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古代民歌《相逢行》原文及赏析

  相逢狭路间,道隘不容车。不知何年少,夹毂问君家。君家诚易知,易知复难忘。黄金为君门,白玉为君堂。堂上置樽酒,作使邯郸倡。中庭生桂树,华灯何煌煌! 兄弟两三人,中子为侍郎。五日一来归,道上自生光。黄金络马头,观者盈道傍。入门时左顾,但见双鸳鸯。鸳鸯七十二,罗列自成行。音声何噰噰,鹤鸣东西厢。大妇织绮罗; 中妇织流黄;小妇无所为,挟瑟上高堂。丈夫且安坐,调丝方未央。

  这是一首反映富贵人家生活的诗。诗中铺叙了他们的种种享受,从而揭示了现实生活的一个侧面。汉乐府民歌采用的是现实主义创作手法,它不仅多侧面地反映了广大劳动人民的悲惨处境,不幸的遭遇,而且真实地反映了与劳苦大众相对立阶层的豪奢欢娱,从而使我们更加认识到当时的社会现实。

  开端四句是引子,提出话题。“相逢狭路间,道隘不容车。不知何年少,夹毂问君家。”两车在狭窄的道路上相遇,街道狭窄得难以容下车子并行。不知哪儿的一个少年,在两车中间打听你的家。“道隘”句,陈祚明说:“既切狭路,又见车之高广。”那么狭路相逢的两车中乘坐的无疑是富贵之士,也是赴“君家”之人。夹毂,即夹车,指两车之间。“何少年”几个字用得好,表明了他之所以不知道这个富贵之家,是因为他不是当地人,而且是年少的孩子,同时,也由此引起了下面“君家”如何的话题。

  “君家诚易知,易知复难忘。”这两句是说“君家”远近知晓,实在是太容易知道了 ,不仅容易知道,而且是又不容易使人忘记。说明这是一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富贵之家。正如清王尧衢说:“凡荣显之极者,人所易知。” (《古诗合解》) 下面则具体地描绘了这豪华之家。

  “黄金为君门,白玉为君堂。”门是门面,它标志着一个人家的经济地位。这是用黄金装饰的金光灿灿的大门,可见,这是一个极富有之家。不仅如此,那厅堂是用白玉所制,洁白晶莹。黄金为门,白玉为堂,可谓是豪奢之极。黄金和白玉又是色彩分明,这怎能不使人“易知”、“难忘”?这还仅仅是外表,那内部的设置及生活如何呢?诗篇由表及里地转入了这方面的描写。

  “堂上置樽酒,作使邯郸倡。”这两句是写主人饮酒作乐,美女以歌舞侍宴的情况。樽,酒杯。作使,役使。邯郸倡,邯郸的女乐。邯郸是战国时赵国之地,其地女子美艳且多习歌舞。堂上摆放着金樽美酒,身边有美女翩翩起舞,为之饮酒助兴。“中庭生桂树,华灯何煌煌”二句,写 “君家”庭院及厅堂中夜间景象。在庭院中栽种着芳香的桂树,厅堂中有雕琢精美的灯,灯光辉煌夺目,可谓是富丽堂皇。

  “兄弟”六句写“君家”显赫的社会地位。“兄弟两三人,中子为侍郎。”在兄弟三人之中,只有“中子”最为贵幸,可以随意出入宫中,据《后汉书·百官志》,西汉成帝初,置尚书四人,分为四曹。至汉光武帝时,改分为六曹,每曹有侍郎六人,作文书起草。“五日一来归,道上自生光。”这两句是说“中子”的气派。五日一归,汉中朝官每五日有一次休沐探视。王尧衢说: “贵人以五日来归一洗沐,车骑之盛,侍从之多,足以生光道上。”“黄金络马头,观者盈道傍”二句,仍是描写其威势,那用黄金镶造的马的辔头辉煌灿烂,道路两边挤满了围观的人群。从中不难发现“君家”在当地的地位、气派。虽然这里写的仅仅是 “中子”,其他的人也就可想而知。正如陈祚明所云: “ ‘兄弟两三人’,但道中子,其他可知。” ( 《采菽堂古诗选》)

  接着则进一步描写 “君家”的富贵。“入门时左顾,但见双鸳鸯。鸳鸯七十二,罗列自成行。音声何噰噰,鹤鸣东西厢。”左顾,指回顾。但见,只见。噰噰,形容众鸟和鸣之声。那 “中子”回到家门,便听到了鸟声和鸣,原来是七十二只之多的鸳鸯排列成行,还有那东西两厢的白鹤。鸳鸯、鹤,都是珍禽,富贵人家常常以此为玩物。那些“盎中无斗米储,还视架上无悬衣”的贫困之家决不会饲养这种珍禽。因而这里是以鸳鸯、鹤来烘托“君家”的富有。这几句描写又是极富有意境。从鸳鸯的罗列成行,到白鹤的鸣声噰噰,可以想象出那场景、画面,给人以真实之感。

  最后六句,写君家的和乐生活。“大妇织绮罗,中妇织流黄,小妇无所为,挟瑟上高堂”。诗篇由 “三子”写到三妇。大妇、中妇、小妇,即三子之妻。绮罗,一种有浮花的绫子。流黄,亦作留黄,是黄紫相间色的绢。大媳妇、二媳妇都在织作,而小媳妇无所事事,便挟着瑟上堂,给公婆弹瑟听。“丈人且安坐,调丝方未央”二句,疑是小妇之语,当小妇来到高堂上,便对公婆说: “公婆且安坐吧,我调瑟弄弦,为您慢慢弹奏。”丝,瑟上的弦。据后汉书记载,汉代豪贵之家,后堂丝竹常常是昏夜不止。闻一多说:“《汉书 ·张禹传》曰: ‘身居大第,后堂理丝竹管弦。’ 又曰: ‘禹将 (戴)崇入后堂饮食,妇女相对,优人管弦铿锵,及乐,昏夜乃罢。’ 纪汉世豪贵生活,可与此诗相发。”从中不难看出 “君家”的生活是多么豪华奢靡。

  此诗善于以点带面地进行描写,如为了反映这个家庭的地位及富有,详细地描写了中子侍郎的情况,又以他耳闻目见来烘托其家庭的境况。如此等等,颇见诗人的匠心。当然,作者目的在于从这一个富贵之家来反映汉代社会统治阶层的生活情况,那么可以和汉代社会中那些“病妇”、“孤儿”、“征夫”等极贫穷的社会下层人士形成一个鲜明对比。无疑,这是一篇闪耀着现实主义光芒的作品。

 

搜索建议:古代民歌《相逢行》原文及赏析  民歌  民歌词条  赏析  赏析词条  相逢  相逢词条  原文  原文词条  古代  古代词条  
有感名家名作

 张恨水《秋萤》原文欣赏

 秋萤  江南之萤始于夏,而初秋犹盛,故诗人有“轻罗小扇扑流萤”之称。川东则否,始于暮春,盛于仲夏,稻花开时,黑夜即不复有流火群飞矣。然亦非尽绝迹,时或遗一二老...(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