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试验相声―― 相声应该有思想

试验相声―― 相声应该有思想

                

  甲:相声是语言的艺术。

  乙:多年来人们都这么说。

  甲:相声的特点就是学、说、逗、唱。

  乙:多年来人们都这么说。

  甲:不这么说还能怎么说?相声本来就是这样嘛!

  乙:所以,人们现在都不怎么爱听相声了。

  甲:为什么?

  乙:这种说法、这种形式“几十年一贯制”,没有改革,没有开放,早就落后于时代了;很多噱头我爷爷年轻时听了大笑过,我爸爸年轻时听了只能微笑一下了,我年轻时听了就无论如何笑不起来了,现在我儿子听了干脆一撇嘴:“没意思,换频道!”

  甲;这倒是事实。

  乙:再加上创作者知识面和理解力的不足,用意在讽刺别人,结果却展示了自已文化修养上的欠缺。

  甲;请举个例子。

 乙:你大概听过这个歌吧:“星星还是那颗星星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山也还是那座山哟,梁呀还是那道梁。碾子是碾子,缸是缸哟,爹是爹来娘是娘。”这歌好听吗?

  甲:好听呵。

  乙:但有个相声段子却讽刺这个歌是“唱废话”。

  甲:想一想倒也都是大废话。

 乙:这几句歌词紧扣剧情,有着深刻的思想内涵:岁月在变,历史在前进,而生活在那块土地上的人们却还被禁锢在旧环境、旧事物、旧思想和旧的风俗习惯里不能自拔,一味地自我作践,这该是多么沉痛的悲剧呵!这么深刻的歌词却遭人讽刺为“唱废话”,这真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了。

  甲:那段相声说它是“唱废话”,或许是一种幽默吧?

  乙:相声中的幽默与讽刺,是开玩笑还是传达真知识,必须让人们很容易分得清;若让人听了犯糊涂,以至产生误解,那就是相声中的败笔。

  甲:相声中的幽默和开玩笑应该是什么样的?

  乙:皇帝的死古人称为“驾崩”,意思是皇帝大驾像高山一样崩塌了,解释成“架出去崩了”,人们一听就知道,这是幽默和开玩笑。

  甲:让人犯糊涂以至容易误解的例子呢?

  乙:过去人们把自已的妻子称为“贱内”是一种谦词,解释成是对妇女的污辱是欠妥的,正如把“犬子”、“鄙人”解释成是对男子的污辱一样不合适;而把称妻子为“糟糠”说成是对妇女的不尊重更是知识上的错误。

  甲:那“糟糠”到底是什么意思?

  乙:“糟糠”不是一般的谦词,更不是贬义词,而是褒义词,是向人夸奖自已的妻子是“跟自已共过患难,虽吃糠咽菜也始终不变心的忠诚伴侣”。这是对妻子的歌颂。

  甲:噢,“糟糠”原来是这个意思。

  乙:“李有才三世”曾编过一个顺口溜,它是这样评价劣质相声的:

            缺真知识,少信息量,

            脱离生活,没有思想。

            甩旧包袱,玩老伎俩,

            硬咯吱人,灌白水汤;

            不耐寻味,过后就忘。

  甲:评价得好。这李有才三世是谁呀?

  乙:李有才的孙子呀。

  甲:李有才又是谁呢?

  乙:快嘴李翠莲的弟弟呀。

  甲:这李翠莲也就是李有才三世的姑奶奶喽?您认识的人可真多呀!什么时候也给咱介绍介绍这几位。

  乙:行呵。多结识一下这样的人,有助于把相声说好,有助于相声的推陈出新。

  甲:再推陈出新,学说逗唱的基本形式还是得要的吧?

  乙:学,就是学方言,学戏曲,学唱歌,模仿各种声音;这不是语言艺术,而是模仿艺术,可以戏称为“仿声学”——模仿各种声音的学问。

  甲:那“说”呢?

  乙:说,比如装聋子打岔、说正反话、所答非所问等老套子,说的越多越让人心烦。

  甲:那么,说一长串菜名、地名或国家名、影视剧名的“贯口”,还有绕口令什么的,总得坚持说下去吧?

  乙:那是属于锻炼记忆力、锻炼咬字清楚的基本功训练,它本身属于技巧、技术,并不是语言艺术。

  甲:那学说逗唱的“逗”字总得保留吧?

  乙:“您现在还姓张呢?”这样的逗多无聊!拿家人穷开心,互相骂着玩更让人听了不舒服。逗,从形式到内容也得创新。

  甲:那“唱”还要不要?

  乙:唱,可以保留它百分之一点三七的比例。

  甲:嘿嘿,这比例倒很具体。照您看,今后的相声怎样说才叫改革开放?

  乙:相声应该有思想、有学问,语言要幽默,而不是油滑,作品要有个性,“文化”即文明化程度要高,要能给人以启迪,引发人们去思考。相声若能“杂文”化,或许更受欢迎。

 甲:那说走了嘴怎么办?尤其是政治问题,还有思想理论问题,很容易引起批评和争论,甚至还会给自己惹下祸来。

 乙:是真理就不怕批评,是谬误也该批评。理论上的争论则更是好事,那是从不同角度挖掘思想宝藏,会产生很多治国的良方、良计。如果因“说走了嘴”而惹了祸,那只能说明咱们周围的政治还很落后,还很不文明,这恰恰说明咱们相声演员的言论走在了人类先进文化的前沿,是加害咱们的一方给咱们加了光环,让咱们上了光荣榜。怕什么?历史和人民自有公论。

  甲:我没有你那么高的思想境界,我要是因说话进了监狱,我老婆孩子怎么办?再说,如果全社会都按你说的经常地搞理论大争论,岂不要导致资产阶级自由化?我看您的思想有问题,得好好改造改造。

  乙:怎么改造?

  甲:到工厂、农村去劳动,接受工人、农民的再教育。

  乙:那不是体力惩罚吗?

  甲:你看,你看,我说您思想有问题,就是有问题。劳动创造世界,劳动最光荣,工人、农民天天在劳动,难道他们是在天天受惩罚吗?

  乙:过去挨整、被打倒的干部都是下放到工厂、农村去劳动,难道不是惩罚他们吗?

  甲:那是通过劳动来改造他们的非马克思主义的思想。

  乙:改造思想那就该送他们到党校、到大学哲学系去学习,或到图书馆、宣传部去工作,但最好是让他呆在家里,给他提供很多古今中外各种思想理论著作,让他去研究、去比较,让他自已去证明马克思主义是最先进、最科学的理论,并且写成论文,以教育大家。

  甲:这样的思想改造法我还真没有听说过。

  乙:你没有听说过的说法不见得不正确。

  甲:正确不正确要靠群众去评判,要经得起实践检验。

  乙:你说得对。一些流行了几十年的说法,存在了几十年的事物,已被实践证明是错的、明显地落后于时代的,已经被纠正了很多很多,至于尚在争论中的说法和事物,咱们相声演员也不妨去议论议论,或尝试着换个说法,或提出改变的建议,至少可以提出疑问,指出它存在的问题。

  甲:你随便举几个例子议论议论。

  乙:你刚才不是提到“资产阶级自由化”吗?我问你:封建社会的自由程度是不是大于奴隶社会? 

  甲:那当然。

  乙:资本主义社会的自由程度呢?

  甲:大于封建社会。

  乙:共产主义社会的自由程度呢?

  甲:更远远大于资本主义社会。

  乙:咱们都是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人,是争取大自由的人,却去反对资产阶级的小自由,还谈什么“解放全人类”?这在逻辑上是不是欠推敲?

  甲:这,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有想过。

  乙:还有,“工人阶级领导的”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说法就有矛盾,“人民民主专政”和“以法治国”的说法就有矛盾。在一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社会里,人为地确定一个“领导阶级”这合适吗?在实践中又如何体现“工人阶级领导”?你都搞“以法治国”了,“民主专政”又如何操作?在各地、各单位重建文革时期的“群众专政队”吗?再说,“法制”和“专政”到底是谁的权力更大?我们不能打着“法治”的幌子实际还在搞“人治”那一套了。这种“理论”和“提法”上的混乱……

  甲:行了,您快不要说了,您说的这些事根本不适合说相声,既不幽默,更让人笑不起来,说不定还会给自己惹下祸来,顶了天只适合去参加电视台办的“实话实说”节目。

  乙:别小看我今天说的这些内容。一方面,我留下了一个诱导人去读书的悬念,另一方面还给未来的相声做了个示范。

  甲:你留下什么悬念了?

  乙:让人们去考察李翠莲、李有才的事迹呀。

  甲:那您给未来的相声示范什么了?

  乙:说那些没有思想、没有学问、又让人笑不起来的相声,还不如去评论一下别人的作品、说几句有个人见解的政治大实话呢。

  

                                                    写于一九九五年

搜索建议:试验相声―― 相声应该有思想  相声  相声词条  试验  试验词条  应该  应该词条  思想  思想词条  
幽默

 金庸人物爱情警句

《飞狐》 # 程灵素:爱一个人不能过于无节制。因为你可能遇到一只白眼狼。你爱他的时候他假装不知道,你为他死后他假装悲伤之后会去和别的女孩子搭...(展开)

幽默

 齐心“忽略”的魔力

 退休在家,刚刚学会上网聊天,手忙脚乱,神经就不免有些紧张。一日,进入聊天室后,看到屏幕上你来我走,大呼小叫,热闹非凡。有寻朋觅友的,有谈情说爱的,还有一个自言...(展开)

幽默

 你会失望的

    漂亮的女学生上课时突然被生物教授叫起来回答: “人在激动或兴奋时, 身体的你哪个部位会膨胀十...(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