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 第一回 一朵莲花初会玉娇龙 半封书信巧换青冥剑(1)
  • 第一回 一朵莲花初会玉娇龙 半封书信巧换青冥剑(2)
  • 第一回 一朵莲花初会玉娇龙 半封书信巧换青冥剑(3)
  • 第一回 一朵莲花初会玉娇龙 半封书信巧换青冥剑(4)
  • 第二回 舞枚飞镖黄昏战古堡 安弓设网深夜御奇人(1)
  • 第二回 舞枚飞镖黄昏战古堡 安弓设网深夜御奇人(2)
  • 第二回 舞枚飞镖黄昏战古堡 安弓设网深夜御奇人(3)
  • 第二回 舞枚飞镖黄昏战古堡 安弓设网深夜御奇人(4)
  • 第二回 舞枚飞镖黄昏战古堡 安弓设网深夜御奇人(5)
  • 第三回 银镫销夜小姐恨鸾音 宝刀生光女侠歼狐首(1)
  • 第三回 银镫销夜小姐恨鸾音 宝刀生光女侠歼狐首(2)
  • 第三回 银镫销夜小姐恨鸾音 宝刀生光女侠歼狐首(3)
  • 第四回 冷笑娇嗔深闺索宝剑 灯光鬓影元夜遇情人(1)
  • 第四回 冷笑娇嗔深闺索宝剑 灯光鬓影元夜遇情人(2)
  • 第四回 冷笑娇嗔深闺索宝剑 灯光鬓影元夜遇情人(3)
  • 第四回 冷笑娇嗔深闺索宝剑 灯光鬓影元夜遇情人(4)
  • 第四回 冷笑娇嗔深闺索宝剑 灯光鬓影元夜遇情人(5)
  • 第五回 人世艰辛泪辞杨小虎 风沙辽远魂断玉娇龙(1)
  • 第五回 人世艰辛泪辞杨小虎 风沙辽远魂断玉娇龙(2)
  • 第五回 人世艰辛泪辞杨小虎 风沙辽远魂断玉娇龙(3)
  • 第五回 人世艰辛泪辞杨小虎 风沙辽远魂断玉娇龙(4)
  • 第六回 大漠听悲歌寻香惹爱 满城来风雨卧虎藏龙(1)
  • 第六回 大漠听悲歌寻香惹爱 满城来风雨卧虎藏龙(2)
  • 第六回 大漠听悲歌寻香惹爱 满城来风雨卧虎藏龙(3)
  • 第六回 大漠听悲歌寻香惹爱 满城来风雨卧虎藏龙(4)
  • 第六回 大漠听悲歌寻香惹爱 满城来风雨卧虎藏龙(5)
  • 第六回 大漠听悲歌寻香惹爱 满城来风雨卧虎藏龙(6)
  • 第六回 大漠听悲歌寻香惹爱 满城来风雨卧虎藏龙(7)
  • 第六回 大漠听悲歌寻香惹爱 满城来风雨卧虎藏龙(8)
  • 第六回 大漠听悲歌寻香惹爱 满城来风雨卧虎藏龙(9)
  • 第七回 门外怅萧郎歌哭拼醉 巷中追艳妇兄妹成仇(1)
  • 第七回 门外怅萧郎歌哭拼醉 巷中追艳妇兄妹成仇(2)
  • 第七回 门外怅萧郎歌哭拼醉 巷中追艳妇兄妹成仇(3)
  • 第七回 门外怅萧郎歌哭拼醉 巷中追艳妇兄妹成仇(4)
  • 第八回 彩舆迎新娘途逢恶虎 香车随宝马私走娇龙(1)
  • 第八回 彩舆迎新娘途逢恶虎 香车随宝马私走娇龙(2)
  • 第八回 彩舆迎新娘途逢恶虎 香车随宝马私走娇龙(3)
  • 第八回 彩舆迎新娘途逢恶虎 香车随宝马私走娇龙(4)
  • 第九回 剑舞身随一身真敌众 鹰翻鹫落双侠各争强(1)
  • 第九回 剑舞身随一身真敌众 鹰翻鹫落双侠各争强(2)
  • 第九回 剑舞身随一身真敌众 鹰翻鹫落双侠各争强(3)
  • 第九回 剑舞身随一身真敌众 鹰翻鹫落双侠各争强(4)
  • 第十回 锵锵刀剑三侠逐一龙 潇潇风雨半夜驱群盗(1)
  • 第十回 锵锵刀剑三侠逐一龙 潇潇风雨半夜驱群盗(2)
  • 第十回 锵锵刀剑三侠逐一龙 潇潇风雨半夜驱群盗(3)
  • 第十回 锵锵刀剑三侠逐一龙 潇潇风雨半夜驱群盗(4)
  • 第十回 锵锵刀剑三侠逐一龙 潇潇风雨半夜驱群盗(5)
  • 第十回 锵锵刀剑三侠逐一龙 潇潇风雨半夜驱群盗(6)
  • 第十一回 幺麽小丑诡计锁神龙 怪客奇人飞行来巨宅(1)
  • 第十一回 幺麽小丑诡计锁神龙 怪客奇人飞行来巨宅(2)
  • 第十一回 幺麽小丑诡计锁神龙 怪客奇人飞行来巨宅(3)
  • 第十一回 幺麽小丑诡计锁神龙 怪客奇人飞行来巨宅(4)
  • 第十二回 堕计错寻仇竟逢鸳侣 请君来入瓮大快人心(1)
  • 第十二回 堕计错寻仇竟逢鸳侣 请君来入瓮大快人心(2)
  • 第十二回 堕计错寻仇竟逢鸳侣 请君来入瓮大快人心(3)
  • 第十二回 堕计错寻仇竟逢鸳侣 请君来入瓮大快人心(4)
  • 第十二回 堕计错寻仇竟逢鸳侣 请君来入瓮大快人心(5)
  • 第十三回 冰心热泪少妇思雠仇 诡计阴谋老猾设陷阱(1)
  • 第十三回 冰心热泪少妇思雠仇 诡计阴谋老猾设陷阱(2)
  • 第十三回 冰心热泪少妇思雠仇 诡计阴谋老猾设陷阱(3)
  • 第十三回 冰心热泪少妇思雠仇 诡计阴谋老猾设陷阱(4)
  • 第十三回 冰心热泪少妇思雠仇 诡计阴谋老猾设陷阱(5)
  • 第十三回 冰心热泪少妇思雠仇 诡计阴谋老猾设陷阱(6)
  • 第十三回 冰心热泪少妇思雠仇 诡计阴谋老猾设陷阱(7)
  • 第十四回 礼佛妙峰投崖尽愚孝 停鞭精舍入梦酬痴情(1)
  • 第十四回 礼佛妙峰投崖尽愚孝 停鞭精舍入梦酬痴情(2)
  • 第十四回 礼佛妙峰投崖尽愚孝 停鞭精舍入梦酬痴情(3)
  • 第十四回 礼佛妙峰投崖尽愚孝 停鞭精舍入梦酬痴情(4)
  • 第十四回 礼佛妙峰投崖尽愚孝 停鞭精舍入梦酬痴情(5)
  • 第十四回 礼佛妙峰投崖尽愚孝 停鞭精舍入梦酬痴情(6)
  •  

    电影《卧虎藏龙》原著电子书在线读

    《剑气珠光》以李慕白赠剑于铁小贝勒,杨小姑娘许配于德啸峰之长子文雄,李慕白偕俞秀莲同往九华山研习点穴法而结束全书。

    岁月如流,转瞬又是三年多。此时杨小姑娘已与文雄成婚,她放了足,换了旗装.实地做起德家的少奶奶了。这个瘦长脸儿、纤眉秀目的小媳妇,性极活泼,虽然她遭受了祖父被杀,胞兄惨死,姐姐远嫁的种种痛苦,但她流泪时是流泪,高兴时还是高兴,时常跳跳跃跃的,不像是个新媳妇。好在德大奶奶是个极爽快的人,把儿媳也当作亲女儿一般看待,从没有过一点儿苛责。

    这时延庆的著名镖头神枪杨健堂已来到北京。他在前门煤市街开了一家“全兴”镖店,带着几个徒弟就住在北京,做买卖还在其次,主要的还是为保护他的老友德啸峰。

    德啸峰此时虽然仍是在家闲居,但心中总怕那张玉瑾、苗振山之党羽前来寻衅复仇。所以除了自己不敢把铁沙掌的功夫搁下之外,也叫儿子们别把早先俞秀莲传授的刀法忘记了,并且请杨健堂每三日来一趟,就在早先俞秀莲居住的那所宅院内,教授儿子和儿媳枪法。

    杨健堂的枪法虽不敢称海内第一,可也罕有敌手,有名的银枪将军邱广超的枪法就是他所传授出来的。他使的枪是真正的“梨花枪”,这枪法又名日“杨家枪”。宋朝有位名将李全,号称“李铁枪”,李全的妻子杨氏,枪法尤精,收徙甚众。所以梨花枪虽然变化莫测,为古代冲锋陷阵之利器,但是实在是一种“女枪”,即柔弱女子也可以学它。

    枪法既是杨家的,杨健堂又姓杨,德少奶奶也姓杨,而且又拜了杨健堂为义父,所以杨缝堂就非常高兴地认真传授。不到半年,杨小姑娘就已技艺大进。至于她的丈夫文雄,却因身体柔弱,而且性子喜文不喜武,所以反倒落在她的后头。

    这天,是初冬十月的天气,北京气候已经甚寒。杨健堂仍然穿着蓝布单裤褂,他双手执枪,舞的是“梨花摆头”。他向杨小姑娘、文雄二人说:

    “快看!这梨花摆头所为的是护身,为的是拨开敌人的兵器,你们看!”

    杨小姑娘注目去看,看不见枪杆摇动,只见枪头银光闪闪,真如同片片梨花。杨健堂又变幻枪法,练得是:拔草寻蛇法无差,灵猫捕鼠破法佳。封札沉绞将彼赚,提挪枪法现双花。诈败回身金蟾落……枪影翻飞.风声嗖嗖地响。

    正练到这里,忽听有人拍手笑道:“真高!好个神枪杨健堂,亚赛当年王彦章!”

    杨健堂收住枪,笑道:“你又来了?”杨小姑娘和文雄也齐都过来,向这人招呼道:

    “刘二叔,您吃过饭了吗?”这人连连地弯腰,笑着说:“才用过!少爷跟少奶奶练武吧,别叫我给搅了!”

    这人年有三十来岁,身材短小,可是肩膀很宽,腰腿很结实。他穿的是青缎小夹袄,青绸单裤,外罩着一件青缎大棉袄。钮子不扣,腰间却系着一条青色绣白花儿的绸巾,腰里紧紧的,领子可是敞开着。头上一条辫子,梳得松松的,白净脸,三角眼,小鼻子,脸上永远有笑容。这人是近一二年来京城有名的英雄,姓刘名泰保,外号人称“一朵莲花”。

    他是杨健堂的表弟,延庆人,早先也跟他表兄学过梨花枪,也保过两天半的镖。可是他生性嗜嫖好赌,走入下流,还时常偷杨健堂的钱,便被杨健堂给赶走了。他走后足有十多年,杨健堂也不知他的生死,简直就把他给忘了。

    可是去年春间他忽然出现于北京城,先拜访德啸峰,后来又谒见邱广超,自称是特意到北京来找李慕白比比武艺。因为李慕白没在北京,也没人理他,他就流浪在街头,事事与人寻殴觅斗。后来被杨健堂发现了,便把他叫到镖店里。因见他在外飘流了十多年,竟学了一身好武艺,便要叫他做个镖头。他可不愿意干,依然在街上胡混。

    有一天,大概是故意的,他在街上单身独打十多个无赖汉,冲撞了铁小贝勒的轿子。铁小贝勒见他武艺甚好,就把他带回府内。一问,知道他是神枪杨健堂的表弟,是为会李慕白才来到北京,便笑了笑,留他在府中做教拳师傅。其实现在铁小贝勒已成了朝中显要,不再舞剑抡枪玩鹰弄马了。刘泰保也无事可做,每月又关三两银子,他就把自己打扮得阔阔的,整天茶寮酒馆去闲谈,打不平,管闲事。所以来京不足二年,京城已无人不知“一朵莲花”之名。

    他是每逢三、六、九,就来此看看他的表兄教武,如今又来到了,杨健堂就说:

    “要看可以,可是只许站在一边,不许多说话!’,刘泰保就笑着。文雄跟杨小姑娘也都笑得闭不上嘴,因为他们都觉得刘泰保这个人很是滑稽,只要是他一来了,就能叫大家开心。

    当时杨健堂正颜厉色,好像没瞧见他似的,又抖了两套枪法。一朵莲花刘泰保在旁边还不住地说:“好!好!真高!”

    杨健堂收住枪式,叫文雄夫妇去练。文雄和杨小姑娘齐都低头笑着,仿佛无力再举起枪来。杨健堂就拿枪杆子顶着刘泰保的后腰,说:“走!走!你这猴儿脑袋在这里,他们都练不下去!走!”

    刘泰保笑着说:“我不说话就是了!难道还不许我在旁边看着吗?

    真不讲理!”后腰有枪杆顶着,他不得不走,不料才走到门前.他还没迈出门槛,忽见有几位妇女正要进这院里来。

    杨健堂立时把枪撤回,不能再顶他了。刘泰保也吓得赶紧退步,躲到远远的墙根下。文雄和杨小姑娘正笑得肚肠子都要断了,他们立时也肃然正色,放下枪,规规矩矩地站着。原来第一个进来的旗装的中年妇人正是德啸峰之妻德大奶奶,随进来的是一位年轻小姐,身后带着两个穿得极为整齐的仆妇。杨健堂照例地是向德大奶奶深深一揖,德大奶奶也请了个“旗礼”蹲儿安,然后指指身后,说:

    “这是玉大人府里的三姑娘,现在是要瞧瞧我儿媳妇练枪。”

    此时靠墙根儿站着的刘泰保一听这话,他就不禁打了一个冷战,心说:爷爷!我今天可真遇见贵客啦,原来这是玉大人的小姐!玉大人是新任的九门提督正堂,多显赫的官呀!

    当下一朵莲花就斜着他的三角眼向那位小姐窥了一下,他更觉得找个墙窟窿躲躲才好,因为这位小姐简直是个月里嫦娥。她年约十六七岁,细高而窈窕的身儿,身披雪青色的大斗篷,也不知道是什么缎的面儿,只觉得灿烂耀眼,大概是银鼠里儿,里面是大红色的绣花旗袍。小姐天足,穿的是旗人姑娘穿的那种厚底的、平金刺锦的鞋,上面还带着闪闪的小玻璃镜儿。头上大概是梳着辫子,辫子当然是藏在斗篷里,只露着黑亮亮的鬓云,鬓边还覆着一枝红绒做成的凤凰,凤凰的嘴里衔着一串亮晶晶的小珍珠。这位小姐的容貌更比衣饰艳丽,是瓜子脸儿,高鼻梁,大眼睛,清秀的两道眉。这种雍容华艳,只可譬作为花中的牡丹,可是牡丹也没有她秀丽;又可譬作为禽中的彩凤,可是凤凰没人看见过,也一定没有她这样富贵雍容;又如江天秋月,泰岱春云……总之是无法可譬。刘泰保的心里只想到了嫦娥,可是他也不敢再看这位嫦娥一眼。

    此时杨健堂拘拘谨谨地到一旁穿上了长衣裳,扣齐了钮扣。文雄和杨小姑娘全都过来,向这位贵小姐长跪请安,都连眼皮儿也不敢抬。德大奶奶就向她的儿媳说:“你三姑姑听说你在这儿练枪,觉得很新鲜,要叫我带她来看看。你就练几手儿熟的,请三姑姑看看吧!”又向那位贵小姐笑着说:“请三妹妹到屋中坐,隔着玻璃瞧您的侄媳妇练就是了。外边太冷!”

    那位贵小姐却摇了摇头,微笑着说:“不必到屋里去。我不冷,我站远着点儿瞧着就是啦!”她向后退了几步,并由一个仆妇的手中接过来一个金手炉,她就暖着手,掩着斗篷,并斜瞧了刘泰保一眼。刘泰保窘得真恨不得越墙而逃,心说:我是什么样子,怎能见这么阔的小姐呢?

    此时文雄也躲到了一旁,杨丽芳就立正了身,右手握枪,枪尖贴地。她此时梳的是一条长辫,身上也是短衣汉装,脚虽放了,但仍然不大.还穿着很瘦的鞋,因为练武之时必须如此才能利落,练完了回到大宅内才能换旗装。当下她拿好了姿势,低着眼皮儿,继而眼皮儿一抬,英气流露,先以金鸡独立之势,紧接着白鹤亮翅,又转步平枪,双手将枪一捺,就抖起了枪法。只见枪光乱抖,红穗翻飞,杨小姑娘的娇躯随着枪式,如风驰电掣,如鹤起蛟腾,真是好看。

    靠墙根的刘泰保瞧得出来,这套枪法起势平平,但后来变成了钩挪枪法。行家有话:钩挪枪法世无匹,乌龙变化是金蟾。到收枪之时,杨小姑娘并没喘息,刘泰保却心说:这姑娘的枪法真是不错,只可惜力弱些.到底是个女人!

    此时那位贵小姐却吓得变颜变色的,几乎躲在了仆妇的身后,说:“哎哟!把我的眼睛都给晃乱了!”又问杨小姑娘说:

    “你不觉着累吗?”杨小姑娘轻轻放下枪,走过来笑着摇摇头,说:

    “我不累!”那位贵小姐又问:

    “你练了有多少日子?”杨小姑娘说:

    “才练了半年。”那位小姐就惊讶着说:

    “真不容易!要是我,连那杆枪都许提不起来!”

    德大奶奶在旁也笑着说:“可不是,我连枪杆都不敢摸!你这侄媳妇她也是小时在娘家就练过,所以现在拿起来还不难,这武功就是非得从小时候练起才行。你还没瞧见过早先在这院子住的那位俞秀莲呢!手使双刀,会蹿房越脊,一个人骑着马走江湖,多少强盗都不是她的对手!她长得很俊秀.说话行事却一点儿也不像是个女的。”

    那位贵小姐微微笑着,说:“以后我也想学学。”

    德大奶奶却笑着说:“咳!你学这个干什么?我们这是没有法子,你大概也知道,是因为……不敢不学点儿武艺防身!”德大奶奶说着话,她们婆媳俩就把这位艳若天仙的贵小姐请到房中饮茶去了。

    靠墙根的一朵莲花刘泰保这时才缩着头溜出了大门,才走了几步,就听身后有人叫道:“泰保!”一朵莲花回头去看,见是他的表兄杨健堂也出来了。杨健堂气愤地向他说:“我不叫你到这里来,你偏要来,你看!今天弄得多不好看!我在这里倒不要紧,我已快五十岁了,又是他家的干亲家,你二三十岁,贼头贼脑的,算是个什么人?今天这位小姐是提督正堂的闺女,有多么尊贵,你也能见?”

    一朵莲花刘泰保赶紧说:“哎呀我的大哥!不是我愿意见她呀!谁叫我碰上了呢?他们这儿又没后门,我想跑也跑不了!”

    杨健堂说:

    “这地方以后你还是少来。别看德啸峰现在没有差事,可是跟他往来的贵人还是很多,倘若你再碰上一个,不大好。啸峰虽然嘴上不能说什么,可是心里也一定不愿意。”

    刘泰保一听这话,不由有点儿愤怒,就说:“我也知道,德五认识的阔人不少,可是我一朵莲花刘泰保也不是个缺名少姓的人!”杨健堂说:“你这算什么名?街上的无赖汉倒都认识你,人家达官显宦的眼睛里谁有你呀?”刘泰保拍着胸脯说:

    “我是贝勒府的教拳师傅!”杨健堂便也带着气说:“我告诉你的都是好话,你爱听不听!还有,你别自己觉着了不得,教拳的师傅也不过是个底下人,其实,你在贝勒府连得禄都比不了.你还想跟大官员平起平坐吗?见了大门户的小姐你还不知回避,我看你早晚要闹出事儿来!”二人说着话,已出了三条胡同的西口,杨健堂就顺着大街扬长而去。

    这里刘泰保生着气,怔了半天,骂了声:“他妈的!”随转身往北就走。他心中非常烦闷,暗想:人家怎么就那么阔?我怎么就这么不走运?像刚才的那个什么小姐,除了她的模样比我好看,还有什么?论起拳脚来,我一个人能打她那样的一百个。可是他妈的见了人,我就应当钻地缝。人家那双鞋都许比我的命还值钱,他妈的真不公道!又想:反正那丫头早晚要嫁人,当然她是不能嫁给我。只要她嫁了人,我就把她的女婿杀了,叫她一辈子当小寡妇,永远不能穿红戴绿!

    他受了表兄的气,却把气都加在那位贵小姐的身上了,然而他又无可奈何。人家是提督正堂的女儿,只要人家的爸爸说一句话,我一朵莲花的脑瓜儿就许跟脖子分家!死了倒不怕,只是活到今年三十二了,还没个媳妇呢!一想到媳妇的问题,刘泰保就很是伤心,心说:我还不如李慕白,李慕白还姘了个会使双刀的俞秀莲,我却连个会使切菜刀,能做饭温菜的黄脸老婆也没有呀!

    他脑子里胡思乱想,信步走着,大概都快走到北新桥了。忽听“铛铛铛”一阵锣声,刘泰保心中的烦恼立时被打断了。他蓦然抬头一看,就见眼前围着密密的一圈子人,个个都伸着脖子瞪着眼,张着嘴,呆呆地往圈里去看,人群里是锣声急敲,仿佛正在表演什么好玩艺儿。刘泰保心说:可能是耍猴儿的,没多大看头儿!遂也就不打算往人堆中去挤。

    可是才走了几步,忽然见这些瞧热闹的人齐都仰着脸叫好,他也不禁止步回头。就见由众人的头上飞起了一对铁球,都有苹果大小.一上一下,非常好玩。刘泰保认识这是“流星”,这种家伙可以当作兵器使用,江湖卖艺的人若没有点儿真功夫,绝不敢耍它。他便分开了众人,往里硬挤。

    卖艺的是个年有四十多岁,身材很雄健的人,他光着膀子,正在场中舞着流星。这种流星锤是系在一条鹿筋上,鹿筋很长,手握在中间,抖了起来,两个铁锤就在空中飞舞。这人可以在背后耍,在周身上下耍,耍得人眼乱,简直看不见鹿筋和铁锤,就像眼前有一个风车在疾转似的。刘泰保不由赞了一声:“好!”

    刘泰保一扭头,看到了在旁边敲锣的那个人,却使他更惊愕了。原来敲锣的是个姑娘,身材又瘦又小,简直像是棵小柳树儿似的。这姑娘年纪不过十五六,黑黑的脸儿,模样颇不难看。头上梳着两个抓髻,可是发上落了不少尘土。她穿的是红布小棉袄,青布夹裤,当然不大干净,可是脚上的一双红鞋却是又瘦又小又端正,不过鞋头已磨破了。这姑娘“铛铛”地有节奏地敲着铜锣,给那卖艺的人助威。那卖艺的人好像是她的爸爸。

    流星锤舞了半天,那卖艺的就收锤敛步,那姑娘也按住了铜锣,两人就向围观的人求钱。那卖艺的抱拳转了一个圈子,说:

    “诸位九城的老爷们,各地来的行家师傅们!我们父女到此求钱,是万般无奈!”旁边的女儿也娇滴滴地帮着说了一句:

    “万般无奈!”那父亲又说:

    “因为家乡闹水灾,孩子她娘被水淹死了,我这才带孩子飘流四方!”他女儿又帮着说了一句:

    “飘流四方!”那父亲又说:

    “耍这点土玩艺儿来求钱,跟讨饭一样!”女儿又帮着说了一句:“跟讨饭一样!”刘泰保觉着这姑娘怪可怜的,就掏出几个铜钱来掷在地下。姑娘就说了声:

    “谢谢老爷!”刘泰保却转身挤出了人群。他一边走一边想:这姑娘怪不错的,怎会跟着她爸爸卖艺呢?

    行走不远,忽听一阵咕噜咕噜的骡车响声。刘泰保转头去看,就见由南边驰来了两辆簇新的大鞍车,全是高大的菊花青的骡子拉着。前面那辆车放着帘子,后面那辆车上坐着两个仆妇。刘泰保不由又直了眼.原来这两个仆妇正是刚才在德家遇到的那位正堂家小姐的仆妇,不用说,那第一辆车帘里一定就坐着那位贵小姐了。刘泰保发着怔,直把两辆车目送远了,才又迈步走去。身后还能听得见锣声铛铛。他心里就又骂了起来:他妈的!

    当下一朵莲花刘泰保一路暗骂着,就回到了安定门内铁贝勒府。可是他生了一阵气,喝了一点儿酒,舞了一趟刀,又睡了一个觉。过后也就把这些事都忘了,只是他从此不再到德家去了,也没再去看他的表兄杨健堂,因为上回的事,他觉得太难为情了。

    转瞬过了十多天,天气更冷了。这日是十一月二十八,铁小贝勒的四十整寿。府门前的轿舆车马云集,来了许多贵胄、显官,及一些福晋命妇、公子小姐。府内唱着大戏,因为院落太深,外面连锣鼓声都听不见。外面只是各府的仆人,拥挤在暖屋子里喝酒谈天,轿夫、赶车的人都蹲在门外地下赌钱押宝。本府的仆人也都身穿新做的衣裳高高兴兴地出来进去。

    只有一朵莲花刘泰保是最为苦恼无聊,因为他不是主也不算仆,更不是宾客。里院他不能进去,大戏他听不着,赏钱也一文得不到,并且因为那很宽敞的马圈已被马匹占满,连他舞刀打拳的地方都没有了。他进了班房,各府的仆人都在这里高谈畅饮,没有人理他,而且每个人都比他穿得讲究。他就披着一件老羊皮袄,到门外跟那些轿夫押了几宝,又都输了。他心里真丧气,又暗骂道:他妈的!你们谁都打不过我!

    这时忽听远远传来“哧哧”的驱人净街之声,立时那些赌钱的轿夫们就抄起了宝盒子.跑到稍远之处去躲避,门前有几个仆人也都往门里去跑。刘泰保很觉惊讶,向西一望,就见有五匹高头大马驮着五位官人来了。刘泰保心说:这是什么官儿,这样大的气派?身后就有两个贝勒府的仆人拉着他,悄声说:

    “刘师傅!快进来!快进来!”

    刘泰保惊讶着被拉进了班房,就听旁边有人悄声说:

    “玉大人来了!”刘泰保这才蓦然想起,玉大人就是新任的九门提督正堂,他遂就撇了撇嘴说:

    “玉大人也不过是个正堂就完了!难道他还有贝子贝勒的爵位大?还比内阁大学士的品级高?”旁边立刻有人反驳他说:

    “喂!你可别这样说!现官不如现管,就是当朝一品大臣抓了人,也得交给他办。提督正堂的爵位不算顶高,可是权大无比!”

    这时有许多仆人都扒着窗纸上的小窟窿向外去看,刘泰保又撇嘴说:

    “你们这些人都太不开眼了!提督正堂也不过是个老头子,有什么可看的?他又不是你爸爸!”刘泰保这样骂着,别人全都像是没听见,仍然相争相挤着去扒纸窗窟窿,仿佛是在等着看什么新奇事情似的。刘泰保也觉得有些奇怪。

    这时旁边有个本府的仆人,名叫李长寿,是个矮小的个子,平日最喜欢跟刘泰保开玩笑。当下他就过来拍了拍刘泰保的肩膀,笑着悄声说:

    “喂!一朵莲花!你不想瞧瞧美人吗?”刘泰保撇嘴说:

    “哪儿来的美人儿?你这小子别冤我!”李长寿说:

    “真不冤你!你会没听说过?北京城第一位美人,也可以说是天下第一,玉大人的三小姐!”

    刘泰保吃了一惊,就又撇了撇嘴,说:

    “她呀?我早就瞧得都不爱瞧了!”虽然这样说着,他可连忙推开了两个人,抢了个地方,拿手指往窗纸上戳了一个大窟窿,就把一只眼睛贴在窟窿上往外去看。只见外面还没来什么人,只是平坦的甬路上,站着四个穿官衣、戴官帽、足登薄底靴子、挂着腰刀的官人。一瞧这威风,就知道是提督正堂带来的。大概是玉大人已下马进内去给铁小贝勒拜寿,可是夫人和小姐的车随后才到,所以这四个官人还得在这里站班。此时旁边的一些仆人都互相挤着、压着,吁吁地喘气,刘泰保就又暗骂道:妈的,怎么还不来?再叫我瞧瞧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