勤〔21〕氏译本,凡二十八章,例若杂记。今截长补短,得十四回。初拟译以俗语,稍逸读者之思索,然纯用俗语,复嫌冗繁,因参用文言,以省篇页。

    其措辞无味,不适于我国人者,删易少许。体杂言庞之讥,知难幸免。书名原属《自地球至月球在九十七小时二十分间》意,今亦简略之曰《月界旅行》。

    癸卯新秋,译者识于日本古江户〔22〕之旅舍。

    ※※※

    〔1〕《月界旅行》法国小说家儒勒·凡尔纳著的科学幻想小说,(当时译者误为美国查理士·培伦著),一八六五年出版,题为《自地球至月球在九十七小时二十分间》。鲁迅据日本井上勤的译本重译,一九○三年十月日本东京进化社出版,署“中国教育普及社译印”。

    儒勒·凡尔纳(JulesVerne,1828—1905)的小说富于幻想,幻想中却含有科学的真实性,是全世界儿童所喜爱的读物。著有《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海底两万浬》、《神秘岛》、《八十天环游地球》等。

    〔2〕本篇最初印入《月界旅行》。

    〔3〕积山长波高山大河。

    〔4〕刳木剡木指造船。刳,剖开、挖空;剡,削尖。

    〔5〕天然自逊大自然的威力渐趋削弱。

    〔6〕雷池在安徽望江县南,池水东入长江。《晋书·庾亮传》报温峤书:“足下无过雷池一步也。”意思是叫温峤不要越过雷池到京城(今南京)去。后来转用为界限之意。

    〔7〕泠然轻妙的样子。语出《庄子·逍遥游》:“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

    〔8〕应为凡尔纳。

    〔9〕琼孙S.Johnson,1709—1784)通译约翰孙,英国作家、文学批评家。“福地”,指他的小说《拉塞勒斯》中的“幸福之谷”,位于安哈拉王国,四周山林环绕,必须通过一个岩洞才能到达,是埃塞俄比亚王子们和公主们的乐园。

    〔10〕弥尔(J.Milton,1608—1674)通译弥尔顿,英国诗人、政论家。曾参加十七世纪英国资产阶级革命。他的主要著作有取材于《圣经》的《失乐园》、《复乐园》等长诗。“乐园”,指他小说中的“伊甸园”。

    〔11〕黄族黄,黄帝(轩辕氏),传说中中原各族的共同祖先;

    黄族,指黄帝的后裔,意即中国人。

    〔12〕三雄指《月界旅行》中三个乘炮弹射入月球的探险者:巴比堪、臬科尔、亚电。

    〔13〕优孟春秋时楚国的优伶。楚相孙叔敖死后,他披戴了孙叔敖的衣冠,模仿他的形貌举止,以谏楚王。这里说“被优孟之衣冠”,指的是借小说的体裁来传布科学知识。

    〔14〕纤儿小儿,轻蔑之词。见《晋书·陆纳传》。

    〔15〕《山海经》参看本卷第101页注〔7〕。

    〔16〕《三国志》记载魏、蜀、吴三国历史的纪传体史书,西晋陈寿著,共六十五卷。

    〔17〕长股奇肱长股即长腿,奇肱即独臂。《山海经》和长篇小说《镜花缘》中都载有这些奇形怪状的海外诸国。

    〔18〕周郎、葛亮周郎即周瑜,葛亮即诸葛亮。都是三国时重要的军事家和政治家。《三国志》和长篇小说《三国演义》中都载有他们的事迹。

    〔19〕《镜花缘》章回体小说,清代李汝珍著,共一百回。《三国演义》,章回体历史小说,明代罗贯中著,共一二○回。

    〔20〕架栋汗牛通谓“汗牛充栋”。语出柳宗元《陆文通先生墓表》:“其为书:处则充栋宇,出则汗牛马。”

    〔21〕井上勤(1850—1928)日本翻译家,曾译《一千零一夜》、《鲁滨孙飘流记》及凡尔纳的科学幻想小说等。

    〔22〕江户日本东京的旧名。

    书库美国

     《格调》小说在线阅读

      保罗·福塞尔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文学教授,著名文化批评家,曾任教于德国海德堡大学、美国康涅迪格学院和拉特格斯大学。他的关于二战时期美国社会文化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