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傀儡

  田里的稻草人身上,停着一只乌鸦。在那里悲凉的啼叫着,我看不见他的眼睛。在黑色的夜里,我以为他是索命的幽灵。我恐慌了,拼命的跑着,它在后面哈哈地笑着。

  

  夜里。眼睛说它累了,看透了人世的丑陋,看穿了灵魂的诡计。于是,左眼努力地从眼眶跳了出来。带着黑色的血掉在了地上。我拼命的堵住右眼,沙哑地嘶吼着。从指缝的空隙往外看,镜子的倒影里。空洞的眼眶里,有着白色的肉蛆在蠕动着,蚕食着尘世的污垢。

  

  地板动了,村边的鸡嘹亮的鸣叫着。我以为天亮了。窗外,一轮红色的太阳。世界一片的鲜血。那只鸡在惨叫着,像是在死前的呼喊,小了,停了。身后有谁在呼唤我,转过身。看到了我自己。只是他的眼睛很明亮,嘴角有着卑微的笑容。似乎是在藐视我对世界的依恋。

  

  地上伸出一只手,用劲抓住我的腿。我惶恐了,我呐喊着。只是世界停止了自转。“为什么,为什么是我”我惊恐的喊着,用力得踩着那只手,手上的肉掉了,只剩下枯黄的白骨,依然紧紧地抓住我的脚。血留到了地上,凝固成了黑色的花,妖娆而又邪恶。

  

  “为什么是你?忘了?我就是你。停下来好么。世界和你无关。”

  

  “不。我讨厌血,讨厌黑暗。”我低声的呐呐着。依然给了世界幻想。

  

  “那对不起了。”红色的刀,红色的血。腿断了,却没有痛楚。“希望你明白,我不想死。”

  

  那个我砍了我的腿,抓起来啃着。满足地笑着。

  

  天终于亮了。

  

  那只乌鸦也不见了,世界好像是平静了。只是我的腿在提醒我,还没有到尽头。

  

  把手砍下来接到了腿上,这样我就可以自由的奔走了。这样我就可以带着灵魂去流浪了,可以去呐喊了。

  

  村口的那条狗疯了,披着张三的皮向我蹦了过来。张三我认识,他对我说过。他会主宰世界的变更,社会的更替,灵魂的轮回。只是现在他变成了一条狗,他的思想依然在努力的挣扎着。“给我一只手好么。有了手,我就可以去报复,去摧毁邪恶。去消除世界的妖孽。”

  

  看着他血红的眼睛,我想我还有一只手。于是我把接在腿上的手,摘了下来,交给了张三。“好好的”

  

  他像狗一样的点着头,口水滴在我给他的手上。我悲哀的走了。

  

  一步,两步。身后有着叭叭的声音。转过头,看见手被他吃了。红色的眼,黑色的牙。扭头走了,空洞的眼里流出苦涩的泪水,为谁?为他,为我。

  

  走了。一只脚蹦着走。捡起路上的树枝,做成拐杖。坚毅地上路了。

  

  路过墓地的时候,白森森的骨头,变成了一座城挡住了我前进的步伐。在骨头的缝隙间,听见哈哈哈的笑声,觉得很耳熟,也很害怕。疾驰而过的狼。撞到了我,我惶恐地陪着不是。那尖尖的牙齿,红红的色头。轻蔑地笑着我,在我还没来得及转身的时候,就啃下了我的手。这一次,痛楚竟然是如此的猛烈。晕了过去。

  

  多久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了。雨淋在我的身上,我醒了。想挣扎着爬起来。一次一次的摔倒,终于惶恐地发现唯一的腿也没有了。我回不去了。

  

  “呵呵,不相信我是吗?我说了叫你停止的,现在后悔了吧”

  

  我又看到了另一个自己。我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他要走了,看着他潇洒的转身。我喊停了他。

  

  “等等,带上我好吗。”

  

  “带上你?你现在是什么呢?”

  

  “是呀,我现在是什么呢”我回忆了自己走过的路,看清了自己的罪恶,也看清的世界的荒凉。“带上我的嘴巴,我的眼睛,我的鼻子走好么。他们跟着我受苦了。”

  

  “好吧,早知道现在何必当初呢”

  

  他把脸摘了下来,把眼睛,鼻子和嘴巴挖下来,藏在了自己的怀里,把脸还给了我。

  

  “帮我把脸埋好吧,我还要脸有什么用呢。顺便把我的思想也带走吧。”我卑微的乞求着。

  

  “哈哈,思想我就不要了。还是你自己留着吧”他说完,挖了个坑,把我的脸埋了。转身走了。

  

  哈哈。什么都没有了,思想挣扎着跑出了灵魂的禁锢,带着灵魂四处游说着。有一天,他们看到了另一个我,牵着张三走在路上,手里揣着烤熟了我的嘴巴。

  

  后来的后来……

  

  一群戏子,路过看见了我。给我装上了残缺的零件。于是我悲哀地成了一个傀儡,四处飘泊。供世人取乐,在那里我也看到了尘世的蛆。在蚕食在未来的梦。

搜索建议:傀儡  傀儡词条  
幽默

 近视眼的闹剧

 北方的秋末,所有的树都脱去绿色的外衣,光秃秃的站立在路旁沟边,像卫士一样在保卫自己的疆土,但是田地里的小麦像绿油油的油画一样在绘制祖国的大好河山。    虽然...(展开)

幽默

 中央台新闻联播的惊人发现

开会没有不隆重的;闭幕没有不胜利的;讲话没有不重要的;鼓掌没有不热烈的;领导没有不重视的;看望没有不亲切的;接见没有不亲自的;进展没有不顺利的;完成没有不圆满的...(展开)

幽默

 巧克力

   巧克力啊巧克力,  为何你会有如此诱人的外表和味道,  让我那么轻易的把你塞入口中,  一块一块又一块,  直到我的牙痛的难以忍受,我才翻然醒悟是你在搞鬼...(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