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十醋记·醋授》原文及鉴赏

  【啄木儿】 (外醉上) 我心中苦,腹内焦,无子今生宗绝了。夫人在此,夫人,你是个女中豪,绝胜男儿。只有一个字不好些。(旦)那一个字?(外笑介) 这字儿恐难除扫。夫人,下官看那天下女子呵。真个千人万人俱同调,夫人更得机中窍。(旦)奴家不懂这些说话。(外附耳笑介)夫人,你这妒字生成不用教。

  【前腔】 (旦) 奴原妒,君论高,五十知非今太早。(外哭介)下官也罢,无奈宗枝大计何? (旦)你假题目做出奇文,我好结股一篇窗稿。(外)支离得紧。(旦)这支离二字君堪笑,妒根一字君能吊。(推小旦与外介)这是我的左右同堂一妒寮。

  【三段子】 (外惊介)夫人,此情怎考?这人儿分明姓萧。此意怎描?真和假还疑梦遥。教人骇杀葫芦调,望伊说向其中妙。(外又看介)恐是我的醉眼模糊,一番颠倒。

  【前腔】 (旦)相公,我的妒风不小。取新人千金阿娇,妒罪怎逃?如花貌,依然姓萧。你且过来,叩见老爷。(小)老爷在上,贱妾叩头。(外扶起介) (旦)你看他殷殷软语莺花笑,丝丝弱柳风烟绰。只是苦了奴家呵,少不得秋水盈盈,春山不扫。

  【归朝欢】 (外拜介)夫人,你今日里,今日里贤名顿超。适才下官呵,醉中言心中莫绕。(旦)如今醒了么?(外揖介) 从前罪,从前罪,望伊恕饶。夫人,下官见了你此段情怀呵,天高。不要说下官感激,就是祖和宗,九泉都晓。(旦) 他有了人家,即日要出嫁了。因感我们好处,特来谢一谢。要面求你的执照,故此来的,不要痴了心。(外摇首介) 非也非也。几曾见节度衙门,讨执照的人进来出去,由他自便不成?夫人,你不须再把人惊掉。(揖介)还要求伊发付良辰早。(拜大士介)菩萨呵,菩萨,我只愿两个麒麟即日招。

  【前腔】 (旦) 全然是,全然是假言见褒。论真情,一团奸巧。甜言骗,甜言骗,心旌乱摇。承祧,算年华奴还未老。把他做个待年未字闺中俏。(拜大士介) 如今还把神明祷,倘得大造圆成嫁小乔。

  【鲍老催】 (外)夫人,你莫装假乔,我这胡言乱语休写描,从今方识侠女高。下官从来极是方古的呢,难道今日里任轻狂情偏倬,只因后事难筹料。眼中含泪心中悼,做不得庄严调。

  【前腔】 (旦)你把此心固牢,思思想想空自焦,入宫见妒从古招。(外跪介) (旦) 休妄想,莫过劳,毋欢笑。任伊跪拜成呼叫,从容仔细无轻躁。(扶外起介)我这妒夫人难羁拗。

  【尾】 (外) 夫人莫要多圈套,听更漏沉沉已数敲。夫人,你既有此美情,何必又苦下官? (旦) 当置妾身于何地? (外) 做一个品字夫妻黍雪桃。

  《红楼梦》 第二十回写贾府演戏,贾母等人一同观看,点的戏名为 《满床笏》,这就是范希哲所撰的传奇 《十醋记》。此剧取材于唐代史实,剧情多为虚构,写郭子仪年轻时与李白结识,李白见他一表人才,写信向朔方节度使龚敬推荐他,使郭子仪得在龚敬部下效力。龚敬年过四十还没有儿子,时有平民萧然因欠官银卖女还债,龚敬欲娶其女为妾。龚敬之妻师氏查知,赠萧女三百两银子,送她归家。龚敬对妻子的妒忌有所畏惧,不敢再生娶妾的念头,但师氏却深明大义,又把萧女接到府中,同意丈夫收她为妾。后来龚敬用郭子仪为大将,平定了安禄山的叛乱。郭子仪功高盖世,他六十大寿时,七子八婿都是朝中显官,孙子也中了进士,文武百官都来祝贺,来宾所带的笏板堆满了一床,所以此剧又名 《满床笏》。《红楼梦》 中写贾母点戏点了 《满床笏》,表现了贾母由观赏郭子仪的荣华富贵而对贾府极盛时的荣贵感到陶醉的虚荣心态。但是,此剧的有趣之处并不在于渲染郭子仪的荣贵,而是龚敬之妻的 “吃醋” 引发的一系列喜剧冲突。因为剧中有 《醋表》、《醋义》、《醋成》、《醋感》、《醋授》、《醋功》、《醋锦》、《醋阻》、《醋致》、《醋慨》共十个带 “醋” 字的场次,故剧名为 《十醋记》。据《曲海总目提要》 的说法,此剧作者是龚鼎孽的门客,故以龚敬隐指龚鼎孽,而以龚敬之妻师氏隐指龚鼎孽之妾顾湄。此剧写成后,由龚鼎孽府中家乐在顾湄生日那天演出,剧中写师氏虽吃醋却成全丈夫娶妾之愿,正是为了博取顾夫人欢喜。了解这样的背景对于剧中大量写龚敬惧内、师氏吃醋的情节就不以为怪了。

  《醋授》 一出,即是写师氏同意丈夫纳萧女为妾的一场戏。此出一开始,写师氏供奉着观音大士和张仙之像,虔诚拜祷,祝愿丈夫早得子嗣。她自知嫁给龚敬多年,未曾生育,因此她从丈夫的宗祧大计来考虑,决定不再反对丈夫纳妾。而从女性对丈夫的专一与执着的爱情来说,师氏是不能同意丈夫纳妾的,因此她的内心充满了矛盾和苦闷。思想斗争的结果,她顾全丈夫不能绝后这个大局,不得已作出这样的选择。而且,师氏自从见过萧女,觉得萧女性情温顺,为人贤淑,认为丈夫纳这样的女子为妾也是比较合适的。于是,师氏先派人把萧女接过来,当面对她开导一番,让她明确做妾的礼仪和职分,这使萧女非常感激。安排妥当,这才引出师氏和龚敬的一段对唱。

  龚敬在外面刚饮过酒,醉意朦胧地回到家中,他对夫人的暗中安排尚未知晓,还在想着夫人原来妒忌吃醋的模样而心中焦躁。他唱的 【啄木儿】 一曲,实为醉后吐真言,为自己不能娶妾将会子孙断绝而伤感。见到夫人师氏,在夸奖她为女中豪杰的同时,仗着酒劲儿,指出她天生妒忌的特点。“妒字生成不用教”,这句话是笑着说给师氏听的,概括了他对夫人的评价。师氏接唱的一支 【啄木儿】,首先承认自己具有妒忌的特点,然后提出要到五十岁再改掉这个缺点。龚敬想到她如今不过四十来岁,离五十岁还远着呢,自己纳妾尚遥遥无期,于是不由得伤心地哭起来。师氏见丈夫如此情急,这才突然把萧女推到他的面前,给了丈夫一个惊喜。

  【三段子】 一曲是龚敬所唱。他在没有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忽然见到萧女,吃惊不小。心想夫人原来那样吃醋,因此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还以为是自己吃醉了酒的幻觉。这里表现龚敬的心理活动,入情入理。这时,师氏接唱一曲 【三段子】,她承认自己有妒忌的特点,但仍然把一个如花似玉的千金阿娇萧氏女接过来送给丈夫,有意在丈夫面前显示一下通情达理的胸怀。她让萧女拜见龚敬,龚敬急忙将萧氏扶起,师氏看到丈夫怜爱萧氏的神态,难免为自己应得的夫妻之爱将被新人分去一些又感到有些失落。她想到自己今后将会 “秋水盈盈,春山不扫”,不觉有些凄然。这里表现师氏的心理活动,也自然而真切。

  当龚敬得知夫人的诚意之后,他的怯惧与疑惑都化成了感激。【归朝欢】 一曲即唱出他此时的心情。他先向夫人下拜,感激她的贤惠; 又向夫人作揖,请她饶恕自己以前的过错; 之后又说不仅自己感激,本族祖宗得知这一喜讯也会感激夫人的美德。谁知,剧情至此又生波澜,师氏忽然说萧女是因为嫁了人来向龚老爷告别并求取“结婚证明” 的,根本不是来作妾的。这或许是师氏矛盾心态的再次表露而变卦,或许是她对丈夫的又一次试探,或许是剧作者为表现好事多磨而故作跌宕,但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合乎情理。而对龚敬来说,他此时已不相信夫人的谎言,只相信夫人允其纳妾的事实,这里表现出龚敬能看透事理的睿智,也表现出他对夫人的了解。于是龚敬只求夫人不要再难为他,让他和新人早度良宵。而且,他还向观音菩萨下拜,求菩萨保佑他早获子嗣。师氏看到丈夫的这番表演,接唱一曲 【归朝欢】 从容应对。她先对丈夫揶揄一番,说他以前向她作过的不纳妾的承诺都是虚情假意,如今见了年轻貌美的萧氏就忘乎所以。接着,她提出把萧女养在府中,等自己死后再行续娶之礼。之后她也向观音菩萨下拜,求菩萨保佑。

  这时,龚敬又被打入闷葫芦中。他唱 【鲍老催】 一曲,再次向夫人求情。师氏也唱一支同牌曲子,再次告诫丈夫不要胡思乱想。直到逼得龚敬向她行跪拜大礼,她才把他扶起,勉强应允。

  最后一曲 【尾声】,交待了本出戏中二人冲突的最终结果。龚敬请夫人不要再绕弯子,表示他要和贤妻美妾一家三口和睦相处。这是龚敬梦寐已久的愿望,也是此出戏开始时师氏的本意。此出的妙处就在于作者标明 《醋授》,本来是写师氏把萧女“授” 给丈夫的过程,但却是极力描写师氏不愿意成全而最终成全的过程,即不授而授的过程。剧中把两人的心理活动刻划得细致入微,情节的发展波澜起伏,层次分明,又符合人物思想与性格的逻辑,情理兼顾,举动自然,曲折有致,水到渠成。作者是深知女人之心、女人之情的,否则不会把这出戏写得如此精彩。

 

搜索建议:《十醋记·醋授》原文及鉴赏  鉴赏  鉴赏词条  原文  原文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