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小玫瑰

  一天,帕丽姑姑来敲门。她也是我们家的亲戚。她的头发染得像黑檀木一样黑,所以谁也不信她已经做了好多年的奶奶了。

  妈妈开了门。帕丽姑姑微笑着,手里拎着一只编织得十分精致的篮子。篮子侧面有一个紧锁着的铁栏小门,门里站着一只发呆的动物。帕丽姑姑把篮子放在桌子上,打开紧锁着的门。她显得特别神秘,就像一个能把一只公鸡从礼帽里变出来的魔术大师。但现在窜出来的却是一只猫。

  猫的皮毛雪一样白,像一个时装模特那样在我们家的架子上走来走去。不知猫的世界里有没有猫公主。如果有的话,它肯定是其中一个。它的名字很奇特,不像一般的家猫那样叫小球球、小猫咪或者其他小什么,而像贵族家谱里的姓那样带一个“冯”字,叫埃莫丽纳•冯•玫瑰树。因为这个名字太长了,所以我们就简称它为小玫瑰吧!

  帕丽姑姑问:“它可爱吗?”我使劲地连连点头,表示它太可爱了,并让小玫瑰爬到我身上来,一直爬到它的头可以碰到我的脸那么高。这时小玫瑰用它粉红色的鼻子在我的大鼻子上蹭来蹭去。我相信,猫就是这么和人亲嘴的。我一下子就爱上了它。

  帕丽姑姑说:“我丈夫和我接受了一家公司的邀请到日本访问。我到动物托养所看了看,那里的动物都很凶猛,有被宠坏了的猫,还有像野狗一样喜欢进攻的狗。小玫瑰到了那里肯定会受委屈的。你想帮我照看一周小玫瑰吗?”

  我高兴地同意了。帕丽姑姑温柔地抚摸了一下我的脸颊。

  小玫瑰从我胳膊中跳了下去。它是因为女主人抚摸我而没抚摸它不高兴了,然后带着一种受了冷落的表情躲到厨房里去了。我们一起走进客厅。

  “你不想待会儿吗?请坐吧!”妈妈说。帕丽姑姑用两只手拽平后面的衣服,然后小心地坐下。可这样还是把衣服压出了褶子。她说:“这对卡琦娅也不会有什么不好。再过几个星期她就要开学了,这可是个重要的日子。要是过去给她买袋糖就行了,但现在可得好好准备。”她让妈妈拿来泉水商品邮寄公司的目录,指着一条看起来到我小腿肚子那么长的连衣裙。我想穿上它后自己可能会像一个几十年前的美国人。我指着一个比连衣裙贵的宝蓝色的学生书包。

  帕丽姑姑说:“就订它吧,我来付钱。”然后就去和小玫瑰告别。

  白色的猫公主在厨房的桌子底下撒了一滩尿,并像个傻孩子一样坐在水洼前发呆。我奶奶“一无所有”说,如果谁做错了什么事觉得内疚了,就会两眼发呆。

  我们三个人看着那水洼不知该说什么好。小玫瑰不高兴地闻着那滩水,这时满厨房已布满了难闻的味道。

  “猫的事归你管。”妈妈说。接着又提高嗓门催我把帕丽姑姑带来的干草撒在那难闻的水洼上。

  我照着妈妈说的做了,并等待着这些干草上白色的小种子能像电视广告里说的那样发出紫罗兰色的亮光。但什么也没发生。小玫瑰突然开始疯狂地用爪子乱扒那些干草,一时厨房里飞得到处都是干草,就像装豆子的袋子爆开了似的。帕丽姑姑哈哈地笑起来,但妈妈没有笑。我也没有想到,一只白猫竟然这样容忍不了不干净的东西。

搜索建议:小玫瑰  玫瑰  玫瑰词条  小玫瑰词条  
童话

 鹳鸟

 在一个小城市的最末尾的一座屋子上,有一个鹳鸟窠。  鹳鸟妈妈和她的四个小孩子坐在里面。他们伸出小小的头和小小的黑嘴——因为他们的嘴还没有变红。在屋脊上不远的地...(展开)

童话

 再遇狼外婆

小明和小红住在一个美丽的小山村。一天,小明和小红的妈妈出去买东西叫他们待在家里等她,就在这时候在外面的大灰狼听见了,大灰狼想:“吃了小明和小红”。这时候妈妈出去...(展开)

童话

 羞愧的花羽毛

 —只叫花羽毛的小松鸡,为一颗松子吵架啦。松鸡红冠冠捡到一颗又大又圆的松子,喊着附近的瘸瘸腿:“瘸瘸腿,快来呀,我捡到一颗大松子。”  花羽毛听见了,忙乍开小翅...(展开)