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晋书·褚裒传》原文及翻译

晋书

原文:

  褚裒,字季野,康献皇后父也。

  裒少有简贵之风,与京兆杜乂俱有盛名,冠于中兴。谯国桓彝见而目之曰:“季野有皮里阳秋。”言其外无臧否,而内有所褒贬也。谢安亦雅重之,恒云:“裒虽不言,而四时之气亦备矣。”

  初,裒总角诣庾亮,亮使郭璞筮之。卦成,璞骇然,亮曰:“有不祥乎?”璞曰:“此非人臣卦,不知此年少何以乃表斯祥?二十年外,吾言方验。”及此二十九年而康献皇太后临朝,有司以裒皇太后父,议加不臣之礼,拜侍中、卫将军、录尚书事,持节、都督、刺史如故。裒以近戚,惧获讥嫌,上疏固请居籓。于是改授都督徐兗青扬州之晋陵吴国诸军事、卫将军、徐兗二州刺史、假节、镇京口。 

  永和初,复征裒,将以为扬州、录尚书事。吏部尚书刘遐说裒曰:“会稽王令德,国之周公也,足下宜以大政付之。”裒长史王胡之亦劝焉于是固辞归籓朝野咸叹服之。进号征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固辞开府。裒又以政道在于得才,宜委贤任能,升敬旧齿,乃荐前光禄大夫顾和、侍中殷浩。疏奏,即以和为尚书令,浩为扬州刺史。 

  永和五年卒,年四十七,远近嗟悼,吏士哀慕之。赠侍中、太傅,本官如故,谥曰元穆。(《晋书·褚裒传》)

译文:

  褚裒póu字季野,是康献皇后的父亲。 

  褚裒年轻时就有简傲高贵的气质,和京兆人杜乂都负有盛名,在中兴时冠绝一时。谯国人桓彝见到了他,注视着他说:“褚季野有皮裹阳秋(指藏在心里不说出来的言论)”说他嘴上虽然不品评人物,但是内心是对人有褒贬的。谢安也素来推重他,常常说:“褚裒虽然不说话,但是四时之气(本指一年四季的气象,后以“备四时之气”喻指人的气度弘远)也全都具备了。”  

  当初,褚裒童年时到庾亮家裹,庾亮让郭璞给褚裒卜筮。卦象一成,郭璞很惊骇,庾亮说:“有不祥的事吗?”郭璞说:“这不是人臣的卦象,不知这位少年怎么会显示出这种祥兆呢?二十年以后,我的话才能应验。”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二十九年,康献皇太后上朝处理政事,有关官吏认为褚裒是皇太后的父亲,商议给他不必施行臣属之礼的礼遇,让他任侍中、卫将军、录尚书事,同时仍任持节、都督、刺史。而褚裒因为自己是皇帝的亲戚,害怕受到非议和不满,上疏坚决请求到封地去任职,于是改授褚裒都督徐兖青扬州的晋陵吴国二郡的军事、封其为卫将军、徐兖二州刺史、假节,镇守京口。  

  永和初年,又征召褚裒,准备任命他为扬州刺史、录尚书事。吏部尚书刘遐劝说褚裒道:“会稽王德行美好,是国家的周公啊,足下最好把大权交给他。”褚裒的长史王胡之也劝他这么做,于是褚裒坚决推辞不受,请求返回封地,朝野上下都赞叹敬服他。朝廷提升他为征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褚裒坚决不接受开府之职。褚裒又认为为政之道在于得到人才,应该委任贤能,提拔和敬重有德望的老臣,于是就举荐前光禄大夫顾和、侍中殷浩。疏文奏上后,任命顾和为尚书令,殷浩为扬州刺史。  

永和五年褚裒去世,当时四十七岁,远近的人都为之伤心叹息,吏人士人哀悼思慕他。朝廷赠他侍中、太傅,原来的官职不变,谧号元穆。

相关练习:    


晋书

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10—13题。

褚裒,字季野,康献皇后父也。裒少有简贵之风,与京兆杜乂俱有盛名,冠于中兴。谯国桓彝见而目之曰:“季野有皮里春秋。”言其外无臧否,而内有所褒贬也。谢安亦雅重之,恒云:“裒虽不言,而四时之气亦备矣。”初辟西阳王掾、吴王文学。在官清约,虽居方伯,恒使私童樵采。顷之,征为卫将军,领中书令。

永和初,复征裒,将以为扬州、录尚书事。吏部尚书刘遐说裒曰:“会稽王令德,国之周公也,足下宜以大政付之。”裒长史王胡之亦劝焉,于是固辞归籓,朝野咸叹服之。进号征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固辞开府。裒又以政道在于得才,宜委贤任能,升敬旧齿,乃荐前光禄大夫顾和、侍中殷浩。疏奏,即以和为尚书令,浩为扬州刺史。

及石季龙死,裒上表请伐之,即日戒严,直指泗口。裒率众三万径进彭城,河朔士庶归降者日以千计,裒抚纳之,甚得其欢心。先遣督护徐龛伐沛,获伪相支重,郡中二千余人归降。鲁郡山有五百余家,亦建义请援,裒遣龛领锐卒三千迎之。龛违裒节度,军次代陂,为石遵将李菟所败,死伤太半,龛执节不挠,为贼所害。裒以《春秋》责帅,授任失所,威略亏损,上疏自贬,以征北将军行事,求留镇广陵。诏以 偏 帅 之 责 不 应 引 咎 逋 寇 未 殄 方 镇 任 重 不 宜 贬 降 使 还 镇 京 口 解 征 讨 都督。

时石季龙新死,其国大乱,遗户二十万口渡河,将归顺,乞师救援。会裒已旋,威势不接,莫能自拔,皆为慕容皝及苻健之众所掠,死亡咸尽。裒以远图不就,忧慨发病。及至京口,闻哭声甚众,裒问:“何哭之多?”左右曰:“代陂之役也。”裒益惭恨。永和五年卒,年四十七,远近嗟悼,吏士哀慕之。赠侍中、太傅,本官如故,谥曰元穆。 (节选自《晋书·卷九十三》)

10.下列对文中画波浪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3分)

A.诏以偏帅之责/不应引咎逋寇/未殄方镇/任重不宜贬降/使还镇京口/解征讨都督

B.诏以偏帅之责/不应引咎/逋寇未殄方镇/任重不宜贬降/使还镇京口/解征讨都督

C.诏以偏帅之责/不应引咎逋寇/未殄方镇/任重不宜/贬降使还/镇京口/解征讨都督

D. 诏以偏帅之责/不应引咎/逋寇未殄/方镇任重/不宜贬降/使还镇京口/解征讨都督

11.下列对文中加点词语的相关内容的解说,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方伯,原指一方诸侯之长,后泛指地方长官。《陈情表》中“二州牧伯”的“牧伯”是州牧、方伯的合称。

B.“领”文中表示代理官职,古汉语中表示代理暂任官职的词语还有“行”“署”“假”“摄”“权”。

C.《春秋》是中国古代儒家典籍“六经”之一,“春秋三传”是指《公羊传》《左传》《谷梁传》。

D.“赠”是古代朝廷为表彰大臣的功绩,给已死的大臣或其父祖追封官爵。

12.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褚裒从不品头评足,气度弘远。“其外无臧否”“而四时之气亦备矣”。年轻时就受到人们的推崇,享有盛誉。

B.褚裒为官清廉简约。虽然身为方伯,但还常常和自己的童仆去打柴。

C.褚裒谦让知退、善用人才。他坚决辞让开府之职,积极推荐的人才,都得到了皇帝的重用。

D.褚裒一心为民。他因为未能及时救援遗民及代陂之役失利惭恨而卒。

13.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会稽王令德,国之周公也,足下宜以大政付之。(5分)

(2)龛违裒节度,军次代陂,为石遵将李菟所败,死伤太半。(5分)

答案:

10.D

11.B.“领”表示兼任官职,署”表示代理、暂任官职。

12.B. 褚裒常常派自己的童仆去砍柴,而不是和他一起去。

13.(1)会稽王德行美好,是国家的周公啊,您应该把大权交给他。(“令德”、判断句、“宜”、“以”各1分,句意1分)

(2)龛不遵守褚裒的节制调度,让部队驻在代陂,被石遵的将领李菟打败,死伤超过一半。(“节度”、“次”、被动句式、“太半”各1分,句意1分)

译文:褚裒póu字季野,是康献皇后的父亲。

褚裒年轻时就有简傲高贵的气质,和京兆人杜乂都负有盛名,在中兴时冠绝一时。谯国人桓彝见到了他,注视着他说:“褚季野有皮裹阳秋(指藏在心里不说出来的言论)”说他嘴上虽然不品评人物,但是内心是对人有褒贬的。谢安也素来推重他,常常说:“褚裒虽然不说话,但是四时之气(本指一年四季的气象,后以“备四时之气”喻指人的气度弘远)也全都具备了。” 

当初,褚裒童年时到庾亮家裹,庾亮让郭璞给褚裒卜筮。卦象一成,郭璞很惊骇,庾亮说:“有不祥的事吗?”郭璞说:“这不是人臣的卦象,不知这位少年怎么会显示出这种祥兆呢?二十年以后,我的话才能应验。”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二十九年,康献皇太后上朝处理政事,有关官吏认为褚裒是皇太后的父亲,商议给他不必施行臣属之礼的礼遇,让他任侍中、卫将军、录尚书事,同时仍任持节、都督、刺史。而褚裒因为自己是皇帝的亲戚,害怕受到非议和不满,上疏坚决请求到封地去任职,于是改授褚裒都督徐兖青扬州的晋陵吴国二郡的军事、封其为卫将军、徐兖二州刺史、假节,镇守京口。 

永和初年,又征召褚裒,准备任命他为扬州刺史、录尚书事。吏部尚书刘遐劝说褚裒道:“会稽王德行美好,是国家的周公啊,足下最好把大权交给他。”褚裒的长史王胡之也劝他这么做,于是褚裒坚决推辞不受,请求返回封地,朝野上下都赞叹敬服他。朝廷提升他为征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褚裒坚决不接受开府之职。褚裒又认为为政之道在于得到人才,应该委任贤能,提拔和敬重有德望的老臣,于是就举荐前光禄大夫顾和、侍中殷浩。疏文奏上后,任命顾和为尚书令,殷浩为扬州刺史。 

永和五年褚裒去世,当时四十七岁,远近的人都为之伤心叹息,吏人士人哀悼思慕他。朝廷赠他侍中、太傅,原来的官职不变,谧号元穆。


搜索建议:《晋书·褚裒传》原文及翻译  晋书  晋书词条  原文  原文词条  翻译  翻译词条  
古文

 孙过庭《书谱》原文和译文

孙过庭原文:夫自古之善書者①,漢、魏有鐘②、張③之絕,晉末稱二王④之妙。王羲之云:“頃尋⑤諸名書,鐘、張信⑥為絕倫,其餘不足觀。”可謂鐘、張云沒⑦,而羲、獻繼之...(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