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老王战“疫”的事

门卫老王,是单位里的临时聘用人员。临时聘用人员的工资,按当时本市最低工资标准发放,月工资仅为1680元。这么低的工资待遇,多为企业退休员工为补贴家用才来应聘。

   老王年过六旬,一个精瘦的老头,脸上挂着笑,还挺健谈。同事们上下班路过值班室,老王都主动打招呼。可以说,老王给人的印象还不错。然而,后来发生了两件事儿,单位差点就把他开了。

  一次,一辆外来车辆驶出大门时,老王紧跟出去,车主以为要缴纳停车费,便掏出5元钱来。此情此景,正好被办公室人员撞见。单位小院不对外停车,因此从不收取停车费。老王最后没有接过那张票子,却留下一个是否私下收取停车费的问号。

   又一次,一辆轿车冲进院子里停放,车主自称是单位领导的熟人。老王按规定偏不让对方停放,于是双方发生口角,眼看年轻膀圆的车主想动粗的样子,老王不慌不忙,将一张旧报纸垫在地上,然后坐上去才叫道:“你以为你年轻就敢动我?来呀!”对方哪敢对老人动粗,只好灰溜溜地驾车走人。老王严守了规章制度,但这样做未免有失大雅。

   正当单位要研究是否要延续与老王的劳动关系时,又发生了两件不一样的事情。

   2019年国庆日,我途经值班室时,见到老王一家三口正在看电视,个个激动无比、热泪盈眶。

   见我走过来,老王眼里闪着泪花说:“今天国庆是个好日子,看大阅兵直播好高兴!今晚我们和爱人在这里吃个团圆饭!”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老王和他爱人,一年365天,竟然只有今天才能够团聚共进晚餐!

   原先,他一个人前来值班,晚上下班回家可跟爱人一块吃晚饭。后来,门卫缺人,他爱人也前来应聘,因夫妻须轮流值班,即便到大年三十晚,两人还须留下一人值班,因此无法吃上团圆饭。于是,今天他们夫妻俩相约到狭小的值班室里团聚,已经成家的儿子特地来陪伴。

   我把老王一家团聚的事儿跟单位同事分享了。

   还有一件事情,发生在2020年春节期间。当时新冠肺炎疫情大爆发,各单位实行封闭管理,严防死守。老王每天坚守在岗位上,奇怪的是不见了他爱人的踪影。

   难道他爱人已经离职?见我有疑问,他张口就说,“我们家首先要保住一个人!”

   他解释说,疫情严重的非常时期,往返乘坐公交车存在极大风险。经单位领导同意后,他除了自己上班,还顶替爱人值班,这样即便自己不幸受病毒感染倒下,家里还有爱人撑住!

   “那14天最要紧,全国人民都居家隔离,我回到家也主动跟老婆孩子‘隔离’!”老王轻描淡写地说他家抗疫的事儿。

   我心里却震撼了:一个月工资才1680元,也要很拼的! 

   我又把老王战“疫”的事儿跟单位同事分享了。

   过后,老王兴奋地跟我说,办公室领导对他坚守战“疫”岗位给予口头表扬,他的月薪也按新的最低标准涨至1810元。同时,领导对他改进工作提出了一些新的要求,他很乐意地接受了。

   时至今日,他们夫妇俩每天依然笑呵呵地坚守在工作岗位上。

搜索建议:老王战“疫”的事  老王  老王词条  老王战“疫”的事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