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幼学琼林《贫富》原文及翻译

  贫富

  【原文】

  命之修短有数,人之富贵在天[1]。惟君子安贫,达人知命[2]。贯朽粟陈,称羡财多之谓;紫标黄榜,封记钱库之名[3]。贪爱钱物,谓之钱愚;好置田宅,谓之地癖[4]。守钱虏,讥蓄财而不散;落魄夫,谓失业之无依[5]。贫者地无立锥,富者田连阡陌[6]。室如悬磬,言其甚窘;家无儋石,谓其极贫[7]。无米曰在陈,守死曰待毙[8]。

  【注释】

  [1]修:长。富贵在天:《论语》中有“死生有命,富贵在天”的说法。

  [2]惟君子安贫,达人知命:只有君子能够安贫乐道,乐观的人才能了解命运,顺其自然。

  [3]贯朽粟陈:穿钱的绳索已经腐朽,囤积的粮食都陈旧了。紫标、黄榜:都是财库封条的标志。

  [4]钱愚:钱迷心窍。地癖:兼并土地成性。

  [5]虏:奴隶,仆役。落魄:穷困失意。

  [6]立锥:插立锥尖。形容地方极小。阡陌:田间道路。

  [7]室如悬磬:屋里就像挂着的石磬一样,一无所有。磬,乐器,中间是空的。家无儋(dàn)石:家无余粮,形容十分贫困。儋石,指少量的米粟。

  [8]在陈:孔子周游列国,从陈国去蔡国途中,被陈国人包围,绝粮七天。毙:死亡;失败。

  【译文】

  人的寿命长短自有定数,人的富贵贫贱是由上天安排。只有君子能够安贫乐道,乐观的人才能了解命运,顺其自然。“贯朽粟陈”,这是称道羡慕别人财产很多的说法;“紫标”和“黄榜”,都是封存钱库标记钱数的名称。贪婪喜爱钱财的人称之为“钱愚”,喜欢置田买房的人称之为“地癖”。“守钱虏”是讥讽那些只知道积蓄大量财产而不消费的人;“落魄夫”是称呼失业而生活没有依靠的人。贫穷的人连块锥尖大小的土地都没有,富贵的人田地南北连成片,非常广阔。“室如悬磬”是说人生活很穷困;“家无儋石”是说人穷困到了极点。没有粮米断炊了称做“在陈”,坐着等死称做“待毙”。

  【解读】

  自古以来,“安贫乐道”就是百姓称颂的美德。道就是主张、思想、学说。意思是安于贫困生活,以守道为乐。《论语》:“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这大概是中国知识分子最早的安贫乐道典型了。孔子的弟子颜回家境贫困,身居陋巷,缺吃少饮,别人看了很忧伤,而颜回却认认真真地读书,沉浸在遨游知识海洋的快乐之中。《后汉书》又向我们介绍了杨彪的安贫乐道:“安贫乐道,恬于进取,三辅诸儒莫不慕仰之。”东汉名臣杨彪,世代忠烈。任京兆尹时毅然处死巨宦王甫。献帝时为太尉,董卓欲迁都长安,百官无敢异议者,唯其力争,免官。卓死复为太尉,李郭之乱中尽节护主。后为曹操所忌,诬以大逆,孔融力救始免。后其子杨修为曹操所杀,闭门不仕十余年。孔融说:“杨公四世清德,海内所瞻。”《晋书》称赞刘兆“安贫乐道,潜心着述,不出门庭数十年。”

  【原文】

  富足曰殷实,命蹇曰数奇[9]。苏涸鲋,乃济人之急;呼庚癸,是乞人之粮[10]。家徒壁立,司马相如之贫;扊扅为炊,秦百里奚之苦[11]。鹄形菜色,皆穷民饥饿之形;炊骨爨骸,谓军中乏粮之惨[12]。饿死留君臣之义,伯夷叔齐;资财敌王公之富,陶朱倚顿[13]。石崇杀妓以侑酒,恃富行凶;何曾一食费万钱,奢侈过甚[14]。

  【注释】

  [9]殷实:充实,富裕。蹇(jiǎn):不顺利。数奇(jī):遇事不利。古人认为偶数象征遇合,奇数象征不遇。

  [10]苏涸鲋(fù):使干枯车辙中的小鱼复生。涸,干枯。鲋,小鱼。庚癸:原古代军队中向对方借贷粮食的隐语。

  [11]家徒壁立:西汉时卓文君跟司马相如私奔,回到司马相如的家乡成都,只见他家穷得只有四面墙。徒,只。扊扅(yán yí)为炊:百里奚是春秋时虞国大夫,后来做了秦国丞相。据说当初他非常穷,外出求取前程时,妻子只能杀了家里仅有的一只母鸡,用门闩烧火煮熟,为他送行。扊扅,门闩。

  [12]鹄(hú):天鹅。菜色:因主要用菜充饥而营养不良,脸上出现青黄色。炊骨爨(cuàn)骸:用死人的尸骨做饭。炊、爨,都指烧火做饭。敌:相当。

  [13]陶朱:陶朱公,即春秋时越国大夫范蠡。范蠡辅佐越王勾践灭掉吴国后,认为勾践为人可以共患难,不能共安乐,于是离开越国到了齐国,后来居住在陶,称朱公,经商而成为巨富。猗顿:春秋时鲁国人,向陶朱公学习畜牧,到猗氏地区(今山西省临猗南)发展牛羊畜牧业,成为巨富。

  [14]杀伎以侑(yòu)酒:西晋巨富石崇每次宴请重要客人,总要命令美人在一旁劝酒,如果客人不喝完酒,就杀死劝酒的美人。伎,歌女或舞女。侑酒,为饮酒者助兴。一食费万钱:何曾在西晋初任丞相、太傅,生活奢华讲究,一天吃饭要耗费万钱,还说没处下筷子。

  【译文】

  家境富裕钱粮充足称做“殷实”,命运不佳遇事不顺利称做“数奇”。“苏涸鲋”指的是救济别人的急难;“呼庚癸”是向别人借贷钱粮的隐语。“家徒壁立”,说的是司马相如家穷得一贫如洗;“扊扅为炊”,说的是秦国百里奚的生活曾经极为贫穷。“鹄形”和“菜色”,都是形容穷苦百姓因为饥饿而瘦削的样子;“炊骨爨骸”,说的是军中没有粮食时的凄惨状况。宁可饿死也要保存君臣之间的道义,这说的是商末时的伯夷和叔齐。钱财物资相当于王公贵族那样富裕,这说的是春秋时的巨富陶朱公范蠡和猗顿。晋代石崇以美女陪酒,客人不喝酒就将歌女杀死,这是自恃豪富而行凶;晋代何曾一顿饭花费万金,还说没处下筷子,实在是挥霍浪费过度。

  【解读】

  被誉为中华商圣的陶朱公范蠡,在我国几乎家喻户晓,是一位极富传奇色彩的历史人物。司马迁这样总结评价他的一生:“范蠡三徙,成名于天下,非苟去而已,所止必成名。”定陶是他三次迁徙的最后一站,也是他取得辉煌商业成就的地方。陶朱公居陶经商成为巨富,“天下之中”的经济都会是其成功的客观条件,但根本的原因是他具有超乎常人的综合素质。他在经营活动中所表现出的非凡智慧和人格魅力,极受后世商人的推崇,“陶朱公”的名字成为商家成功的楷模和财富的象征。他那富有哲理的商业理论和令人叹为观止的经营技巧,被称作“陶朱术”,在很长一段时间成为中国商业经营的代名词。陶朱公的最重要的经营思想是道德经商。陶朱公经商仅“逐十一之利”,薄利多销,贾法廉平,不盘剥百姓。经商致富靠的是无损于民的经营技巧,不搞损人利己。经商致富后,他屡散家财,周济贫困,被时人誉为“富好行其德者”。陶朱公开创了道德经商的中国儒商传统,被尊为儒商鼻祖。

  【原文】

  二月卖新丝,五月粜新谷,真是剜肉医疮;三年耕而有一年之食,九年耕而有三年之食,庶几遇荒有备[15]。贫士之肠习藜苋,富人之口厌膏粱[16]。石崇以蜡代薪,王恺以饴沃釜[17]。范丹釜中生鱼,破甑生尘;曾子捉襟见肘,纳履决踵[18]。子路衣敝缊袍,与轻裘立,贫不胜言;韦庄数米而炊,称薪而爨,俭有可鄙[19]。总之,饱德之士不愿膏粱;闻誉之施奚图文绣[20]。

  【注释】

  [15]剜肉医疮:唐代聂夷中作有《伤田家》一诗:“二月卖新丝,五月粜新谷。医得眼前疮,剜却心头肉。”意思是说农民为了求得眼前生存,不得不将尚未产出的农产品预先贱价抵押。庶几:差不多,可以。

  [16]习黎苋:习惯于吃藜藿和苋莱。形容生活清苦。厌膏粱:吃厌了精细的食品。

  [17]饴:麦芽糖的糖稀。沃釜:洗锅。

  [18]范丹:东汉人,字史云,桓帝时被任为莱芜长,因为给母亲守丧而没有到任。生活非常贫困,有时家中断粮,但是安然自若。当时有歌谣称:“甑中生尘范史云,釜中生鱼范莱芜。”釜中生鱼,形容久不做饭,锅灶冷落。捉襟见肘:拉一下衣襟,胳膊肘就露出来了。纳履决踵:一提上鞋就露出脚后跟。纳履,穿鞋。决踵,鞋后跟裂开。

  [19]轻裘:轻暖珍贵的狐皮袍子。韦庄:唐末诗人,据说他生性非常吝啬。

  [20]闻誉之施:听见到处流传的美名。施,散布。奚图:为什么还会贪图。

  【译文】

  二月蚕刚孵化,丝未成,就开始预售新丝,五月禾苗刚刚插下,谷未熟,就已经预售新谷,真是剜却心头肉来医治眼前疮;耕种三年,才能储备一年的粮食,耕种九年,才能储备三年的粮食,即使遇到灾荒,也可以有备无患了。西晋大臣石崇和王恺比豪华,石崇用蜡烛代替柴火烧,王恺用饴糖洗锅。东汉范丹家里非常贫穷,锅里可以养鱼,破饭甑里也积满了灰尘;春秋时的曾子十分贫穷,拉一下衣襟,胳膊肘就露出来了,一提鞋就露出脚后跟。子路穿着破旧的袍子跟穿着珍贵皮衣的人站在一起,其贫寒的样子实在是不能用言语来形容;唐末诗人韦庄生性吝啬,做饭要先数好米粒才下锅,柴草要称过重量,才拿去烧煮,节俭到这种程度就会让人看不起。总之,道德高尚的人,不会羡慕别人的肥肉美食;已经获得美好声誉的人,不会贪图什么锦绣衣裳。

  【解读】

  我们提倡节俭,但绝不是教人们吝啬。人活着不光要勤劳,同时也要适当地享受,帮助别人,这样才能体会到生活的幸福。历史上的巨富陶朱公勤劳致富,积蓄财富,但从来不吝啬。陶朱公经商聚集了大量的财富,他却屡聚屡散,乐善好施,周济贫困,司马迁称赞他“富好行其德”。陶朱公认为,“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为帮助百姓发家致富,他毫无保留地传授生财之道。鲁国有个穷士叫猗顿,耕种经常还挨饿,种桑养蚕经常还受寒,于是就靠贩盐为生。他听说陶朱公致富有术,便来求教致富的方法。陶朱公教他:你想快速致富,应该去蓄养牲畜。猗顿按照陶朱公的指点大力蓄养牛羊,后来果然成为了富翁,与朱公并称“陶朱、猗顿”,驰名天下。

搜索建议:幼学琼林《贫富》原文及翻译  幼学  幼学词条  琼林  琼林词条  贫富  贫富词条  原文  原文词条  翻译  翻译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