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的姐”的别样人生

  她从小就对车十分着迷,觉得那个圆圆的方向盘比什么都神奇有趣,那么轻轻一转,一辆或笨重、或轻巧的大车就在你的指挥下,冲锋陷阵一往无前,东西南北地到处“叹世界”了。

  林姐坐在我旁边,一双手熟练轻松地把着方向盘,眼睛一丝不苟地看着前方,干练之中透着犀利。她颇有些得意,也带点无奈,她说过,都是干“的姐”这一行给磨出来的。

  林姐说话大大咧咧,性情直爽。跟她聊天的时候,她时不时吐出几句国骂,轻松得像嚼萝卜干。我低头窃笑,她也笑了:“我这人就这样子,心直口快的。”

  其实,我不但没有觉得有什么“不文明”,反倒觉得很衬托她的性情——散发出一种粗野的新鲜的爽快。

  方向盘的迷恋

  林姐说开的士这一行未必非常适合她,但她是非选择这一行不可的。

  因为她从小就对车非常感兴趣——各种各样的车。“小时侯觉得那个圆圆的方向盘比什么都神奇有趣,那么轻轻一转,就能把笨重的大车指挥得颠来倒去的。”刚开始,家里人都反对她学开车。好好的一个女孩子家,学什么不好?当护士啊,学个服装设计啊,什么不好?学开车是男人干的事情,又危险又辛苦,以后婆家都不好找!

  但是林姐就是倔,绝不松口。


  当时她的表哥是个长途货车司机,那可是一个非常有利的条件!于是林姐一瞅准时机就跟表哥套近乎,自告奋勇要跟车。这样一来二去,在车上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没有考牌,就已经提前毕业了。

  最终,家里人还是被林姐的坚决所折服,在资金上大力支持了她这个“奇怪”的理想。于是,林姐就堂而皇之地成了一名“的姐”。

  “的姐”成了大龄姑娘

  当上“的姐”的林姐每日工作虽然劳累,但是却觉得非常惬意。但是家里人的担忧也渐渐成了事实——婆家确实不好找。做了几年的“的姐”,林姐的年龄在亲戚朋友心中开始“危危乎”了。在妈妈的大力“倡导”下,大家都很热心地牵起红线来。

  对方对林姐有口皆碑的孝顺、大方和能干都挺满意,但是说到职业,都有点犹豫。林姐不能忍受这种犹豫,女人就不能开车吗?不行就拉倒!

  于是,事情在妈妈的唉声叹气之中又拖了一两年,林姐倒是很看得开,照样开自己的车,过自己的自在日子。

  捡回来的丈夫

  林姐对现在的“爱人同志”挺满意的。

  “你们是怎样认识的,也是相亲吗?”故意逗了她一句。

  林姐笑了:“不,他还是我捡来的呢。”

  “1997的8月份吧,我载一个小伙子去某大厦,听他的口音就知道是个外省仔,又整整齐齐地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头发喷得黑亮亮的,一看就知道是来见工的。”

  “小伙子下车之后,我再接另外一对夫妇,才发现他把一个文件袋留在车上了,里面没有钱,全是个人简历啊什么的,你想想,这对于一个面试的人来说比钱还重要呢。没办法,我只好请客人下车,自己回头找他了。”

  “其实过程也不怎么复杂,因为那里面的自荐书上有公司的名字。我乘电梯进去,那也真是巧得不得了,电梯门一开,居然就见到了他。”

  “说起他那时失魂落魄、满头大汗的样子真是想笑呢,他一个劲地给我道谢,还说一定要请我吃饭。”林姐说到这,又爽爽地笑了几声。

  虽然家里人因为小伙子不是本地人而产生过小小的怀疑,但是多磨的往往是好事,林姐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人生第二件大事。

  婚后的日子?

  林姐同样蛮幸福地一笑。丈夫很体贴,分担很多的家务,有时候甚至是全包。“虽然我知道他心头还是希望我不做“的姐”的好,但是他从来没有说过,就算在吵架的时候也不会提。我最服的就是他这点。"

  两口子小吵小闹总是有的,林姐说,他脾气还算不错啦。吵急了,我们就各骂各的家乡话,听着听着自己都禁不住发笑呢。

  林姐结婚差不多三年,小孩已经有一岁多了。她说怀孕期间最辛苦,不能开车,闲着在那,有空就吐。“我丈夫可有意思了,不乐意给女儿买玩具车,说是怕长大了跟妈一个样。”

  遭遇打劫

  妻子当“的姐”,做丈夫的不但心疼她的奔波劳累,其实更加担心她的安全。一个女人,开着一辆的士在城里转,遇到的都是不知根底的陌生人,你知道谁是好人谁又是没安好心的呢?我很自然就问起林姐:“开车这些年,有没有遇到过惊险的事情?”

  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同时闪过了电视剧里常见的一幕幕恐怖场面。林姐说,她还是比较幸运的,除了被打劫过一次之外,就没有什么发生了。当然,这也许有点归功于她泼辣的个性和冷峻的眼神吧。“或许还有一点,我长得不漂亮,个头看起来很挺不小。”

  那一次,林姐载了一个客人,开到半路,客人说自己头晕得厉害,问可不可以坐到前面去。林姐看到这个小伙子瘦得像只猴子,又确实显得很难受的样子,如果憋不住在车上吐了也是件麻烦的事情,于是就答应了。

  的士来到东山区的一片旧楼前,小伙子喊了停。当林姐掏出小包来找钱的时候,一直捂着胃部的小伙子却冷不防一把抢过来,迅速推开车门拔腿就跑。林姐大叫,可是那胡同七弯八拐的,哪里还有踪影?

  林姐说,她不过是丢了一些钱,有些“的姐”,被人在路上骚扰,甚至有人设下圈套在半路劫色,做“的姐”,其实还很不安全!

  辛苦并满足着

  “我对现在的生活挺满意的。”林姐最后这样概括。

  也许在别人的眼里,一个“的姐”,每天累个半死,常常用盒饭、八宝粥填肚子,丈夫也只是个工薪族,还得操心孩子老人,一天忙个没停……但林姐却觉得,自己能够开着车,有个谅解自己关怀自己的丈夫,小孩子也健康可爱,赚的钱虽然不多,但是还是够花--就看你怎么花了。

  想想,从小迷恋的“方向盘”有了,好丈夫也“捡”来了,一个女人,拥有着两种爱情,偶尔还有些略带惊险的小插曲调剂调剂生活,这样的日子,不是很和味么?

  坐在林姐旁边,看着她一双手熟练轻松地把着方向盘,眼睛一丝不苟地看着前方。

  她驯着一辆车,就像骑着一匹听话的好马,轻轻抚触着它,它就乖乖地驮着你奔驰在城市纵横交错的脉络之中。奔驰着,奔驰着,高楼大厦,汹涌人潮,全都在你两边迅速向后倒去……华灯初上的时分,马儿就化作红光一点,在光流之中牵出一道亮闪闪的轨迹……

  如果热爱,每一行都将充满了乐趣,都会让你满足,当然偶尔也会遭遇奇特的机遇和美丽的邂逅。

搜索建议:“的姐”的别样人生  别样  别样词条  人生  人生词条  
心灵鸡汤

 原来不过一眼回眸

 随意撩起耳际的发丝,努力让自己不在昏聩的旋涡中中迷失,心里不断纠绞着,扭结着。任由那涣散的精力在思绪中走走停停,让思念随着激流也卷进旋涡,凝聚在微妙...(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