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转:人生何处不相逢,缘聚缘散且随风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题都城南庄》唐·崔护

那一年,他写下这首诗,只为让她知道,他内心深处的惦念。也只有她,才能读懂他未曾说出口的爱恋。

可是,为何不见她的踪影?寻寻觅觅,却等来冷冷清清……

不经意的,清风温柔的吹散了沉睡的桃花。一朵朵,娇艳欲滴。还是花开的季节,还是缤纷的世界,只是不见了当初的容颜。

指尖,划过一瓣桃花,轻盈,剔透。想起她的脸颊,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不胜娇羞。

时间,如此慷慨,让他在桃花烂漫的季节遇见了她。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那一树树盛开的桃花,也变得温柔多情。

时间又是如此的吝啬,待他归来,却不见当初的容颜,容不得他多说一句“我爱你”。

遇见,恍若一朵花开。低头,他便闻到了桃花的幽香。至今想起,仍觉梦幻一场。

他本是她家门前匆匆的过客,是那一刹那的邂逅,重新定格了他的思念。

他一介书生,赴京赶考。这一程山水,便是注定要相遇的。不问来时路,亦不寻归途。

这一生,能有多少相遇,恰好我来,恰好你在。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相逢何必曾相识?

他轻叩柴门,她轻移莲步。讨来的那一碗清水,注定了一生的邂逅。累世的缘分,不必去深究,前世的擦肩,今生的回眸。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相遇,在这桃花微雨的山水庭院。

他侧倚枝头,不经意的,瞧见她,粉面的脸颊,恰若初开的桃花,浅笑轻盈。她低头,眉目含情。纤纤细指,花影婆娑。

桃花树下,她着一袭素白的衣裳,宛若一抹皎洁的月色,幽幽照进他的心房。

一碗清水是那么的经不起拖延,放下石碗,不忍告别。他拿着石碗,静默在淡淡的花香里。含情脉脉,柔情似水。

她的眼神里,分明也有了不舍。佳期如梦,是否还能重逢?

原来,有时候得到的是短暂的,失去的却是永恒的。他曾不止一次的幻想,当他金榜题名时,可以大大方方地迎娶她的爱。

可是岁月如此经不起等待,当他满怀期许的时候,已经物是人非了。

桃花树下,落日余晖。桃花依旧娇艳,却早已没有她的芳影。他痴痴地站在桃花树下,一切恍然如梦。

想她时,她在脑海。念她时,她在何方?他回头看看来时的路,却是再也回不去的曾经……

他以为,她可以做他天涯海角的女主角。奈何,情深缘浅,她不过是他生命匆匆的一笔注脚。

有时候,错过的,不仅仅是爱,还有一生的等待。天涯芳影何处寻?

停留是刹那,转身即天涯。有的爱,一生只此一遇。有的情,一直幽居在心底。

人生何处不相逢,但有些转身,真的就是一生,从此后会无期,再也不会相见。

时光,太过匆匆。有的人还有好好相爱,就变成了过客。

有的情还没有深深眷恋,就被岁月封尘。有的故事还没来得及书写,就变成了昨天的云淡风轻。

多少人,在命运匆匆中,赶赴一段春暖花开的际遇。只是这片刻的相聚,却换来一世的别离。

此去经年,谁还会记得那年的清风很柔,那年的桃花很美?

人生没有绝对的安稳,爱恨痴缠也如镜花水月。向来情深,奈何缘浅?

不如携一颗从容淡泊的心,把爱埋藏在内心的最深处,走过山重水复的流年,笑看风尘起落的人间。

作者:茶诗花

搜索建议:相逢  相逢词条  何处  何处词条  人生  人生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