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民歌《袍中诗》原文及赏析

  沙场征戍客,寒苦若为眠?

  战袍经手作,知落阿谁边?

  蓄意多添线,含情更着绵。

  今生已过也,结取后生缘。

  ——清·彭定求等《全唐诗》卷七百九十七

  我们阅读白居易的《长恨歌》,当读到杨贵妃“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时,当读到“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时,可曾想到过被幽禁在深宫中少女们的苦恼么?当我们再读其《上阳白发人》时,读到“上阳人,上阳人,红颜暗老白发新”、读到“皆言入内便承恩,脸似芙蓉胸似玉。未容君王见得面,已被杨妃遥侧目。妬令潜配上阳宫,一生遂向空房宿”时,我们不是看到了宫女们对得不到爱情生活的极大苦闷和强烈不满吗?哪里有压迫就有反抗;哪里有幽禁就有反幽禁。相传这首《袍中诗》,就是宫女们缝制在出征士兵战袍中的一首,时间是在唐玄宗的晚年。

  唐玄宗晚年穷兵黩武,多次发动对我国境内少数民族政权的非正义战争。他也许命令被禁深宫的宫女们做一些慰问战士的事情,以表皇恩浩荡,来鼓舞将士们的战斗士气,但他却没想到宫女们借缝战袍把自己真正的心曲诉之于征戍的战士们。

  “沙场征戍客,寒苦若为眠?”一个“客”字,表现了宫女与戍边战士的平等态度;继之想到他们征戍于苦寒边地,冻得怎能够安眠呢? “若为眠”三字,从战士处着想,不仅有怜恤之意,甚至有疼爱之心了。

  但她继之又想:这“战袍”虽是我亲自“经手作”,可不知能落到谁的手里。 “知落阿谁边”五字,表现了宫女美好的遐想和矛盾心理。她希望自己亲手缝制的战袍能落到知疼知爱的好男儿手中,但这又怎能猜想得准呢?

  “蓄意多添线,含情更着绵。”这两句字面是说要缝得结实,絮得温暖。实则它又双关着“千里姻缘一线牵”和“含情多缠绵”之意。

  宫女继之又想,我被幽禁在高墙深宫之内,得战袍者又远戍于千里之外的苦寒边地,他即使对我倾心相爱,这两人的结良缘之想能实现吗?这可能性实在太小了。但她又想:事不成心在,即使今生今世不能结为夫妻,天若有灵,定不辜负我良苦的痴情真心,因而呼出:“今生已过也,结取后生缘”。今生今世,也许就让我在痛苦的折磨中度过了,希望我们死后再转来世时,能结为美满的良缘。

  这首宫女之作,通过缝制战袍的过程描写和对战士脉脉情意的真实吐露,表现了她们对自身遭遇的幽怨,也表现了对爱情生活的执着追求,今生不成,追求来世,矢志不变。写得感情真挚,脉络细腻,感情流向历历在目。就韵律而言,除二三句失粘,已基本符合格律诗的要求,可以想见,作者定是才貌双全的好女子,是罪恶的选美制度坑害了她的幸福一生。

 

搜索建议:民歌《袍中诗》原文及赏析  民歌  民歌词条  赏析  赏析词条  原文  原文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