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双渐苏卿人月圆》人物形象及性格特点分析

  宋人传奇《苏小卿》是一个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虽然它不像《莺莺传》被王实甫改编成的《西厢记》杂剧那样的妇孺皆知,但经过小说,诸宫调,散曲,杂剧等多种艺术形式的传播,也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尤其是苏小卿这样一位敢于对爱情大胆泼辣追求的女性形象,几百年来,和崔莺莺、李亚仙、杜十娘一样,在中国文学人物画廊里熠熠闪光。

  宋人传奇中的《苏小卿》

  《苏小卿》的本事最早见于南宋人编的《醉翁谈录》的佚文,今存《永乐痧大典》2405卷,作者无考。但从文中所写的双渐是北宋中叶时人,仁宗庆历二年(1042)进士,曾任同州知州,可推知作者约为北宋中叶以后人,在小说中,整个故事可分为邂逅订情,广陵重逢、月下偕逃三个部分。

  苏小卿是闾江知县苏寺亟的独生女儿。她“性格妖娆,仪容俨雅,莹玉肌香,宫腰难比,”是一位美丽异常的少女。一天,她独自在后花园玩赏,“星眸四顾”,忽见一人卧于花阴之下。经询问,才知是本县衙里的厅吏,姓双名渐。双渐自幼就博览经书,长大又工词赋,虽有攀龙折桂的志向,无奈家境贫寒,无由进身,只好暂时苟安于厅吏之职。苏小卿见他位居卑下,却有凌云之志;又见他英俊潇洒,一表人材,心中不禁为之怦然。默念道:“荆山之玉,自带纤瑕,世之常理。今生精神端丽,诚为佳士。”苏小卿为了验证双渐的才学,“遂指厅壁山水赋诗”,双渐果然应命立就:

  “涧边芹草连天碧,山下锦涛无丈尺。

  莺稀燕少蝶未知,密意采芳与谁惜?

  我有春情方似织,万绪千头难求觅。

  富贵荣华不早来,眼前光景空抛掷。”

  小卿见双生诗句华彩四溢,且又流露对自己的倾慕之情,心中更是搅翻起无限爱意。便顺势问曰:“‘昔相如有援琴之桃,文君潜附毂相逐;韩寿孤吟于窗下,贾氏窍之香囊’,此乃怜才惜貌。娇羞微笑曰:‘尔能学否?,生曰:‘一介末吏,非匹耦不敢当此’。女惭曰:‘妾一言已出,反不见从,迩来诗涉淫词,汝得何罪?’生不得已而诺之。乱红深处,花为屏障,尤云殢雨,一霎欢情。”离别时,小卿殷殷告曰:“……深心励学,不忘劳苦,以俟搜贤取士,待折高枝。……我乃它托不嫁,等待亲音,更无忘也。”

  这是小说的第一部分。最令人吃惊的是苏小卿对爱的大胆追求几乎到了毫无顾忌的地步。她的“星眸四顾”,一反“笑不露齿、目不斜视’的封建道德规范;她的主动求爱,并即刻许身野合,更是违背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男女授受不亲”的封建伦理准则。尽管她也出身官宦人家,但在人物性格发展的进程中,她甚至没有崔莺莺的那种当要跨出封建礼教门槛时的犹豫与反复。宋代,是程朱理学盛行,文则强调载道、小说则强调训诫,封建伦理道德的戒规最为谨严的时代。也许是“矫枉”必需“过正”,苏小卿性格正是这种“谨严”的压抑下逆生出来的女性形象,她的大胆而热列的追求,也正是对程朱理学中“存天理,灭人欲”的禁欲主义的挑战。这种情形就如同西方中世纪的黑暗窒息不能逆孕出《十日谈》、《巨人传》这些伟大著作一样。从这个意义上看,苏小卿的形象内蕴不止是停留在冲破封建礼教、要求婚姻自主,而且还在于渴望人性的解放,自我命运的主宰。正是基于这样的思想基础,苏小卿最终能摆脱时代的局限,放弃既得的物质利益,毅然与双渐偕逃。

  与苏小卿相比,双渐在爱情上似乎显得拘谨、胆怯。他虽爱慕小卿,但囿于自己低下的地位,即便在小卿咄咄的爱的灼热下,他仍是“一介末吏,非匹耦不敢当此”,最后小卿以他“诗涉淫词”相胁,才使他“不得已而诺之”。如何来看待双渐的“怯懦”?这不仅仅是封建等级观念在他头脑中的反映,事实上,在当时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一旦订情成婚,他就要承担起养妻育子的责任,此时的双渐只是一介胥吏,又怎么有优厚的物质力量娶养一位千金小姐呢?再从故事的发展和结局来看,双渐对爱情是始终不渝的!如果拿《莺莺传》中张生的“始乱之,终弃之”来比较,双渐的品行则高尚得多了。因此,假如我们了解了双渐此时的生活背景,再看了故事情节的全部过程,就不难看出双渐的这种“怯懦”还由于他在爱情问题上的矜持和谨慎,以及他对苏小卿的责任感。但令人感佩的是苏小卿无视封建礼教中的门弟观念,她慧眼识才,认为双渐是一块稍带纤瑕的荆山之玉,是她鼓励双渐一起走上反封建礼教道路的。

  从人物形象的塑造看,作者让苏小卿一出场就性格毕露,华彩照人。仅“星眸四顾”一语,就活脱脱描绘出苏小卿青春好动,活泼敏捷的神态,就如同京剧中名角儿的上场亮相,先声夺人,举座精彩。当小卿“见一人卧于花阴之下,女叱问曰‘何人敢至于此’?”就一个“叱”字,既合乎于她官宦千金的身份,又表现出她严厉泼辣的性格。作者在小说的开始就着力表现出小卿性格中与封建礼教的淑女闺范相悖之处,这都是为小卿以后的花园许身和双双潜逃设下的铺垫。通过人物间的性格反差来增强人物性格的鲜明度,也是小说塑造形象的成功之处。小卿对双渐的爱情表白无丝毫隐讳忸怩之态,她先以史称佳话的两个典故表露心曲,又追问双渐“尔能学否?”相反双渐却显得犹豫不决,这使小卿羞怒万分,即以“诗涉淫词”胁其就范。看得出来,小卿不仅大胆泼辣,而且工于心计。她与双渐的性格在初次交锋中就互为反衬而塑造得活灵活现了。

  “广陵重逢”是小说的第二部分。双渐苦志二年,终于蟾宫折桂,功业有成。原以为可指日迎娶小卿,有情人可以成为眷属,但谁知命运多舛,小卿因父亡与母投扬州外祖。双渐急赶扬州寻觅,小卿又因母亡而沦入娼门。此时,双渐与小卿的地位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一个上升到新贵的行列,一个却跌落到社会的底层。在等级森严、讲究门第的封建社会,无疑这是对双渐的严峻考验。小说写双渐闻知小卿落入烟花,心中“大恸”。被友人邀往“妓陌之所”解闷,竟巧遇小卿。“渐于樽前顾盼,见女子容貌若小卿也。心悸魂飞,但忘所措。其女子见渐面,默念之:依稀似双郎也。心目皆眩,情魂俱失。”自此以后,双渐在小卿宅内小室,“促席饮乐”,诗酒留连,“荏苒二年”。这里,苏小卿虽对自己的命运“唏嘘涕流,悲不自胜”,但没有因为自己落入娼流而自暴自弃,自轻自贱,抛却前情;更难能可贵的是双渐克服了自身的偏见和社会的种种阻力,没有因为苏小卿遭遇不幸、沦落青楼而鄙视她,抛弃她。假如我们认定苏小卿性格,一开始就以反封建礼教的女性形象出现,那么双渐性格发展至此,则出现了巨大的飞跃。虽然他的地位从出身微贱的“厅吏”到现在跻身官场的官宦,但他对爱情却从先前的“怯懦”到后来的“勇敢”。爱的力量是伟大的,爱是人类生活中最崇高的感情之一,自古以来,我国作家一直以饱满的热情,歌颂真挚的爱情生活。在这里,是坚贞的爱情战胜了封建的门第观念,尊卑观念。贞节观念,也使双渐、苏小卿形象具有深刻的社会意义,放射出炫目的异彩。

  小说的最后部分是“月夜偕逃”。二年后,双渐奉命赴京候选。乘舟沿江而上,夜泊豫章城下。“是夜万里无云,月色如昼”,双渐“凝神如醉,乱思如痴。一派江声,促成愁思;数点渔火,烧断离情,浩饮长歌,不能自遣”。沉浸在对小卿的无限思念之中。正在此时,“忽闻楼橹呀咿,有一画舸将近”,原来是一高官携苏小卿乘画舫亦泊于同处。两人以歌互通款曲。小卿趁机潜奔双渐,两人弃舟登岸,易服星夜兼程潜逃。到京师后,双渐被授显职,与小卿“得偕老焉”。这一部分似乎长于歌而疏于情节。在唐宋人传奇中,往往以散文叙事,韵文抒情,骈散间错,相得益彰。这种格式影响到后来的话本、戏曲、弹词。在这里,作者将重头戏放在两人的唱和上,其旨就是要描摹刻划出双渐苏小卿之间的那种绸缪缠绵、难分难舍的刻骨情意。双渐的“……今日相逢相识人,青衫拭泪仍无极。……扬州一梦今何处,风月情深向谁诉?……肠断江头夜不眠,风帆明日东西去”。凄婉悱恻,情之至也。而小卿的“眼期心约情缭乱,与君一使柔肠断。纵有西清松柏间,同心许结连理愿”。表明她又一次主动偕双渐潜逃,“愿以死以报君德也”,从而以画龙点睛的一笔完成苏小卿性格塑造的全部过程。由此,也深化了小说反封建的主题。

  这篇小说一个很大的特点是情节腾挪跌宕,曲折多变。小卿送别双生,总想仙郎折桂,洞房花烛已十拿九稳,不想父母双亡,落入风尘;双渐中举归来,寻小卿不见,急赴扬州,竟在妓馆巧遇小卿。两人缱绻二载,双渐奉命赴京,原以为情分已断,不意又相遇于江舟。可以说悬念不断、高潮迭生;前峰未平,后浪继起,令人求读心切,欲罢不能。

  情景交融,注重氛围渲染,也是本文的一大艺术特点。为烘托双渐别离小卿的百般伤感,作者选择了无情的江涛、明灭的渔火、清冷的月色诸般景物,刻意渲染出一种凄清哀怨、愁肠寸断的氛围;又以“凝神如醉、乱思如痴”二句,描摹双渐极度幽怨的神态,将人物心境与自然景物紧密结合,以情融景,景随情移,从而为两人的唱和创造出一种具有浓郁感情色彩的典型环境。

  小说在造句遣词上,亦觉功力弥深。全文骈散相间,疏落有致。散体叙述生动简洁,特别是写双渐泊舟豫章城下思念小卿的一段文字,描情绘形,精美异常。韵体抒情动人心魄,独具神韵。

  总之,在古代众多爱情故事的人物中,苏小卿和双渐这一对青年恋人是颇有特色的人物,他们纯洁而坚贞的爱情,是一首极优美、极动人的歌,因而他们的故事自小说《苏小卿》问世,即被多种艺术样式改编、传播,几乎成为家喻户晓的故事,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苏小卿》故事的流变

  继宋人传奇《苏小卿》之后,演唱双渐、苏卿故事的宋金诸宫调有《双渐豫章城》一本(见《董解元西厢记·断送引辞》)。金院本有《调双渐》一本(见《辍耕录》)。元杂剧有王德信《苏小卿月夜泛茶船》,纪君祥《信安王断复贩茶船》,庚天锡《苏小卿丽春园》、无名氏《赶苏卿》、《豫章城人月两团圆》。明清传奇则有无名氏《三生记》,《茶船记》和《千里舟》等,都是演双渐苏卿故事的,惜均已散佚。在元人散曲中我们知道有一本张五牛创制、商正叔重编的《双渐小卿》诸宫调,见于杨立斋散套[哨遍]小引所载:“张五牛、商正叔编《双渐小卿》。赵真卿善歌。立斋见杨玉娥唱其曲,因作[鹧鸪天]及[哨遍]以咏之。”这一事实,我们也在夏庭芝《青楼集》中得到了旁证:“赵真真、杨玉娥善唱诸宫调。杨立斋见其讴张五牛、商正叔所编《双渐小卿》,因作[鹧鸪天]、[哨遍]、[耍孩儿]、[煞]以咏之。”我们现在可以从杨立斋的散套中节录片段,窥知诸宫调《双渐小卿》情节的大概:

  [五煞]这个才子文艺高,那个佳人聪俊雅,可知道共把青鸾跨。一个是纱巾蕉扇睁睁道,一个是翠靥金毛俏鼻凹。无人坐,一个是玉堂学士,一个是金斗名娃。[四]又有个员外村,有个商贾沙,一弄儿黑漆筋红油靶。一个向丽春园大碗里晨空了酒,一个扬子江江船中就与茶。精神儿大。著敲棍也门背后合伏地巴背,中毒拳也教铛里仰卧地寻叉。

  [三]而今汝阳斋掩绿苔,豫章城噪晚鸦,金山寺草长满题诗塔。唯有长天倒影随流水,孤鹜高飞送落霞。成满洒,但见云间汀树,不闻江上琵琶。(隋树森编(《全元散曲》中华书局版)

  从这三支曲子所唱,大体上可以了解到《双渐小卿》诸宫调,已基本具备了后来散曲,戏曲中的“贩茶船”、“金山寺题诗”的重要情节;并据《水浒传》中白秀英唱诸宫 《豫章城双渐赶苏卿》的一段描写推知,《双渐小卿》诸宫调亦有了“赶苏卿”的情节。主次要人物都有了眉目,只是双渐已是“玉堂学士,”小卿则是色艺双全的“金斗名娃”了,宋元有无名氏戏文《苏小卿月夜泛茶船》,《永乐大典·戏文十一》、《南词叙录·宋元旧篇》均有登录。又《宋元戏文辑佚》(钱南扬辑)存残曲十支。双渐和苏小卿故事在宋元时代极为盛行,但详情则仅见明梅鼎 《青泥莲花记》记载:“庐州妓女苏小卿,与书生双渐情好。双生外出,久不还。小卿杜门不再接客。其母将小卿卖给江西茶商冯魁。小卿在茶船过金山寺时,留诗壁上从示双渐,诗曰:“忆昔当年折凤皇,至今消息两茫茫。盖棺不作横金妇,入地当寻折桂郎。彭泽晓烟迷宿梦,潇湘夜雨断愁肠。新诗写记金山寺,高挂云帆上豫章。”双渐成名后,经过官府的判断,成为夫妻云云。诸宫调和戏文的情节虽基本相同,但这里没有了故事的重点“双渐追舟”的情节,人物身份大体也不差(只是双渐由玉堂学士变成赴考的举子),但比之宋人传奇故事,则有了以下几点变动:

  一、苏小卿从知县千金的身份改变为单纯的青楼娼女,因此没有了苏小卿见到双生后的许多重大情节。如在赋诗试才以后,她就大胆挚着地追求爱情,冲破封建思想,一往情深等等。既然苏千金不成其为苏千金,那也就没有了反封建礼教、追求婚姻自主这样的内容了。只是单纯地表现为商人与读书人争夺娼妓的矛盾,或者说只是才与财的矛盾与争夺,无疑,大大地削弱作品的思想性和社会意义。这正是除宋人传奇外,其它文艺样式的不足之处。

  二、苏小卿与双渐的最终结合,小说是以两人双双私奔而完成的,它生动地表现了男女主人公对待爱情的炽烈和义无反顾的态度。这样的行动和结局,是非常自然而又合乎情理的发展,也使人物形象更加饱满,完美;然而戏文的结局是“渐成名后,经官论之,复还为夫妇。”套上了一件“合法”的外衣,不需要自己的努力,听凭青天大老爷的恩赐就行了。这样的结局不仅落了旧戏的窠臼,而且无法给人以启迪和鼓舞。

  三、宋人传奇情节的发展是由男女主人公双双推动的结果。而在戏文中我们看不出双渐对爱情坚贞不二、勇于斗争的性格特征,也不知道在这一场斗争中双渐对情节的深入有过什么积极的行动。反之,在苏小卿的行动上,除了“怨”再就是如诗所云“盖棺不作横金妇,入地当寻折桂郎”,充其量只是最后欲在死殉情。在戏中是一个软弱被动的角色,跟小说中苏小姐敢于果断不懈地努力、掌握自己命运的性格作风何啻相差千里!

  元代曲家笔下的双渐苏卿

  元人散曲叙述或涉及双渐、苏卿故事的就更多,不亚于张珙和崔莺莺,成为流行的典故。如杨果、关汉卿、白朴、马致远、郑光祖、睢景臣、乔吉、张可久、张鸣善等几十名作者都使用过这个题材写作,在这些作家的笔下,苏卿和双渐的形象人各一面,异彩纷呈。但从这几十首(篇)散曲中(不具引)可以归纳整理出这样一个双渐和苏卿的故事:苏卿又名小卿,金斗郡人氏。仪容端美,善织锦,兼通文墨。侨寓京城。其母苏妈妈三婆命其操皮肉生涯,遂结识姓双名渐字通叔的风流解元,两情相好。江西茶商冯魁(或称江洪)为小卿美貌所动,串通苏妈妈用重金娶她。其中虽有“姨夫”黄肇(或称黄诏)冒充苏卿之夫亦无法挽救。苏卿嫁后,思念双生,每当月夜,坐茶船中低头叹息。一夜,忽然间听到船上双渐弹琴的声音,正欲诉说别离话语,却被冯魁惊醒,才知道是在做梦。茶船在金山停泊,冯魁同苏小卿到寺中进香。冯魁先回到船上,苏卿想念双生,情不自禁题诗于壁。双渐既被苏卿所弃,落魄不得意,转而贪恋烟花女子柳青。当他赴临州县任所时,就带柳青同去。当双渐看见苏卿题壁诗时,立刻赶赴豫章城,得与苏小卿相会。

  在散曲方面,描绘双渐苏卿被苏妈妈逼嫁拆散时的内心思虑,真切生动,感人至深。有代表性的有以下二套,第一套是大都歌妓王氏的[粉蝶儿]《寄情人》,是拟作苏卿口气来写的,现节录几段:

  [醉春风]……把一封正家书改作诈休书。冯魁不睹是将我来娶,娶。知他是身跳龙门,首登虎榜,想这故人何处?

  [红绣鞋]……不应冯魁茶员外,茶员外钞姨夫,我则想俏双生为伴侣。……

  [斗鹌鹑]愁多似山市晴岚,泣多似潇湘夜雨。少一个心上才郎,多一个脚头丈夫。每日价茶不茶饭不饭百无是处,教我那里告诉?最高的离恨天堂,最低的相思地狱。[普天乐]腹中愁,诗中句,问甚么失题落韵……

  [上小楼么]他争知我嫁人?我知他应过举。翻做了鱼沉雁杳,瓶坠簪折,信断音疏。咫尺地半载余,一字无。双郎何处?我则索随他泛茶船去。

  [耍孩儿]这厮不通今古通商贾,是贩卖俺愁人的客旅。……[三煞]娘呵你好下得好下得,忒狠毒忒狠毒,全没些子母情肠肚。则好教三千场失火遭天震,一万处疗疮生背疽。怎不教我心中怒:你在钱堆受用,撇我在水面上遭徒……

  第二套是元宋方壶的[醉花阴]《走苏卿》,是拟作双渐口气的:

  [醉花阴]雪浪银涛大江迥……直赶到金山不见影。

  [出队子]……何处也金斗郡无心苏小卿,空闪下临州县多情双县令。

  [刮地风]……猛抬头恰定睛,正是俺可意多情。走龙蛇字体儿堪人敬,他诉衷肠表志诚。

  [神仗儿]唤梢公忙答应,休要意挣,谁敢道是半霎消停,直赶到豫章城。

  这里核心情节是苏卿在金山寺题诗,双渐回来不见苏卿,一路寻找,到了金山寺,见了苏卿的题诗,于是追赶茶船直到豫章城。这跟《水浒传》中“插翅虎枷打白秀英”中的白秀英所唱的三角恋爱《豫章城双渐赶苏卿》诸宫调的故事情节是一致的。

  元散曲中还有做反面文章的,如贯云石[塞鸿秋]《代人作》“……推道是板障柳青严,统镘姨夫欠。只被这俏苏卿抛闪煞穷双渐。”曾瑞[快活三过朝天子]《劝娼》“……爱钱把冯魁缠,敬富嫌贫,贤愚不辨。想苏卿也识见钱。当时你眼前,若选,谁俊似双知县?”徐再思的[阳春曲]《双渐》“苏卿倦织回文锦,双渐空怀买笑金。风流一点海棠心。不听琴,只是不知音。”他们认为苏卿之于双渐的爱不是忠心不二、矢志不移的,而是嫌贫爱富,抛弃前盟的。此外还有周文质的[斗鹌鹑]《咏小卿》、曾瑞的[斗鹌鹑]《风情》等,也都是谴责苏卿负心的。其中最典型的要数朱凯、王晔合作的小令组曲《风月所举问汝阳记》(又名《双渐小卿问答》)了。现节录苏卿、苏妈妈的曲文如下:

  [折桂令]《问苏卿》……则问苏卿是爱冯魁?是爱双生?

  [前调]《答》……一个将百十引江茶问肯,一个将数十联诗句求亲。心事纷纭:待嫁了茶商,怕误了诗人。

  [水仙子]《招》书生俊俏却无钱,茶客村虔倒有缘。孔方兄教得俺心窑变。胡芦提过遣,如今是走上茶船。拜辞了呆黄肇,上覆那双解元。休怪俺不赴临州。……

  〔水仙子〕《苏妈妈答》有钱问甚纸糊锹,没钞由他古锭刀。是谁俊俏谁村拗?俺老人家不性索。冯员外将响钞递著,双生啕休乾闹,黄肇茶且莫焦——价高的俺便成交。

  写出了苏卿毁约前盟,贪财负心,自觉自愿”不赴临州”,背弃双渐。还有一种说法是双生负心,别恋青楼女子柳青,并娶了她。总之,在这一场文人、商人和妓女的三角恋爱的悲喜剧中,因时因人借题发挥,表现了作者各自的立场,观点和评判是非的标准。但无论是苏母逼嫁、还是苏卿贪财、或是双渐负心,都与宋人传奇《苏小卿》的题旨相去甚远了。

 

搜索建议:苏卿  苏卿词条  月圆  月圆词条  性格  性格词条  特点  特点词条  形象  形象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