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网课——我的直播历程(1)

     纵使想了一千遍一万遍,绝对没想到有一天我会以这样的方式来上课。记得几年前,当学校里全部换上了电脑和白板,用上了水笔和电笔,粉笔被打入冷宫时,没想到教室也会有这么一天,真是万万没想到呀。

   一场可怕的“新冠肺炎”让我们老老实实在呆在家里,开学时间过了一个月,而疫情还存在,时不待人,没办法,于是就有了新的授课模式:网络直播

   其实像我这样一直都对新鲜的事物比较好奇的人来说,网上授课,比如可汗学院,早就熟悉得不得了,因为我曾经也想过足不出户,在家里上班,不用早早爬起来,多好!没想到真的有那么一天,让人太高兴了。我跃跃欲试。

    可当真的要迈出这一步,真的很难很难,尽管我想了又想,试了又试,可一对着镜头就语无伦次,不知所云,说了上句不知如何说下句。本来就靠嘴皮子听饭的我,在课堂上侃侃而谈的我,在这堆冰冷的机器面前,无人面前,惨败!

    看了一遍又一遍直播方法,听了一遍又一遍别人的直播课堂,夜深人静时,对着手机,对着电脑,写好台词(有一位资深的主播说要写些过渡句,这样连贯):同学们好,今天......唉,打住了,无法自圆其说。无人应答的课堂真不知如何下去。于是,我只好放弃。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当网红也真的不容易。

   就在我犹豫不决时,网上对教师的网络直播评论铺天盖地的,特别是有一位高中男老师,开了美颜,露脸出镜时,脸粉得一夜成名,还有的老师因为把麦关了,学生无法连麦,他的手机也关了(为了不影响上课),准备得无比充分时,却是一节无声的课.......林林总总的信息:网课老师想爱你不容易。   

    算了,反正学校现在也没作要求,等等再说吧。

     一等,一个月过去了。

搜索建议:网课——我的直播历程  历程  历程词条  直播  直播词条  
杂谈

 六 父亲的姊妹兄弟

我的父亲是个淳朴老实的人,在家中男女排行第三,父亲没念过书,也没念过经《古兰经》,打小干的就只是放羊、放驴、放牛之类的粗活,而其他的几个兄弟因为嘴皮子能说,会积...(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