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聊斋志异九山王文言文翻译 聊斋志异九山王赏析

文言文

曹州李姓者[1],邑诸生。家素饶。而居宅故不甚广;舍后有园数亩,荒置之[2]。一日,有叟来说屋[3],出直百金[4]。李以无屋为辞。叟曰:“请受之,但无烦虑。”李不喻其意,姑受之,以觇其异。 越日,村人见舆马眷口入李家,纷纷甚夥,共疑李第无安顿所,问之。

李殊不自知;归而察之,并无迹响。过数日,叟忽来谒。且云:“庇字下已 数晨夕[5]。事事都草创[6],起炉作灶,未暇一修客子礼[7]。今遣小女辈作黍,幸一垂顾[8]。”李从之。则入园中,欻见舍宇华好,崭然一新。入室, 陈设芳丽。酒鼎沸于廊下,茶烟袅于厨中。俄而行酒荐馔[9],备极甘旨[10]。 时见庭下少年人,往来甚众。又闻儿女喁喁,幕中作笑语声。家人婢仆,似有数十百口。李心知其狐。席终而归,阴怀杀心。每入市,市硝硫[11],积数百斤,暗布园中殆满。骤火之,焰亘霄汉[12],如黑灵芝[13],燔臭灰眯不可近[14];但闻鸣啼嗥动之声,嘈杂聒耳。既熄入视,则死狐满地,焦头 烂额者,不可胜计。方阅视间[15],叟自外来,颜色惨恸,责李曰:“夙无 嫌怨;荒园报岁百金,非少;何忍遂相族灭[16]?此奇惨之仇,无不报者!” 忿然而去。疑其掷砾为殃,而年余无少怪异。

时顺治初年[17],山中群盗窃发,啸聚万余人[18],官莫能捕。生以家口多,日忧离乱。适村中来一星者[19],自号:“南山翁”,言人体咎[20], 了若目睹,名大噪[21]。李召至家,求推甲子[22]。翁愕然起敬,曰:“此 真主也[23]!”李闻大骇,以为妄。翁正容固言之[24]。李疑信半焉,乃曰:“岂有白手受命而帝者乎?”翁谓:“不然。自古帝王,类多起于匹夫[25], 谁是生而天子者?”生惑之,前席而请[26]。翁毅然以“卧龙”自任[27]。 请先备甲胄数千具、弓弩数千事[28]。李虑人莫之归。翁曰:“臣请为大王 连诸山,深相结。使哗言者谓大王真天子[29],山中士卒,宜必响应。”李喜,遣翁行。发藏镪[30],造甲胄。翁数日始还,曰:“借大王威福,加臣 三寸舌[31],诸山莫不愿执鞭靮[32],从戏下[33]”浃旬之间[34],果归命者数千人[35]。于是拜翁为军师;建大纛[36],设彩帜若林;据山立栅[37], 声势震动。邑今率兵来讨,翁指挥群寇,大破之。令惧,告急于兖[38]。兖兵远涉而至,翁又伏寇进击,兵大溃,将士杀伤者甚众。势益震,党以万计[39],因自立为“九山王”。翁患马少,会都中解马赴江南[40],遣一旅要 路篡取之[41]。由是“九山王”之名大噪。加翁为“护国大将军”。高卧山 巢,公然自负,以为黄袍之加[42],指日可俟矣[43]。东抚以夺马故[44], 方将进剿;又得兖报,乃发精兵数千,与六道合围而进。军旅旌旗,弥满山 谷。“九山王”大惧,召翁谋之,则不知所往。“九山王”窘急无术,登山而望曰:“今而知朝廷之势大矣!”山破,被擒,妻孥戮之。始悟翁即老狐, 盖以族灭报李也。

异史氏曰:“夫人拥妻子,闭门科头[45],何处得杀?即杀,亦何由族 哉?狐之谋亦巧矣。而壤无其种者,虽溉不生;彼其杀狐之残,方寸已有盗 根[46],故狐得长其萌而施之报[47]。今试执途人而告之曰:‘汝为天子!’ 未有不骇而走者。明明导以族灭之为,而犹乐听之,妻子为戮,又何足云? 然人听匪言也[48],始闻之而怒,继而疑,又既而信;迨至身名俱殒,而始 悟其误也,大率类此矣[49]。”

翻译

曹州府有一个姓李的书生,家里很富有,但住宅不宽敞。宅子后面有一个几亩地的园子,一直荒废着。

一天,一个老头来租他的房子住,愿出一百两银子作租金。李生以没有多余的房子为由谢绝他。老头对李生说:“请你放心收下租金,不要顾虑。”李生也不知道他的意思,就暂且收下租金,看看是怎么回事。

过了一天,村里的人见有车马家眷进了李家的大门,纷纷扬扬好像有很多人。大家都怀疑李家宅子并不大,怎么住得下这么多人?有的来问李公子,李却一点也不知道这回事。回家看了看,并没任何迹象和动静。

又过了几天,租房子的老头忽然来拜访,对李生说:“搬来贵府已经好几天了,事事都得重新安排,又得支锅做饭,又得打铺睡觉,一直没来得及来拜访主人。今天叫小女做了顿便饭,请你一定赏光过去坐坐。”李公子当即跟着老头去赴宴。

一走进他家后面的园子,忽见房舍一片,非常华丽,都是新盖的。进入正房,房里陈设也很漂亮。酒鼎正在廊下沸着,茶炉的烟也从厨房里袅袅冒向天空。刚落坐一会儿,就端上了酒菜,尽是山珍海味。时常看到门外有少年人来来往往,又听到男女青年聒聒说话,欢声笑语不绝于耳,家人奴婢像有一百多人。李公子心里已经明白,这家人家是狐。

李生喝完了酒回到自己房里,心里暗起杀机。他每次去赶集,就买下一些硫磺、芒硝,积攒了几百斤,暗暗布满后园。等他布置好了,就骤然点燃,顿时满园烈火冲天,浓烟滚滚,烧得臭不可闻。群狐乱叫之声惊天动地,嘈杂一片。烧了一阵子,大火才灭了。进园子一看,满园都是烧死的狐狸,焦头烂额的,不计其数。李生正检看间,老头自外面进来,满脸悲惨,责怪李公子说:“我与你远日无仇,近日无恨,租你的荒园出银百两作租金,也算对得起你。你怎么忍心烧灭我的全家!这个奇仇大恨,哪有不报的道理!”说完,愤然而去。李生怕它们来报复,加强了防范。可是一年多的时间,没有任何动静。

顺治初年,山中盗贼群起,约聚集了一万多人,官兵也不能剿灭他们。李生因为家中人多财丰,天天发愁,怕贼下山来抢劫。正在为难之际,村中来了一个算命先生,自称“南山翁”,算人的生死命运,祸福吉凶,了然如他亲见。一时名声大振。李公子也请他来家算卦,算命先生一进屋就肃然起敬,惊呼:“足下乃真主也!”李公子听了大吃一惊,以为这是无稽之谈。算命先生却郑重其事地坚持这样说。李公子半信半疑,对算命先生说:“哪有白手起家而成了帝王的?”算命先生说:“不然!自古帝王君主有很多是出身匹夫的,有谁生下来就是天子的呢?”李公子仍持怀疑态度,但对算命先生却尊敬起来,请他上坐。算命先生竟以“卧龙”自居。提议先准备胄甲几千套,弓箭几千副。李公子顾虑招不起人马来,算命先生说:“臣愿为大王联合诸山人马,订立盟约,并宣扬大王为真龙天子,山中将领、士卒必然前来响应。”李公子很高兴,便让先生去按计划行事。他把家藏的银子全部拿出来,制造胄甲,购买弓箭,准备起事。隔了几天,算命人来说:“凭借大王的福威,加上我三寸不烂之舌,各山头领没有不愿归你指挥的。”果然,没出十天,就有数千人马来归顺。于是李公子便拜算命先生为军师,树起大旗,设置五色彩旗,占据山头,建造围墙,一时声势大振。县官带兵来剿,算命人指挥兵马,打得官兵大败而归。县官害怕,报告了兖州知州。兖州兵远来讨伐,算命人又指挥人马埋伏起来,一举将兖州兵打得大败,伤亡惨重。从此,李公子声势更大,人马到了一万多。李公子便自立为“九山王”。算命人愁马少,又谋划派一支兵抢劫了京城解往江南的军马。于是“九山王”威震天下,加封算命人为“护国大将军”。

从此,李公子在山上高枕无忧,非常自负,以为黄袍加身称王称帝的日子为期不远了。不料,东抚因为夺马一事,已经准备进剿他们;后又得到兖州兵败的报告,便会集了六路兵马,精兵数千,四面包剿“九山王”。这时人喊马叫,遍布山谷。“九山王”大为震惊,呼唤算命人来商议对策,却已不见了。“九山王”束手无策,他登上山顶一望,长叹道:“我今日才知朝廷的势力之大了!”

不久,官兵攻破山寨,李公子被擒,妻子老小全家被杀。他这才明白,算命先生就是当年的老狐狸,原来是以杀害李公子满门来报他当年的灭族之仇的。

异史氏说:“那个人拥着妻子,关着门光着头,哪里会被杀?即使被杀,又怎么会灭族?狐狸的计谋也够巧妙的了。但土壤里没有种子,即使浇水也不会生苗;那个人杀狐残忍,心田中就已有盗根了,所以狐狸才得以使其萌芽成长而对他施加报复。现在拉住过路人就告诉他说;‘你是天子!’没有不吓跑的。明明诱导他干灭族的勾当,而他竟乐于听信,妻小被杀,又何足道?不过人听荒诞之言的时候,开始听到发怒,接着听就疑惑了,又继续听就相信了,直到身败名裂,才知道错了,大致和这个故事相似。”

注释

[1] 曹州:指曹县。曹县古称曹州,后改曹县,又改曹州,又又改曹县,屡次反复。在本篇发生的顺治初年,曹州是兖州府下辖,而曹州升级为山东直隶州要到雍正年间,所以,此处曹州是指曹县。

[2]荒置之:荒废而闲置。

[3] 税屋:租赁房屋。

[4]直:同“值”。租价。

[5] 庇宇下:受庇护于屋宇之下,寄居的谦词。

[6]草创:初设。《汉书·外戚恩泽侯表》:“庶事草创,日不暇给。”

[7]客子:旅居异地的人。

[8]幸一垂顾:希望能屈驾下顾。垂,由上施下日垂。

[9]荐:进。

[10]甘旨:泛指美味佳肴。甘,甜。旨,香。

[11]市:买。

[12] 亘:直达。

[13]如黑灵芝:烈火腾空,黑烟弥漫,如蘑菇状,故云。灵芝为菌类植 物,蘑菇状。

[14] 燔臭灰眯:焦臭刺鼻,烟尘迷目。燔,焚烧。

[15]阅视:检阅,查看。

[16]族灭:诛杀整个家族。

[17]顺治:清世祖爱新觉罗福临年号(1644—1661)。

[18] 啸聚:号召聚合。旧时一般指聚众造反。《后汉书·西羌传论》:

“招引山豪,转相啸聚,揭木为兵,负柴为械。”啸,彼此召呼。

[19] 星者: 星为古代以星象占验吉凶的方术,星者即指行此方术之人。此指算命先生。

[20] 休咎:犹言吉凶祸福。休,吉庆,福禄。咎,凶灾,祸殃。

[21] 名 大噪:名声大扬。噪,喧嚷。

[22]推甲子:推算生辰八字。甲居天干(甲、乙、丙、丁??)之首, 子居地支(子、丑、寅、卯??)之首,干支依次相配,称为“甲子”。星 命术士以人出生的年、月、日、时为四柱,配合于支,合为八字,加以附会, 用来推算命运的好坏。

[23] 真主,即俗称真龙天子。

[24]正容固言之:面色严肃地坚持这样说。

[25]类:大致,大都。

[26]前席,古人席地而坐,向前移动坐席,表示为其说所倾动。《汉书·贾 谊传》:“上(指汉文帝)因感鬼神之事,而问鬼神之本??至夜半,文帝 前席。”

[27] 卧龙:即诸葛亮。《三国志·蜀志·诸葛亮传》载,徐庶对刘备说:“诸葛孔明者,卧尤也,将军岂愿见之乎?”诸葛亮曾任刘备的军师,因以“卧龙”喻指军师。

[28]甲胄:铠甲、头盔。事:件。

[29] 哗言者:喜好传播浮言的人。

[30] 藏镪(qiǎng 强),蓄藏的金钱。镪,钱贯,引申为钱。

[31] 三寸舌;谓善辩的口才。语出《史记·留侯世家》。

[32]执鞭靮(dí敌):为人驾驭车马,意为乐意相从。《礼记·檀弓下》:“执羁靮而从。”靮,马缰绳。

[33]戏(huī挥)下:同“麾下”,部下。戏,同“麾”,旌旗之类,借以指挥。语出《汉书·项籍传》。此据青柯亭本,原作“戟下”。

[34]浃(jiá夹)旬:十日,一旬。浃,周遍。

[35]归命者:归附而接受其命令者,即归顺的人。

[36]大纛(dào 道,又读 dú毒):大旗,为古时军中主帅所在地的标志。

[37]栅(zhà炸,又读 shān 山):寨栅,垒栅。以木栅栏为营墙,以防 御敌人。

[38]兖:府名。治所在滋阳(今山东兖州县)。

[39]党:同伙的人。

[40]解:押解。

[41]一旅:犹言一支部队。旅,军队编制单位,古时五百人为一旅。也 泛指军队。要路篡取:拦路夺取。要,遮留。要路、犹拦路。

[42]黄袍加身:谓做皇帝。黄袍,古帝王袍服色尚黄。王楙《野客丛书·禁 用黄》:“唐高祖武德初,用隋制,天子常服黄袍,遂禁士庶不得服,而服 有禁自此始。”

[43]指日可俟:犹指日可待。指日,预定日期。

[44]东抚:指山东巡抚。清初沿袭明制,于地方设总督、巡抚,负责一 省或数省的军民两政,而由其所属承宣布政使司、提刑按察使司和各道道员 督率府县。

[45] 科头:不戴帽指随便闲散。

[46] 方寸:亦作“方寸地”,指心。

[47] 长其萌:使其萌芽滋长。

[48] 匪言:狂惑之言。

[49]大率:大概,大致。

赏析

《九山王》所写的曹州李姓诸生性格残忍,不讲信用,忘恩负义,老叟租居其荒园,每年百金之多,李氏亦已接受其钱,却阴怀杀心,制造大火灾,使得狐家一族几乎绝灭无一生存。只有老叟幸免于难。老叟化为南山翁报仇:

时顺治初年,山中群盗窃发,啸聚万余人,官莫能捕。生以家口多,日忧离乱。适村中来一星者,自号“南山翁”。

南山翁说生乃是真命天子,李氏自以为得计,故聚众造反,初期连连得胜,后军师南山翁悄然离去,朝廷大兵征剿,李氏族灭。

异史氏曰:“夫人拥妻子,闭门科头,何处得杀?即杀,亦何由族哉?狐之谋亦巧矣。而壤无其种者,虽溉不生;彼其杀狐之残,方寸已有盗根,故狐得长其萌而施之报。今试执途人而告之曰:‘汝为天子!’未有不骇而走者。明明导以族灭之为,而犹乐听之,妻子为戮,又何足云?然人听匪言也,始闻之而怒,继而疑,又既而信,迨至身名俱殒,而始悟其误也,大率类此矣。

蒲松龄揭示了李氏诸生遗传生命中严重问题:“彼其杀狐之残,方寸已有盗根”,然若是正心诚意,幡然认罪悔改,即老叟亦不能设计报仇矣!然其残忍不仁,狂妄自大,何能自我检讨认罪也!族灭之惨祸,乃因一人而起,家主之道德文化修养关系全家安危,可不惧哉!

作者简介

蒲松龄(1640-1715),清代文学家,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山东淄川(今山东淄博市) 人。蒲松龄一生热衷功名,醉心科举,但他除了十九岁时应童子试曾连续考中县、府、道三个第一,补博士弟子员外,以后屡受挫折,一直郁郁不得志。他一面教书,一面应考了四十年,到七十一岁时才援例出贡,补了个岁贡生,四年后便死去了。一生中的坎坷遭遇使蒲松龄对当时政治的黑暗和科举的弊端有了一定的认识;生活的贫困使他对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和思想有了一定的了解和体会。因此,他以自己的切身感受写了不少著作,今存除《聊斋志异》外,还有《聊斋文集》和《诗集》等。

搜索建议:山王  山王词条  聊斋志异  聊斋志异词条  文言文  文言文词条  赏析  赏析词条  翻译  翻译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