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鞭炮放完了,各路妖精都出洞了

文 / 猫头木有鹰  熊太行

春节是一个群妖乱舞的季节。

别往外看,就在自家沙发上。

一些奇奇怪怪的亲友,神似各种妖物成精。

看完这部群妖谱,并不会让你死里逃生。

但还是那句话,听完剧透再被算计,至少你能更明白。

先识招认招,再拆招破招。

猪精 

请注意,这里的“猪精”不是所谓的“精致的猪猪女孩”。

那些姑娘们是职场中的焦点,但是回乡之后全无地位。

三线城市的聚焦中心,是6~15岁的小男孩,他们无一例外有一个特质:

胖。

这和他们的好胃口分不开。

但是我们从来不会因为一个人胖或者能吃就说人家是猪精,这未免政治不正确。

他们像猪一样爱乱翻东西。

一到别人家,就开始各种找吃的。

小猪精们会先把所有吃的拢在自己身边,还会对一些疑似有食品的地方乱拱。

遇到爱吃的,他们会一边吃一边往兜里揣,能带多少带多少;遇到不爱吃的,就随意扔到一边。

当全场都找不到他们爱吃的东西时,小猪精们还可能躺在地上哭鼻子,要大人亲亲抱抱发个红包才起来:

“别哭啦别哭啦,拿着这个自己想吃啥买啥啊。”

最好放一点高脂肪、高糖的食物,不然的话,手办和游戏机可能真的会遭殃。

当你的宝贝玩具从猪精手中逃出生天,千万别急着松一口气。

猪精不过是个小角色。毕竟这年头,基本上谁也不缺那一口吃的。

为什么现在最火的动画是小猪佩奇?

一只小猪背后,还配着七个爸妈爷奶。

猴精 

△ 猴子烦起来,观音姐姐都忍不了

猴精是春节群妖中,最有求知欲的一种妖精。

见到一个亲戚,甭管关系远近,假装寒暄两句就开始发问。

也许是因为经常在云端的缘故,猴叔的问题包罗万象:

不仅仅局限在年轻人的感情生活和家庭状况,还绑着经济命脉,甚至国运:

“听说你在外国人开的公司上班?那一个月得挣多少啊?”

“一万多。”

“挣不挣美元?”

“越南公司,工资论吨盾。”

“你们家买房托人了吗?找的谁呀?”

“你还炒股呢?买的啥?涨了多少?你是不是有内部消息?”

“还敢买日本车!”

每个问题都直击灵魂,让被问的人都开始怀疑自己:

我是不是应该把银行卡密码也告诉他?

看到对方一脸窘迫、支支吾吾,猴精还要轻轻补上一刀:

“哎呀,你看你那样儿~至于嘛?我就随便问问,哈哈哈哈哈……”

对付猴精只有一个办法,这是二师兄教过的:顺嘴搭音。

“问我是什么山,我就说是石头山。”

“问我是什么洞,我就说是石头洞。”

“问我洞里有什么妖怪,我就说是CEO。”

“问我的老板是不是外星人间谍,我就说间谍未必,但是个贱人。”

“如果问我一个月挣多少,我就说吃完饭一百元没剩了!”

就是这个主意!

鱼精 

你对猴子和猪的骚扰忍无可忍,于是建议打麻将。

有人能治了你。

国分魏蜀吴,妖分孙猪沙。

确实,除了猪总和猴总,你家沙发上一定会来一个鱼精。

春节群妖里,猴精一般和鱼精是两口子,一个主攻,一个辅助。

鱼精浑水摸鱼,一生都活成了一道数学题。

平时算计的是小恩小惠,春节在麻将桌上,他就惦记上所有的彩头了。

猴精发动精神攻击抛出一个个直指人心的问题,让别人不堪其扰的时候,鱼精就开始偷偷跟猴精打暗号:

握拳轻轻敲三下桌子——“我胡三筒”;

食指不停揉搓左眉毛——“看到你下家牌了!全是条子,你别点炮~”

别人用来休闲娱乐的牌桌,却是鱼精的战场。

过年的时候,鱼猴组合都能赚得盆满钵满,但还不拉仇恨,因为鱼精擅长浑水摸鱼,滑不留手地就猫在一边,不引起人的关注。

鱼精浑水摸鱼的原则,不止体现在打牌上。

和沙师弟“大师兄说得对呀,二师兄说得对呀”相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有的聊天,他都附和;所有的观点,他都叫好。

“对对对!”“没错。”“可不是嘛~”

家族群(中国应该有三亿个群叫“一家亲”、“一家人”吧)里发一个红包,鱼精一定抢而不发,全凭能聊取胜:

“大老板出手大方真好啊!”

“哎呀,多少都是心意。”

“二婶发一个。”

“抱歉啊,孙子刚醒了,我哄他先。”

孔雀精 

能跟猴精打配合的除了鱼精,还有孔雀精。

不同的是,鱼精吹捧所有人,孔雀则对一切人下手。

猴精爱主动发问打听,他们的目的主要是回头再对别人输出、泄密和吹嘘。

孔雀精在打听之后当场就要输出,还得加上自己的对比和评判:

“还是你们这种运动手表带着轻便,我老公非给我买这种瑞士机械表,还镶钻,戴着沉死了,哎……”

“你们孩子多好啊,考到省城念书,说回来就回来;我们家老二在英国,人家那边春节都不放假。”

“大姐,您这款项链我也有诶。您多少钱买的……哎呀!他们家这是坑你钱呢呀!回头您带我找他们算账去!”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们扬起头,浑身泛着光,仿佛站在了聚会人群的正中央,享受着万众瞩目的眼光。

哪怕是话题跟物质毫无关系,孔雀精们也要强行扯到对比的轨迹上:

“今年冬天挺难得,雾霾天比去年少多了。”

“可不是么~我们家花好几万装的那个新风系统算是白装了。看这天气,有您家这么个小净化器就足够啦。”

谁问你了?

事儿精 

那几个精,至少还是有形体的。

你要是微笑,至少能混过去。

事儿精是无形的本体。

你要是用照妖镜照他,只能看见一堵墙。

那是事儿精的脸皮。

他属长枪的,主要靠挑。

事儿精中年男性居多,有的还在单位能管两个人,但是无论读没读过书,都自带一张撇着大嘴的脸。

事儿精会强调自己“挑理”的特权:

“你看,不是我说你……”

那是谁说我?你被谁附体了?

挑自己没有被好好接待的理——“哟,家里这么阔绰,就摆这个烟给人抽呀?”

挑身边的物件不舒服不顺眼的理——“你们家里这屏风怎么安这儿了?你这么放着把你家财全给挡了啊。”

连别人做事不合自己心中的“规矩”,也要挑理——“大小子,你媳妇就那么跟炕上坐着玩手机?你老跑这儿端茶倒水的?你是不是怕老婆?”

……

事儿精智商极高,基本上每句话都踩在别人嗓子眼上。

但你还不能跟他急,事儿精辈儿大,保不齐他孙子都当小猪精了。

这种大家庭聚会,不是谁挣得多听谁的,而是谁脾气大、嘴巴损,往往就要听谁的。

加上有些人赶上了阳光灿烂的日子,那倚老卖老的气势、耍奸使坏经验……

别听那些营销号劝你怼他们,事儿精往地上一趟,按住胸口给你要硝化甘油和阿司匹林,你还不得哭出来!

偶失年夜饭,遂老急诊科。

杠精 

事儿精需要丰富的工作经验才能胜任,至少吃盐真的很多。

杠精就好一些,脾气暴一点,坚持否定一切就可以胜任。一些猪精男孩进入青春期之后,就会成长为青年杠精。

杠精的口头禅是“不”,如果你想做一个文艺点儿的杠精,可以说:

杠精和事儿精并称“气氛破坏双雄”,但这两种妖精又各有千秋。

事儿精胜在老奸巨猾,总能角度刁钻地挑理。

杠精则直来直去,只是往里加否定词。

杠精抱怨的范围比事儿精要广:事儿精一般现场找茬,而杠精除了现场抬杠之外,还可以把一切有的没的都纳入否定的行列里来。

你们聊梁朝伟演技好,他一翻白眼:“好啥呀,就会装深沉。”

你们聊现在高铁很方便,他直摇头:“下雪天还不是一样晚点?”

你们聊黑松沙士不好喝,他不干了:“咋就不好喝了……诶?黑松沙士是啥?”

早知道应该聊白花草蛇水。

杠精就是这样,勇敢而孤独地对抗着全世界。

有人渴望让杠精和事儿精交火。

别做梦了,他们要么是兄弟,要么是父子,平时见面多,现在是外战的好机会,就你一个从外地回来过年的家伙对吧。

八哥精 

春节里的妖精都讨人嫌吗?也不一定。

有些妖精就特别会讨人欢心,特别是这一屋子里比较有地位的老人,八哥精总能逗得老佛爷笑个不停。

“哎呀老太太,您这气色可比去年还显年轻了呀!”

“您穿这个不碍哒~粉色怎么了?现在都这么穿!”

是不是觉得八哥精也没什么?别急,往下听:

“我妈身子就不如您硬朗,去年带她到黄山玩去,还没上就累得回宾馆了。您要是去肯定没问题——我建议天暖和了我就让我大哥带您看看去,可漂亮啦!”

“听说我大哥今年当领导啦!哎呀这工作越来越顺啊,肯定没两年就能在北京买大房子把您接过去一起享福啦!”

其实八哥精好多话未必想伤人,但他们属于放射性物质,存在本身就能置人于死地。

你抓不到八哥精的弱点,他们特别完美,特别善良,读书的时候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有时候大家都在怼你,他还帮你说话,但你其实只想跟他说:

“你……丫……闭……嘴……行……么……”

八哥精身处春节群妖食物链顶端,猴精如果要是作死想问八哥一些问题,画面可能是酱婶儿的:

“听说你们家孩子上重点幼儿园了?托的谁的关系呀?”

“嗨,嫂子,我们能托什么人呀,电脑摇号,踩狗屎运了。不过我们家孩子跟您家小猴没法比,那个笨啊,啥学校也教不出来。要我说啊,就是我哥哥嫂子基因好,生个孩子就是天才!现在国家这么鼓励二胎,(一转身)老太太您说我嫂子不再生一个是不是太可惜了?!”

猴精脸都绿了,她老公鱼精叼了根烟卷起身说要上个厕所。

更可悲的是,八哥精的优异表现,很可能会让你身边的家长或者伴侣,在暗中偷偷戳你或掐你一下。

“你看看人家!”

我们能看啥呀?八哥精,八哥精,不是BUG不成精!

从小,“别人家的孩子”在家长嘴里。

一过春节可倒好,“别人家的孩子”直接快递上门了。

丧精 

写到这一段,脑海里浮现出一句经典台词:

“终于轮到我登场了!”

丧精其实原本只是你我这样平平无奇的普通人,平时主要的属性是:

宅。

每当过节放假之前,他们都天真地以为自己可以窝在家里好好装死、歇几天。

然而,一次次的春节聚会击碎了他们的幻梦。

在反复被各种其它妖精磨(rou)炼(lin)之后,阿宅们最终炼成了一只只丧精。

如果说春节群妖之中藏着一个取经团队,那么丧精大概就是类似唐僧的角色。

窝窝囊囊,啥也不会,常被吊打,吸引各种妖精来到身边。

其实唐僧从来都不是无所作为。

每次被妖怪抓住,他都在念《心经》,尤其是那句波若菠萝蜜咒: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翻译成汉语就是:

“服了,服了,俺真服了,俺真的服了,明天回公司!”

这个时候的丧精们,突然有一股冲动:

拿起手机,拨打一个平时最不想碰的号码:

“陛(老)下(板),俺愿意去西(公)天(司)取(值)经(班)!”

— END — 

熊太行:人际关系洞察家,得到 App《关系攻略》专栏作者,《西游记》深度研究者。前杂志主编。原创自媒体「就叫熊太行也行」创始人

猫头木有鹰  熊太行的好基友,大学同系师弟。戏剧与表演爱好者。「就叫熊太行也行」常驻作者。

搜索建议:鞭炮放完了,各路妖精都出洞了  各路  各路词条  鞭炮  鞭炮词条  妖精  妖精词条  完了  完了词条  
杂谈

 玩,是人生一等大事

物道君语:近日爱看马未都的节目,有一期颇有感触。“现在人,不会玩,一直被网络绑架,被现代生活给限制。如果今天你没了手机,没了微信会怎么样?”我想肯定跟丢了魂一样...(展开)

杂谈

 杂感二则(杂文)

 一、怨镜小议  很多离退休的老同志,一定还记得,过去在岗任职时那些年代,也讲求批评和自我批评,把它比作照镜子和洗脸。去发现和克服自己的缺点和毛病。许多革命老前...(展开)

杂谈

 (原创)父母思儿长江水

 文|杜文杰年轻时远离家乡后,为人父母的我们慢慢体会到父母对离开身边儿女的思念之情,这种感情就像孩子离开我们当父母的身边,去远方求学或工作一样,随着岁...(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