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乌鸦的故事

  不知何年何月起,乌鸦成了人们心目中的不祥之物,谁见了都讨厌。其实,这是误会,也是一种偏见。在鸟类世界里,乌鸦为人类清除垃圾,消灭害虫,做了不少有益的事。再说,乌鸦很合群,重情义,它可算是鸟类中的孝子呢。

  这里,给你讲个有关乌鸦的故事。

  在江南一个小山村里,一个夕阳西下的傍晚,在一棵高入云天的柳杉树上,两只小乌鸦在巢边东盼西顾,烦躁不安地叫着:“刮刮——刮刮刮!”  声音虽沙哑,却传得很远很远,这是小乌鸦在用心声,焦急地呼唤着自己的妈妈回来。

  两只小乌鸦是今年春天出世的。那时,它们浑身光秃秃的,像个小肉球儿,皮肤嫩红而透亮,薄得连体内的血管和五脏六腑都能看得见。在母亲的精心喂养下,在父亲的强有力的保护下,它们现在终于长大了,如今已能自食其力了。

  就像其他动物一样,它们的成长过程,也充满了艰难和不幸,以至莫大的危险。

  它们的父亲,就是为了保护它们而死的。

  那是在初夏的一个傍晚。母乌鸦觅食未归,就由公乌鸦看守才刚刚长出黑黑绒毛的孩子们。

  公乌鸦站在高高的树梢上正闭目养神。忽然,它被孩子们的一阵惊叫声惊醒了。它低头一看,只见一条一米多长的毒蛇已经游近巢边,正准备吞食它的孩子。

  “刮!刮!”公乌鸦慌得大叫一声,颈毛蓬松开,作好了俯冲的准备。

  毒蛇听到公乌鸦的叫声,吃了一惊,昂着头,用绿幽幽的凶残的目光盯着它。这时,公乌鸦像一道闪电冲了下来,对着它的身子就啄。

  毒蛇吃了亏,放弃了嘴边的肥肉,准备先对付公乌鸦。它知道,不制服公乌鸦,就别想吃到又肥又嫩的小乌鸦

  在空中,长翅膀的毕竟占优势。几个回合后,公乌鸦瞅准一个机会,叼住毒蛇的尾巴往上一提,飞了起来。它极力飞高,想把毒蛇从高空摔死。

  毒蛇被倒捉着,但它仍拼命挣扎着。乌鸦越飞越高。正当乌鸦即将成功时,毒蛇昂起头,狠狠咬了乌鸦一口。乌鸦惨叫一声,和毒蛇一起坠落下来。

它们同归于尽了。

  从此,这两只小乌鸦失去了可敬可爱的父亲。而今天,一种不祥之兆,又朝它们袭来。

  照往常,这时候它们的妈妈早该回巢了。可是今天怎没见它的影子呀?  “刮刮——刮刮——”  它们焦急地叫着,一声声在呼喊着妈妈。声音凄楚悲凉。不一会,天色渐渐暗下来。它们等得实在忍不住了,就从树上飞起,边“刮刮”叫着,边用目光搜索,去寻找母亲。

  “呱!呱!”它们终于在一处蒿草丛中,听到了老乌鸦的沙哑的回叫声。

两只小乌鸦又惊又喜,朝蒿草丛飞了过去,并轻声叫着。它们听到了回声,它们终于我到了妈妈。

  是的,老乌鸦今天遇险了。下午,它飞累了,想在一个树权上休息一下,不料,被一个小伙子的汽枪打中翅膀。它惨叫着飞起,终于支持不住,跌落到蒿草丛中。茂密的蒿草,使那小伙子无法找到它。它暂时保住了一条命。

它翅膀疼得火烧火燎,却不敢呻吟一声。它真不明白,人类为什么这样对待它。

  这时,它听见孩子的声音,高兴得两眼露出了欣喜的光芒,它鼓起劲,拖着一张受伤的翅膀,艰难地从蒿草丛中钻出来。

  两只小乌鸦看见了自己的母亲,轻轻飞落到它的身旁。

  老乌鸦用尖喙磨磨孩子们的羽毛,轻轻叫着,好像在安慰它们。两只小乌鸦默默地接受着母亲的爱抚。往常,它们就是这样亲亲热热,全家过着和睦的日子。

  小乌鸦沉浸在深深的母爱中,它俩轻声欢叫着,好像催母亲快点儿回家。

  它们双双飞起,又回过头看看母亲。

  然而,老乌鸦尽管使劲扑扇翅膀,却还是没能飞起来。它急得“呱呱”直叫。

  两只小乌鸦连忙飞回来。其中一只蹲伏下来,让老乌鸦爬上背,然后双脚用力一蹬,拍动翅膀,腾空飞起。

  老乌鸦则极力扇动翅膀,以减轻小乌鸦的负担,并使自己身体保持平衡。

  尽管小乌鸦长得十分健壮,但是,要驮着妈妈飞行,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它使尽浑身力气,拼命扇动翅膀,却还是飞不高、飞不稳,身子摇摇晃晃的。它只飞了四五十米,就累得支持不住,只好降落下来。

  接着,轮到另一只小乌鸦背母亲了。不过,它也只能飞上一小段路。

  就这样,两只小乌鸦飞一阵停一阵,终于把可怜的母亲背回巢里。

  老乌鸦的伤势很重,伤口化脓溃烂,散发出难闻的臭味;那肮脏的脓水,把巢里的软草都泡湿了。

  两只小乌鸦不嫌老乌鸦。它俩密切配合,把脏草衔走,又我回干净的软草,把巢弄得更干净了。然后,两只小乌鸦分工,一只守着老乌鸦,一只去为老乌鸦寻食,再喂到老乌鸦嘴里。

  要是没有小乌鸦的精心照料,老乌鸦或许活不了几天。它不病死,也会饿死呀!由于两只小乌鸦为它寻食,为它衔草理窝,使它多活了一个月。后来,它因伤势过重,终于死了。

  短短的三四个月中,两只刚成年的小乌鸦就失去了双亲,它们悲痛极了。

它们衔了许多草,把母亲的尸体盖住。然后,又衔来许多枯枝干草,在一旁搭了一个新窝。显足三天,它们默默地守在那里,看着母亲的尸体,不离一步。也许,这就是鸟类在为死者“守灵”吧?  深秋的天气虽然很凉爽,但是,中午的太阳光还很强烈。没过几天,老乌鸦的尸体开始腐烂,散发出一股难闻的臭味。

  这就引来了一只不安本份的馋嘴野猫的好奇,它把身子贴住树干,尖锐的爪子抠着粗糙的树皮,正一点点向上爬。

  “刮刮——刮刮——”  两只小乌鸦发现了不怀好意的野猫,冲着它怒叫,并向它发出警告。

  野猫迟疑了一下,仍向上攀着。两只小乌鸦摆出了决斗的架势,头俯冲朝下,“刮刮”大叫着。它们不能容忍野猫把它们母亲的“遗体”抢去吃掉。

  野猫哪甘示弱?它翘起胡须,还发出可怕的声音:“呼——呼——”一边继续往上爬。

  “刮!”一只乌鸦叫着。向野猫猛扑过去,在它脑门上狠狠啄了一下。

  野猫痛得“妙”地叫了一声,连忙舞动爪子,想去逮那只乌鸦。谁知,毛没抓到一根,自己却失去了重心,打了个滑,差一点掉下树。

  “刮!”另一只乌鸦攻势更猛,对准野猫的眼睛啄了过去。

  野猫不及躲闪,眼皮被啄了一下。就这样两只乌鸦像两架轰炸机,轮番向野猫攻击,迫使它只好倒转身爬下树去,落荒而逃。

  两只小乌鸦,保住了母亲的遗体。又过了些日子,老乌鸦的尸体烂成了一堆骨头和一蓬黑色的羽毛。

  这天傍晚时分,它们在附近到处飞着,一边“刮刮”地叫着。这是在干什么呢?  啊!原来,它们在通知左邻右舍,以及“亲朋好友”,来参加它们母亲的葬礼。

  这是人类不可思议的,但是,在乌鸦的“社会”中却确实发生过。不一会儿,乌鸦三五成群飞来,在柳杉上空“刮刮”高叫,声音十分悲壮。

  又过了一会儿,这里竟聚集起数百只乌鸦。其中一只老乌鸦飞到了巢边停下来,它把巢里的干草和羽毛统统拨弄出来,然后衔起“死者”的白骨,飞落到不远的湖滩上。

  鸦群尾随而去,默默地站在老乌鸦的后面。

  老乌鸦把“死者”的白骨放在松软的沙土上,然后用喙轻轻磨弄着,大概算是安慰着一个死去的灵魂。显然,这老乌鸦是这一区域德高望重的“族长”,所以,它才有资格主持“葬礼”的仪式。

  接着,那两只小乌鸦从队伍里走出来,在自己母亲的尸体旁边站着,然后用爪扒起土来。

  不一会儿,一个小小的坑便扒成了。

  老乌鸦轻轻一推,那白骨便滑进坑里。接着,它便跑到附近,衔起一块小石头,在天空中盘旋一阵,“刮”地叫一声,那小石头便准确无误地落进了坑里。

  乌鸦们顿时骚动起来。它们学着老乌鸦的样子,有衔泥块的,有叼枯树枝的,纷纷朝坑里扔。不一会儿,这里便隆起了一个小小的“坟”。

  “葬礼”简单,但是,场面却十分悲壮。不一会儿,其他乌鸦便飞散开去,而只有两只小乌鸦在“坟”上位立不动。也许,它们要多站一会儿,以便寄托自己的哀思。

搜索建议:乌鸦的故事  乌鸦  乌鸦词条  故事  故事词条  乌鸦的故事词条  
儿童民间

 雍正盗诏

相传,雍正①当了清朝皇帝没有多长时间,突然就死了。雍正为什么死了?这还得从头讲起。雍正幼年时代,就整天吃喝嫖赌,游手好闲,整天偷跑到外面去鬼混,从来不务正业。他...(展开)

儿童动物

 杀人蜂与巴西咖啡

 查一路  巴西咖啡的浓香举世闻名,可是它意想不到地竟跟非洲的杀人蜂有关,而杀人蜂的毒刺令所有人闻风丧胆。  在南美洲的巴西,1956年,科学家从非洲引进了几十...(展开)

儿童动物

 海虱子怎会光秃秃

 古时候,海虱子是浑身长毛的,它个子小,没有什么本领,又很懒惰。它想和别的鱼一起游水觅食,又嫌水路太远,累坏身子;它想学海蛎子的样,附在岩礁上生活,又怕风浪太大...(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