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先秦散文《荣辱(节选)》原文及鉴赏

  骄泄者①,人之殃也;恭俭者②,并五兵也③。虽有戈予之刺④,不如恭俭之利也。故与人善言,暖于布帛;伤人之言,深于矛戟。故薄薄之地⑤,不得履之⑥,非地不安也;危足无所履者⑦,凡在言也⑧。巨涂则让⑨,小涂则殆⑩,虽欲不谨,若云不使(11)。

  快快而亡者(12),怒也;察察而残者(13),忮也(14);博而穷者(15),訾也(16);清之而俞浊者(17),口也(18);豢之而俞瘠者(19),交也(20);辩而不说者(21),争也;直立而不见知者(22),胜也;廉而不见贵者(23),刿也(24);勇而不见惮者(25),贪也;信而不见敬者,好“”行也(26)。此小人之所务,而君子之所不为也。

  斗者,忘其身者也,忘其亲者也(27),忘其君者也。行其少顷之怒(28),而丧终身之躯,然且为之,是忘其身也;室家立残(29),亲戚不免乎刑戮(30),然且为之,是忘其亲也,君上之所恶也,刑法之所大禁也,然且为之,是忘其君也。忧忘其身(31),内忘其亲,上忘其君,是刑法所不舍也(32),圣王之所不畜也(33)。乳彘触虎(34),乳狗不远游,不忘其亲也。人也,忧忘其身,内忘其亲,上忘其君,则是人也而曾狗彘之不若也(35)。凡斗者,必自以为是,而以人为非也。己诚是也(36),人诚非也,则是己君子而人小人也,以君子与小于相贼害也(37),忧以忘其身,内以忘其亲,上以忘其君,岂不过甚矣哉!是人也,所谓以孤父之戈“”牛矢也(38)。将以为智邪(39)?则愚莫大焉;将以为利邪?则害莫大焉;将以为荣邪?则辱莫大焉;将以安邪?则危莫大焉。人之有斗,何哉?我欲属之狂惑疾病邪(40),则不可,圣王又诛之(41);我欲属之鸟鼠禽兽邪,则不可,其形体又人,而好恶多同。人之有斗,何哉?我甚丑之。

  有狗彘之勇者,有贾盗之勇者(42),有小人之勇者,有士君子之勇者。争饮食,无廉耻,不知是非,不辟死伤(43),不畏众强,恈恈然唯利饮食之见(44),是狗彘之勇也。为事利,争货财,无辞让,果敢而振(45),猛贪而戾(46),恈恈阵然唯利之见,是贾盗之勇也。轻死而暴(47),是小人之勇也。义之所在,不倾于权(48),不顾其利,举国而与之(49),不为改视;重死(50),持义而不挠(51),是士君子之勇也。

  桡桡者(52),浮阳之鱼也(53)。肤于沙而恩水(54),则无逮矣(55)。挂于患而欲谨(56),则无益矣。自知者不怨人,知命者不怨天(57)。怨人者穷(58),怨天者无志。失之己,反之人(59),岂不迂乎哉(60)。

  荣辱之大分(61),安危利害之常体(62);先义而后利者荣,先利而后义者辱;荣者常通,辱者常穷;通者常制人(63),穷者常制于人,是荣辱之大分也。材悫者常安利(64),荡悍者常危害(65);安利者常乐易(66),危害者常忧险,乐易者常寿长,忧险者常夭折,是安危利害之常体也。

  夫天生蒸民(67),有所以取之。志意致修(68),德行致厚,智虑致明,是天子之所以取天下也。政令法(69),举措时(70),听断公,上则能顺天子之命,下则能保百姓,是诸侯之所以取国家也(71)。志行修(72),临官治(73),上则能顺上,下则能保其职,是士大夫之所以取田邑也。循法则、度量、刑辟、图籍(74),不知其义,谨守其数(75),慎不敢损益也(76),父子相传,以持王公(77),是故三代虽亡(78),治法犹存,是官人百吏之所以取禄秩也(79)。孝弟原悫(80),軥录疾力(81),以敦比其事业(82),而不敢怠傲,是庶人之所以暖暖衣饱食、长生久视,以免于刑戮也(83)。饰邪说,文奸言(84),为倚事(85),陶诞突盗(86),惕悍憍暴(87),以偷生反侧于乱世之间(88),是奸人之所以取危辱死刑也。其虑之不深,其择之不谨,其定取舍楛僈(89),则其所以危也。

  材性知能,君子小人一也。好荣恶辱,好利恶害,是君子、小人之所同也,若其所以求之之道则异矣(90)。小人也者,疾为诞而欲人之信己也(91)。疾为诈而欲人之亲己也;禽兽之行而欲人之善己也。虑之难知也,行之难安也,持之难立也,成则必不得其所好(92),必遇其所恶焉。故君子者,信矣,而亦欲人之信己也;忠矣,而亦欲人之亲己也;修正治辨矣(93),而亦欲人之善己也。虑之易知也,行之易安也.持之易立也,成则必得其所好,必不遇其所恶焉。是故穷则不隐(94),通则大明(95),身死而名弥白(96)。小人莫不延颈举踵而愿曰(97):“知虑材性,固有以贤人矣(98)!”夫不知其与己无以异也,则君子注错之当(99),而小人注错之过也。故孰察小人之知能(100),足以知其有余,可以为君子之所为也。譬之越人安越(101),楚人安楚,君子安雅(102)。是非知能材性然也,是注错习俗之节异也(103)。

  仁义德行,常安之术也,然而未必不危也污僈突盗(104),常危之术也,然而未必不危也。故君子道其常(105),而小人道其怪(106)。

  【注释】 ①泄:傲慢 ②俭:谦卑。 ③并:排除。五兵,五种兵器,此泛指武器。 ④刺:锋利。 ⑤薄薄:旁薄广大的样子。 ⑥履:踩踏。 ⑦危足:侧足。 ⑧凡:皆,都。 ⑨涂:道路。 ⑩殆。警惧。 (11)使:令。 (12)快快:肆其快意,放纵无拘。 (13)察察:明察。 (14)忮:(zhi,音志)忌恨。 (15)穷;窘困。 (16)訾(zi音紫):毁谤。 (17)俞:通:愈”,更加 (18)口:口舌。 (19)豢(huan,音换):喂养,瘠,瘦。 (20)交:交往,此直指不正派的交往。 (21)辩,争辩。说,解释。 (22)见知:被人了解。 (23)廉:品行端正。 (24)刿(gui音贵):刺伤。 (25)惮:害怕。 (26)划:“专”:专行。 (27)亲:指父母。 (28)少顷:一时。 (29)室家,家庭。 (30)亲戚:亦指父母。戮,(lu音路)杀。 (31)忧:当作“下”。下文同。 (32)舍:放开,此指饶恕。 (33)畜:容留。 (34)彘:(zhi音志)猪。 (35)曾:竟然。 (36)诚:确实。 (37)贼:害。 (38)孤父:地名,古时以出产戈闻名。,(zhu),斫。矢,屎。 (39)将:如果。 (40)属:归到某一类。 (41)诛:责罚。 (42)贾:(gu音古)商人。盗,窃贼。 (43)辟:通“避”。 (44)侔侔:(mou音谋)贪爱的样子。利,衍文。 (45)振:妄动。 (46)戾:违背事理。 (47)暴:残暴。 (48)倾:指屈服。 (49)举:整个。 (50)重:看重。 (61)桡:通“挠”,弯曲。 (52)“鯈”(tiao,音条)“䱁”(qiao,音桥):鱼名。 (53)浮阳:浮在水面接受阳光。一说浮阳即浮荡。 (54)胠:(qu音区)困。 (55)逮;来得及。 ( 5 6 ) 挂:指遭遇。(57)命:命运。 (58)穷:窘困。 (59)反:归。 (60)迂:远。 (61)分:界限。 (62)体:准则。 (63)制:约束,控制。 (64)悫:(que,音确)淳朴谨慎。 (65)荡悍:放荡凶悍。 (66)易:平易 (67)蒸民:万民。 (68)致:极。 (69)法,合法度。 (70)时:合时。 (71)国家:诸侯的封地叫国,大夫的领地叫家。此指诸侯封地 (72)修:善美。 (73)治:善于治理。 (74)辟:法。图籍,图书户籍。 (75)数,指具体规定。(76)损益:增减。 (77)持:奉。 (78)三代:夏禹,商汤,周文武。(79)秩:官吏的俸禄。 (80)弟:通“悌”,弟弟顺从兄长。原,通“愿”,谨慎老实。 (81)��录:连绵词,劳累。疾力,努力。 (82)敦:治。比,通“庀”,治。 (83)戮:(lu,音路)杀。 (84)文:修饰。 (85)倚:怪诞。 (86)陶:虚谎夸诞。突盗。凶暴不驯。 (87)惕:(dang音荡)放荡。 (88)偷:苟且。反侧:反覆无常。 (86)楛:粗疏。僈,(man,音曼)轻慢。 (90)道:方式,途径。 (91)疾:竭力。 (92)成:终。 (93)辨:治理。 (94)隐:隐讳。 (95)明:光明。 (96)弥:更加。白,彰明。(91)延颈:伸长脖子。踵,脚后跟。愿,仰慕。 (98)贤人:优于别人。(99)注错:措置。 (100)孰;通“熟”。知,通“智”。 (101)安;习惯。(102)雅:正。 (103)节:适当。 (104)僈:通“漫”污浊。 (105)道:遵循。 (106)怪:不正常。

  【今译】 傲慢,是人的灾祸;谦恭,可以使人避开兵祸。虽然有戈和矛的锋芒,但不如谦恭来得便利。所以,跟人说善良的话,比穿了棉衣还暖和;伤害人的话,伤人比矛和戟还深。所以,广阔的大地,脚不能踏在上面,并不是由于地面不安稳,这样侧着脚不敢踏上去,都是因为说话的原故。在大路上,人们互相谦让;在小路上,人们就互相戒备。虽然不想这么谨慎,但好象有什么在强制他们。

  纵情欢快而死亡的,是由于愤怒;洞察世事而遭到残害的,是由于忌恨;学识渊博而处境窘困的,是由于毁谤;想要清白而更加浑浊的,是由于口舌;精心喂养而更加消瘦的,是由于交往不当;只跟人争辩而不解释原因的,是由于要争胜;为人正直而不被人了解的,是由于好胜心强;品行端正而得不到尊贵的,是由于伤害人;勇猛而不被害怕的,是由于贪婪;讲信用而得不到尊敬的,是由于独断专行。这些都是小人所做的,而君子是不做的。

  争斗的人,是忘掉了自己身体的人,是忘掉了自己的父母的人,是忘掉了自己的君王的人。发泄一时的愤怒,而丧失自己终身的躯体,然而还是要做这样的事,这就是忘掉了自己的身体;家庭立刻残破,父母亲不能避免刑杀,然而还要去做这样的事,这就是忘掉了自己的父母亲;君子厌恶的东西,刑法禁止的事情,还要去做,这就是忘掉了自己的君王。在下忘掉自己的身体。在中忘掉自己的父母,在上忘掉自己的君王,这是刑法不能饶恕,圣王也不能容留的。母猪冲撞老虎,母狗不去远处,这是不忘记自己的儿女。人呢,在下忘记自己的身体,在中忘记自己的父母,在上忘记自己的君王,这样的人竟然还不如猪狗啊。凡是争斗的人,必然自以为是,而认为别人不对。如果自己确实对,别人确实不对,那么自己是君子别人是小人。以君子的身份跟小人互相残害,岂不是太过分了吗!这样的人,就是所谓的用名贵的戈矛去斫牛粪。如果认为这是明智的呢,那么没有比这更愚蠢的了;如果认为这是有利的,那么没有比这更有害的了;如果认为这是光荣的,那么没有比这更耻辱的了;如果认为这是安全的,那么没有比这更危险的了。人们有争斗的行为,这是为什么呢?我想把他们归到精神病之类去,又不可以,圣王又要责罚这些人,我想把他们归到鸟鼠禽兽之类去,又不可以,他们的形体又是人,而且他们的爱好和憎恶大都和人相同。人们有争斗的行为,这是为什么呢?我认为这种人非常可耻。

  有狗和猪的勇敢,有商贾和窃贼的勇敢,有小人的勇敢,有士君子的勇敢。争夺饮食,没有廉耻,不懂是非,不躲避死伤,不怕众人和强者,一心只看到饮食,这是狗和猪的勇敢。做事图利,争夺财物,没有辞让,果断而妄动,猛贪而背理,一心只看到财利,这是商贾和窃贼的勇敢。轻于死亡,性情残暴,这是小人的勇敢。处处坚持正义,不屈服于权势,不顾惜自己的利益,把整个国家都给他,也不动声色;重视死亡,但坚持正义决不曲挠,这是士君子的勇敢。

  “䱁”是一种喜欢浮在水面上接受阳光的鱼。当被困在沙土上再想见到水时,就来不及了。遇到灾祸后再想要谨慎,就没有用处了。能认识自己的人不埋怨别人,能认识命运的人不埋怨上天。埋怨别人的人处境窘困,埋怨上天的人没有声气。自己的错误,责怪别人,岂不是绕远了吗?

  光荣和耻辱的大界限,安危和利害的通常准则:先正义后私利的光荣,先私利后正义的耻辱。光荣的常通达,耻辱的常窘迫。通达的人总是控制别人,窘迫的人总是被别人控制。这就是光荣和耻辱的大界限。淳朴谨慎的常安全顺利,放荡凶悍的常遭危害。安全顺利的常欢乐平易。遭危害的常忧虑凶险。欢乐平易的人总是长寿,忧虑凶险的人总是短命。这是安危利害的通常标准。

  老天爷降生万民,都有取得自己应得的东西的德术。意志极善美,德行极敦厚,智虑极英明,这是天子用来取天下的德术。政令合法,措施及时,断案公正,上能顺从天子的命令,下能保全老百姓,这是诸侯用来取得国家的德术。意志和行为都善美,做官能处理好政务,上能顺从君命,下能保持自己的职位,这是士大夫用来取得田邑的德术。遵循法则、度量、刑法、图书和户籍,不懂得它的意义,谨慎地遵守它的具体规定,慎重地不敢有所增减,父子相传,来侍奉王公;所以夏、商、周三代开国之君虽然过去了,但他们留下来的治国之法还存在,这是各级官吏用来取得俸禄的德术。孝悌、谨敬、勤劳、努力,来从事自己的事业,不敢怠惰傲慢,这是平民百姓用来取得暖衣饱食,长生久存,而免于刑杀的德术。修饰异端邪说,修饰奸诈之言,做怪诞之事,虚谎夸诞、凶暴不驯,放荡凶悍、骄横凶暴,而苟且偷生、反复无常于乱世之中,这是奸邪之人之所以得到危险侮辱死亡刑罚的德术。这些人的谋虑不深远,他们的选择不谨慎,他们决定取舍粗疏轻慢,这就是他们遭到危险的原因。

  本性和智能,君子小人是一样的。爱好光荣憎恶耻辱,爱好便利憎恶危害,这是君子小人相同的地方,至于他们用来获得的途径就不同了。小人竭力地做妄诞的事情,却想要别人信任自己;竭力地做伪诈的事情却想要别人亲近自己;他们的行为象禽兽一样,却想要别人赞美自己。他们所考虑的别人猜不透,他们的行为难以获得安全,他们持守站不住脚,最终必然得不到自己所爱好的,必然遭遇自己所憎恶的。所以,君子讲信用,也希望别人信任自己;为人忠诚,也希望别人亲近自己;身心善美、办事有条理,也希望别人赞美自己。他们所考虑的令人容易知晓,他们的行为容易获得安全,他们的持守容易站住脚,最终必然得到自己所爱好的,必然不会遭遇自己所憎恶的。所以君子在窘困的时候就不隐讳,在通达的时候就大放光明,身死之后声名更加彰著。小人都伸长脖子、抬起脚跟仰慕地说:“智能和本性方面,(君子)确实有胜过别人的地方。”他们不明白君子和自己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这就是由于君子的行为是适当的,而小人的行为是错误的。所以仔细地考察小人的智能,足以知道他们有充沛的能力,可以做君子所做的一切。比如越国人习惯越国,楚国人习惯楚国,君子习惯于正道。这并不是智能本性使他们这样,而是行为习惯是否适当有所不同。

  仁义德行,是经常得到安全的途径,但是未必不发生危险;污秽凶暴,是常常遭到危险的原因,但是未必完全不安全。所以君子遵循常道,小人则遵循怪异之道。

  【集评】 明·陈仁锡《诸子奇赏·荀子》:“言为荣辱之主。”

  明·赵瑶:“句句的著,似庄子。”(明·焦竑《二十九子品汇释评·荀子》)

  明·陈深《诸子品节·荀子》:“思致悠远,文势驰漫,是其体格如此成一家也。”

  民国·张之纯《评注诸子菁华录·荀子》:“一味三折,神味渊永。”

  【总案】 荀子在这篇文章中划明了荣辱的界限:“先义而后利者荣,先利而后义者辱。”他把人的勇敢分为四种:猪狗之勇,贾盗之勇,小人之勇和士君子之勇,只有先义而后利才是士君子之勇。他的这种观点有利于维护封建统治秩序。如他反对人们之间的争斗,即使自己是对的,别人是错的,也不应争斗,因为这样就是以君子跟小人争斗,争斗的结果是危害自身,危害父母、危害君王,“岂不过甚矣哉?”

  这篇文章用日常生活中平淡的事情来说明深刻的道理,如用哺乳的母猪敢于顶撞老虎,喂奶的母狗不远游来说明人如争斗,就连猪狗都不如等。另外文中多用排比句法,增添了文章的气势。

 

搜索建议:先秦散文《荣辱》原文及鉴赏  先秦  先秦词条  节选  节选词条  荣辱  荣辱词条  鉴赏  鉴赏词条  原文  原文词条  
感想

 乡土中国读后感

《乡土中国》读后感推荐度:乡土中国读后感推荐度:《乡土中国》的读后感800字推荐度:《乡土中国》读书笔记推荐度:《红星照耀中国》读后感推荐度:相关推荐乡土中国读...(展开)

感想

 傅雷家书的读后感

关于傅雷家书的读后感11篇品味完一本名著后,大家一定都收获不少,是时候抽出时间写写读后感了。那么你会写读后感吗?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收集的关于傅雷家书的读后感,欢迎...(展开)

感想儿童书籍

 成语《无功受禄》的故事

 无功受禄  【释义】:“无功受禄”是指没有功劳而得到优厚的待遇。  【故事】:战国时期,各诸侯国之间经常互相攻伐,赵国凭借武力不断侵犯楚国。此时楚国人杜赫来见...(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