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笑鄙人生

  有时候我想,写作真的是一件很伤神的事,而身边好多人和事令人头疼。 

  以前听过,说悲剧是喜剧的结果。她来了,带来了一个嬉笑怒骂调皮捣蛋生活奢华却似乎永远像孩子一般笑靥如花的美媛.他来了,带来了一段波澜壮阔风起云涌却又出乎常理的商家篇章.她来了,带来了一双琉璃般寂灭的眼眸.他来了,带来了一种另类的官场沉浮。他们自生自灭,笑鄙人生. 

  我喜欢的作者有很多,喜欢的作品也有很多。曾经以为,悲剧的影响要远比喜剧来的磅礴,以前喜安妮宝贝和白脸丽人的颓废唯美,有一种痛,很残忍,却无比的美丽。 

  我知道的笑如何如何的美丽动人倾国倾城,我知道一有浮华的地方就很少有人能真正严肃的起来,我知道我是因为那些爱慕虚荣女子从头到脚都有受伤的疤痕.我不知道狼爱上羊的唯美,可是,我绝对—— 

  绝对不承认它是一部喜剧。 

  生活对所有人微笑,生活让所有人微笑,我为生活在悲剧的人生流眼泪。 

  不流眼泪的人,遇到过两个,一个是你,一个是我。以前看《高山下的花环》,被送花环者流血不流泪.看现在的人生流泪不流血,那些追名求利之徒处处流泪,却让人民流血. 《烈火青春》中的悲喜由此展开.

  藤萍是怎么样,把一开始贪图吃喝只识玩乐大声嚷着本少爷体弱多病很怕死的圣香,喊着你妒嫉本少爷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温柔善良倾国倾城的圣香,喊着容容,聿木头,阿宛,小宴,大玉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绰号的圣香,唱着想回到过去的圣香,一直变成最后在宛郁月旦的目光里走得一身染血的圣香,那样的那样的,形只影单。 

  血染红他的衣裳,染不红他琉璃般的眼睛。可是那些排山倒海的寂寞,那些微笑背后痛入骨髓的伤痕,圣香那天生带病的心脏是怎么样承受起来的? 

  一直微笑的人,也遇见过两个,一个是令扬,一个是圣香。 

  《烈火青春》的展令扬,我曾经疯狂的迷恋这部作品,令扬也是一个笑得一脸牲畜无害却满心鬼点子的人,可是令扬的笑让人安心,因为知道只要有令扬在东邦无论再多的困难险阻都一定会圆满攻克,因为知道东邦的每个人真的一直会在一起不离不弃,因为知道令扬笑得自信满满笑得胸有成竹笑得没有一丝寂寞。 

  而圣香的笑,一直让人伤心地想哭。 

  因为在不停的笑得,一直都只有他一个人。 

  知道自己不是臣相亲生子的时候,他笑;毕秋寒死的时候,他笑;李陵宴拔箭瞄准他的时候,他笑;皇上想要杀他的时候,他笑;被赵普赶出家门的时候,他笑,他就一直这样笑得淡泊宁静,点尘不惊。 

  我只是一直都在害怕,怕他的笑容有一天会快要崩溃,他没有令扬的幸运,他不像令扬那样只要那样的笑着就让人知道故事的结局,他的身边会有人伤,会有人死,会有人需要他保护,会有许多许多的事情不如人愿,许多许多的事情身不由己。 

  他们说圣香信善,无分大恶大善却相信小善,他相信每个人骨子里头都非常的善良,他想看这个世界上美好的事情,大家快乐的在一起,好人得到回报坏人得到惩罚……他不似唐僧,处处标榜,把自己隔离于世,唯恐人世间污浊的滚滚红尘亵渎了自己一身的洁白。圣香他自己跳进去了,他放着自己养尊处优的相国公子不当跳进变化莫测的江湖风云中,怀着悲悯的心假装年少无知不解风情,却一次又一次救人于无形,他这样爱着他目所能及的每一个人,无所谓朋友或敌人,更无所谓感激和回报。他只要身边的每个人都好好的,大家都好好的。

  毕秋寒问他,如果如果冷琢玉真的要杀清静道长,你会不会杀了她? 

  圣香想也不想说不会,他的理由是她的有嘴角有个笑窝,本少也喜欢笑窝。 

  为着简单的理由而活着,为着琐碎的理由而拼了命的守护者,这样圣洁无瑕的圣香。 

  置身红尘,却纤尘不染。 

  这样的圣香,藤萍最终没有残忍到底,终于在他什么都失去了以后看到了那些昔日的笑容,他们在一起,所有人都在一起等着他的到来,圣香是不是有一瞬间仿佛回到了从前,那些江湖上的恩恩怨怨都是一场盛大的海市蜃楼,所有的一切都不及眼前温暖的笑容那般真实,于是他终于能够哭得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后记:留着眼泪写完的一篇评论,脑海里一直会想的是圣香终于哭出来的那一幕,是怎样的一种如释重负。我记得令扬到最后确实也流了眼泪,可是那是在他遇见了他的爱情以后的事,这是我所不满的。而圣香的眼泪,却一直轻如烟尘,一旦流下,却沉重得让人无法不心怀疼痛。希望总有一天圣香能够真正坦白的笑出来,从脸上笑到心底,从心底笑到骨髓里,成就真正的,倾国倾城。

搜索建议:笑鄙人生  鄙人  鄙人词条  笑鄙人生词条  
幽默

 逃课最拽的N条搞笑理由

最体面的理由:我长的太帅,外班女生上课时总看我。   最实事求是的理由:教授太难看,影响我的视力。   最拍马屁的理由:女老师们太漂亮了,总让我魂不守舍。   ...(展开)

幽默

 美女被电话严重骚扰以后...

 一天,美女小丽一个人在寝室里看书,突然电话铃响,小丽提起电话,“喂 ” 了几声,对方却始终没回音。下午五点时,类似的电话又打来了,这已经是当天的第五次了,小丽...(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