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新唐书·韦云起传》原文及翻译

  原文:

  韦云起,京兆万年人,尝奏事文帝前,帝曰:“外事不便,可言之。”时兵部侍郎柳述侍,云起即奏:“述性豪侈未尝更事特缘主婿私握兵要议者谓陛下官不择贤此不便者”帝顾述曰:“云起言,而药石也,可师之。”仁寿初,诏百官举所知,述举云起通事舍人。大业初,改谒者。建言:“今朝廷多山东人,自作门户,附下罔上,为朋党。不抑其端,必乱政。”因条陈奸状。炀帝属大理推究,于是左丞郎蔚之、司隶别驾郎楚之等皆坐免。会契丹寇营州,诏云起护突厥兵讨之,启民可汗以二万骑受节度。云起使离为二十屯,屯相联络,四道并引,令曰:“鼓而行,角而止,非公使,毋走马。”三喻五复之。既而一人犯令,即斩以循。于是突厥酋长入谒者,皆膝而进,莫敢仰视。始,契丹事突厥无间,且不虞云起至。既入境,使突厥始云诣柳城与高丽市易,敢言有隋使在者斩,契丹不疑。因引而南,过贼营百里,夜还阵,以迟明掩击之,获契丹男女四万。帝大喜,会百官于廷,曰:“云起将突厥兵平契丹,以奇用师,有文武才,朕自举之,”拜治书御使。因劾奏:“内史侍郎虞世基,御史大夫裴蕴怙宠妨命,四方有变不以闻,闻不以实。朝议少贼,不多发兵,官兵少,贼众。数见败北,贼气日张。请付有司案罪。”大理卿郑善果奏:“云起訾大臣,毁朝政,所富不情。”贬大理司真。武德初,进上开府仪同三司,改遂州都督、益州行台兵部尚书。时仆射窦轨数奏生獠反,冀得集兵以戚众,云起数持掣,轨宣言云起通贼营私,由是始隙。云起弟庆俭、庆嗣事隐太子。太子死,诏轨息驰驿报。轨疑云起有变,阴设备,乃告之。云起不信,曰:“诏安在?”轨曰:“公建成党,今不奉诏,反明矣。”遂杀之。

  (节选自《新唐书·列传第二十八))

  译文:

  韦云起,京兆万年人。曾在隋文帝面前启奏事情,文帝说:“外面有什么不合理的事情,可以说出来。”当时兵部侍郎柳述在场侍奉,云起便启奏说:“柳述为人强横奢侈,他没有经过什么大事,只是因为他是主上女婿的这个关系,才拥有把握兵权机要的大权。(我怕)有人议论陛下官不选择贤能之人。这是不利朝政的事。”文帝扭头对柳述说:“云起的话是你的治病良药,你可以把他看作老师。”仁寿初年,文帝下诏让朝延内外的官员各自举荐自己了解的人,柳述就举荐韦云起,任命他为通事舍人。大业初年,改任谒者官。云起建议说:“现在朝廷中崤山以东地区的人不少,他们自立门户,附和同僚或下属、欺骗君上,结为朋党。如果不加抑制,一定会扰乱政体。”就分条列举出他们的不法行为。隋炀帝就吩咐大理官员查办,于是左丞郎蔚之、司隶别驾郎楚之等都因有罪而被免职。后适逢契丹侵犯营州,隋炀帝发布诏书命令韦云起带领突厥兵征讨契丹。突厥启民可汗派二万骑兵,听命于韦云起指挥。韦云起把两万突厥骑兵分为二十营,每营相互联络,分四道一同进发。下令说:“闻鼓声就前进,闻角声就止步,没有公事派遣不得驰马。”三令五申强调这道命令。(可是)不久一个人违反了军令,被韦云起斩首示众。此后前来拜见的突厥将帅,都跪着前行,不敢仰视。当初,契丹与突厥并无冲突,且料想不到韦云起前来。韦云起到了契丹后,让突厥兵士诈称他们是借道去柳城与高丽人做交易,并严令有敢泄露营中有隋使者斩。契丹人没有人怀疑。韦云起率领突厥军向南前进,进入契丹营地一百里,夜里又率军折了回来,以黎明作掩护,韦云起命令骑兵突然向契丹大营发起进攻,俘获契丹男女四万人。隋炀帝闻讯大喜,在朝延召集百官说:“韦云起率领突厥兵平定契丹,用兵奇谲,能文能武,现在我亲自提拔他。”韦云起被升任为治书侍御史。韦云起劾奏:“内史侍郎虞世基、御史大夫裴蕴因为得宠而放肆,国内发生事变却不报告皇上,报告皇上的又不符合实情。在朝堂上议论说贼寇人数不多,不用多发兵,结果官兵少,贼寇多,官兵多次被打败,贼寇气焰日益嚣张。请交付有关部门问罪。”(但)大理卿郑善果上奏说:“韦云起诋毁大臣,毁坏朝政,他说的不符合实情。”韦云起被贬为大理司直。武德初年,韦云起进升为上开府仪同三司,改任遂州都督、益州行台兵部尚书。当时仆射窦轨多次上奏说生獠谋反,希望能够结集士兵来威慑众人,韦云起却多次加以阻碍,窦轨便扬言韦云起勾结贼寇谋取好处,从此两人有了隔阂。韦云起的弟弟庆俭、庆嗣侍奉过太子李建成,李建成死后,皇帝下诏不可传递这个消息。窦轨怀疑韦云起会发动兵变,暗中设防,把诏令告诉了韦云起。韦云起不相信,说:“诏书在哪儿?”窦轨说:“你与李建成是同党,现在不听诏令,谋反的意图就很明显了。”于是杀害了韦云起

 

搜索建议:云起  云起词条  原文  原文词条  翻译  翻译词条  
感想

 《空中秋千》读后感

空中课堂观后感推荐度:空中课堂观后感推荐度:空中课堂观后感800字推荐度:故乡读后感推荐度:《背影》读后感推荐度:相关推荐《空中秋千》读后感认真读完一本名著后,...(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