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民歌《望江楼儿观不尽的山青水秀》原文及赏析

  望江楼儿,观不尽的山青水秀。

  错把那个打鱼的船儿,当作了我那薄幸归舟。

  盼情人的眼凝睛仔细把神都漏!

  暗追思爱情的人儿情无彀。

  人说奴是红颜薄命,奴说奴是苦命的丫头。

  低垂粉颈,随心的事儿何日就?

  当日那王魁临行何必叮咛咒!

  ——清·颜自德辑《霓裳续谱·寄生草》

  本篇把一个妇女对情郎的盼望和思念之情,写得既清新而又强烈,既复杂而又自然。

  人站立在望江楼上,尽管山青水秀,令人观赏不尽,但是再好的自然美景,她却无心欣赏。对她最有吸引力的,是那返航的船儿是否属于“我那薄幸归舟”?薄幸,意谓薄情、负心,是旧时女子对所欢的昵称,犹云冤家。因为盼望情人归来的心切,便“错把那个打鱼的船儿,当作了我那薄幸归舟。”她为盼望情人归来,久久地“眼凝睛仔细把神都漏”,而结果却总是令她失望,使她不能不“暗追思爱情的人儿情无彀。”彀,同够。这本来是她个人在爱情上的不幸,可是作者却由此上升到妇女共同的悲惨命运,指出“人说奴是红颜薄命,奴说奴是苦命的丫头。”奴,妇女自称。红颜薄命,旧指美貌女子早死或遇人不淑。如《元曲选·鸳鸯被》:“总则我红颜薄命,真心儿待嫁刘彦明,偶然间却遇张舜卿。”尽管如此,她并不甘心于命运的摆布,仍旧在顽强地坚持着对自由爱情幸福的追求。为此,她“低垂粉颈”,孜孜以求地在探索着“随心的事儿何日就”?她斥责那负心郎,既然负心,又何必像王魁那样临别时还要说永不变心之类的誓言咒语呢?王魁,是宋元南戏《王魁负桂英》中的男主角,妓女桂英资助书生王魁读书赴考,王魁得中状元,弃桂英另娶,桂英愤而自杀,死后鬼魂活捉王魁。元尚仲贤的杂剧《海神庙王魁负桂英》,明王玉峰的传奇《焚香记》,皆演此故事。这首民歌是把王魁作为负心郎的代表。

  这首情歌不仅为我们塑造了一位痴痴地盼望情郎归来的女性形象,而且写出了她的内心活动,使人物的神态、情感及其内心的追求和苦闷,仿佛皆一起活现在我们的面前,并且它不是采用直抒胸臆的手法,而是把人物放在“望江楼儿观不尽的山青水秀”这个特定的画面之中,给人以一种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感。

 

搜索建议:望江  望江词条  山青水秀  山青水秀词条  民歌  民歌词条  赏析  赏析词条  原文  原文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