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一只虫人的自白

  听那人说勤学苦练能成才

  

  我也勤过,我也练过,可是我能相信,确信自己能成才

  

  一个小小的虫子,为了一个目的,也不甘心居于人的脚下,它爬到它应有的高度去获取生命的必需品。然而人有欲望的驱使,不让它走它合理的道路。

  

  我就是这虫子类的。

  

  现在可不一样了。我有欲望,也是人中的一类,我开始走上抹杀或阻碍虫子的大道上去。那可是我的同类呀!不敢想像这质变过程竟没花费眨眼的功夫。

  

  眨眼的功夫,我徘徊在一个岔路口。一条通向成才的道路吸引了我的脚步,我很痛苦,因为我现在才发现我走的所谓成才的路那么漫长。兔子跑得快,我就爬到了它的身上。看见同类远离,消失在视野中,我觉得我变得更加渺小了。当我又看见前面猎豹身上的斑点时,我呼吁阳光线载我。那飞奔的斑点,我误以为是我的同类。就这样我来到了成才的冲刺地点,却发现自己离成才还是那么遥远。同类被兔子踩碎了一路,我竟不觉得自己可恶。可悲呀!

  

  更可悲的是,豹子发现了大胆的兔子。我若不跳下兔子身去,我就会原路返回。所以我不顾一切想跳,却是被长久的兔毛卷的只露着两个眼球。天啊,我还要回到起点不成,也许起点比远点还退缩许多路程。

  

  兔子躲进洞穴,我不由得又高兴起来,我也珍惜生命,不成豹子口中食也如此幸运。早晚是保命要紧。在洞穴中生活,往往黑暗,豹子引来豺狼,更增添了洞穴的阴森。兔子饿瘦了,我成了寄生的虫子。我和兔子就相依为命了。

  

  在这些经历中,我总结了许多经验,勤快的找快速的动物借东风,学会在苦中修炼本领。难得我现在变得更加渺小呀,因为我不再有同类的面貌,我肥了,我便成了被同类认为是异类的动物了。我会说人话,我说:“我是兔子的寄生虫,我能成才。”;我会办人事,瞧我一路多少颠覆曲折,我学会了很多很多。

  

  可是我心里总觉得不自在。我恨这个蜕变。我总在想,我要是在那个岔路口,选上另一条路——本本分分做虫子。我也不至于有现在这个表情了。其实做虫子成才的例子真的不少,像毛毛虫变蝶,蝉的蜕变。可是自己有压抑不住的闯气,一心不为人决定命运,到自己应有的高度去获取生命的必需品。思前想后,这是没找对路子。

  

  或许我现在还应该问自己:“我能成才吗?”,毕竟我是个由虫子蜕变的形人,只说人话,只办人事,却没有人心。科学家见了我,也会啧啧称奇,会叫道:“我要像这位虫子先生学习自我克隆。”可是,这终究不是自然科学界定义的“才”。事实上,我早就反问过自己:“我能相信,确信自己能成才!”

  

  唉!

  

  于2009年

搜索建议:一只虫人的自白  自白  自白词条  一只虫人的自白词条  
幽默

 殇/涅盘

 伤感的冬夜,僵硬了的五指,这刻灵动起来,写下几行说不清、道不明,隐晦的字迹。    ——题记    殇,像古时为国献身的烈士,久久飘荡。像死去的记忆,即使在身...(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