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谢了,朋友 ——程静媛

22岁那年,我带着对人性的悲悯,对自己的悲悯,茫然上路了。

过了黄河,穿越中原,又在烟雨迷蒙中游了西湖西湖很美,从细雨中透出清丽、高雅的忧伤。我站在堤上,久久不能逃脱这种情调。

我披着一头黑发,脸色苍白,离满湖的欢笑非常遥远。他走过来,看着我,带来一阵缓缓的湖风,同时对我的沉默做出宽容的浅笑。我依然对周遭活动的人们都感到麻木,不打算跳出固有的情绪。

“其实,跳下去也不一定不舒服。”他说。我转过头看了一眼,仍不理会,只是心里很狂傲地笑了一下,我才不会犯傻呢!

“你跳下去,我还得救你,太戏剧化了。”他嬉笑着穷追不舍。我不得不认真地看看他了,一个不修边幅、脸色和我同样苍白的年轻人,不远处,摆着一幅相当破旧的画架。

我勉强笑笑,问了问:“画什么?”

他耸耸肩:“三年了,我站在这儿感慨万端,却没画出像样的东西。”听得出很深的自嘲。

“你想找什么?”

“不知道,所以注意到你。”

“怕我跳下去?”

“怕破坏了一幅有灵气的画。”

我感谢他的赞赏,笑笑说:“谢谢!”说得很由衷。

“也许你点化了我。”

我不理解地看看他。

“人才是这个生存空间真正的生灵,其实,你第一次转过头来时,我已经知道你‘水性’很好,不会被‘淹’的。”

“人们的相互关注并不值得庆幸。”

“你很孤独?”他关切地看着我。

孤独与生俱来。”

“可与生俱来的东西并不只有孤独。”

“我习惯了,或者说喜欢。”

“你可以喜欢,但不要习惯。”

我觉得他正一点一点地打倒我的孤独,很想快点躲开,却又扔出一句:

“你呢?是喜欢还是习惯了感慨万端?”

“我很空虚。世间万物没有属于我的东西。”他坦诚的语言射出一种逼人的沉闷。

唯剩沉默。

等他画完一张速写递给我,我大大地惊诧于他的画笔的穿透力:画上的女孩孤傲、忧伤而又飘逸得让人不可捉摸。

小心防守的堡垒突然被冲击,但是恐慌,我匆匆地就要告辞。他在那张速写上草草地写了几笔,折了两折给我,像阳光一样灿烂地笑了笑。

我就这样告别西湖,坐上了南下的火车。如画的杭州真的远去了,我才打开那张速写。画面边上写着:

感到寒冷时,请来!

我骤然感到浓浓的暖意,又想起他说的:“与生俱来的东西并不只是孤独。”

我知道了还有人情的温馨。

谢了。朋友!

搜索建议:谢了,朋友 ——程静媛  朋友  朋友词条  
杂谈

 你弱的时候,遇到的坏人最多

文:雾满拦江  (01)  最近有篇文章,火爆朋友圈:  《就算老公一毛钱股份都没拿到,他依然是最牛的》。  是位妻子写的。  文章说:四年前,两人相识于苏州街...(展开)

杂谈

 幸福生活需奋进,美好时光宜铭心

今年的清明,一往如昔,倍显冷清。话说清明,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亦是一个沉重的日子。在这一天,我们祭拜先祖;在这一天,我们寄托哀思,也在这一天,我们大彻大悟,懂得珍...(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