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明史·刘定之传》原文及翻译

明史

原文:

  刘定之,字主静,永新人。幼有异禀。父授之书,日诵数千言。不令作文,一日偶见所为《祀灶文》,大异之。举正统元年会试第一,殿试及第,授编修。京城大水,应诏陈十事,言:“号令宜出大公,裁以至正,不可苟且数易。公卿侍从,当数召见,察其才能心术而进退之。降人散处京畿者,宜渐移之南方。郡县职以京朝官补,使迭相出入,内外无畸重。荐举之法不当拘五品以上可仿唐制朝臣迁秩举一人自代吏部籍其名而简用之武臣子孙教以韬略守令牧养为先务,毋徒取干办。群臣遭丧,乞永罢起复以教孝。僧尼蠹国当严绝。富民输粟授官者,有犯宜追夺。”疏入留中。十三年,弟寅之与乡人相讦,辞连定之,下狱,得白。秩满,进侍讲。景帝即位,复上言十事。书奏,帝优诏答之。三年,迁洗马。也先使者乞遣报使,帝坚不许。定之疏引故事以请,帝下廷议,竟不果遣。宪宗立,进太常少卿,兼侍读学士,直经筵。江西、湖广灾,有司方征民赋。定之言国储充积,仓庾至不能容,而此张口待哺之氓,乃责其租课,非圣主恤下意。帝感其言,即命停征。四年,进礼部左侍郎。万贵妃专宠,皇后希得见,储嗣未兆。郕王女及笄未下嫁。定之因久旱,并论及之。且请经筵兼讲太祖御制诸书,斥异端邪教,勿令害政耗财。帝留其疏不下。五年,卒官。赠礼部尚书,谥文安。定之谦恭质直,以文学名一时。尝有中旨命制元宵诗,内使却立以俟。据案伸纸,立成七言绝句百首。又尝一日草九制,笔不停书。有质宋人名字者,就列其世次,若谱系然,人服其敏博。(选自《明史·刘定之传》,有删改)

译文:

  刘定之,字主静,永新人。幼年时有非凡的天资。父亲教授他读书,每天诵读数千言。没让他写文章,一天(父亲)偶然见到他写的《祀灶文》,非常惊异。考取正统元年会试第一名,殿试及第,被授予编修的职位。京城发大水,应诏令陈述十件事,说:“颁布号令应该从公正出发,以正道来裁断,不能随意多次改变。公卿侍从,应当多次召见,观察他们的才能和心术而决定升降他们(的职位)。归降而散居于京城的人,应该渐渐迁移到南方。郡县的职位以京城官员作补充,使他们轮番出入,朝廷内外没有偏重。推举的标准,不应当限制在五品以上。可以效仿唐代的制度,朝廷大臣晋级,推举一个人接替自己,吏部登记他的名字而选拔任用他。武臣的子孙,教他们用兵的计谋。地方官员管理百姓是首要的事务,不要只让他们办理事情。群臣遭遇丧事,请求永远停止起复以倡导孝道。僧尼损害国家应当严厉杜绝。有钱人捐献粮食被授予官职的,有犯法的应当剥夺官职。”奏疏呈上被留在宫中。十三年,刘定之的弟弟刘寅之与同乡相互揭发,言辞牵连到刘定之,刘定之被投入监狱,事情得以辩白。任期满后,进升为侍讲。景帝即位,又进言十件事。奏疏呈上,皇帝以褒美嘉奖的诏书答复他。三年,升迁为洗马。也先的使者请求派遣回报的使臣,皇帝坚决不答应。刘定之上疏引用先例请求,皇帝下发朝廷商议,最终没有实现派遣。宪宗即位后,进升为太常少卿,兼任侍读学士,在御前讲席值班。江西、湖广发生灾害,有关官员正在征收老百姓的赋税。刘定之说国家储备充实,粮仓已到了不能再盛的地步,而对于这些张口待哺的老百姓,却责成他们交纳赋税,这不是圣主体恤老百姓的本意。皇帝被他的话感动,立即下令停止征收。四年,进升为礼部左侍郎。万贵妃受到特别的宠爱,皇后很少能见到皇帝,储君没有征兆。郕王的女儿已成年还未出嫁。刘定之趁着长久干旱,一并论及这些事。并且请求御前讲席兼讲太祖颁发的各种诏令,斥责异端邪教,不让它们危害政事、消耗财物。皇帝将他的奏疏留在宫中不下发。五年,死在任上。追赠礼部尚书,谥号文安。刘定之谦虚恭敬、朴实正直,以文才闻名一时。曾经有皇帝的诏谕命他作元宵诗,内使退后站着等待。刘定之靠着桌子铺开纸张,立即写成七言绝句一百首。又曾经一天起草九份诏书,笔不停地写。有人问他宋人的名字,他就列出被问之人的年代先后,像谱系一样,人们佩服他的敏捷和博学。

相关练习:    


明史

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6~9题。

刘定之,字主静,永新人。幼有异禀。父授之书,日诵数千言。不令作文,一日偶见所为《祀灶文》,大异之。举正统元年会试第一,殿试及第,授编修。京城大水,应诏陈十事,言:“号令宜出大公,裁以至正,不可苟且数易。公卿侍从,当数召见,察其才能心术而进退之。降人散处京畿者,宜渐移之南方。郡县职以京朝官补,使迭相出入,内外无畸重。荐举之法不当拘五品以上可仿唐制朝臣迁秩举一人自代吏部籍其名而简用之武臣子孙教以韬略守令牧养为先务,毋徒取干办。群臣遭丧,乞永罢起复以教孝。僧尼蠹国当严绝。富民输粟授官者,有犯宜追夺。”疏入留中。十三年,弟寅之与乡人相讦,辞连定之,下狱,得白。秩满,进侍讲。景帝即位,复上言十事。书奏,帝优诏答之。三年,迁洗马。也先使者乞遣报使,帝坚不许。定之疏引故事以请,帝下廷议,竟不果遣。宪宗立,进太常少卿,兼侍读学士,直经筵。江西、湖广灾,有司方征民赋。定之言国储充积,仓庾至不能容,而此张口待哺之氓,乃责其租课,非圣主恤下意。帝感其言,即命停征。四年,进礼部左侍郎。万贵妃专宠,皇后希得见,储嗣未兆。郕王女及笄未下嫁。定之因久旱,并论及之。且请经筵兼讲太祖御制诸书,斥异端邪教,勿令害政耗财。帝留其疏不下。五年,卒官。赠礼部尚书,谥文安。定之谦恭质直,以文学名一时。尝有中旨命制元宵诗,内使却立以俟。据案伸纸,立成七言绝句百首。又尝一日草九制,笔不停书。有质宋人名字者,就列其世次,若谱系然,人服其敏博。(选自《明史·刘定之传》,有删改)

6.下列对文中画波浪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3分)(  )

A.荐举之法不当/拘五品以上/可仿唐制/朝臣迁秩/举一人自代/吏部籍其名而简用之/武臣子孙/教以韬略/

B.荐举之法/不当拘五品以上/可仿唐制/朝臣迁秩举一人/自代/吏部籍其名而简用之/武臣子孙/教以韬略/

C.荐举之法不当/拘五品以上/可仿唐制/朝臣迁秩举一人/自代/吏部籍其名而简用之/武臣子孙/教以韬略/

D.荐举之法/不当拘五品以上/可仿唐制/朝臣迁秩/举一人自代/吏部籍其名而简用之/武臣子孙/教以韬略/

7.下列对文中加点词语的相关内容的解说,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

A.会试,是中国古代科举制度中的中央考试,应考者为各省的举人,录取者称为“贡士”,第一名称为“会元”。

B.京畿,指京城及其附近的地区。从周代开始,把王城周围千里的地域称为“王畿”,汉魏时期始有“京畿”之称。

C.经筵,指汉唐以来帝王为讲论经史而特别设置的御前讲席,置讲官以翰林学士或其他官员充任或兼任。

D.及笄,古代女子满15岁结发,用笄贯之,所以称女子15岁为“及笄”,举行及笄礼时要为女子正式起名。

8.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

A.刘定之天赋极高,科考顺遂。他幼时每天诵读数千言,所写文章让父亲感到惊异;他参加会试获第一名,殿试及第,被授予编修的职位。

B.刘定之忧心国事,敢于谏言。京城水灾他应诏陈事,从号令颁布、公卿侍从升降、归降之人的安排、推举朝臣等方面提出自己的看法。

C.刘定之体恤灾民,为民请命。江西、湖广受灾,有关官员还在征收老百姓的赋税,他向皇帝提出减轻赋税的建议,被皇帝采纳。

D.刘定之聪敏博学,文采斐然。他能一次写出百首绝句,一天起草九份诏书;有人问他宋人的名字,他能列出被问之人的世次。

9.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公卿侍从,当数召见,察其才能心术而进退之。

(2)定之疏引故事以请,帝下廷议,竟不果遣。

答案:

6.D [从意思上看,画波浪线部分是刘定之的建议里的内容,“荐举之法/不当拘五品以上”的意思是“推举的标准,不应当限制在五品以上”,“荐举之法不当/拘五品以上”的意思是“推举的标准不恰当,限制五品以上”,根据语境来看,前一种断句恰当。由此排除A、C两项。从结构来看,“朝臣迁秩举一人自代”中,“朝臣迁秩”是主谓结构,“举一人自代”则是一个省略句,省略主语“朝臣”,“朝臣迁秩”与“举一人自代”之间应该断开,由此排除B项。]

7.D [“举行及笄礼时要为女子正式起名”错,一般来说,女子及笄时会取字。]

8.C [“提出减轻赋税的建议”错误,根据原文可知,刘定之反对在灾年收取赋税的做法。]

9.(1)公卿侍从,应当多次召见,观察他们的才能和心术而决定升降他们(的职位)。

(2)刘定之上疏引用先例请求,皇帝下发朝廷商议,最终没有实现派遣。

参考译文

刘定之,字主静,永新人。幼年时有非凡的天资。父亲教授他读书,每天诵读数千言。没让他写文章,一天(父亲)偶然见到他写的《祀灶文》,非常惊异。考取正统元年会试第一名,殿试及第,被授予编修的职位。京城发大水,应诏令陈述十件事,说:“颁布号令应该从公正出发,以正道来裁断,不能随意多次改变。公卿侍从,应当多次召见,观察他们的才能和心术而决定升降他们(的职位)。归降而散居于京城的人,应该渐渐迁移到南方。郡县的职位以京城官员作补充,使他们轮番出入,朝廷内外没有偏重。推举的标准,不应当限制在五品以上。可以效仿唐代的制度,朝廷大臣晋级,推举一个人接替自己,吏部登记他的名字而选拔任用他。武臣的子孙,教他们用兵的计谋。地方官员管理百姓是首要的事务,不要只让他们办理事情。群臣遭遇丧事,请求永远停止起复以倡导孝道。僧尼损害国家应当严厉杜绝。有钱人捐献粮食被授予官职的,有犯法的应当剥夺官职。”奏疏呈上被留在宫中。十三年,刘定之的弟弟刘寅之与同乡相互揭发,言辞牵连到刘定之,刘定之被投入监狱,事情得以辩白。任期满后,进升为侍讲。景帝即位,又进言十件事。奏疏呈上,皇帝以褒美嘉奖的诏书答复他。三年,升迁为洗马。也先的使者请求派遣回报的使臣,皇帝坚决不答应。刘定之上疏引用先例请求,皇帝下发朝廷商议,最终没有实现派遣。宪宗即位后,进升为太常少卿,兼任侍读学士,在御前讲席值班。江西、湖广发生灾害,有关官员正在征收老百姓的赋税。刘定之说国家储备充实,粮仓已到了不能再盛的地步,而对于这些张口待哺的老百姓,却责成他们交纳赋税,这不是圣主体恤老百姓的本意。皇帝被他的话感动,立即下令停止征收。四年,进升为礼部左侍郎。万贵妃受到特别的宠爱,皇后很少能见到皇帝,储君没有征兆。郕王的女儿已成年还未出嫁。刘定之趁着长久干旱,一并论及这些事。并且请求御前讲席兼讲太祖颁发的各种诏令,斥责异端邪教,不让它们危害政事、消耗财物。皇帝将他的奏疏留在宫中不下发。五年,死在任上。追赠礼部尚书,谥号文安。刘定之谦虚恭敬、朴实正直,以文才闻名一时。曾经有皇帝的诏谕命他作元宵诗,内使退后站着等待。刘定之靠着桌子铺开纸张,立即写成七言绝句一百首。又曾经一天起草九份诏书,笔不停地写。有人问他宋人的名字,他就列出被问之人的年代先后,像谱系一样,人们佩服他的敏捷和博学。


搜索建议:《明史·刘定之传》原文及翻译  明史  明史词条  原文  原文词条  翻译  翻译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