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小兄弟

今年暑假奔赴苏州找工作,未果。接到父母下达的重任,给即将读初三的弟弟进行辅导性补课。他的成绩始终在倒数前十徘徊。父母望子成龙,担心他考不上高中,成为社会青年。耍流氓。

到达县城已是暮色四合了,回家的车无影踪。弟弟在路口已等候多时,这是他第一次开摩托上街,第一眼未认出他来,感叹生命如雨后春笋。青春期的他,声音变得粗狂高昂,像多年行走在山间的孩子,因为暴晒,有着古天乐的黝黑肤色。我是担心他的技术,要求他一路鸣笛前进。他开得倒挺稳,我低估了他。

他长着一对虎牙,和爱笑的眼睛,但身上的叛逆气质已超越那阳光的脸庞流露出来的稚气。他出生时间很诡异,2000年5月12点12分12秒,占三个12。当时村里来了一条黑狗。村里人说那是好的预兆,这孩子以后必成大器。父母更是寄予无可厚非的期望。然而他的成长轨迹似乎是倒着生长的。

每每给他辅导学习,我感觉快要疯了。平时累积起来的温柔形象到他这儿全部用尽。我宁愿在烈日下搬砖也不要和这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讨论学习。我一上厕所的功夫,他又扎进孩子堆里了。昨天挖点水仙花,今天弄点薄荷回来,明天又跑山上去刨地瓜,问我吃不吃。小阁楼阳台已被他种满的花草侵占了。专门买了个喷水器,太阳火辣辣时,不忘给花卉们浇点水。我很焦虑,怀疑他有多动症,他似乎除了睡觉就闲不下来,并且忙的都是些不正经事。

我费尽心思想让他学习,无论怎样讲道理、耐心引导他、送奖励,他都无动于衷。无奈之际,使用美人计。隔壁家乖乖女小庆学习不错。我将同级的他们安排在一起学习,刚半小时奏效,在安静学习,我暗自一笑出了房间。一会功夫,房里传来窃窃私语,定是在讨论学术问题哇。结果他在教她下田棋,打燃烧的蔬菜。刹时我傻眼了。对他一阵狂吼:“你他妹的就不能学习会吗?爸妈说未考起高中别想读书了。”他仍笑嘻嘻地顶嘴。我差点动手了,心想这样会带坏小庆。

我让他背诵课外必背古诗词。他一脸憋屈:“我只会背鹅鹅鹅、童趣、背影、两小儿辩日。”好吧,这些他倒是背得滚瓜烂熟,津津有味。他问我:老姐,我疑惑争得面红耳赤的两小儿所辩的初升太阳,正午太阳,谁近谁远,谁大谁小,谁冷谁热”。我一愣,“我不知道啊”莫非要用地理知识太阳的背忖,直射斜射来解释么!当年满腹经纶的孔子也难辨是非,学海无涯苦作舟啊!我翻了他的课本,不由心生感动,那个胖胖的,走路蹒跚,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浮现在眼前。以前我怎么就没有好好品味它呢,而是为了任务完成它呢。

他最近每天都钓很多鱼回家,多余的送邻居。那天我无意翻到他的日记本,有点懂他了。他上面写满了野外垂钓的技巧,注意事项,什么夏钓早晚,夏钓渊,夏钓荫,水温低,水中溶氧量高,鱼儿进食多藏。还记录了我家的动物小到蚂蚁达到猪,他都打过交道,结下了不足为道的情缘。哈哈。这兔崽子可算是掀翻了我的天灵盖啊。他对感兴趣的事是如此痴迷呀。

他喜欢玩擎天柱纸牌,一直拍到天黑两手发红,被婆婆拎回家。

他想成为小兵张嘎那样的人,梦想去白洋淀,看周围的芦苇在风中摇曳多姿,然后心里掏出两把板斧,将坏蛋们砍成废墟。

他带领着他的小弟去盘子洞烤玉米。他成了孩子王。

我把他的一切情况告诉了爸妈,电话那头传来很严肃的声音:“那送他去辅导班。”

我沉默不语,我不愿显得古板。希望小兄弟长大后成为一个有温度的人。

                                                                                                                                       2015-09-06

搜索建议:小兄弟  小兄弟词条  
杂谈

 魏晋女士的风度

木子美最近重出江湖,在微薄上点评各地男人“床品”,大胆出格的言论迅速引发网友围观,褒贬兼有之。其实,早在魏晋时期,就有一位女士喜欢对男人品头论足,其事迹反而被归...(展开)

杂谈

 飞过人间的无常,你才是宝藏

俗话说: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能否接纳自己的缺陷是衡量一个人心理状况是否积极和健康的一项重要指标。生活中,很多人因为自己的一些缺点而感到自卑,甚至一蹶不振。但你们...(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