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明史·白圭传》原文及翻译

明史

原文:

  白圭,字宗玉,南宫人。正统七年进士。除御史监朱勇军,讨兀良哈有功。巡按山西,辨疑狱百余。从车驾北征,陷土木。脱还,景帝命往泽州募兵。寻迁陕西按察副使,擢浙江右布政使。福建贼郑怀冒流剽处州,协诸将平之。天顺二年,贵州东苗干把猪等僭号,攻劫都匀诸处。诏进右副都御史,赞南和侯方瑛军往讨。圭以谷种诸夷为东苗羽翼,先剿破百四十七寨,乘胜攻六美山。干把猪就擒,诸苗震詟。成化元年,荆、襄贼刘千斤等作乱。敕抚宁伯朱永为总兵官,而以圭提督军务,发京军及诸道兵会讨。千斤,名通,河南西华人。县门石狻猊重千斤,通只手举之,因以为号。正统中,流民聚荆、襄间,通窜入为妖言,潜谋倡乱。石龙者,号石和尚,聚众剽掠。通与共起兵,流民从者四万人。圭等至南漳,贼迎战,败之,乘胜逼其巢。通奔寿阳,谋走陕西。圭遣兵扼其道,通乃退保大市,与苗龙合。官军又破之雁坪,斩通子聪及其党苗虎等。贼退保后岩山,据险下木石如雨。诸军四面攻,圭往来督战,士皆蚁附登。贼大败。擒通及其众三千五百余人,焚其庐舍,夷险阻而还。石龙与其党刘长子等逸去转掠四川圭等分兵蹙之长子缚龙以降余寇悉平录功加圭太子少保增俸一级遭父忧,葬毕,视事。

  三年改兵部尚书,兼督十二团营。六年,阿罗出等驻牧河套,陕西数被寇。圭言镇巡官偷肆宜治。圭乃议大举搜河套,发京兵及他镇兵十万屯延绥。而以输饷责山西、陕西民,不给,则预征明年赋。于是内地骚然。十年卒官,年五十六。赠少傅,谥恭敏。圭性简重,公退即闭阁卧,请谒皆不得通。在贵州时,有愤中官虐而欲刺之者,误入圭所。圭拥衾问之,其人惊曰:“乃吾公耶?”即自刎,不殊,仆于地。圭呼烛起视,傅以善药,遣之。人服其量。

(节选自《明史·白圭传》,有删改)

译文:

  白圭,字宗玉,南宫人。正统七年考中进士。授官御史,监朱勇军,讨伐兀良哈有功。巡视审查山西,查清一百多例疑难案件。跟从皇上北征,身陷土木堡。脱身回朝后,明景帝命他到泽州招募士兵。不久,调任陕西按察副使,提拔为浙江右布政使。福建贼寇郑怀冒流窜抢劫处州,白圭协同诸将扫平了他。天顺二年,贵州东苗干把猪等人冒用帝王称号,攻打劫掠都匀等地方。皇上下诏晋升白圭为右副都御史,辅助南和侯方瑛军队前往征讨。白圭认为谷种诸夷是东苗羽翼,先剿破其一百四十七座营垒,乘胜攻打六美山。干把猪被擒住,诸苗震惊惧怕。成化元年,荆、襄一带贼寇刘千斤等作乱。朝廷下令抚宁伯朱永为总兵官,而任用白圭提督军务,派遣京城军队及各路军队合兵讨伐。刘千斤,名通,河南西华人。县衙门口的石狮子有千斤重,刘通用一只手举起它,于是用这个作为名号。正统年间,流民聚集在荆、襄之间,刘通窜入妖言惑众,阴谋作乱。石龙这个人,号石和尚,聚众抢掠,刘通和他共同起兵,附从的流民有四万人。白圭等人来到南漳,贼寇迎战,白圭击败他们,乘胜逼近其巢穴。刘通逃奔到寿阳,打算向陕西逃跑。白圭派兵扼守住他的去路,刘通就退守大市,与苗龙会合。官军又在雁坪击破他们,斩杀刘通的儿子刘聪及其党羽苗虎等人。贼寇退守后岩山,凭借险要之地抛落木石如同下雨。各路大军四面围攻,白圭往来督战,士兵都像蚂蚁一样攀附登城。贼寇大败,擒获刘通及其部下三千五百多人,焚烧他们的房舍,夷平险阻的地方后撤军。石龙与其党羽刘长子等人逃跑,辗转掠夺四川。白圭等分兵追逼他们,刘长子捆绑着石龙来投降,余寇都被扫平。记功,加授白圭为太子少保,增加俸禄一级。遭受父丧,安葬完毕,到职办公。

  成化三年,改任兵部尚书,兼任统率十二座团营。成化六年,阿罗出等居留在河套地区放牧,陕西屡次被侵犯。白圭说镇巡官苟且恣肆应该惩处,白圭就建议大举搜索河套地区,调发京城军队及其它镇兵十万屯居在延绥,并拿运输军粮责令山西、陕西百姓,不能供应,就提前征收第二年的赋税,于是内地动荡不安。成化十年,死在官任上,终年五十六岁。被赠予少傅,谥号恭敏。白圭性情庄严持重,公务完毕就关闭阁楼睡觉,别人请求拜见都不通报。在贵州时,有愤恨宦官肆虐而想刺杀他的人,误入白圭房间。白圭围着被子问他,那个人吃惊地问:“是我的主公吗?”立即自杀,没有死,倒在地上。白圭叫人点上蜡烛站起来察看,用良药敷其伤口,让他走,人们佩服他的气量。

相关练习:    


明史

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10〜13题。

白圭,字宗玉,南宫人。正统七年进士。除御史监朱勇军,讨兀良哈有功。巡按山西,辨疑狱百余。从车驾北征,陷土木。脱还,景帝命往泽州募兵。寻迁陕西按察副使,擢浙江右布政使。福建贼郑怀冒流剽处州,协诸将平之。天顺二年,贵州东苗干把猪等僭号,攻劫都匀诸处。诏进右副都御史,赞南和侯方瑛军往讨。圭以谷种诸夷为东苗羽翼,先剿破百四十七寨,乘胜攻六美山。干把猪就擒,诸苗震詟。成化元年,荆、襄贼刘千斤等作乱。敕抚宁伯朱永为总兵官,而以圭提督军务,发京军及诸道兵会讨。千斤,名通,河南西华人。县门石狻猊重千斤,通只手举之,因以为号。正统中,流民聚荆、襄间,通窜入为妖言,潜谋倡乱。石龙者,号石和尚,聚众剽掠。通与共起兵,流民从者四万人。圭等至南漳,贼迎战,败之,乘胜逼其巢。通奔寿阳,谋走陕西。圭遣兵扼其道,通乃退保大市,与苗龙合。官军又破之雁坪,斩通子聪及其党苗虎等。贼退保后岩山,据险下木石如雨。诸军四面攻,圭往来督战,士皆蚁附登。贼大败。擒通及其众三千五百余人,焚其庐舍,夷险阻而还。石龙与其党刘长子等逸去转掠四川圭等分兵蹙之长子缚龙以降余寇悉平录功加圭太子少保增俸一级遭父忧,葬毕,视事。

三年改兵部尚书,兼督十二团营。六年,阿罗出等驻牧河套,陕西数被寇。圭言镇巡官偷肆宜治。圭乃议大举搜河套,发京兵及他镇兵十万屯延绥。而以输饷责山西、陕西民,不给,则预征明年赋。于是内地骚然。十年卒官,年五十六。赠少傅,谥恭敏。圭性简重,公退即闭阁卧,请谒皆不得通。在贵州时,有愤中官虐而欲刺之者,误入圭所。圭拥衾问之,其人惊曰:“乃吾公耶?”即自刎,不殊,仆于地。圭呼烛起视,傅以善药,遣之。人服其量。

(节选自《明史·白圭传》,有删改)

10.下列对文中画波浪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   )(3 分)

A.石龙与其党刘长子等逸去/转掠四川/圭等分兵蹙之/长子缚龙/以降余寇/悉平录功/加圭太子少保/增俸一级/

B.石龙与其党刘长子等逸去/转掠四川/圭等分兵蹙之/长子缚龙以降/余寇悉平/录功/加圭太子少保/增俸一级/

C.石龙与其党刘长子/等逸去转掠四川/圭等分兵/蹙之长子/缚龙以降/余寇悉平/录功/加圭太子少保增俸一级/

D.石龙与其党刘长子/等逸去转掠四川/圭等分兵/蹙之长子/缚龙以降/余寇悉平/录功加圭/太子少保增俸一级/

11.下列对文中加点词语的相关内容的解说,不正确的一项是(   )(3 分)

A.字是成年才起的,是对名的解释和补充,对名有表述、阐明的作用,故又叫“表字”。古人自称称字,称人称名。

B.御史为我国古代的一种官职名。秦开始置御史大夫,职位仅次于丞相,主管弹劾官员过失诸事。

C.父忧是父丧的婉辞。按照古代礼仪,父母死后,子女须守丧三年,但本文中白圭在父亲“葬毕”即“视事”。

D.少傅为“三公九卿”中“九卿”之一,由夏朝始设,历代多沿置。后只作为皇帝对有功之臣的表彰,为虚职;文中亦是如此。

12.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3 分)

A.白圭为国分忧,积极平叛。先后参与平定福建贼郑怀冒,剿灭贵州东苗干把猪,镇压刘千斤、石龙等人的叛乱。

B.白圭善于用兵,作战勇敢。征讨干把猪时,他主张先攻谷种诸夷;攻打后岩山,他冒着如雨的木石,往来督战。

C.白圭性情简重,铁面无私。陕西屡遭侵袭,他认为镇巡官应当惩治;公务完毕即闭门睡觉,从不接受他人邀请。

D.白圭宽宏大量,不记人过。在贵州时,有人行刺中官而误入白圭住所,白圭不但不加责罚,反而用好药为他疗伤。

13.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 分)

(1)巡按山西,辨疑狱百余。从车驾北征,陷土木。(5 分)

(2)圭拥衾问之,其人惊曰:“乃吾公耶?”即自刎,不殊,仆于地。(5 分)

答案:

10.B(结合上下文,通览全句,理清人物、事件,并结合表示人名(如石龙、刘长子、圭)及官职(太子少保)的关键词判断。断句如下:石龙与其党刘长子等逸去,转掠四川。圭等分兵蹙之,长子缚龙以降,余寇悉平。录功,加圭太子少保,增俸一级。)

11.A(古人自称称名,称人称字。)

12.C

选项    从不接受他人邀请    原文意思是“别人请求拜见都不通报”

原文    请谒皆不得通   

13.(1)采分点:“巡按”,巡视审查;“辨”,查清、查明;“疑狱百余”,定语后置;“狱”,案件;“从”,跟从、跟随。(各1分共5分)

原句    巡按山西,辨疑狱百余。从车驾北征,陷土木。

翻译    (白圭)巡视审查山西,查清一百多例疑难案件。跟从皇上北征,身陷土木堡。

(2)采分点:“拥 ”,围着;“乃”,是;“即”,立即;“殊”,死;“仆”,倒下。(各1分共5分)

原句    圭   拥     衾问之,  其人   惊曰:   “ 乃吾公耶?”

翻译    白圭围着被子问他,那个人吃惊地问:“是我的主公吗?”

原句    即  自刎, 不   殊,仆于地。

翻译    立即自杀,没有死,倒在地上。

【参考译文】

白圭,字宗玉,南宫人。正统七年考中进士。授官御史,监朱勇军,讨伐兀良哈有功。巡视审查山西,查清一百多例疑难案件。跟从皇上北征,身陷土木堡。脱身回朝后,明景帝命他到泽州招募士兵。不久,调任陕西按察副使,提拔为浙江右布政使。福建贼寇郑怀冒流窜抢劫处州,白圭协同诸将扫平了他。天顺二年,贵州东苗干把猪等人冒用帝王称号,攻打劫掠都匀等地方。皇上下诏晋升白圭为右副都御史,辅助南和侯方瑛军队前往征讨。白圭认为谷种诸夷是东苗羽翼,先剿破其一百四十七座营垒,乘胜攻打六美山。干把猪被擒住,诸苗震惊惧怕。成化元年,荆、襄一带贼寇刘千斤等作乱。朝廷下令抚宁伯朱永为总兵官,而任用白圭提督军务,派遣京城军队及各路军队合兵讨伐。刘千斤,名通,河南西华人。县衙门口的石狮子有千斤重,刘通用一只手举起它,于是用这个作为名号。正统年间,流民聚集在荆、襄之间,刘通窜入妖言惑众,阴谋作乱。石龙这个人,号石和尚,聚众抢掠,刘通和他共同起兵,附从的流民有四万人。白圭等人来到南漳,贼寇迎战,白圭击败他们,乘胜逼近其巢穴。刘通逃奔到寿阳,打算向陕西逃跑。白圭派兵扼守住他的去路,刘通就退守大市,与苗龙会合。官军又在雁坪击破他们,斩杀刘通的儿子刘聪及其党羽苗虎等人。贼寇退守后岩山,凭借险要之地抛落木石如同下雨。各路大军四面围攻,白圭往来督战,士兵都像蚂蚁一样攀附登城。贼寇大败,擒获刘通及其部下三千五百多人,焚烧他们的房舍,夷平险阻的地方后撤军。石龙与其党羽刘长子等人逃跑,辗转掠夺四川。白圭等分兵追逼他们,刘长子捆绑着石龙来投降,余寇都被扫平。记功,加授白圭为太子少保,增加俸禄一级。遭受父丧,安葬完毕,到职办公。成化三年,改任兵部尚书,兼任统率十二座团营。成化六年,阿罗出等居留在河套地区放牧,陕西屡次被侵犯。白圭说镇巡官苟且恣肆应该惩处,白圭就建议大举搜索河套地区,调发京城军队及其它镇兵十万屯居在延绥,并拿运输军粮责令山西、陕西百姓,不能供应,就提前征收第二年的赋税,于是内地动荡不安。成化十年,死在官任上,终年五十六岁。被赠予少傅,谥号恭敏。白圭性情庄严持重,公务完毕就关闭阁楼睡觉,别人请求拜见都不通报。在贵州时,有愤恨宦官肆虐而想刺杀他的人,误入白圭房间。白圭围着被子问他,那个人吃惊地问:“是我的主公吗?”立即自杀,没有死,倒在地上。白圭叫人点上蜡烛站起来察看,用良药敷其伤口,让他走,人们佩服他的气量。


搜索建议:《明史·白圭传》原文及翻译  明史  明史词条  原文  原文词条  翻译  翻译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