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民歌《东门行》原文及赏析

  出东门,不顾归;

  来入门,怅欲悲。

  盎中无斗米储,还视架上无悬衣。

  拔剑东门去,舍中儿母牵衣啼:

  “他家但愿富贵,贱妾与君共俌糜。

  上用仓浪天故,下当用此黄口儿。

  今非!”

  “咄!行!吾去为迟。

  白发时下难久居。”

  ——宋·郭茂倩编《乐府诗集·相和歌辞·瑟调曲》

  本诗叙写的是一个城市贫民为生存铤而走险的故事,反映了阶级矛盾激化下日趋动乱的社会现实。据史书记载,汉王朝早在武帝时就已有小规模的流民暴动发生, “大群数千人”, “小群以百数”。无数小股反抗力量的积聚,最终成为埋葬汉朝统治的人民起义洪流。《东门行》所撷取和描绘的,正是汇入反抗浪潮中一朵小小的浪花。

  诗歌以社会细胞的家庭作为悲剧描写的典型,通过戏剧性的矛盾冲突刻画了反抗者的形象。作者设置了两类冲突:人物自身的心理矛盾、人物之间的性格冲突。 “出东门,不顾(考虑)归;来入门,怅欲悲。”男主人公抱着不归的决心出走东门,然而决心动摇了,他又回来了。这出而又入的行动,反映了他内心斗争的激烈。犯上作乱要杀头灭门,他能不犹豫苦恼徘徊再三吗? “盎中无斗米储,还视(回顾)架上无悬衣。”面对家徒四壁无衣无食的生活困境,在经历了再一次的心灵绝望之后,矛盾迅速果断地解决了:“拔剑东门去”。这激昂悲吭、雷霆万钧的诗句,写出了挣扎在绝境中的男主人公的愤怒和决心。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奋起抗争,死里求生。

  “舍中儿母牵衣啼:他家但(只)愿富贵,贱妾与君共哺糜(吃粥)。上用(为了)仓浪天故,下当用此黄口儿。今非!”孩子妈拽衣哭阻的场景,突出体现了善良软弱妻子与坚毅刚烈丈夫间的性格冲突。封建专制统治对妇女身心的摧残更为严重,这位妻子既要顾虑丈夫、幼儿的安危,又难以挣脱天道、王法的桎梏,因此,她只有用尽全力劝阻丈夫不要为“非”。妻子的胆小怕事反衬出封建统治的严酷,同时,也是对男主角性格的侧面烘托。

  “咄!行!吾去为迟。白发时下(不断脱落)难久居。”丈夫的回答是斩钉截铁的,行为动作是强硬激烈的,因为他已清醒地认识到,眼前的日子熬下去是只有死路一条。饥寒难挨的折磨,不仅愁白了他的鬓发,而且脱落稀疏,如此下去,生命之火将无声地消亡。

  这首叙事诗以现实主义典型化手法,通过反抗者形象的塑造,揭示了流民暴动的社会原因,从而显示出人民反封建斗争的合理性。无论题材、内容,在汉乐府民歌中,《东门行》是值得珍视的。

  这首小诗如同一出独幕剧,有生动的场面描写、紧张的人物冲突,也有激烈的行动刻画和极富个性的人物对话。因此,短少的文字中蕴有丰富的内函,显示出了叙事诗艺术的高度成就。

 

搜索建议:民歌《东门行》原文及赏析  东门  东门词条  民歌  民歌词条  赏析  赏析词条  原文  原文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