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聊斋志异王货郎文言文翻译

文言文

济南业酒人某翁[1],遣子小二如齐河索贳价[2]。出西门。见兄阿大。时大死已久。二惊问:“哥那得来?”答云:“冥府一疑案,须弟一证 之。”二作色怨讪[3]。大指后一人如皂状者[4],曰:“官役在此,我岂自 由耶!”但引手招之,不觉从去,尽夜狂奔,至泰山下[5]。忽见官衙,方将 并入,见群众纷出。皂拱问:“事何如矣?”一人曰:“勿须复入,结矣[6]。” 皂乃释令归。大忧弟无资斧。皂思良久,即引二去,走二三十里,入村,至 一家檐下,嘱云:“如有人出,便使相送;如其不肯,便道王货郎言之矣。” 遂去。二冥然而僵。既晓,第主出[7],见人死门外,大骇。守移时,微苏; 扶入饵之,始言里居,即求资送。主人难之。二如皂言。主人惊绝,急赁骑 送之归[8]。偿之,不受;问其故,亦不言。别而去。

翻译

济南有一个卖酒为生的老翁,一天,支使他的儿子小二去齐河讨酒债。小二刚出西门,忽然看见哥哥阿大——当时阿大已死了很久了。小二惊讶地问:“哥哥怎么来了?”阿大答道:“阴间有件疑案,要弟弟去作证。”小二闻听变了脸色,怨骂哥哥。阿大指着身后一个像皂隶模样的人说:“现有官差在这里,我也是身不由己啊!”便向小二招手,小二不知不觉地跟着他们狂奔起来。

跑了一夜,他们来到泰山脚下,忽然看见一座衙门,刚要进去,里边很多人一涌而出。那个像皂隶模样的人问:“事情怎么样了?”其中一人回答:“不用再进去了,已经结了。”皂隶听说便释放了小二,让他回家。阿大担心弟弟没有盘缠,皂隶考虑了很久,就领着小二走了。走出二三十里路,进入一座村庄,来到一家屋檐下,皂隶嘱咐小二说:“这家如有人出来,你就让他送你回家。如果不肯,就说是王货郎说的。”说完便走了。小二立即人事不知,僵死在地上。

天亮后,这家主人出来,见有个人死在门外,十分惊骇。守候了一会儿,小二逐渐苏醒过来,主人把他扶进家中,又喂了点饮食,小二方才说出自己的家乡,要求主人送他回家。主人为难,小二便按皂隶交待的那样说了。主人一听,惊吓万分,急忙赁了匹毛驴送小二回去。到家后,小二拿钱给他,他不接受;问他原因,也不说。道别后,自己走了。

注释

[1]:以卖酒为业之人,即酒店主人。

[2]小二:山东方言指称次子。如,往。索贳(shì士)价:追讨酒债。 索,讨还。贳价,赊酒钱。贳,赊欠。

[3]作色怨讪:变脸怨骂。作色,脸上变色,指生气恼恨。讪,骂詈。

[4]如皂状者:似是衙役样子的人。皂,皂隶,衙门的差役。明洪武四年

规定,皂隶公使人服制,穿皂色盘领衫,戴平顶巾,结白搭膊,带 牌。参见俞汝揖《礼部志稿·士庶巾服》。

[5]泰山:此据铸雪斋抄本,原作“太山”。

[6]结:结案。

[7]第主:宅院主人。第,宅第,宅舍。

[8]急赁骑送之归:此从铸雪斋抄本,原衍一“之”字。

作者简介

蒲松龄(1640-1715),清代文学家,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山东淄川(今山东淄博市) 人。蒲松龄一生热衷功名,醉心科举,但他除了十九岁时应童子试曾连续考中县、府、道三个第一,补博士弟子员外,以后屡受挫折,一直郁郁不得志。他一面教书,一面应考了四十年,到七十一岁时才援例出贡,补了个岁贡生,四年后便死去了。一生中的坎坷遭遇使蒲松龄对当时政治的黑暗和科举的弊端有了一定的认识;生活的贫困使他对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和思想有了一定的了解和体会。因此,他以自己的切身感受写了不少著作,今存除《聊斋志异》外,还有《聊斋文集》和《诗集》等。

搜索建议:聊斋志异王货郎文言文翻译  聊斋志异  聊斋志异词条  货郎  货郎词条  文言文  文言文词条  翻译  翻译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