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我们是白痴

  为什么世上虽有镜子,但是人们不知道自己的样子。

  ——叔本华

  我开始教书的第一天,课程进展得相当顺利。我下定决心坚持着当老师就要有像勒住马腹的肚带一样的态度。然后我上了这天的最后一堂课——第七堂课。

  我走向教室时,就听到课桌椅碰撞的声音。在转角处,我看到一个男孩把另一个按在地上。

  “给我听着,你这个白痴!”躺在下面的那个咆哮着,“我可没跟你姊姊怎样!”

  “你离她远一点,你听见了吗?”上头的男孩正在盛怒中。

  我如临大敌般地要他们停止打斗。忽然间,有14双眼睛盯着我瞧。我知道我看来不太有自信。这两个男孩互看一下,又看看我,慢慢地回到座位上。这时,对面班级的老师把头倚在门边,对我的学生大吼,要他们坐下,闭嘴,叫他们照我的话做。这让我感到自己懦弱无力。

  我企图把我准备的课程教给他们,但却面对了一群不友善的面孔。课程结束后,我叫那个参与打架事件的男孩留下来。他叫马克

  “女士,别浪费你的时间了。”他告诉我,“我们都是白痴!”然后他就扬长而去。

  我深受打击,跌坐在椅子里,并怀疑我是否该当老师。像这样的问题可以解决吗?

  我告诉我自己,我只吃一年苦头,在明年夏天我结婚以后,我可要找个报酬高的差事做。

  “他们让你头痛,对吗?”一个早先曾教过这一班的同事问我。

  我点点头。

  “别担心,”他说,“我曾在暑期班里教过他们。他们只有14岁,大部分都没法毕业。别跟那些孩子浪费时间。”

  “你是什么意思?”

  “他们都住在荒郊野外的贫民窟里,他们是打零工的人和小偷的孩子。他们高兴来时才来上学。那个被压在地板上的男孩骚扰了马克的姊姊——在他们一起摘豆荚的时候。

  今天吃午餐时我曾叫他们闭嘴。你只需让他们有事忙,保持安静就够了。如果他们再惹麻烦,就把他们送到我这儿。”

  我收拾好东西回家,还是忘不了马克说“我们是白痴”时的那张脸。

  白痴?!那个字在我脑里啪啦作响——我知道我必须采取某些非常手段。

  第二天,我要求我同事别到我班上来。我必须用我自己的方式处理。然后我到了课堂上,正视每个学生。然后到黑板上写下ECINAJ几个字。

  “这是我的名字,”我说,“你们可以告诉我这是什么意思?”

  他们告诉我,这个名字怪里怪气,他们从没见过。我又到黑板上写字,这次写的是JANICE,几个学生念出了这个字,送给我一个带笑的眼神。

  “你们是对的,我叫Janice。”我说,“我有学习上的障碍,医学上叫‘难语症’。

  我开始上学时,没法正确拼出我的名字。我不会拼字,数字更把我搞昏了头。我被贴上‘白痴’的标签。没错——我是个‘白痴’。我还可以听到那些可怕的叫声,感觉那种难堪。”

  “那你为什么会成为老师?”有人问。

  “因为我恨人家这么叫我,我并不笨,而且我喜欢学习。这就是我要讲的这堂课的内容。如果你喜欢‘白痴’这个称谓,那么你就不该听下去,换个班级吧!这个房间里可没有白痴。”

  “我也不会让你轻松如意,”我继续说,“我们必须加油,直到你赶上进度。你们会毕业,我希望你们有人会上大学。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那是我的承诺。我再也不要听到‘白痴’这个字了。你了解吗?”

  他们似乎肃静了些。

  我们确实很努力,而我不久也兑现了承诺。马克的表现尤其出色。我听到他在学校里告诉另一个男孩:“这本书真好。我们不再看小孩子看的书了。”他手上拿的是《杀死嘲笑鸟》。

  过了几个月,他们进步神速。有一天马克说:“可是他们还是认为我们很笨,因为我们说的话不对劲。”我等的那一刻到来了。现在我们开始了一连串的文法研习课程,因为他们需要。

  可是6月到了。他们的求知欲依然强烈,但他们也知道我将要结婚,离开这一州。

  当我在上课提到这件事时,他们很明显地骚动难安。我很高兴他们变得喜欢我,但气氛似乎不太对,他们是在为我即将离开学校而生气吗?

  在我上课的最后一天,校长在学校入口大厅迎接我。

  “可以跟我来吗?”他坚定地说,“你那一班有点问题。”他领着我走向穿堂时正视着前方。

  到底出了什么事?我很犹豫。

  我太惊讶了!在每个角落、学生的桌上和柜子里都是花,我的桌上更有一个巨大的花篮。他们是怎么弄的?我怀疑。他们大多家境贫寒,必须靠勤工俭学才能赚得温饱。

  我哭了,他们也跟着我哭。

  之后我知道他们怎么弄的。马克周末在地方上的花店打工,看见我教的其他几个班级下了订单。他提醒了他的同学。骄傲的他们不想被贴上“穷人”的标签,于是马克要求花商把店里所有“不新鲜”的花给他。他又打电话给殡仪馆,解释说,他们的班上要把花送给一位离职的老师,于是他们答应把每个葬礼后用完的篮子给他。

  那并不是他们送给我的惟一礼物。两年后,14个学生都毕业了,有6个还得了大学奖学金。

  28年后,我又在那间学校附近的一所高中任教。我知道马克和他大学的女友结了婚,是个成功的商人。无巧不成书,3年前马克的儿子还在我任教的高三优等英文班读书。

  有时我想起自己第一天当老师时我还会发笑。试着想想!我竟曾考虑辞职,去做“报酬更好”的事!

  (珍妮丝·爱德生·康诺利)

搜索建议:我们是白痴  白痴  白痴词条  我们  我们词条  我们是白痴词条  
心灵鸡汤

 居家男人日记

2004年7月6日  星期二这是一个没有约会的周末。睡了整个上午,中午随便吃了一点东西。下午看了一会书,然后就为了打字的事情忙了好几个小时,打了几年的...(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