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

民主渐行渐远,“法治”车轮滚滚

  

  今年8月27日,中国《现代国际关系杂志》主编、马兰大学访问学者刘力平与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访问学者陈小平进行了一场电视辩论。刘先生的一个基本观点是当今中国根本不具备实行民主的条件。在当今中国,无论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这种主张“民主缓行”或“政改缓行”甚至主张“民主不行”的人大有人在。与此形成鲜明反差的是,今日中国体制内外皆对“法治”格外另眼相待。

  

  从1994年的“以法治国,依法行政”、1996年的“依法治国”、1997的“法治国家”到2004年的“法治政府”和“社会主义宪政”,中共官方提出的“法治”口号不断推陈出新。1999年,“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写入宪法。从1979年的“法制”到1999年的“法治”,虽然中国为一字之差走了二十年,但中共官方终於明白,“刀治”(法制)不是“水治”(法治),法治终於取代了法制。

  

  胡锦涛当总书记之後,中共推行“法治”明显进入新阶段。胡锦涛在不到一年时间内四次高调谈宪法,让分析家耳目一新。2002年12月4日,在中国宪法颁行20周年纪念大会上,胡锦涛说要抓紧研究和健全宪法监督机构和明确宪法监督程序;同年12月26日,胡锦涛领导的中共新政治局首次集体学习宪法;2003年8月28日,胡锦涛对民主党派人士表示要维护宪法权威,保证宪法实施,2003年9月29日,在政治局会议讨论修宪时,胡锦涛再次强调保护宪法得到贯彻实施。

  

  今年3月,温家宝领导的国务院发布《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实施纲要》。这个《纲要》描绘了一个雄心勃勃的建立法治政府的蓝图,明确提出要在十年左右时间基本实现建立法治政府目标。7月1日,被一些人认为具有法治里程碑意义的《行政许可法》开始实施。在2003-2004期间,国务院一共举办了学习讲座四次,其中两次学法律,一次学“行政许可法”,一次是学宪法。吴邦国领导的人大也没有落後,自1999年开始举办的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讲座至今没有断过,最近的讲座学习重点也更偏重於法治内容。

  

  目前,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身边聚拢了一批有代表性的具有法学家背景的智囊。前西南政法学院毕业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所长夏勇已经成为胡锦涛办公室副主任,胡锦涛的系列宪法问题讲话肯定有夏勇的贡献;北京大学法学院毕业的曹康泰目前是温家宝手下大将,主管国务院法制办公室。这些年来,《行政复议法》、《行政处罚法》、《行政监察法》、《行政许可法》相继颁行,此外,法治政府十年蓝图已经拟就,《行政程序法》草稿已经完毕,《行政强制法》也在起草之中,所有这些,都有曹康泰的辛劳;亲北京的香港《镜报》月刊曾经在2003年第12期的一篇文章中美誉人大委员长吴邦国为当今中国的“宪政旗手”。实际上,如果没有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杨景宇从旁援手,吴邦国只怕扛不动这面沉甸甸的宪政大旗。杨景宇几乎参加了全部当代中国法制工程的重建过程。他曾经是号称当代中国法制设计师彭真的左膀右臂,今年,作为中央宪法修改小组办公室主任,他帮助吴邦国完成了中共第四次修宪,“社会主义宪政"这一概念也出自他的笔下,算是他的思想。

  

  在当今中国上层,政改之声渐行渐远,“法治”话语却车声隆隆。这种现象非常值得人们思考。面对经济改革遭遇瓶颈、政治改革裹足不前的现实处境,胡锦涛、温家宝、吴邦国这一批走向政治舞台的中共新领导,不得不思考他们的执政路径和未来中国的改革道路,也许是在这个大背景下,“法治”作为未来中国发展的一个战略目标受到中共体制内上层史无前例的重视和青睐,成为胡锦涛为核心的中共中央、吴邦国领导的人大常委会和温家宝主掌的国务院具有共识的口号和事业。虽然“法治”口号由中共15大始出,并於1999年写入宪法,但“法治”成为当今中国最响亮的战略口号,无疑是在胡锦涛这批中共新领导登上政治舞台之後出现的崭新现象。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如有侵权,请通知删除,敬请谅解!
搜索建议:车轮  车轮词条  法治  法治词条  滚滚  滚滚词条  民主  民主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