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白云生处有人家

  湾,不同于海湾、港湾,我家门前的湾像一个巨大的池堂,每当下雨的时候它就会变大,湾的中间有一条小道,水少的时候就会浮现出来,把湾分成一大一小的两个月潭。

  我总爱在那条下雨时漫过一半的时隐时现的小路上走,湿了鞋子,湿了裤子,走偏了就湿了全身,湿了全身的时候回家会挨打。

  夏天的时候,湾旁柳树成荫你会看到‘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的美景。湾和我家之间有几颗高大的杨树,枝叶繁茂、郁郁葱葱,像在头顶撑起了一把把遮阳伞,这片宽阔的空地是村里很多人乘凉,张家长李家短的集散地。记忆中的刘叔,那时还是二十七八岁的单身汉,与老母相依为命,因为家里穷娶不到媳妇,但他有一项手艺就是把我不知名的枝条扔到水湾里泡很多天,捞出,枝条就可以剥下皮称之为麻,去掉皮的枝条在他那双灵巧的手下变成各种各样的筐、篮。那不久就被邻村的一个漂亮的女高材生看中,成就了一段佳话。

  湾的一边被人垒了一段石台,夏天石台上聚集了许些洗衣服的女人,那年记不清自己几岁,兴致勃勃的随姐姐在哪洗衣服,我总是对水里的东西感兴趣,不小心就掉到了水里,听姐姐说是村里的壮汉把我提着脚丫从水里捞出来的,回到家姐姐挨了一顿揍。

  有时湾里会长满浮萍,成群结队的鸭子在一片嘎嘎嘎的叫声中就吞食饱了,然后悠闲的在水中梳理本就光滑的毛,时而钻入水中,时而互相追逐打闹。我经常站在中间的小道上,拿着一个长杆的渔网捞浮萍,等浮萍捞满筐就背回家喂猪。我们家的猪长得短嘴毛白,非常好看,是一头母猪,每年都下很多有颜值的小猪,活泼又可爱,我非常喜欢,捞的浮萍就是他们争抢的食材。小猪长得很快,又胖又可爱又洁白。不久我就难过的看着爸妈兴奋的数钱,嘴里念着小金猪、小金猪的,我喜欢的小猪就被全部卖掉了。

  冬天的湾是冰封的,冰上很是热闹,是孩子们的天下。生命在于运动,这项运动,可以体验快乐和速度。那时的孩子没有溜冰鞋,全靠助跑或站着滑或蹲着滑,技术高超其乐无穷,但也有不小心掉到冰洞里的时候,自己爬出来冻的瑟瑟发抖而不敢回家,最后总免不了挨一顿揍。

  后来我们家搬到城里,听说湾被填平了,盖上了二层小楼,那一排小楼听二婶说是半万家的。半万的父母是我们村计划生育被整的最惨的一个,当年他家被封,被迫住到场院,是农村打麦子而修整的一大片广阔的场子,那里在野外,几间孤零零的小屋,冬天还特别冷,他家把所有钱都交了大队,那是超生罚款伍仟元。所以他儿子从此被别人叫作半万。小时候去过半万的家,屋外场地很大,半万刚学会走路,胖胖的小孩一脸的幸福......半万长大了有出息了,村里规划他出了一份力,把村里已变成污水塘的湾填平并且住在了那里。后来娶了一个城里的非常有钱的老婆,风光无限,不久前,不幸再次发生在他们家,半万的媳妇生二胎不幸去世,伤心的半万带着孩子搬离了那个家,现在那个家是空的。

  老家在山脚下,雨天的时候,白云经常从哪里升起,村外的杨树一排一排,非常招摇的站在宽阔的大路两旁,看上去很美很美。

搜索建议:白云生处有人家  白云  白云词条  有人  有人词条  白云生处有人家词条  
杂谈

 考勤激情消亡史

 我和他素不相识。促使我记住他的,是他那天讲给我的故事,一个他和单位考勤的故事。那天中午,我陪一位好友去办公耗材市场选购单位准备使用的签到机。也许是机...(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