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观点

 

【原】驻地风光(散文)

【原】驻 地 风 光

翠明红枫

我曾经是一名空军战士,1968年入伍,驻地在当阳的西冲,临近波涛滚滚的长江。从飞机上往下看,连绵起伏的丘陵妩媚而雄浑。丘陵上都是茂密的树林,松竹间夹杂着一些枫树,到了秋末时光,枫叶红了,在起伏的林海中,像一片片火焰,更为鄂西的风光增添了绚丽的色彩。

我们的营房建在丘陵顶上,下面是一片湖塘,梯田从湖塘层层盘下,延伸到东方的一块平川。当地一年可种两季水稻一季油菜。油菜开花时最为壮观,走在田间,好像走进了童话的世界。黄色的花鲜艳夺目,散发着甜甜的香气,夹在绿色的丘陵中间,像一条金色的河在蜿蜒流淌。

向西眺望,冲内地势逐渐升高,湖塘随山傍势,星罗棋布。远处一山高过一山,好像层层翡翠的屏障。在那屏障的后面,就是据说有野人出没的神农架原始林区。当地有许多野人的传说,大多是村里的女人被野人抢去做妻的故事。有的故事充满恐惧,有的故事则温馨悱恻。

当阳东连荆州古城,北通襄阳隆中。倘若读过《三国》,便知一千七百年前,当阳便是汉末的古战场了。当历史的尘埃落定,这里积淀下许多宝贵的遗迹。有夫人殉难的夫人井,有赵云单骑救阿斗的长坂坡,有“翼德横矛三声吼,吓得曹兵个个愁”的长板桥,有关公显圣的玉泉寺,还有一座破败不堪的关陵庙。往东三十里还有关公蒙羞的麦城小路

记得《三国》上说,关羽麦城被杀后,他的头是由孙权献于曹操,由曹操厚葬于洛阳。民间传说关羽“头枕洛阳身困当阳”,大概关陵庙埋的是关羽的身子吧。关于这些事我没兴趣考究,倒是对关陵里的古柏颇感兴趣。你看那柏树,拔地而起,顶端枯了,旁边逸出的虬枝上长着浓密的叶,仍显高傲苍劲。我想若不是巧合,这棵枯头柏,大概就是当年被枭首的寿亭侯的写照吧。

我很爱这里春天的早晨。当晨雾在冲间穿流,露水在野玫瑰上结珠的时候,听那百鸟在林间婉转的歌唱,看那朝霞把林海染得绯红。我想,在这清新而又生气勃勃的时刻,站在高处眺望这大自然的美景,歌唱家一定会纵声歌唱,画家一定会挥洒彩笔,诗人一定会踏露行吟。人们都说蓬莱仙岛好,可从古至今有谁见过?我想,我们驻地的风光,比那虚无飘渺的海市蜃楼现实多了。

碰到夜里下点小雨,早晨就更美了。新长出的松叶挂着水珠,像玉一样晶莹剔透,浅绿中泛着嫩黄,再加上霞裹云蔚的红日,一副大自然雕塑的美,真会让你赞叹不已。有时我也胡诌上几句:“雨后千山翠,日出烟霞飞。坡底菜花黄,溪中鳜鱼肥。”但总觉得描述的不太贴切,可我再也找不出好词来形容,因为她太美了。

春天是美丽的,鄂西的春天更像一杯馥郁的美酒,使人销魂沉醉。唤起人们对生活的向往,引起人们最美好的回忆。温柔的阳光洒在身上,池塘里的水是那么碧绿,炊烟在竹林深处袅袅升起,野玫瑰散发着迷人的香气,柔软的草地上,开着一簇簇白色、黄色的小花,花朵是那么的鲜艳娇嫩。蜜蜂在花朵上辛勤采蜜,蝴蝶在绿草间上下翻飞。

春天啊!你给生命带来多少欢乐,给大自然增添多少美。在这个美好时刻,我更加酷爱生活,更加留恋青春的光阴。

我们营房门前种着一棵桑树,当那硕大的桑葚泛紫的时候,便是鄂西的夏天。夏天的天气像女孩的脸,说变就变。看着天空蓝蓝的没有一丝云彩,可一会儿乌云不知从哪个角落涌出来,瞬间布满天空,雨伴随着闪电雷鸣,哗啦啦的下起来。到七月,小雨淅淅沥沥下下停停,十天半个月也别想晴天。人说四川天无三日晴,湖北何尝不是这样。

我经常坐在屋廊下欣赏这棵桑树,心形的叶子大大的闪着油光。它是我们刚到当阳时栽的,我们都很爱它,从来不折一枝一叶。不知为什么,每当看着它的时候,总想起家乡的父母兄妹,还有一起长大的伙伴;想到夏天在后湖游泳,在行宫的瓦砾堆里捉蟋蟀;想到在小汤山石缝里找蜗牛,在怀璧桥旁草丛中采“香姑娘”。

遵照毛主席的“五.七”指示,军事训练之余,我们在山坡上垦出了一大片菜园,里面种着辣椒、萝卜、榨菜、茄子、豆角。我们还修了一个池塘,用来灌溉这片园子。把河里抓来的鱼养在里边,又种上莲藕。当粉红色的莲花开放的时候,菜园更加别有韵味。菜多花多,花多香气浓,蝴蝶和蜜蜂把我们的菜园当成了花园,你来我往,给菜园增添了不少生气。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红的辣椒,绿的白菜,紫的茄子,池塘里活蹦乱跳的鱼和胳膊粗的莲藕,叫人看了实在开心。菜园的收成改善了连队的伙食,多余的蔬菜和食堂的剩饭用来喂养猪羊。养猪种菜培养了官兵对劳动的热爱。

秋天的傍晚,清凉而安谧。晴朗的夜空繁星密布,银河从西北流向东南。一阵小风吹过山岗,传来微微的松涛声,好像银河的水响,夹杂着牛郎织女的窃窃私语。月亮从丘陵后面升起,在松涛间浮动,她像脉脉含情的少女,撩开轻纱般地云彩,偷偷窥望人间。微波荡漾的湖塘,映着皎洁的月影。依稀听得见远处幽悠的箫声,好像嫦娥在倾诉月宫的孤独和寂寞。

此时,沉醉在这样亦梦亦幻的美景里,让人真不知是在天上还是人间。我情不自禁的吟起苏东坡的《水调歌头》……转珠帘,低绮户,照无眠……然而物是人非,明月依旧,东坡何在?我想,人生和月亮比起来何等短暂。

我又突然想起家乡的父母,他们身体可好?他们的双鬓是否白发又添?他们是否也在看着天上的明月?现在天各一方,儿子只能给你们一个美好的祝福: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鄂西的冬天阳光灿烂。虽然天气有些冷,但四周依然山青水绿。我们营房是没有取暖设施的,白天坐在院子里晒太阳,倒比屋子里暖和。我们的小菜园里,白菜依然在生长,榨菜头又绿又大,菠菜比以往显得更加鲜嫩。一些水田种了苜蓿,嫩绿的叶,紫色的花,十分可爱。据老乡说这种苜蓿是稻田的肥料,插秧前用犁把它翻到地下,肥力可高呢。

个别的冬天,偶尔也能见到雪花,没有大雪,最多第二天也就化了。没见过雪的广东兵娃子,兴奋地抓紧时间打雪仗,把雪往对方脖子里塞,高兴的像小孩一样。白雪落在高大毛竹上,被早晨的太阳一照,雪白得象玉,竹绿得像翠,白绿相间,煞是好看。

离开部队到现在已经四十多年了,可每当回想起驻地的美景,心中总是激动不已。我知道今生永远不会忘记鄂西,更不会忘记那段身披戎装的特殊时光。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如有侵权,请通知删除,敬请谅解!
搜索建议:【原】驻地风光  驻地  驻地词条  散文  散文词条  风光  风光词条  【原】驻地风光词条  
杂谈

 穷人的思维

 据说民间有一个捕猴子的方法:在一块木板上挖两个洞,刚好够猴子的手伸进去,木板后面放一些花生。猴子看见花生,就伸手去抓。结果,抓了花生的手紧握成拳头,无法从洞里...(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