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暗恋你,许久,相片已泛黄

     哪个少年不善多情,哪个少女不善怀春,我不想提及那暗无天日焦虑万分的复习备考阶段,那正是人生的芳华,但却被升学考撞上了,还撞得不轻,也许每个人都要被撞一下,考上,改变命运,考不上回家务农,当我亲历田亩,看到饱尝劳动艰辛的农民,那乌黑的脸庞,粗糙的手,因长期劳动驼背佝偻的身躯,对我来说,是一种恐怖,会让人绝望,所以愿用我生命全部投入到那场残酷的考试当中,当时,学校里到处弥漫着紧张的气息,包括厕所里,散发着的不是臭味,而是浓郁的紧张的气味,“一张考卷定终身。”校长如是说。尽管学习是那么紧张,但并不是我一个人单兵作战,还有一起奋斗在题海中被命运一起捆绑的你。

那时,我的想法很单纯,满门心思唯有学习迎考,即使给我白马王子也没有时间和心情去欣赏,但是你是个例外,你无意中的,没留心的走入我的视线,有时候,一个人喜欢一个人会很简单,就是喜欢,没有任何理由,但是我还是能回忆出一些微小的细节,你走路轻盈,身高1米7以上,比我高半个头,鼻子眼睛虽然长得有点小,但是很协调,年龄比我大一点,成绩比我好,这是让我羡慕的地方,不仅如此,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甚至有一个女孩愿意为你以身相许,非你不嫁,这下我应该没有希望了,所以我只管学习,每天要学到夜里11点左右,早上五点起床,然后爬大门,因为这时候看门的老人还在睡梦中,我不想等,也不想麻烦人家。匆忙的一天又一天,无暇顾及其他,于是日子过得很平静。

你不仅学习成绩好,说话声音很好听,用一个词概括,你很潇洒,很优秀,是班级的宠儿,从同学中间脱颖而出,我喜欢远远的看着你,你有一个习惯,手着书本,漫步在校园的柳树下,看起来像一幅画,一个少年在树下或走动,或沉思,或漫步,或东张西望,从没有在意周围的人群,这幅画面于是定格在我的心上。

我不是喜欢谁就去表白的类型,于是暗地里写了一首小诗,放在自己的床头,我相信你一定能考上好学校,等你考上以后,我再把这首诗送给你。

那一天晚自习,你坐在我身边,我和往常一样,低头在赶作业,我想等写完可以和你聊几句,你作业很快就完成了,我想下面要提高速度,一着急,桌子上的笔滚动了下来,就在要落下去的时候,我立刻伸手去阻挡,你也伸手过来拍了一下,正好盖住我的手上,热乎乎的,我的手马上触电般的麻了,你条件反射一般迅速的弹了回去,我也迅速的把笔抓起来,这时,你脸上的表情动了动,想说却什么也没有说,我大气不敢出,好像做了贼似的,还好,大家都在学习,没有人注意,而我却脸红心跳,这是第一次,一个男孩覆住我的手,并且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发生,又这样悄然结束。

从那以后,我看到你会脸红,我也学着你背书的样子,走路一样背书,我喜欢去菜花地里背书喜欢在乡间小路上背书,这种手着书本,来回走动的背书方式出奇的好使,只要学着你的样子,一会儿什么都背出来了,包括后来的哲学、美学,教育学,心里学等杂七杂八的学问,我都这样一路走着走着背下来,这方法对我来说屡试不爽,难道对一个男孩的钦慕和暗藏的那点小心思有这么大的催化作用,我不知道,反正,我从不讨厌背书,只要是要求背诵的,没有背不下来的,那冗长的古文,还有那些毫无意义的英文单词,像灵丹妙药,简直是一种神奇的背书特效大法。

那一年,我们都考上一所相同的学校,有一次我在洗手间外面遇到你,刚想打个招呼,你飞也似的跑了。

也许,一开始你就不喜欢我,也许,你从没有过心动,我暗藏这许久的小诗,也递不出去,你依然那么潇洒。

毕业后,你娶了我的女同学,就是那个死心塌地要嫁给你的女同学,当时也考上另一所学校,参加婚礼的时候,我满心的酸楚,如果我早点表白,如果我再主动一点,或许,你就是我的人了,但说什么都已经没有念想,一切都结束了,晚了,来不及了,就这样我们成了陌生的欢喜,默默的放在心底。

搜索建议:暗恋你,许久,相片已泛黄  泛黄  泛黄词条  暗恋  暗恋词条  许久  许久词条  相片  相片词条  
杂谈

 无

 梦幻的国度,我不会是公主,只因我前世不是天使。把忧伤埋进身体,拍击黑色的翅膀。无人的岛屿,可以不需遮掩,丑陋,贪婪…生命的最初男女的躯体,没有言语,确切地仅是...(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