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一步棋三座坟

老山风像发狂似的肆虐不止,搅扰得天地之间一派昏暗混沌。

每到这时,喜生就更加思念起桂云来了。这已折磨得他心痛欲裂,肝肠寸断。

当年在黑龙江北部山区里,有那么巍巍嵯峨的两座山峰,形成了一处峡谷。而这峡谷就用它那张大嘴,紧含了一座村落。这村落里仅有百十户人家,委实无大气魄。尤其那村落内的栋舍坊里,皆是低矮欹斜,破烂不堪。这样的村子,起名叫山缝屯儿,想来倒也是十分贴切的。

屯东头的老财主尤万金,家有良田千顷,骡马成群,他那资产是十分可观的。而且他又极会生活,娶了大小两房老婆,晚黑里轮换着去睡觉,实在是滋润得很。他家还雇用着四五个长工,长年为其卖力劳作。他家又专设了两名护院炮手,昼夜守庭了宅,安全又可靠,那气派真是威风浩荡,不可一世了。屯里的人们都知道,那尤万金家里绸缎成箱,粮油丰足,他着实为本村中之首富,其派头何止是不小,那简直就是大了去了。

而那村西头的翟小辫儿,虽然家中田亩也不算少,可每年进项却总是抵不过尤老财的,因此他家的排场也就相形逊色了。家里只雇了两三个劳金干活,仅有一个罗锅瘸腿炮手护院,而且这罗锅瘸腿炮手的能力,亦远不及尤家的威力大。更因为翟小辫儿这老小子还是个克星,一连气娶了三房老婆,可一个也没站下脚,续一房死一房,最后就只好先歇歇气儿了,等以后有了合适的再说吧,现下他也就只能是一条老光棍汉了。

不过,翟小辫儿对尤老财家倒是心有所想的,而且想法颇多。尤其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人们也已看出,他的用心愈加明显。他认为尤万金的女儿桂云,现已出落得风姿绰约了,这实在叫他整天都放心不下。

再看这边尤老财的日子,近几年来是越过越红火了,事事都遂心如意,凡所求所想,无一处不如愿以偿,因此这尤老财就整日里都是心畅意惬、快乐悠悠的。而且更美上加美的是,碰巧前两天尤家又刚从外地雇来个颇可心的小打头的,名字叫喜生。这小伙子才年方二十岁,生得身腰足壮,胳膊腿上全是力气,各路农活都十分应人。割起麦子来,前腿弓后腿绷,脚步稳当刀法不乱,眨眼间就能蹿出去几丈远。这便使尤老财就更加兴奋不已。此刻他正手托水烟袋,心满意足地想,嗯,有了这么个好打头的,年底还愁不卖粮食么?尤老财就这么美滋滋地合算了一会儿,再抬头看看天象,不觉眼见天色已经到了落日时分。转眼间,就有那些扛活的劳金们,都吵吵巴火儿地由远而近了,带着他们一身的热汗,脚步踢踏着,一齐收工走进院子里来。

那小打头的喜生走在最前面,浑身都是劲儿,两只脚踩得满院子都啪啪山响。他的小布衫敞着怀,一身腱子肉,那里头鼓胀胀地全憋着力气哩。看他那架势,就是三天不给他饭吃,他也照样能扛走一座山,填平一道沟,你可说说他有劲没有劲吧?

这时的尤万金瞧瞧劳金们,心中便愈加欣慰起来,忙迎上前去说,吔吔吔,大家伙儿都累了吧?赶快凉快凉快,歇一会儿,完事好开饭哪!他说了,就又亲自给伙计们端来了洗脸水。还热情地叫着小打头的名字说,小喜生啊,活路不轻呃,累了啵?看你这一身汗出的哟,快坐下,快坐下,好好喘喘气儿!

可小喜生却不太喜欢别人那虚情假意的客套话,就将牛脖子一拧,说,还行,不怎么累。饭好了吗?好了就开吃吧。他认为,民以食为天,首先得填饱了肚子为原则。不然光扯些个别的,那全没用!

可就在这时,尤万金的女儿桂云出来倒水了。她倒完水,就麻溜地又返回到屋里去了。

小打头的喜生看了桂云一眼,就猛地一愣怔,他被桂云那漂亮的模样给打动了。他只这样瞄了桂云一眼,但他不认识人家,是不能说什么的,也就只好什么都没说。

这里的尤万金又赶紧殷勤地应酬着说,好了,好了,各位就都往西厢房里请吧。他说完之后,将大家安排停当,看看劳金们都已开饭了,他再迈着四方步,于当院子里转悠了一圈儿,便将身子一转,自个儿悄悄地溜回正房里,喝茶水、抽大烟,享福去了。

是的,人家是东家嘛,适当地出面做点儿照料,表示一下关切,也只能是出于某种目的而已。至于其他别的什么,那就与劳金们无关了。

穷人们吃起饭来,如同疯抢一样,互不相让,吃了一碗又一碗。转眼间饭罢,人们都纷纷走出饭厅,也就该睡觉了。

当夜,天空吐出了月亮,而且月色又格外皎好,映照得大地一片银白。

但小打头的喜生却无心欣赏这旖旎的景致,反倒一直都睡不着觉了。他躺在被窝里,眼望着窗外的一天星辰河汉,连续翻了几个身,不停嗅着自己身上的汗味,心思则愈加繁杂起来。他虽已干了一天的活计,可还觉得周身有许多使不完的力气。尤其当他无意间碰碰自己那硬邦邦的胳膊大腿时,就更是感到它们还应该再去执行些别的什么任务,那样方能力尽其用,气尽其所,心神方能安稳下来。再过少时,他又了一眼窗外那深邃浩渺的高空,空中正有一片浓云厚在上面,这更使他思绪烦乱不已。他就又想起了尤万金的小老婆所生的独生女桂云。她咋就长得那么好看哟?

本来前天,小喜生刚一走进尤家大院来讲工夫时,他就恰巧遇见了她。

当时桂云正在东厢房前的葡萄架下做针线活,是往一块红绸子枕顶上绣花哩。那一双无骨般的嫩手,雪白鲜嫩,灵活得正宛若一对穿云的飞燕;她的两颗明眸,灵透地闪动着,那么传神,那么明亮,真是叫人一望,就会立刻心旌摇荡,魂不守舍的;她那丰满的腰身,苗条又柔软,活脱脱就是一位仙女下凡来到山缝屯儿了。

当时可真把个喜生瞧得走火入魔、忘乎所以了,竟然挣直腰筋拧酸了脖子,其他什么都不顾了,就连放在西厢房里的行李他都忘了去打开,一门儿探着脑袋往桂云身上使劲。

其实,桂云也猛可地发现了他,见他正运足气力往死里盯望自己,便忽生一阵羞赧之感,头一勾,眼一顺,停住手中的针线,就脚步慌乱地返回到自己的闺房里去了。

这忽儿,小喜生又翻了个身。室外乱云飞渡,夜已经很深了,屋外生出凉意。

小喜生又扑隆一声掀开被子,再翻了个身。那被窝里昏热的气浪,益发搅扰得他心猿意马。他将手脚扔出被窝外面,赤条条地晾在炕席上,他想这样也许心里能好受些?但还是不行,那桂云的俊美形象,又飘然来至他的眼前,叫他一刻都挥之不去。他就这样被折腾着。

今晚收工回来,他碰巧又遇上了她。在她出来倒水之前,她本来是正在院子里喂小鸡哩。她已换上了一件绿底黄花小布衫,胸前一对硬挺挺的乳房,支撑得那上衣都有点箍身子了;而腰肢与后面的臀部形成的完美造型,又分明是一只精美的花瓶;她整个人就正似一株旺生生的小白杨,亭亭玉立于院当心。她听到劳金们收工的脚步声后,抬眼也看见了他,并正与他的视线相平;他二人的目光就哗啦一声迅即撞击在了一起;她的脸色跟着就刷地红到了耳根,她顿觉喜生那俊俏的长相,竟是那么地招她喜欢,心中就不禁怦然狂跳起来,因此她的脚步就迟滞地没有动窝儿,而是忘情地又瞧了他一阵。直到后来人越来越多了,她唯恐自己过于失态,引起外人闲话,这才愣怔着撒完最后一把包谷,将一根如漆大辫往背后一甩,双腿轻盈地带起一溜风儿,回到自己的内房里去了。其实她后来又出来倒水,那本是没事找事的故意之为。

小喜生还在直挺挺地躺着,强烈的寂寞、苦涩感,烧灼着他的每一根神经,他一直感到燥热难耐,痛苦不堪;他觉得有生以来,从未经历过这种凄苦的折磨,心里受到了极大的压抑;他身上的那种张力,眼前的这座房子肯定是装不下了,那就需要整个宇宙来供他驰骋,供他宣泄。

于不觉之中,启明星已高挑中天,那星光发出了哗哗剥剥的声音,一直纷纷坠落下来。

劳金们又该起身出工了。小喜生一骨碌爬将起来,心里好生郁闷,就窝憋着一股无名火气,大声招呼着同伴们,喂,都快他妈的起来吧,扒拉完饭,还得赶紧去干活呢!

大家伙儿就都像受到了惊吓一样,赶紧一窝蜂地起身,穿衣,然后去吃饭。

小喜生已整整一宿没睡好觉,但他又确实不愧为一个出色的小打头的。他率领着众人来到田间,割起麦子来照样一路领先,照样头雁先行。正因为他今天心里憋了一股无名火气,现下干起活来,反而比往日更猛更快,带起身边那尘土都呼呼冒起了一股股黄烟。

这样一来,可就更乐得前来田里巡查的尤老财捻起两绺八字泥鳅胡子,一个劲地假装着慈善地劝慰说,我说小喜生啊,你就悠着点儿劲吧,可别累伤了身子,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真的别着急,实在收不过来,过两天我让家口们也都来忙活一阵子,大家伙儿一块胡噜它几天,也就结了嘛,呵呵呵。

然而,小喜生却没有心思搭理他这套不陰不陽的假惺惺,依旧跨着大步,一声不吭地唰唰唰割到前面去了。他想用卖劲的劳作去排遣掉这心中浓稠的烦乱,他想用肆流的汗水去冲刷掉那胸中沉重的惆怅。但也不行,他内心里那股扎扎实实的憋屈劲,丝毫没减。桂云那光彩照人的身影,时刻都在他眼前晃动,令他渴望,令他向往,令他焦灼与失落。

也就在这时,村里的那个翟小辫儿,像一只生病的老瘦猫一样,踮着散乱的小碎步,眯缝着两只三角眼,目光窸窸窣窣地不断作响。他于街上转悠一圈又一圈,抬手于额前遮起小凉棚儿,使劲地向田里张望了一气,密切注视着尤老财家中的一切丝微动向与变化。他已经多日没有沾到女人的身子了,他心中自有构思与企图。他窝屈着想,妈的,他尤老财家来了个小打头的可干个啥?这真是烦死人了!

的确是这样的,翟小辫儿眨着一双死鱼眼,还在急煎煎地想,啧啧啧,要想得到桂云,怎么着才能找到个茬口呢?嘁,这真是个闹心的事……翟小辫儿又想了想,便硬着头皮,来到了尤老财家的前院。

在院子里,那尤老财的大老婆,长得奇肥奇胖,腰粗若瓮,正坐在树下乘凉哩。翟小辫儿便干咳两声,皮笑肉不笑地问,啊呵,大妹子,你家桂云今年多大了?尤老财的大老婆把眼睛一瞪,回说,我说翟小辫儿,不是我说你,你都多大岁数了?别看我不是桂云的亲妈,可我也要说,你操这个心干啥?翟小辫儿的一双眼睛,兀地转一转,又比乌鱼眼还要忧郁了,就陰陽怪气地说,咦,大妹子,咱们一个屯子住着,随便问问还犯毛病吗?尤老财的大老婆又呛他一句,说,行了,行了,你该上哪去就上哪去溜达啵,行不行?翟小辫儿立时感到,头上的太陽都在轰轰作响,这是北方特有的燥热。而他翟小辫儿又必须得使用死皮赖脸的办法接着问下来,嘻嘻,大妹子,听说你家又雇了个小打头的,干活挺利索的?尤老财的大老婆又没好气地回他一句,这可碍你哪股筋疼?翟小辫儿尴尬着说,看看,大妹子,你咋总这么说话?……

好了,好了,别没事闲磨牙了,真是烦透人了!

妥妥妥,你看你哟,我走,我走,我走还不行么?……这翟小辫儿被碰了个硬钉子,只好窝头溜出来。可他一边走着却一边诅咒着,嘁,牛×个啥呀,今后的日子,还指不定过得咋样哩……不行,桂云那丫头,我说啥也得弄到手不可!

果然没几天,尤万金就真的因为害怕地里的麦子收不下来糟蹋了,亲自挂帅点将,率领其老婆孩子一大帮,呼呼啦啦地杀进了麦地里。在这一刻,人们不分富贵贫贱,不分男女老少,都在炎炎烈日下苦苦跋涉着,艰难挣扎着,真正地汗滴禾下土,辛劳方能换幸福。

那圆大的太陽形同火球一般,牢牢地焊在头上;田野里没有一丝凉风,树木与荒草全部萎蔫了身子;就连那蝈蝈和蚱蜢等也都匆匆躲到草叶子底下去避难了。

喜生因出汗过多,嘴里渴得就要冒了烟。他眼见送水的劳金还没到,就顾不得那主尊奴卑的身份了,将镰刀往地上一摔,急火火地奔到尤家家眷们用的水罐子跟前,伸出两只大手,捧起水罐子,仿佛饮驴似的咕咚咚喝了一阵。之后,他又弯腰企图将水罐子再放到那垅台子上去。可他放完水罐子一抬手时,一只手却意外地被罐子上那铁梁钩子给划开了一道血口子,刺拉一下,血口子又深又长,殷红的鲜血就争先恐后地一涌而出了。

当时桂云就紧挨在他身旁,而且桂云姑娘又耳聪眼尖,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了。她便倏忽泛起一股恻隐之心,也忘掉了这闭塞山村里那些古老而守旧的清规戒律,惊愕地问,哟,喜生哥,刮破了吧?咋不加点小心?真是大咧咧的,不管不顾!她说完这些话,就壮着胆子奔过来,一把捉住喜生的手,掏出自己擦汗的小花手帕,给喜生包扎伤口。可喜生却慌忙不好意思地退闪一步说,嗯,没事儿,咱庄稼人的手,不在乎这些!这边的桂云可不同意喜生的观点,就又急着说,咦?庄稼人的手咋的了?庄稼人的手就不是肉长的了?看你,还往回缩缩干啥?快伸过来,让我给你包包么。喜生跟着浑身一颤抖,目光轰隆亮一下,顿觉福至心灵,他实在是被她那双眼睛给吸引了,就带着激越与胆怯、愉快与慌乱的复杂心情,重又将手杵到了桂云眼前。桂云悉心给喜生包扎着伤口,他二人的身体几乎就要贴在一起了,正仿佛一对并蒂莲。喜生更能仔细地瞧看到桂云了。他见她那一朵玫瑰花般的俊脸,说话时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下边装满裤管的大腿,和一双稳实健康的脚片,扎实地立在地上:整个形象,处处都能透露出农村女孩那清纯质朴的风韵。他此时格外兴奋。他虽然没有文化,但同样也能体会出一种意境来。他觉得自己已被氤氲在神圣美好的境地里,享受到了人间的头等快意。他体内那奔涌冲撞的原动力,又开始不断地向外鼓胀,迸发,充溢着。

尤万金的大老婆,身穿一件玄色大布衫子,体形极像一口大水缸,没有一点线条可言。她正卖力地割着麦子,煞似拱进地里的一头老母猪。尤万金的二老婆,身腰倒是苗条秀颀,可也早被尤万金给管束得如同一只驯服的绵羊,只能规规矩矩地劳作着,全然不能对现实生活发表丁点见解。她看到喜生与桂云的接触,以及他们刚刚萌生的那种情谊,心里是很清楚的,她认为那全都是白搭的。因为她深知,在尤家,桂云这小女孩子是绝对不能主宰自己命运的。那一切生杀予夺大权,皆是攥在尤老财的手心里的。她和大老婆都是这样想的。她们只能这样想想,然后也就只能继续卖命地流汗,辛勤地忙碌去了。

其后,喜生举着手,眼前闪出一片火红的颜色,心脏在哐哐狂跳着,脑袋也跟着嗡嗡直叫。这时,他觉得实在是应该对桂云说点什么才对,可又因为他心情过于紧张,目光哔哔剥剥地直往下落,就又一时语塞得很了。结果直到了最终,他什么都没能说出来,就一直搅尽脑汁地设法杜撰下来,全身心下大气力地苦想着,这可真是急煞人哟,却又一切都是白费力气。

可也就在这着急之时,他与桂云又都同时回头瞥见了尤老财。那尤老财正双腿叉地,大有深意地望着他俩,而且那目光里分明又都发出了叮叮当当坚硬的响声。他二人就惶惶地低下眼去,慌忙躲闪分手,各自操起家什,煞下身子,无可奈何地重新干起活来。

喜生一边干着活,心中仍在轰隆隆作响,并又顿时生出了一阵阵愤懑、怨怼的惊雷。他再回脸瞧一眼那貌似和善而内心充满着陰险的尤万金,心里气得刺毫毫地骂了一句,妈的,瞅啥?你个老不死的东西,活像他妈的一条老掉了毛的看家狗!

翟小辫儿正坐在自家院内的一棵大柳树下,在那里乘凉哪。他两眼紧盯脚下的地皮,一动不动,活像个死人一样。可他的脑袋却想得都要爆炸了。他想,不行,不把那尤万金的女儿小桂云给弄到手,我都枉来一世了,那也就不是我翟小辫儿了!我还得接着往前进招儿才行啊!

当天傍晚时分,天边的云彩,被晚陽给烧得火一样红烈。尤老财率队回到家里时,眼见今日劳金们收工较早,便又思谋着安排了新的活路——他将小喜生叫过来,让他跟着他来到他家的牛栏旁。

尤万金家养有一头健壮的黑公牛,尚未Yan过。尤万金从小就学过Yan牛术,今天就要派上用场了,现下他只需叫喜生过来给他搭搭手就行了。

可喜生对这种残忍的行径却从未实践过,今朝他已被逼到了这一位置上,也就只好为虎作伥地充当起了落井下石的帮凶,他心中着实闷闷的,很不是个滋味。他觉得自己正在从事着一种万人唾骂的犯罪勾当,脑袋嗡嗡乱叫,两脚如灌了铅似的缓缓挪过来。

那头大黑公牛脊背隆起,仿佛一座山峰,眼睛瞪得圆圆的,极不情愿地被牵过来了。它的力气再大也没用,它的命运,只能受人践踏。

这时,尤老财手里掐着一条绳索,由这绳索中间,先在黑公牛后腿上结了个死扣,之后他拉起一端,让喜生扯着另一端,围着黑公牛绕了两周。突然,尤老财的两眼鼓胀成了猫头鹰眼,咧嘴搐眉,双睛就喷出青灰色的光芒,用力一较劲,那公牛腿当即就被拉得腾空而起了。黑公牛咕咚一声,像塌倒一面墙似的被掀翻在地上,瞪着两只白刷刷的大眼珠子,狼狈又难堪地动弹不得了。尤老财迅捷地搬来一方青石,垫在公牛胯下,手中握紧一段柞木棒子,对准公牛蛋子,抡圆膀子就啪啪地砸下来。那公牛受到致命的捶打后,哞地对天长嘶一声,几乎昏死过去。那声音就红红绿绿地飘荡过来了,在黄昏的静谧里,像秋后的落叶一样,撒满一世界,留下了阵阵的悲凉余音。公牛眼睛似乎就要鼓出眶外了,发出死一般的僵光,浑身抽搐得连腿下的尘土都扑扑冒起了浓烟。尤老财手中的那柞木棒子仍似雨点般地落在那牛蛋子上。喜生浑身不由自主地不停颤抖着,几乎就要站不稳了。

这是民间土法。公牛被捶打过后,外表不留痕迹,而内伤却已铸定,从而失去了生殖能力,成了被Yan过的只能出力干活的犍牛了。

喜生受到极大刺激,脸孔冷漠得如同一碗静水,上面又挂满了汗珠,一点表情都没有。尤老财手中的木棒子,每一下都砸在了他的头上,都砸在了他的蛋子上。一切都过去了,在夏日傍晚的宁静里,那黑公牛红血遍地的叫声,正形同铁锤敲心般地传遍了整个山缝屯儿。它的眼睛里闪射出了绝望、死亡的目光。它被捶打过后,今后在这个世界上,就只能是一个废物了。

喜生尽量躲避着那黑公牛的目光,但无论他转到哪个角度上,都感到那目光一直在追逐着他,紧盯着他。喜生觉得内疚,觉得无地自容,对于这件事,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想到,如果一个人遭到如此酷刑,从此丧失了生育能力,又该如何?那将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啊!进而他又想到了桂云,宛若桂云正将一张粉团儿似的白脸蛋胀得通红,两眼黯淡无光,脸上的表情,分明是已掀起了冲击万里江天的惊涛骇浪,就要淹没他,呛昏他。他抱着脑袋蹲在一旁,躯体逐渐发冷、发颤,眼前一片黯黑、恍惚、悲哀。

这时的尤老财正为自己这痛快淋漓的神奇操作而踌躇满志,却猛可望见喜生这副霜打了似的蔫巴相,就颇不理解地问,咦,你小子咋的了?你咋这个吊样,好像没魂了似的嘛!

喜生就惝惝怳怳地忙回说,哦,没,没咋的,那什么,我去喂喂它吧。可他心中却狠狠地骂了一句,哼,妈的,丧尽天良!他骂完之后,就站起身来,动手解开犍牛,将它送入圈棚里,给它添上草料,又给它打来一桶凉水,放在它的嘴边。圈棚里的空气过于凝重,像研得太稠的墨汁,使人涂抹不开,这叫他格外憋闷。喜生又望望这犍牛,感到自己的目光在唰拉拉地响,又重重地喟叹一声,这才最后往自己的屋子里走去。他一路走着一路又想,嘁,这个老不死的尤老财,真他妈的都残忍到家了!

老财见喜生那觳觫落魄的情状,却尤其能体味到自己身为这一方财主,能主宰这里的一切而无限骄蛮与自豪。心想,看他那散了架子的样,他一个穷小子,可算得了什么?他就于喜生身后发出了一串陰冷又干涩的怪笑声。

此时,桂云又出来圈小鸡子了,正由这牛棚前路过。她向这边望了一眼,正瞧见了喜生。她脸上显出了重颦深怨,然后低着头匆匆而过了。

喜生傻傻地立在地上,他的确十分后悔难过。那惆怅的情绪就漫天漫地地铺陈开来,没完没了。这真叫他有苦说不出。

而那院外的翟小辫儿,穿了一身黑地大花缎子马褂,脚穿两只双鼻梁子掐脸土造绅士鞋,抻长脖子凑过来看热闹,他对此感到颇新奇。他望望那棚子里的黑牛,觉得这真是他妈的挺有意思。与前段时间相比,他那心中原来的构思与企图,现下已正在有步骤地实施着。当然,这是不能对外人说的。他就暗地里很自信地轻轻攥了两下拳头。

面对喜生的这种愁绪,翟小辫儿又捏咕着他那一条猫尾巴样的瘦小辫儿,咧开一张鲇鱼嘴,笑得深刻,笑得幸灾乐祸。

喜生瞥了一眼翟小辫儿,心中想,这是个什么人呢?陰陽怪气的!

也就在这时,翟小辫儿一回身,正好遇上了出门来办事的尤万金的二老婆、桂云的亲妈。于是,翟小辫儿立即凑上去问,哦,我说弟妹吔,你家桂云可也不小了,怎么,还不想找婆家呀?

尤万金的二老婆也挺烦翟小辫儿的,就没好气地撞他说,我说你这人有毛病是咋的,见面就问这个,多没个深沉哪!

翟小辫儿又涎着脸说,一家姑娘百家求嘛,问问有何不可?

尤万金的二老婆一甩袖子,又斥责他一句,你这人真是的,没完没了,磨磨叽叽的,我没工夫搭理你!

翟小辫儿一脸死灰色,又争辩着说,嗬,你们老尤家的人,说话都这么高声武气的,算你们硬气中了吧?得得得,回见吧……翟小辫儿又被闹了一脸苞米面子,可他心里却仍在想,哼,都是他妈的死脑瓜骨,不见棺材不落泪,等着瞧吧,有你们哭的时候。我就不信玩儿不明白你们!

日月递嬗,星转斗移,时光过得好快。不知不觉,当时序度过了深秋之后,很快就又转入了冬季。黑龙江历来奇寒砭骨,天风凛冽,滴水成冰。转眼间,那沉重的冰雪,就像要压垮了整个世界一样堆积下来。

今年的尤老财家,更是因为有了喜生带领众劳金们卖力劳做,各类农活都抢收得及时,眼下庄稼地里已经是场了地光,全部颗粒归仓了。一囤囤的粮食堆放在东厢房里,单等着尤老财下令,套上大车进城去卖粮变钱了。

但在这个季节里,人们也都知道,正是那些打家劫舍、杀人越货的胡匪们猖獗活动之时,他们早已对尤万金家那万贯家产觊觎多时,时刻都在想方设法,转转磨磨地非要下手不可了。

于是就有那么一夜,真正的高风刻面,暗无星月,黑咕隆咚的天相,伸手都不见五指。骤然间,就像谁有意与全体村民们开了个玩笑似的,先是叭叭地传来两声冷槍,接着,全村就淹没在一片槍鸣弹炸之中。其情其势,可比过年时全村人放鞭炮要响亮得多了。

当然,尤万金家的两名护院炮手也并非是白吃干饭的,他们深知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的道理。在这紧要关头,他们就都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尽职尽责地拼力抵抗着。于是就有好几个冲在前头的短命鬼,当下就被他们出手不凡地给撂倒在大门前了。只是又打了一阵子,却因攻多守寡而力不从心了。不到半个小时的工夫,顶在前院的那个高个子炮手就被敲碎了脑袋。而那后院的小矬个子炮手,似乎还不太服气,瞅准个机会,叮当五二又来了几家伙。可惜负隅顽抗也只能是死路一条,他冷不丁心窝上就挨了一槍,腰一勾嘴一咧,仿佛不慎而误吃了野鸡药一般,一头nang在墙角边上,也很快就咽下了最后一绺微气。

尤万金平日总是搂着小老婆睡觉的,今晚也不例外。他听护院炮手全哑了槍,知道情况不妙,即仓皇钻出被窝,胡乱套上几件遮羞亵衣,拽起小老婆,由马厩旁钻入了他家事先挖好的地道,踉踉跄跄着爬出洞口,躲到屯子外一座破土地庙里去了,这才算保住了他的一条性命。

只是他逃得过于惊惧,乱中有误,居然只顾老婆而忘了孩子,竟把那窈窕美貌的桂云姑娘愣是给扔在了闺房里,没能及时与之一道逃出来。

胡匪们压根就是图希钱财与美女的。他们一窝蜂似的搬走了东厢房里的小麦、大豆、谷子,又抢劫了尤家所收藏的金银珠宝,之后就毫不费力地抓获了魂不附体的小桂云。

至于尤万金那胖母猪似的大老婆,以及还有四五个憨头憨脑的庄稼汉长工们,那就根本属于不屑一顾的范畴了。

没错儿,从前胡匪们但凡要去袭击某一村落时,总是事先要有些底细人的,或者胡匪队里先派人前去刺探,或者屯子里有人前去给送信儿。而这一次,山缝屯儿里的人们有谁能知道?敢情那上山去送信儿的底细人,正是翟小辫儿事先花钱雇用来的,你说他这人的心术该有多么可恨?

[1][2]下一页

搜索建议:一步棋三座坟  一步棋三座坟词条  
儿童民间

 状元砚

状元楼本是京城一家不起眼的小酒楼,可十多年来,在这里住过的举子中竟先后中了五位状元、二位探花、四位榜眼,一时间声名大噪。每逢会试,天下的举子蜂拥而至,希望能沾上...(展开)

儿童动物

 向一只猫吐舌头

 张小失  楼下那只白猫有点波斯血统,眼睛是灰蓝色的,性情温和、冷静、从容。它喜欢蹲在楼道口的门檐下,我常常在下班回家时遇见它。那时,它蜷缩着,默默地瞅我一眼,...(展开)

儿童动物

 想跟猫做朋友的小老鼠

从前有一只小老鼠,它的朋友有小刺猬、小蝴蝶,还有经常来洞里做客的鼹鼠大叔。可是还不够,小老鼠坐在洞里理着胡须,突然有了个怪想法,它生日就要到了,想邀请一个新朋友...(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