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珊蒂的故事

    有一个小女孩,她每天傍晚都会趴在窗子上,看那朵朵红彤彤的云彩。小女孩已故的曾祖母曾对她说,天上的每一朵火烧云都是邪恶的人们的鲜血染成的,是上帝把他们的罪恶绘成云朵,告且人们善良是多么的重要。

    小女孩才八岁,叫珊蒂。她每天都一遍遍的想着这个传说。邪恶的人死去后真的会变成红色的云吗?妈妈不是说,安琪儿会宽恕所有诚心认错的人吗?小女孩百思不得其解。

    紫红的天空辉映着无数云,在天空绽放一朵朵红花。湖中的倒影是血红的,巨大的太阳缓缓落下,在天边形成一个半圆,而湖水又和它开个玩笑,太阳的倒影和它形成一个完美的圆,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梦幻。湖畔的柳树枝在风中摇晃,仿佛在咒骂着邪恶,又像无数的老人在祷告。

    珊蒂总觉得这一切都不真实,朦胧闪现,像在梦里。“珊蒂,过来帮妈妈洗衣服。”妈妈说,“不要光顾着看风景。”珊蒂走进屋,眼睛一下不适应周围的昏暗。也许是外面太耀眼了吧,她想。

    珊蒂用力搓着小山一般的衣服,双臂酸痛,麻木的快脱离自己的身体。她问妈妈:“曾祖母说得事是真的吗?”珊蒂莫名的有点紧张。“什么事?”妈妈说。“关于火烧云的那个传说。”珊蒂答道。“这是基督徒们的话,只是在提醒人们罢了。”妈妈心不在焉地说。

    珊蒂没再说什么,只不过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翻江倒海,让她微微喘不过气。老师在学校也反复将人类的善良和邪恶之分,还有关于上帝的什么事情。珊蒂想:难道老师们都是在欺骗我们吗?……想到这,珊蒂竟叹了一口气。

    还是普通的一天,风和日丽,小鸟依然不停在啼啭。

    妈妈去市里赶集,珊蒂则在草地上玩耍。珊蒂不知疲惫的采野花,编花环,玩的不亦乐乎。不知什么时候,天变脸了,眨眼间就下起了倾盆大雨。不知是跑的太远,迷了路,还是周围灰蒙蒙,错过了家,珊蒂在雨中狂奔,手中的鲜花也垂下了头,死气沉沉。

    不远处有一个山洞,珊蒂一头便扎了进去。

    这个可怜的女孩,浑身没有一块干的地方,被淋成了落汤鸡,水珠不断的往下滴着,地上顿时湿了一大块。珊蒂嘤嘤的哭着,心想妈妈回到家了没,是不是在到处找她。

    珊蒂的泪水和雨水混在一块儿,一起往下流。她感到眼皮沉重无比,便在无尽的担心和痛苦中入睡。

    一个金头发的安琪儿在她身边,雪白的脸上裹着一层和蔼和圣洁。“来,和我一起走。”安琪儿轻轻牵起珊蒂的手,很轻很轻地说。珊蒂很轻很轻的回答:“我们要去哪儿?”珊蒂突然感觉身体轻飘飘的,仿佛离开了地面,飘起来。“去天国……”安琪儿笑着说。

    外面不知什么时候雨停了。安琪儿扇动着那双白色的翅膀,珊蒂也随他飞去。翱翔在云间,任柔软的云朵触摸她的皮肤,隐约听见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是谁在笑?”珊蒂问。“是天国的花儿在笑。”珊蒂有似乎嗅到了若有若无的幽香。

    珊蒂落在了云端,第一次站在了云上,她立刻像喝了一口热茶般暖乎乎的。好多安琪儿,他们在阳光下嬉戏,笑声如涓涓细流。

    “看哪,一个小女孩。”

    “一个多可爱的小女孩啊!”

    “是来天国游玩的吗?”

    ……

    游玩?珊蒂不禁一颤。出神间,一个安琪儿捏起一片云,托起珊蒂。向远处飞去。珊蒂迷茫的问:“要去哪?”安琪儿笑着,阳光照在她的脸上,把她衬托的更加耀眼。“去金色国度,去看天国的四季。”

    跨进金色的殿堂,眼睛被无数刺眼的金光弄疼,身处一片金色的海洋。安琪儿又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让珊蒂有些不知所措。安琪儿说:“别怕,这里是上帝的府邸,是神圣的城堡,收藏着天国最美的景色,一年四季。”她边说着,边露出神往的表情,“这里是不可侵犯的,否则会受到神的处罚……”

  经过长廊,摆放着数不尽的雕像,像真的一样。弥漫着一层薄薄的金色雾,又给雕塑们莫上了一层淡淡的忧伤,好像都在为谁哭泣。“他们都曾是活生生的神,因为触犯圣规,才被变成雕塑的。”安琪儿说,很轻松。珊蒂从心底而升一种同情。

    “这里是春天的大门。”安琪儿飞到一扇金黄色大门前面,上面雕刻着精致的图案,令珊蒂眼花缭乱。

    大门打开了,看到眼前的一切,珊蒂说不出话。

    绿树成荫,野草生机勃勃的生长,一刻不停。蝴蝶群在花丛中飞舞,天空蓝的彻底,蓝的深蕴,像一片幽幽的水潭。几片云朵无所事事的漫游着,飘出一层美妙。一棵大树傲然挺立,树枝上有一个鸟窝,里面静静的睡着几只麻雀,让四周充满宁静。一阵微风拂过树梢,树叶哗哗作响。远处,几个孩子在相互追赶,笑声给予天地间和谐……

    珊蒂眼前闪过一丝阴影,欲言又止。安琪儿说:“那是你死去的弟弟妹妹。当你很想念一个人的时候,他又会出现在你眼前。”珊蒂捂住脸,轻轻抽噎。她为她的弟弟妹妹们哭泣,也为自己对他们的爱感动。

    安琪儿叹了一口气,大门关上了,令人窒息的寂静。

    她有又带着珊蒂飞到一扇金绿色的大门前面。“这是夏天的大门。”珊蒂沉默无语,夏天又会唤醒她的什么回忆呢?

    大门随之打开,一股清新的空气迎面而来,珊蒂顿时缓下一口气。

    好像是午后的夏日,烈日炎炎,所有植物都低下了头,大榕树茂盛的叶子贪婪的汲取阳光的温暖,娇艳的鲜花合上了花瓣,唯恐伤着自己美丽的面孔。向日葵依然对这骄阳,数片金色的花瓣和太阳媲美。野草莓丛被阳光烘烤的熟透了,个个鲜嫩欲滴。一只白兔一蹦一跳的奔向草莓丛,鲜红的汁水染红了草地,传来草莓清香。蝉的叫声此起彼落。

    “这……好熟悉哦……”珊蒂喃喃道。“这是你小时候的家乡。”安琪儿耳语般轻声说道。“我的家乡,小时候的故乡。”珊蒂想。

    又是一扇大门,金红色的大门秋天的大门。不等安琪儿说什么,珊蒂轻轻推开了。呼……一片红色的枫叶飘到了她的胸前。珊蒂双指小心翼翼的夹起这篇落叶,放到鼻前,闻着。秋天的味道,丰收的味道。

    红黄相间的落叶在地上铺上了厚厚的一层,散发出香气,陶醉其中。还有许多叶子飘飘悠悠的落地。一只红松鼠躺在上面,流露出惬意的神态,它做的梦也一定是香甜的吧。阳光分外柔和,像一只玉手抚摸着树儿。天边的云彩被浓浓的橘红照映,也变成了红色,好像有小仙子在舞蹈。

    “噢,浓浓的秋。噢,美丽的秋。”安琪儿感叹。

    雪白的大门竖立在跟前,圣洁而庄重,一种不可轻视的力量。

    一只黑乌鸦僵硬的站在一排篱笆上,讲述着这一年里发生的故事。下着鹅毛大雪,刺骨的寒风袭击着干枯的树干,树枝上压着厚厚的一层雪,即将折断。四周空无一人,只有冷风作伴,还有那光秃秃的树,很荒凉。

    她们什么也没说,默默的离开了。

    “那里是安琪儿的家,有着无数朵鲜花和安琪儿。”

    “和你一样的安琪儿?”

    “是的,和我一模一样的安琪儿。”

    “为什么你们都是一样的?”

    “有一个故事……”

    “说说?”

    “很久很久以前,每一个死去的孩子都会有小牧师指导方向,飞向金色的国度。他们都是善良的,都拥有世上最纯真的面孔。每天在家园里游玩嬉戏,照料属于自己的那朵鲜花,那花朵就是他的生命,花儿一旦死去,那个美丽可爱的安琪儿也将成为永恒的历史。

    那时,有一个金头发,蓝眼睛,白皮肤的小男孩,他是最顽皮的安琪儿。他的花朵是一朵紫色的蔷薇,柔软的花瓣层层叠叠,总是散发出一种醉人的清香。花园里有许许多多美丽的花,每一朵都不同,每一朵都迷人。真主安拉曾经说过,安琪儿不得采摘别的安琪儿的花,那朵花只要离开土地,那个顽皮的安琪儿的灵魂就会飞到那朵花的身上……这个小安琪儿只是轻蔑的一笑,吹吹额头前的那簇头发,一蹦一跳的走开了。

    花园里很安静,空中弥漫着亿万种香味,那个小安琪儿悄悄飞到花园里。当时看门人也睡着了。他心中窃喜。小安琪儿左看看右瞧瞧,思考着。猛地,他停住了步伐,站在一朵花前面。它散发着点点光灰,照着小安琪儿的脸——一朵百合。小安琪儿坏笑着摘掉了那朵花。就在那一瞬间,那多百合的小主人消失了。小安琪儿赶到手一辣,百合竟然变成了一条毒蛇,咬住他的手掌心。小安琪儿鲜血滴到了毒蛇的身上。还是那朵百合,只不过变红了。

    小安琪儿带着残缺的灵魂飞到安拉的宝殿。

    ‘你为什么要摘下那朵花?’安拉愤怒的问。

    ‘太美了……’小安琪儿痛苦的回答,“请饶恕我吧,伟大的安拉!”

    安拉闭起眼睛,喃喃地说:‘你和那个安琪儿都不会死去。因为你,所有的安琪儿都要变成你的模样;因为你,所有的安琪儿都不能再拥有。’

    小安琪儿哭着,飞回了他的家。所有的安琪儿都和他一个样,金头发,蓝眼睛,白皮肤。

    无数年过去,他的那朵花也枯死了,时间也把这个故事渐渐淡忘,可是历史留下的印记无法抹去——每个安琪儿都一模一样。”

    珊蒂低下了头,说:“母亲总是对我说,安琪儿会宽恕所有的人,是真的吗?”

    “是的,可是……”安琪儿欲言又止,“可是上帝会把那些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的人杀死,他们的鲜血,就是傍晚火烧云的色彩。”

    “难道不是人间的基督徒们的谎言吗?”

    “不,一点也不。”

    珊蒂回到了人间,在那个山洞里。

    已是傍晚,天边的火烧云红的像鲜血。

搜索建议:珊蒂的故事  故事  故事词条  珊蒂的故事词条  
童话

 口香糖奇遇记

    大家好!我是口香糖,我的老家在超市的货架上,我有许多的兄弟姐妹。    有一天,我正在睡觉,...(展开)

童话

 云海城大冒险

 (一)天花板上的彩光  埃里克吃完晚饭,起身带了根扫帚独自前往地下室。  他打开灯,走下楼梯,抓紧手中的扫把,刚从堆满垃圾的地板开始打扫起,就见漫天飞舞的尘土...(展开)

童话

 说话不算数的下场

    国王是整个国家的统治者,这一点,我不说你也知道,可是,这一位国王很喜欢欺负老百姓,一天不欺负老百姓,他就受不了。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