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鲁迅《三论“文人相轻”》原文及解析

  《芒种》第八期上有一篇魏金枝先生的《分明的是非和热烈的好恶》,是为以前的《文学论坛》上的《再论“文人相轻”》而发的。他先给了原则上的几乎全体的赞成,说,“人应有分明的是非,和热烈的好恶,这是不错的,文人应更有分明的是非,和更热烈的好恶,这也是不错的。”中间虽说“凡人在落难时节……能与猿鹤为伍,自然最好,否则与鹿豕为伍,也是好的。即到千万没有办法的时候,至于躺在破庙角里,而与麻疯病菌为伍,倘然我的体力,尚能为自然的抗御,因而不至毁灭以死,也比被实际上也做着骗子屠夫的所诱杀脔割,较为心愿。”看起来好像有些微辞,但其实说的是他的憎恶骗子屠夫,远在猿鹤以至麻疯病菌之上,和《论坛》上所说的“从圣贤一直敬到骗子屠夫,从美人香草一直爱到麻疯病菌的文人,在这世界上是找不到的”的话,也并不两样。至于说:“平心而论,彼一是非,此一是非,原非确论。”则在近来的庄子道友中,简直是鹤立鸡群似的卓见了。【本文主要是批驳魏金枝《分明的是非和热烈的好恶》一文的观点,本段首先列举《分明的是非和热烈的好恶》中关于“人应有分明的是非,和热烈的好恶,这是不错的,文人应更有分明的是非,和更热烈的好恶,这也是不错的。”的观点,而此观点正是作者在《再论“文人相轻”》表达的主要观点,故对此加以肯定,作为后文批驳的前提。】

  然而魏先生的大论的主旨,并不专在这一些,他要申明的是:是非难定,于是爱憎就为难。因为“譬如有一种人,……在他自己的心目之中,已先无是非之分。……于是其所谓‘是’,不免似是而实非了。”但“至于非中之是,它的是处,正胜过于似是之非,因为其犹讲交友之道,而无门阀之分”的【此处所谓“交友之道”是指无利害冲突的道义之交,而“门阀之分”是指完全以利益和利害关系为价值判断的标准和行为指南,而不讲是非对错。】。到这地步,我们的文人就只好吞吞吐吐,假揩眼泪了。“似是之非”其实就是“非”,倘使已经看穿,不是只要给以热烈的憎恶就成了吗?然而“天下的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又不得不爱护“非中之是”,何况还有“似非而是”和“是中之非”,取其大,略其细的方法,于是就不适用了。天下何尝有黑暗,据物理学说,地球上的无论如何的黑暗中,不是总有 X 分之一的光的吗?看起书来,据理就该看见 X 分之一的字的,──我们不能论明暗。【此段是对魏金枝所谓“是非难定”的观点进行批驳,魏金枝认为“是”与“非”实际上难以辨识清楚,有“似是之非”亦有“似非而是”,加之受其中利害关系所影响,故而导致“我们的文人”不敢明确自己的观点,不敢表达爱憎,只剩下“吞吞吐吐,假揩眼泪了”。最后,作者通过“明暗”的比喻将魏金枝的观点加以引申,进一步揭露“是非难定”观点的虚伪本质,此处“明暗”比喻是非,也就是说,就像没有绝对的黑暗一样没有绝对的是非,实际上等于否定了第一段的观点,又回到“无是非”的结论中。】 

  这并非刻薄的比喻,魏先生却正走到“无是非”的结论的。他终于说:“总之,文人相轻,不外乎文的长短,道的是非,文既无长短可言,道又无是非之分,则空谈是非,何补于事!已而已而,手无寸铁的人呵【以上引用魏金枝文章的最终结论,为对其批驳做铺垫】!”人无全德,道无大成,刚说过“非中之是”,胜过“似是之非”,怎么立刻又变成“文既无长短可言,道又无是非之分”了呢【以上批驳魏金枝“道无是非之分”的观点】?文人的铁,就是文章,魏先生正在大做散文,力施搏击,怎么同时又说是“手无寸铁”了呢【以上批驳魏金枝“手无寸铁”的观点】?这可见要抬举“非中之是”,却又不肯明说,事实上是怎样的难,所以即使在那大文上列举了许多对手的“排挤”,“大言”,“卖友”的恶谥,而且那大文正可通行无阻,却还是觉得“手无寸铁”,归根结蒂,掉进“无是非”说的深坑里,和自己以为“原非确论”的“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说成了“朋友”──这里不说“门阀”──了。【此段驳斥魏金枝文章的结论,并进一步点明魏金枝的本质,魏金枝之类的文人本身是具有是非善恶的价值判断的,但因自身的软弱,害怕受到当权阶级的打击报复而不敢明确表达“是非”与“爱憎”,所以只能变得“吞吞吐吐,假揩眼泪了”,又怕受到进步文人和读者的抨击,故而用对手的“排挤”,“大言”,“卖友”等借口为自己开脱遮掩,又用“原非确论”来为自己辩解,最终掉入混淆概念的“无是非”的泥沼无法脱身。】 

  况且,“文既无长短可言,道又无是非之分”,魏先生的文章,就他自己的结论而言,就先没有动笔的必要。不过要说结果,这无须动笔的动笔,却还是有战斗的功效的,中国的有些文人一向谦虚,所以有时简直会自己先躺在地上,说道,“倘然要讲是非,也该去怪追奔逐北的好汉,我等小民,不任其咎。”明明是加入论战中的了,却又立刻肩出一面“小民”旗来,推得干干净净,连肋骨在那里也找不到了。论“文人相轻”竟会到这地步,这真是叫作到了末路!【此段是从魏金枝文章的社会影响角度进行评价,指出魏金枝宣扬“文既无长短可言,道又无是非之分”的观点,看似折中公允,清高拔俗,不屑于加入到“文人相轻”的论战中,实际上其文章已经产生社会影响,也就是作者所谓已经“加入论战中的了”,明明表达了观点而又摆出两不相帮的姿态以期望免于被抨击,就像是加入战场而又躺在地上装可怜一样,让人可笑又可悲,以至于作者感叹“这真是叫作到了末路!”。】 

                               七月十五日

  ◇备考

分明的是非和热烈的好恶

魏金枝

  人应有分明的是非,和热烈的好恶,这是不错的。文人应更有分明的是非,和更热烈的好恶,这也是不错的。但天下的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除了是非之外,还有“似是而非”的“是”,和“非中有是”之非,在这当口,我们的好恶,便有些为难了。

  譬如有一种人,他们借着一个好看的幌子,做其为所欲为的勾当,不论是非,无分好恶,一概置之在所排挤之列,这叫做玉石俱焚,在他自己的心目之中,已先无是非之分。但他还要大言不惭,自以为是。于是其所谓“是”,不免似是而实非了。这是我们在谈话是非之前,所应最先将它分辩明白的。次则以趣观之,往往有些具着两张面孔的人,对于腰骨硬朗的,他会伏在地下,打拱作揖,对于下一点的,也会装起高不可扳的怪腔,甚至给你当头一脚,拒之千里之外。其时是非,便会煞时分手,各归其主,因之好恶不同,也是常事。在此时际,要谈是非,就得易地而处,平心而论,彼一是非,此一是非,原非确论。

  至于非中之是,它的是处,正胜过于似是之非,因为其犹讲交友之道,而无门阀之分。凡人在落难时节,没有朋友,没有六亲,更无是非天道可言,能与猿鹤为伍,自然最好,否则与鹿豕为伍,也是好的。即到千万没有办法的时候,至于躺在破庙角里,而与麻疯病菌为伍,倘然我的体力,尚能为自然的抗御,因而不至毁灭以死,也比被实际上也做着骗子屠夫的所诱杀脔割,较为心愿。所以,倘然要讲是非,也该去怪追奔逐北的好汉,我等小民,不任其咎。但近来那般似是的人,还在那里大登告白,说是“少卿教匈奴为兵”,那个意思,更为凶恶,为他营业,卖他朋友,甚而至于陷井下石,望人万劫不复,那层似是的甜衣,不是糖拌砒霜,是什么呢?

  总之,文人相轻,不外乎文的长短,道的是非,文既无长短可言,道又无是非之分,则空谈是非,何补于事!已而已而,手无寸铁的人呵!

                  七月一日,《芒种》第八期。

  ①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三五年八月《文学》月刊第五卷第二号“文学论坛”栏,署名隼。

  鲁迅作品全集鉴赏

  《朝花夕拾》

  范爱农、《二十四孝图》、藤野先生、阿长与山海经、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五猖会、狗·猫·鼠、琐记、无常

  《仿徨》

  祝福、弟兄、在酒楼上、伤逝、离婚、孤独者、高老夫子、示众、长明灯、肥皂、幸福的家庭

  《呐喊》

  《呐喊》自序、阿Q正传、白光、端午节、风波、故乡、孔乙己、狂人日记、明天、社戏、头发的故事、兔和猫、一件小事、鸭的喜剧、药

  《故事新编》

  序言、理水、采薇、铸剑、非攻、奔月、出关、补天、起死

  《野草》

  《野草》英文译本序、《野草》题辞、秋夜、影的告别、求乞者、我的失恋、复仇、复仇〔其二〕、希望、雪、风筝、好的故事、过客、死火、狗的驳诘、失掉的好地狱、墓碣文、颓败线的颤动、立论、死后、这样的战士、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腊叶、淡淡的血痕中、一觉

  杂文集

  《伪自由书》、《而己集》、《花边文学》、《热风》、《坟》、《准风月谈》、《且介亭杂文》、《且介亭杂文附集》、《华盖集》、《华盖集续编》

搜索建议:文人相轻  文人相轻词条  鲁迅  鲁迅词条  原文  原文词条  解析  解析词条  
有感名家名作

 鲁迅《隐士》原文及解析

 隐士,历来算是一个美名,但有时也当作一个笑柄。最显著的,则有刺陈眉公的“翩然一只云中鹤,飞去飞来宰相衙”的诗,至今也还有人提及②。我以为这是一种误解。因为一方...(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